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四十四章:殿下的心上人?

时间:2018-03-16作者:姜九戈

    ,!

    “亲眼目睹了那群术士炼化人心火烧不荒山,还硬生生的将你逼入火海,我和太子将她带回皇宫的时候整整烧了七天七夜,那时候都说晋国小公主活不了了,幸而释道安派僧人送来一味神丹服下,醒来后的公主便已经将不荒山那段往事忘得一干二净,而她脑中却一直有一个名字,这个名字便是季花流。”连翘看着他,满目凄凉。

    楚嶙峋神色不变的冷笑:“忘了就忘了,不想起来也好,那段回忆对她而言确实残忍。”

    连翘沉默了一下:“当时只知道你是救了我们公主的人,却不知道你的身份,太子殿下多方打听,便查到了吴国丞相之子的身份,而后来太子也没将这段往事告诉公主,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在来楚国后,突然给自己选了季花流的身份。”

    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淡然的看向连翘:“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她,也不要让她发觉你认出了我。”

    “为什么?”

    “有些事,她不知道反而没有了顾忌。”楚嶙峋说完,眉目轻笑:“连翘,你先出去吧!”

    连翘看不出他此时面具下的脸有何神色,无奈的点头走了出去。

    一出来,蘅落便一把将她拉到了院中树下:“你家小姐都还昏迷着,你和我们殿下在里面说了那么久,谈什么呢?”

    连翘抱臂:“你管那么多干嘛?”

    “我就是好奇,从没见过我们殿下对哪个女人这样过。”蘅落叹息:“只要她一有难,我们殿下便会立马出现。”

    “蘅落,你想不明白的事,还多着呢!”连翘说完,转身离开。

    “这么嚣张?”蘅落笑了一下,突然伸手一掌打过去,连翘下意识的侧身躲开。

    “你干什么!”

    蘅落收回手掌,羡慕的看着她:“周身大穴被封,竟然反应还这么快,要是解开你的穴道,那么本事得有多厉害?”

    连翘轻笑:“总有一日你会见识到的。”

    -------------------------------------------

    灵犀只感觉浑身都是无力的,腰间的疼似乎减轻了许多,所以仿佛睡了很长的时间。

    天方鱼肚白,她缓缓睁开眼,便看到了那月光石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映照在整个白色帷帐中。

    一转头,又看到了楚嶙峋靠在榻边,他的手撑着额角,曼珠沙华般的容颜在月光石的柔光下显得异常出尘。

    他眼神紧闭,似乎在休息,而眼底却浮着一圈的暗沉,似乎是疲惫的。

    怎会在无字府?

    灵犀脑中想了一下,在那落马湖的林中,她和青木双双受伤,按理来说,救他们的不应该是大王爷的人吗?

    想到青木,她顿时一惊的想要坐起来,却刚撑起一点便又给躺了下去,疼的裂牙。

    楚嶙峋听到动静睁眼,正看着她皱着眉的衣服痛苦样。

    “醒了?”

    “青木----”她张口,却又有些担忧。

    楚嶙峋无奈的告诉她:“放心,他没事,也没走。”

    听到尹青木没走,她的心里稍稍安然下来,这样也不枉她作了这一场戏。

    楚嶙峋冷然的问:“为什么一定要留他在身边?”

    灵犀看这貌美如花身边人,叹息的说:“他还是一个孩子,一个人又能去哪里?再说他武功高强,我大有用处,可是他的心性太怪癖,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一日不顾一切的摆脱那张卖身契的束缚。”

    “所以,你便借此机会测试一番,他究竟会不会舍你而去?”

    灵犀扬眉:“事实证明,他青木,是能留在我身边,且让我放心的人。”

    “利用一个人的感情来满足自己的私欲。”楚嶙峋凌烈讥笑:“这么算计他,不怕他恨你?”

    灵犀无所谓的一笑:“他本就恨我,多一点也无所谓啊!”

    楚嶙峋此时依旧冷漠的坐着,目光看向帷幔外的烛光:“你可真狠。”

    “不狠心,怎么达到自己的目的?”灵犀说完,汇聚全身力气的从床上撑着坐起来,腰间的伤口虽有些疼,但是不用看也知道钟断肠给她诊治过,因为只有钟断肠那样的高手,才会让一个受伤的人如此没有痛楚。

    楚嶙峋此时微微侧头,似乎有些陌生的看着她:“你一个小姑娘,整日算计这个算计那个,不累吗?”

    灵犀眼中一凛,靠着身后的床背软席,并不想回答他的说:“我渴了。”

    楚嶙峋听后,便往身后一侧,倒了一杯温水过来递到她面前。

    她接过咕噜咕噜的喝下水后,冲他一笑:“谢谢殿下。”

    这笑容,真假,楚嶙峋叹息:“你要的一箱宝石我已经派人从西北运过来了,你何时将扣子给本王。”

    灵犀抿了抿唇,手指摸了摸心口故作无恙的说:“这枚扣子的主人,是殿下心上人的,她一定很美吧!”

    楚嶙峋此时轻笑,转身坐下的看着她的眼睛:“是,如同天上的月亮,明媚无暇。”

    她唇角微动,想说什么一时又说不出,只得苦笑:“上一次殿下说你与那女子不过是一厢情愿,我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女人才能让堂堂西北王动心?”

    楚嶙峋看着她,眉眼认真且灼烈:“你想不明白的。”

    她顿时无语而笑:“我该回相府了。”

    “月儿。”他此时突然凑近的伸手挑起她的下颚:“你说,你是不是故意让林致远杀你的。”

    灵犀笑笑,并不回答的说:“殿下为什么这么问?”

    楚嶙峋看着她这城府在胸的样子,冷冽目光中带着些无奈:“你不说本王也知道。”

    她撇开头,并不想与他过度亲近的说:“连翘呢?”

    他上前凑到她耳边:“连翘已经回去了,等会本王亲自送你回你的院子。”

    灵犀伸手想要将他推开,却被他一把将手腕握住:“你与本王就怎么生分了吗?”

    “殿下既然有心上人,那么对我如此只好难道心里没有愧疚么?”

    楚嶙峋看着她:“没有。”说完,不由分说的在她额头上一吻。

    她气得发指的握紧了拳头,感叹着自己里外都不是好人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