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二十一章:金丝猬甲

时间:2018-03-12作者:姜九戈

    ,!

    灵犀看着这阵势,微微一笑的走过去:“李小姐请我自有李小姐的道理,我为何要惊讶?”

    “那请坐吧!”

    怀香明显的看到了自家小姐坐下的时候,李婠婠对着司徒绣使了一个眼神,随后,她便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灵犀身后。

    众人坐下后,灵犀倒是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夹起了点心吃了起来。

    李婠婠此时看着众人:“对了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有人提醒道:“说到了湘王府上的妾室安氏。”

    李婠婠便点头:“对对对,就是那个安氏,你继续说。”

    此时说话的是上京城太史令的二女儿沉镶玉:“就是那个安氏啊,他本是惠州县令的庶女,嫁给了湘王为妾,这湘王啊对安氏极为好,可是这安氏有一个姐姐,见自己妹妹过的这么随顺,便求了自己父亲也嫁给了湘王,不过这湘王并不顾及这个姐姐,常日冷落她,以至于啊久而久之,这安氏的姐姐就暴躁无常,让湘王更加心烦,给休了退回给了县令。”

    李婠婠叹息:“这个姐姐啊就是犯贱,明知道湘王爱的是安氏还要硬插一脚,就算还是嫡女又如何,还不是被休。”

    沉镶玉此时喝着茶一笑:“有些人啊就是没有自知之明呗,出门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配不配的上”

    司徒绣笑的开心的一直忍着,别提多开心了。

    怀香就算是有些迟钝,但是也明白她们这个时候在说着什么,脸色有些变了的握紧了拳头。

    灵犀何尝不明白,她们这说的是自己,只不过她不动声色的手里拿着一块糕点把弄着。

    沉镶玉此时一下看着灵犀:“唉,司徒大小姐,听闻太后解除婚约,是因为晏蓄爷瞧不上你吧!”

    灵犀眉眼不动的问:“你听谁说的。”

    “自己没本事还怕别人说吗?”沉镶玉得意的摸着自己的脸:“也不看看那晏蓄爷是何等姿色,就算脾气混了些,但是就那样貌,也不是谁都能配的上的。”

    怀香此时小脸急色的说:“说的什么话!才不是晏蓄爷看不上我们小姐退得婚,明明是我们小姐看不上他。”

    李婠婠看着她:“呦,这小丫头倒是有脾气啊!”

    怀香此时深吸了一口气,因为近日里书读的多了加上钟断肠点拨了几下,好多道理她都是明白的了。

    她继续说:“小姐赴宴,是因为给李小姐面子,但不是到这里来给你们奚落的。”

    李婠婠反问:“谁看到我们奚落你家小姐了。”

    怀香此时硬气的挺胸说:“人在做天在看,你们蒙了眼睛,但是老天没有,我也没有。”

    灵犀握着杯盏的手清转,眉宇间尽是笑意。

    看来她这个二叔平日里没少教这个小丫头,竟然把一个从前胆小怕事的姑娘调教成了这般。

    司徒绣也是一怔,心想这怀香怎么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怀香,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司徒大小姐,你这个丫鬟太无力了,主子们说话她那里能插嘴。”李婠婠此时望向身后:“荆儿,上去与她讲讲道理。“

    那叫荆儿的丫鬟看起来长相身形都有些彪悍,她走到怀香面前:“我替你们主子教训一下你。”

    “你是李府的丫鬟,想要教训我这个相府的丫鬟,怕是越的有点远了吧!再说,你们胡说八道我只是给你们改正一下,有何错?”

    “一个丫鬟,你以为你是小姐吗?”荆儿此时眉间带着笑意:“我说的教训,就是想要跟你讲讲做丫鬟的规矩,怀香是吧!我们走远些别打扰到主子们继续说话。”

    灵犀抬头,继续稳住的坐着,她并不担心怀香会受欺负,毕竟,钟断肠教导下的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怀香此时跟着荆儿走到水榭外,俩个人确实是在说话,也并未看出异样。

    司徒绣此时撇唇:“姐姐,我就说,你带怀香出来真是个错误。”

    灵犀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李婠婠没好气的说:“主子丑就算了,连丫鬟也无理。”

    沉镶玉此时叹息:“也难怪,出生乡野身边能有什么好丫鬟。”

    李婠婠此时看着灵犀:”司徒大小姐,你若是守本分,就别存了什么歪心思,我们与绣儿从小一起长大,你抢走她的嫡女身份,如今若是还有它念,别怪我们没提醒,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灵犀放下酒杯,不解的问:“嫡女身份?我从进府就知道,绣儿妹妹是二娘所生,既然二娘是妾,如何能生出嫡女?”

    司徒绣脸色一变,而就在此时,怀香啊的一声,便听到了水花四溅的噗通声。

    而此时叫声更加大的是荆儿。

    灵犀跑下水榭,什么也顾不上的跳下了水,怀香不会游泳,呛了几口水后被灵犀给拉上来扶到岸上。

    两人皆是一身水迹狼狈不堪。

    而此时李婠婠的侍女倒在地上握着自己的手痛苦不已。

    怀香此时抱歉的看了灵犀一眼后看向地上的荆儿:“我方才就提醒你了,说归说别动手动脚的。”

    李婠婠急的蹲下看着自己的丫鬟:“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是不是她打你了?”

    灵犀凝眉看着那地上打滚痛呼的荆儿,她手掌心上全是刺眼,随即,她手指轻摸了怀香的后胸之处,没想到,连这个钟断肠也给怀香了。

    不禁叹笑:“不好意思,我家丫鬟金贵的很,就是怕有一日出门遭遇歹徒,所以给她贴身穿了一身金丝猬甲,不过因为今日走的匆忙,忘记让她脱了。”灵犀转头故意责怪:“怀香,你看把李小姐的丫鬟给伤到了吧!”

    “对不起小姐,可是我都说了让荆儿别碰我了,这说教说教,说归说,怎么就动起手来了呢?”

    金丝猬甲,李婠婠震惊的看着她,这么宝贵的防身东西,爹爹身为刑部的人常年抓人先帝才赐了那么一件防身,因为刀枪不入有轻如薄衣,甚是好用。

    可是,方才她说竟然给了一丫鬟出门上街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