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二十四章:小环的礼物

时间:2018-03-12作者:姜九戈

    ,!

    灵犀此时眼中一震:“果真是得到高僧。”

    一眼便知道了她的身份,灵犀立马跪下,跪在他面前:“释道安师尊,我一直都记得,我尚为婴儿之时多灾多难,得亏了一高僧重新赐名月字才免除灾难,但是一直无幸瞻仰师尊真容,今日有幸得见,姬月写过当年师尊赐名之恩。”

    “公主。”他将她扶起,释道安此时眼中有些欣然:“当年老衲从西域来至中土传播佛法困难重重,可你父皇却鼎力支持,才让佛教在这中土弘扬,老衲感恩你父皇,也愿公主福寿安康。”

    灵犀眼中微红:“多谢师尊。”

    释道安此时叹息,看着眼前这个十来岁的少女:“孩子,这天道中,冥冥中自有定数,万事不可强求。”

    她脸色苦笑:“师尊既然知晓天道,那么可否告诉我,我会否成功?”

    “所谓天道,便是顺其自然。”释道安看着她:“放下吧"子,执着越多,苦难越多。”

    “不。”灵犀一笑:“我不像师尊一样看透世事,那些过往,我放不下。”

    释道安眉眼慈祥的看着她:“放不下是一时的,时日还多,老衲曾经欠你父皇的恩,便想着还注在你身上。”

    灵犀抿唇:“师尊,当初为何给取名月字?”

    “天地日月相生相克,你出生正午是为命硬,取一月字阴阳调和,方可顺遂一生。”

    她听后,泪眼阑珊:“就以为我命硬,所有所有亲人都故去惨死,独剩我一人吗?”

    释道安叹息,并未否决的说:“孩子,时间之事有得有失,人心贪婪不足比比皆是,一定要让自己安在当下,不要辜负在乎你的人。”

    灵犀眼中坚定的说:“师尊,你说的我都懂,但是需得我得报此仇后。”

    释道安言语间有些变化:“你与那九王爷-----罢了,你们也自有你们的道路。”

    她不明白她要说什么,便点头:“今后,灵犀会常来看望师尊的。”

    释道安看着她,缓缓而笑:“老衲会替公主每日祈福。”

    灵犀带着怀香重新走到楚绝尘面前时,他目光里藏着疑惑的问:“大师同你说了什么?”

    她回答:“大师说,他今日念经感到有人怨气甚深,所以特意来此劝解一番。”

    “怨气?”

    她指着自己和怀香:“难不成我们今日在此受了委屈,还不能怨一下吗?”

    楚绝尘听后,不动声色的点头:“放心,此时本王会替你做主的。”

    灵犀抬头:“王爷不必麻烦。”

    “因该的。”

    什么叫应该的---------------

    灵犀皱眉之时,楚绝尘此时将一样东西递到她面前:“上次本王本打算给你,没曾想后来竟忘了。”

    她看着他手心,竟然是铜铃沙。

    接还是不接,她犹豫之时,楚绝尘已然拉起她的手放在了她的手心:“本王的东西又不是拿不得.”

    灵犀咬唇,换而一笑的接过行李:”那就多谢殿下了。”

    “本王让六溪送你们回府。“

    灵犀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不自然的点头:“谢殿下。”

    楚绝尘看着她的眼睛,默然的转身,然后离开。

    李婠婠本以为这安庆王的出现只是一段小序曲,没想到,等她回府后,那京中诰命夫人亲笔的斥责信竟然会送到他爹爹的手上。

    信上所写嚣张跋扈、肆意妄为、毫无世家小姐风范之言比比皆是,还让刑部侍郎李大人好好管教女儿,否则入日后定会因此受累。

    谁能轻易指使得了诰命夫人,稍微想想也知道是安庆王了。

    一个堂堂王爷,竟然会因为一个女子让诰命夫人写出这种苛责大臣之女的信函。

    而收到此信的也不知她家一个,那沉镶玉等人,只要今日在场的,都送了。

    李婠婠实在是想不到,司徒灵犀那样一个连真面目都不敢露的丑八怪,为何会让楚绝尘如此对待。

    至此,整个上京城的世家贵族都已然知晓,这世家大族以李婠婠为首的小姐是如何仗势欺压。

    一个小小的铜铃沙------

    灵犀看着,冷笑的将其丢到了蟹的屋子里。

    蟹一下便用自己长长身子将铜铃沙裹的看不见了。

    “小姐,你把什么放进蟹家里了。”

    “给它带的礼物。”灵犀走过去,连翘在院子里采了一束花放进花瓶里,正打理着枝叶。

    “连翘,你让怀香找件我的衣服穿上,我得出去一趟。”

    “才回来去哪里?”连翘转头:“怀香顾及病了,就算过来也只能在床上躺着。”

    她笑了一下:“那你就好好照顾她,上次柳蒙没有留名的那份礼物,我也该去道声谢的,对了,二叔呢?”

    “房顶上喝酒。”

    “嗯,我去跟他说一声。”

    换好衣服,灵犀走下地道来到季府,然后自季府而出,直接去往的柳府。

    柳蒙此时正在府里,听着门外通报季花流来了,便欣喜的走出,恭敬的迎进。

    坐下后,灵犀看着柳蒙亲手给她倒茶:“柳大人怎么这么客气,这一次来,花流全是来道谢的。”

    柳蒙心知肚明的点头:“看来季公子真是聪明人。”

    季花流笑着:“人活一世,不久胜在一个聪明吗?”

    柳蒙此时看着他:“那么季公子可知道,我这送礼为何意?”

    灵犀笑笑:“恐怕柳大人这两日就是在等着我来此问出这句话吧!”

    柳蒙不露声色的点头:“明日正午之时,吏部便会下达任职文书,届时,季兄便是这国之栋梁之才了。”

    “岂敢当。”灵犀此时深吸了一口气:“其实季某一直对柳大人尊敬,柳大人好学,曾千里求师学字帖,这件事,季某一直深感于怀。”

    “这件成年往事了。”柳蒙此时微微低头而笑:“或许季公子已然得到风声,此次皇上选的五人,皆是新政之官。”

    灵犀一笑:“新政一出,这朝中形势必将大变,那么柳大人必然也知道,安庆王的人,已然找上我了。”

    柳蒙点头:“这个自然是知道的,安庆王身为世子,自然是想笼络这一批推行新政的新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