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三十一章:为何这么讨厌我?

时间:2018-03-12作者:姜九戈

    ,!

    尹青木此时面容扬起一抹似笑非笑:“主子啊!究竟是你脑子不够用吧!”

    灵犀苦笑,眼中凄凉的望向他:“青木,你的乐趣就只剩下这般怼我了吗?”

    青木叹息:“可不是吗?”

    此时月色照入窗扉,寂静着人心的荒凉。

    灵犀垂下头,闭上了眼睛:“我究竟,认不认识他?”

    青木抿唇:“为何要用他的这个身份?真正的季花流他现在在何处。”

    她手指收紧:“哥哥说,他死了。”

    尹青木此时面容也是一震:“怪不得你敢用他的身份。”

    灵犀闭眼笑笑:“是啊!”

    尹青木此时也好奇:“不荒山----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要去的。”

    灵犀回答:“因旱灾而引发的流寇盗贼,他们无以为生便驱赶百姓占山为王,想要借机做着害民利己的发财梦。”

    尹青木顿时目光一愣:“可我怎么听闻,是因为陨石降落不荒山,引发了东流之祸,一群术士想要借此升仙长生,杀百姓为祭坛,以供天地呢?”

    灵犀讶然睁眼看着他:“你在哪里听说的?”

    “几岁的时候,我亲眼目睹了那场灾难。”

    灵犀:“你------。”

    尹青木不动声色的回答:“没错,我的原籍,是在不荒山人。”

    她觉得不可思议,尹青木,他竟然是不荒山的出来的人?

    尹青木此时走到床榻边,看着她:“陨石降落引起大旱,不荒山再不能住人,而此时却来了一群术士,他们见人就杀掏其心脏,然后想要借助九百九十九颗人心得道升仙,后来,他们想要羽化便开始放火烧山,整座山,烧了三天三夜,当然,那群术士也是自作孽的全被烧死了。”

    不是流寇,而是术士-------灵犀眼中恐慌的神色一晃:“哥哥-----为何要骗我?”

    尹青木看着她此时面容:“那时你才多大,都已经病的什么都记不起了,再告诉你这些血腥的事有何好处?”

    灵犀恍然落泪,苦笑:“那么关于季花流的事,哥哥难道也骗我了?”

    尹青木挑眉苍白的笑笑:“那段往事,或许你不记得也是好的,也许你也落入那群术士手里好不容易脱险,被吓得连记忆也丧失了呢?“

    她望着眼前的少年,连忙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青木,你给我讲讲不荒山的事,讲讲你看到的好不好?”

    青木立马厌烦的甩开她的手,眼底浮现出一丝慌乱,但随即便隐藏了起来,露出了超越他这个少年年龄不应有的冷静神色:“当年我只有六岁,那些术士登船到了山上后,便见人就杀,村民们都四处逃窜,我的亲生父母也没能幸免,我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挖了心的,所幸,我逃脱了。”

    “六岁----”那时多么年幼天真的年龄,灵犀眼中一禀:“你父母死的时候,你难过吗?”

    青木笑了一下,苍白脸色上浮现出冷意:“为何要难过?死就死了,我还活着就行。”

    灵犀唇角一动,有些不敢信眼前的这个人是个十三岁的少年,他的狠厉和绝情,你永远也猜不透。

    “你后来是如何离开的不荒山的?”

    他目光云淡风轻的看着灵犀:“也没什么,我躲开了那群术士却躲不开神涂鬼门的人,被抓了去做药童死士,遇到了好心的巫女,就那么去了西夏,再后来,就跟了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女人。”

    最讨厌的女人,灵犀抿唇一笑:“青木,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你这么讨厌我?”

    青木目光有她看不透的神色,失笑的望着她:“是啊---我怎么这么讨厌你呢?”

    灵犀垂眉,不再说话的继续抱着膝盖,墨黑的发丝垂在两侧掩盖了她此时怅然的脸色。

    他此时谄媚偏头而笑:“主子,或许你将卖身契给我,我会不讨厌你的。”

    灵犀立马回他:“不可能。”

    青木无奈的收敛了笑意,转而冷漠的看着她。

    灵犀却依旧沉思,梦里的少年与情景,或许就是她所经历过的,只不过她忘了罢了。

    青木目光转向窗外:“我也真是太无聊了,竟然来跟你说这些废话。”

    灵犀微微侧头:“青木,你今日来时找我说何事?”

    他回答:“自然是来向主子汇报,柳蒙府上今夜来了一神秘人物,在府中与柳蒙密谈了很久后,便住在了天机茶楼,身边跟了许多的暗卫一直扮成百姓围绕四周。”

    她听后,眼中一动:“神秘人?暗夜来访暗卫无数,看来身份不简单。”

    “或许。”尹青木此时站起:“我还想说,那个林致远,可是派了不少人日夜在柳府门外溜达。”

    灵犀叹息:“我知道了。”

    林致远并不放心她,想必也知道了她前往柳府和柳蒙共谈的事了。

    青木起身,转身飞出了窗外。

    尹青木走后,灵犀此时叹息了一下,摸了摸腰间的衣服上凸起的那团羊皮布,没错,尹青木的卖身契她时时刻刻的带在了身上。

    这个少年无情无义太过可怕,若是连卖身契都没有,她往后还有什么能约束他的?

    此夜,她再也睡不着的走到窗外,看着此时夜月,脑中回想着梦里的那个黑衣少年,却如何也浮现不出他的轮廓来。

    季花流------若他真的死了,又是为何而死的,懵然见,她心弦一动,眼中落寞一片。

    -------------------------

    第二日一早,灵犀还坐在房间里喝粥,怀香便拿着拜帖进来:“小姐不好了。”

    “什么不好了。”灵犀转头,看着她此时愁眉苦脸的模样。

    怀香将请帖放到她面前:“晏蓄爷的帖子都送到府上了,说他今日就在天机茶楼等着你。”

    灵犀低头一看,念着帖子上的字:“卿卿一语恍若狂言,那日许诺至今不见,今日再邀若不赴约,便自上门地覆天翻。”

    连翘此时懵然一笑:“这个蓄爷什么时候变得文绉绉的了。”

    灵犀默叹,那日墨舞霓裳,因为急着去殿试,是答应过他要与他再天机茶楼一会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