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三十八章:他还是个孩子

时间:2018-03-16作者:姜九戈

    这日夜里,柳蒙命了随从将大王爷楚明洛的贺礼送至,灵犀看着,是一座金鼎。

    鼎身刻着四海,四面刻字:元者,善之长也,享者,嘉是会也,利者,义之和也,贞者,事之干也。

    连翘问:“大王爷送鼎,是何用意?”

    “鼎力相助呗!”她笑笑:“大王爷楚明洛,裕德皇后所出,只可惜裕德皇后死的太早,没能将他这个儿子推向皇位。”

    连翘此时看着金鼎:“大王爷从前一直都是皇帝属意的储君,尤其是嫡出,加上皇后薨逝皇帝更加疼惜,只可惜,他比不得楚绝尘心狠,用一个晋国满门来夺取了这个储君之位。”

    “论才智,楚明洛并不比楚绝尘差,相反,楚明洛倒是一个懂得用人之人。”

    连翘:“所以我们一开始选择的,不就是大王爷吗?”

    灵犀点头:“但是楚绝尘这边,依旧需要周旋。”

    连翘此时叹息:“只要一露锋芒,楚绝尘必定拉拢,我就怕,他们得不到,便想要除之而后快。”

    灵犀目光里笑笑:“我要和青木谈一下,备一桌酒菜。”

    下月初三,离这个日子还有十天,灵犀此时看着从季府送过来的帖子,是林致远的邀宴,恐怕是个鸿门宴吧!

    夜幕降临,院中大门紧闭,灵犀手指缓缓的从倒了两杯桃花酒,神情闲适的看着窗口外的月色明朗。

    尹青木来的时候,一身飘渺黑衣,内穿淡青色里衫,眉目如画唇色淡淡,从窗口飞入直接坐到了她对面的桌前。

    少年眉眼带着不屑,一直脚放在另一凳子上,很是狂的模样问她:“找我干嘛?”

    灵犀端了一杯桃花酒放置他的面前:“请你喝酒。”

    尹青木目光淡漠一扫:“我从不喝酒的。”

    “青木。”灵犀微微一笑:“明日你随我去一趟城外落马湖。”

    “去干吗?”

    “受林致远所邀,前去一叙。”

    青木眉眼嘲笑的问:“你怕自己有去无回,所以想要让我护着你?”

    灵犀并不掩饰的点头:“林致远此人狡诈,他身边也必定是高手,连翘内力武功被封,我身边武功最高的,便只有你了。”

    尹青木此时看着桌上丰富的菜肴,拿起筷子戳了两下,冷漠而笑:“我可不认为自己会尽心保护你,你觉得会吗?”

    灵犀端起酒杯轻抿一口:“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人。”

    青木一副叹息苍白的回答:“不,我只是一个懂得报恩的人,若被非当初巫女救我,如今就凭你身上的一个卖身契,困得住我吗?”

    “青木,你的性子其实可以不必这般冷漠的。”

    “呵---。”他觉得好笑的问:“喂,你这是在教导我吗?”

    灵犀垂眉,抿了抿唇的看着桌上的这些菜:“我曾经问过在西夏照顾你的嬷嬷,她说,这些都是你最爱吃的菜。”

    “你说的是李嬷嬷吗?”青木目光顿时变得寂冷的看着她的眼睛:“我离开西夏的时候亲手杀了她,既然不能陪我离开西夏,那么活着也没意义了。”

    灵犀心间一顿,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是可怕的。

    她懵然起身,端着酒杯和一壶酒走到窗边,讪讪而笑:“无情无义,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青木听着她这么说,眉宇间有瞬间的恍惚,撇开目光后,目光淡淡的望着桌子:“你曾今也是天真玲珑的一个人,为何硬生生将自己变成这般满腹算计。”

    灵犀喝下了一杯酒,头靠着门窗望着天上月色:“若是当年国破家亡后,我也可以这般心境,或许还能活得很好,其实我讨厌算计的。”

    青木不说话了,眼中冷冽不露声色。

    她站在窗口,一杯接着一杯。

    青木此时坐起来,走到窗口:“你自己喝,我走了。”

    他正欲飞身,灵犀丢掉杯子一把拉住了他,手指扣在了他的手腕处,摸了摸她的脉搏后,唇角淡笑。

    青木甩开她的手:“你又干嘛?”

    灵犀笑着,转身走回桌子处目光淡淡:“没事了,你走吧!”

    他冷然的哼了一声,消失在这屋中。

    连翘和怀香走进来,怀香去关了窗户,连翘问她:“青木明日会陪同小姐去吗?”

    灵犀点头笑笑:“那药对他果真是有好处的。”

    连翘叹息:“巫女说过,他做药童时日虽短,但命脉受损是不可修复的,所以活不过二十五,他那样一个人,死了就死了,小姐干嘛还为他抄心。”

    灵犀看了眼她一眼,默然走到床边,尹青木,他再如何心狠手辣,也不过是个孩子啊!

    ----------------------------------

    第二日,落马湖。

    灵犀的马车一停,走下马车来便看着青木坐在马上,随着她阴笑的指着不远处的湖畔,那里有一艏大船:“他在那,没想到,还是一膄战船。”

    灵犀负手而立走了两步,一身墨色衣衫,长发束带眉宇清淡。

    青木跳下马,抱着剑的说:“主子,等会你说话做事小心些,我可不想动手。”

    灵犀白了他一眼,然后起步朝着大船走去。

    这是一膄军用船舰,因皇帝爱好弩船,便将这艏船留在了上京城,常年搁置在这里,以供皇家玩乐。

    皇帝和众位皇子,可召集舞姬再次歌舞升平。

    只不过这时日久了,皇帝早已看够了新鲜,所以这船便就送给了楚绝尘。

    带着青木踏上船只时,鼻息间便竟是脂粉之气。

    眼前广袖善舞的舞姬一见他们二人便围了过来。

    有歌姬唱着歌,也有乐技弹奏这靡靡之音。

    三四个莺莺燕燕的女子此时笑颜如花:“林大人等了好久,两位公子怎么才来?”

    其中一个穿着妖娆的女人一看到青木,立马想上手:“哎呦,这位小弟弟长得真是我见犹怜啊!”

    灵犀见状,只见青木手中紧握着剑,脸色也是极差,她最厌恶的便是这类女子,所以她走过去,一把将那女人拉开,笑着:“姑娘,他还是个孩子。”

    女人此时痴痴而笑:“也不小了,他这么大的客人我还是接过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