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二十七章:这个时候要说害怕?

时间:2018-03-12作者:姜九戈

    ,!

    灵犀走着,目光静谧:“我给了他一副柳府的地图,今日去柳府我准本是准备拖酌让他去柳家书房找出那封信的。“

    连翘恍然明白:“那封裕王府给柳蒙的信。”

    灵犀点头:“没错,我就是想要知道,五台山那件事到底与裕王府是何关系。”

    连翘此时笑了一下:“放心吧小姐,以钟断肠那奇门遁甲的手段,偷封信那是手到擒来的事。”

    想想也是,钟断肠是谁,怎么可能有他得不到的东西。

    可是,就当他回来见她的时候,摊开那两手空空的手,她已经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在房间里转了两圈后,想才终于接受这个事实的看着那边靠在太师椅上喝着酒的人:“以你的身手,居然会偷不到吗?”

    钟断肠品着酒,一脸享受的笑着:“凭我的身手,那区区的六甲机关我自然是手到擒来。”

    她走过去撑在她的太师椅两边:“既然打开了,那东西?”

    钟断肠放下酒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机关打开了,可是当时西北王来了啊!”

    “他和那柳小姐是去了书房,可是他们也不至于一直呆在书房里吧!”

    他笑了一下:“西北王和那柳小姐是走了,可是当时里面还有一个人。”

    灵犀皱眉:“还有谁?”

    “独眼龙追风,西北王身边一个本事通天的人物。”

    她听后,面色凝重的站起来,深吸口气的问:“你的意思是,你乖乖打开机关,让他的人将东西拿走了吗?”

    钟断肠此时笑的暧昧:“不都一样吗?人家地道都跟你打到一起了。”

    灵犀此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走到窗户边打开窗子,拍了拍胸口镇定了好一会后才回头:“钟断肠,这些搬弄是非的话你是哪里听得。”

    “连翘啊!”他无所谓的问:“她是你最好的姐妹,她的话还是有可信度的。”

    灵犀撇唇:“她跟你说什么了?”

    钟断肠端着酒壶,笑的那个深意:“连翘说,就是那个西北王啊,就像是冥冥中注定会遇到的一样,你看人家知道你那么多事都不告密,还一直替你瞒着,对你也还不错,你们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灵犀咬唇一笑,走到门口大喊了一声:“连翘,给我过来。”

    连翘此时一脸懵的过来,同时跟着的还有怀香,怀香手里拿着一盘吃的:“小姐,你叫连翘姐做什么?”

    灵犀此时面色尚好的说:“怀香,你去吃你的,不管你的事。”

    连翘此时看着钟断肠,还是没反应过来的走进屋内,笑着问:“怎么啦!”

    灵犀靠在窗口,笑的有些可怕:“连翘,你再说一遍我和楚嶙峋的关系。”

    这眼神,连翘咬舌的走到钟断肠身边,低头:“你跟她说什么了!”

    钟断肠笑了一下的说:“你跟我说的我全给她说了啊!”

    连翘瞬间一个拳头给他打在了胸口:“我明明是悄悄跟你说的。”

    钟断肠捂着被打疼的胸口,很是无辜:“大家都是一家人,干嘛见外,有事就要大家分享嘛!”

    灵犀冷笑了一下,气的握紧了手指的撇开了头。

    连翘赶紧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臂说:“小姐,别生气嘛,又不是什么大事。”

    “什么叫不是大事,你那里看出我和楚嶙峋是冤家,那里看出他对我挺不错的?”

    连翘咬唇,一脸茫然:“哪里都看的出来啊!”

    灵犀笑的绝望,复而揉了揉额角的垂眉:“我真是与尔等沟通不来。”

    “那么小姐,我继续去吃东西了。”连翘笑着,赶紧跑出了房间。

    钟断肠此时站起,眼中很是期望的说:其实啊小侄女,哥哥我就希望你早日嫁个好人家,这样哥哥心里才不会担心你。”

    又自称自己是哥哥,灵犀闭了闭眼:“我怎么会有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二叔。”

    钟断肠潇洒一笑,眉宇轩昂的拍了拍她的头:“我出门买酒了。”

    灵犀抬头睁眼:“滚。”

    夜色宁静,她坐在床榻前方的机关处,发生的看着入口却没有扭动机关。

    连翘端着药进来的时候,问:“小姐是要现在喝药还是去一趟再回来?”

    灵犀转头,皱眉的问:“你话太多了。”

    “是,我的话太多了。”连翘走到她身边蹲下:“小姐,那封信你是一定要知道内容的,不然我们接下来的行动会有些迷茫,但是信在楚嶙峋那里,小姐不得不去。”

    灵犀闭了闭眼:“我怕----”

    连翘偏头一笑:“死里逃生过一次的人了,这个时候要说害怕吗小姐?”

    一句话,似乎点透了她一般。

    她向来没有连翘看的清楚,这些年被仇恨蒙蔽了太多东西,是啊,都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还怕什么?

    不再犹豫的按下机关,入口打开,她直接跳入地道内。

    连翘此时无奈的笑笑,走回桌边,手指掀起衣袖,手腕上细绳上挂着一块碎玉,她目光里顿时红肿了起来。

    随后,她将手腕上的碎玉取下捧在手心里抵在眉心,声音轻细哀伤的说:“太子殿下,她只记得了季花流这个名字,若是你,也希望她把那段记忆找回来的对不对?”

    -------------------

    无字府里,楚嶙峋独自坐在窗边榻上,一身浅紫色薄衫里衣,胸前露出了些许白皙紧致的肌肤,面上也未戴面具,头发用一根细带半扎半束,整个人好似在烟尘中沉淀炼化一般。

    那眉宇间冷冽的像结冰了一眼,唇角微微苦笑着,手里拿着那一身红衣的木偶,没有五官的木偶娃娃,本是精致的,如今却徒有其形没有其神。

    楚嶙峋叹息的靠着身后仰头的闭上了眼睛,脑中思绪飞快转着,却无端想起了那样的片段。

    不荒山上-----

    “花柳哥哥,你不要管我了。”红衣少女提着裙摆吃力的在山路上跑着,时不时的看向身后那个一直替她断后的少年。

    少年看着后面追的越来越急的杀手,还有猛兽一路直驱上来,他大喊:“月儿,别停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