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四十三章:为何会失忆

时间:2018-03-16作者:姜九戈

    小少年嘻嘻垂眉,又看着季花流:“喂,你又叫什么名字?”

    姬月此时也瞩目的看着他:“花柳哥哥,其实我也想知道,你到底叫什么?”

    季花流看着这两人,向来防备的他此时冷笑了一下,回答:“季花流,确实是我的名字,只不过是我给自己取的,方便江湖上行走。”

    “哦---”姬月一笑:“为什么?”

    季花流告诉她:“我之前游历江北,拜了一位师傅学书法,他是没落朝官孤寡一人,他病老垂死后,我便借他的姓为自己取名季花流,在江湖上都以季氏后人的名义告人,这样,我师傅也算是有了后了。”

    姬月此时目光铮铮的看着他:“那么,你的真名是什么?”

    季花流看着她,眉宇间朗然弗笑。

    却在这时,丛林外又传来声响,小少年无奈的踱步:“真的是,他们怎么穷追不舍的。”

    季花流此时问他:“你对这里熟,我们还能躲到哪里?”

    小少年看着这两人,眉宇得意的说:“有一个地方他们如何也不会找到的,我之前一有危险就去那里,走,我带你们去。”

    季花流拉着姬月,从丛林中一路跑出来,一路望着山顶上跑去。

    身后追着的脚步声不断,他们之间隔得距离并不算太远,只不过这山雾太大,能见度低,所以就算知道前面有人,脚步也不觉会放慢。

    一路到了山顶后,前面的红光便越来越明显,但是这光却是冷光,没有丝毫温度的。

    “这些是什么?”

    小少年笑着说:“这便是那天将陨石了。”

    “陨石---”姬月眉间一笑,渐渐那块巨大陨石的面目便展现在眼前了。

    通体通体红色,发着冷光蔓延着整个山林,连那些雾色都变成了红色的。

    仿佛一片血光,映的人面色通红。

    小少年带着他们到了陨石旁边,在一处翘石旁,眉眼轻笑的将面上的石板推开,里面竟然露出了一个大洞。

    “这个陨石也是奇怪,单单这一个地方能扳开,我那几日便是藏身于此,那群术士把这石头当成是升仙的法宝碰都不敢碰一下,所以肯定不会有这个玄关,这里是绝对安全的。”

    季花流听着远处的响动,拉过姬月:“月儿,你快进去。”

    姬月听话的钻进去后,竟然发现这个空间也不算大。

    “你站着干嘛!进去。”季花流再将小少年推进去后,整个空间便已经很狭窄了,再也容不下一个人。

    小少年这才意识到,这个陨石里只能藏两人,他眉宇间的笑意僵住。

    姬月一下慌了的拉住了季花流的手:“花流哥哥。”

    季花流蹲下,看着她此时的苍白面色:“我想离开这里,你们两个好好呆在这里。”

    姬月鼻尖一酸,哭腔一下袭来:“不要,我怕。”

    季花流看着她,一副无奈的说:“月儿,你在这里跟他一起,他是这里混迹惯了的,绝对有能力保护你,别怕。”

    “我不是怕这个,我是怕你不回来了。”姬月说着便想要钻出去:“我跟你一路。”

    季花流推着她:“不行,月儿,我的身手能摆脱掉那些人,但你不行。”

    姬月瞬间泪腺奔涌的只顾着摇头,声音忍得沙哑的说:“您别走---。”

    那些眼泪,落在了那小少年的手臂上,他恍然转头,看着姬月眼中的不舍和伤心,再想起那个明眸一笑对着他说让他跟他走的脸。

    小少年一下从洞中钻出:“我走,我们在这里。”

    季花流一愣,顿时皱眉:“你走什么走,给我进去。”

    小少年却一笑:“都说了我是在这里混迹惯了的人,你看我们这里死了这么多人我也没死,那就证明我一定可以活下去的,而且我不想看到她哭。”

    姬月此时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心间顿时很疼。

    小少年转头看着这个红衣少女:“姐姐,说好的,我会回来找你的,然后以后就跟着你了。”

    姬月连忙点头,虽然不舍得,但是人的私心就是这样,当两人中只能选一个的时候,一定会先保下最重要的那个,她眼中决堤的一直落着泪:“你一定要回来找我,一定要回来。”

    小少年露出一抹坚定笑意的点头,然后将季花流推进陨石中:“放心,我绝对没事。”

    季花流在他关上石板时问出:“喂,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等我回来再告诉你们。”他就这么撂下了这样一句话,便再也没见他回来过了。

    无字府的夜色里,下着叮咛的雨水,本已经是春日的天气,此时竟然有些泛冷。

    连翘守在灵犀身边,钟断肠给她上完药后便从地道回去了。

    而此时,楚嶙峋从门外走进来,身上带着几滴雨水的走到榻边:“今夜先不动她,等明早我亲自将她带回府上,你们院子的门必须紧闭,若是谁来,你知道该怎么说吧!”

    连翘此时点头:“我知道,怀香和钟断肠会安排好一切的。”

    她目光从榻上移开看向楚嶙峋:“西北王,我斗胆一问,为何对我家小姐如此好?”

    “因为是故人。”

    “故人!”连翘一怔:“看来,我果然没有猜错。”

    楚嶙峋此时目光凌烈而笑的看着连翘:“连翘,七年前在不荒山我们见过。”

    连翘眉眼含笑,叹息的说:“那时并不知道原来那位冷冰冰的公子,竟然是楚国的七皇子殿下。”

    楚嶙峋负手而立:“那时也没想到,那带着军队来不荒山上解救晋国太子和公主的小侍女,竟然是将军之女,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们会在楚国相遇,只不过容貌变了不少,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你来。”

    “我也是近日才开始怀疑你和从前那人的关系的。”连翘抿唇:“当年,那群术士以公主之命相要要挟,你便毫不犹豫的纵身跳崖,太子殿下是眼看着你坠入火海的,本以为,季花流这个人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了。”

    “命不该绝罢了。”楚嶙峋漠然的坐在床边,看着床上双眼紧闭:“她为何会失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