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三十七章:心思不一般

时间:2018-03-16作者:姜九戈

    到了门口,户部一行十来人也刚下马,走到季府门口之时灵犀已然迎了出去。

    户部侍郎沈正清此时拿着圣旨,笑着走过来:“季公子,恭喜了。”

    灵犀此时一笑:“沈大人,恭迎。”

    “公子,听旨吧!”

    她跪下,同样在身后跪下的还有管家和季至阳。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曾吴国之后江北人士季花流,因风月评一试文采出众,后殿试有胆有识,故特封为左参政于六部,下月初三,入天枢台办事,接旨吧季大人。”

    灵犀叩首接下圣旨:“谢主隆恩。”

    左参政----怎么会有一个从来么有出现过的职位。

    “如今,该叫季大人了。”沈正清上前将其扶起:“参政,是皇帝陛下亲自所创官职,不归三省独立存在,大人可懂?”

    灵犀抬眉,双手交叠将头埋下叩谢:“明白。”

    沈正清此时眉宇间不动声色:“这左参政的圣旨接了,那么我该去颁右参政的了。”

    “敢问大人,这右参政是----。”

    “自然是殿试与大人其名的公输公子。”沈正清说完,便淡笑着转身上马,并不过多停留。

    参政----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官职,皇帝特意设立一左一右两个参政,这样的做法,岂不是与之前司徒朗和文一通的左右丞相一般形式?

    而着整个下午,季府来往之人,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

    各处送礼之人,无论是皇家贵族还是此地富商,皆是来此道贺。

    灵犀便就站在这门口,还礼作揖都弓腰弓到直不起来。

    -----------------------

    天机茶楼里,此时是黄昏时分,外面通传的人跑了一波又一波的回来。

    林致远此时紧皱着眉头,听完最后一个消息后,无奈摇头:“也不知道皇上是如何想的。”

    坐在他对面的楚绝尘此时倒还悠闲,手中端着茶,唇角淡漠:“这五人殿试完毕,父皇腾出了天枢台,设立俩个左右参政,三个御史,看来,这一次的风雨是来真的了。”

    林致远说:“我私下看过他们五人的档案,除了季花流因为是吴国后代,记载不清以外,其余几人连何时断奶皇帝都命人记录在册的。”

    楚绝尘叹息:“父皇这是太过看重,才会派人如此查,也可见,上京城的这场风雨会来的多么烈。”

    林致远叹息:“不管这场风雨有多大,其实只要我们捏住这左右参政中的一个,不管风雨再大,都淹不到我们身上。”

    “这次户部给五人颁官职,就属公输越季花流府外门庭若市,可是,这公输越对送礼之人一律拒之门外,而这季花流却是照单全收。”

    “这两人为官初衷便是不同的。”林致远说:“公输越秉性孔孟之道,做事太过本分正直,满腔的正气凌然,而这季花流,吴国后代,一心想出人头地,所以这处事也是完全相反的。”

    楚绝尘此时看着杯中的水:“伏久者飞必高,季花流想要出人头地,便一定得附庸一个能帮他上升的人,而他也足够聪明。”

    “所以,我们只要握住了他,便可牵制住皇上的新政。”

    楚绝尘问他:“你真的确定我们握住了吗?”

    “-------”林致远无奈的摇头:“若他是个聪明之人,那么必定会在我们和大王爷之间选着一派。”

    楚绝尘放下杯子,眉眼灼热:“你觉得他如今的态度是选本王还是选大王兄了?”

    林致远此时冷血而笑:“若是我们得不到,那么他就是个危险之人,必须除之而后快。”

    楚绝尘沉默的笑着,手指将杯子在桌上轻叩,发出碰撞的响声。

    林致远看着楚绝尘:“殿下,这个季花流心思极重,我曾经以为他是不擅声色之人,便特意安排了冬雪进入季府,可是冬雪一进去,他便立刻招了七个女孩子一同进府,而冬雪这两日,根本见不到他,而据我的探子回禀,他亲自去过柳府见了柳蒙。”

    楚绝尘笑了一下:“难道你看不出来,人家这是在戏耍我们吗?”

    “我不觉得他是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这个天下谁不知道殿下是储君,若是辅佐殿下将来的前途必定风光。”

    “本王倒是觉得,这个季花流是个有意思的人。”

    林致远不解:“有意思?”

    楚绝尘眼中决裂笑意:“本王没见过他,可是总觉得,他是在跟本王作对。”

    “那么我再试她他一试,若是他真的是偏向大王爷那边的,我一定不会让他活到下月初三。”

    “这样也好。”楚绝尘手指撑在眉心:“毕竟这样的人留给我那大王兄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威胁。”

    “明日,我便去会一会他。”

    楚绝尘是又问:“对了,瞿江那里有何动静?”

    林致远默然:“瞿江,他在墨舞霓裳里等着消息。”

    楚绝尘顿时有些冷的说:“本王记得,他曾今进入道观,却串通了相府二夫人想害司徒灵犀,你找个时间去告诉一下瞿江,他若是再敢没有我的命令如此行事,直接五马分尸。”

    林致远此时一愣,安庆王果真对司徒灵犀是不一般的,可是楚绝尘这个人,他跟了他这么久,他的性情他还是了解的,无非就是不做无利益之事。

    他大胆猜测:“殿下,你是否想要接近司徒家大小姐,从而笼络司徒相爷?”

    听完他的话,楚绝尘目光一凉:“本王做什么事,要你来猜测吗?”

    林致远心口一怔,懵然垂眉:“不敢,只是卑职觉得,殿下若是效仿帝尧娶娥皇女英,这样,司徒相爷不会再袖手旁观的。”

    楚绝尘此时眼中满是冷冽:“你是觉得,司徒灵犀与司徒绣一般,都可以为本王所用吗?”

    林致远此时点头:“是。”

    “嘭”一身,楚绝尘手中的杯子硬生生的被他摔在地上,他看着林致远:“你是是不是觉得,这天下的女子都是可以利用的?本王被天下误解过一次,还要承受第二次吗?”

    林致远立马跪下,一言不发的叩首在地。

    楚绝尘冷笑了起来,拂袖摔门而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