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二十章:释道安

时间:2018-03-12作者:姜九戈

    ,!

    司徒九云此时听后便说:“灵犀若是要去,我陪着。”

    司徒朗:“女孩子家的事你参合什么!以往怎么没见你这么绣儿的事。”

    司徒九云没说话了,眼中冷然的扫过,走去将那把玄铁剑捡起来。

    灵犀此时看着司徒九云笑了一下,回头便对司徒朗说:“放心吧爹,我会和绣儿妹妹一同前去的。”

    司徒九云此时目光里带着些担忧,却也无可奈何。

    他虽然知道那李婠婠不是真心请她赴宴,但是她如今身为相府大小姐,如何能一直在相府不出门呢?

    正午时分,灵犀在连翘的帮助下穿戴好后,正准备出门,怀香此时跑过来说:“小姐,我陪你去吧!”

    灵犀一愣:“您不是要看书吗?”

    怀香说:“小姐,我曾经在二夫人院子里呆过几年,对于二小姐和谁家小姐关系如何我也是知道的。”

    看来,这丫头也觉得自己这次去是会受委屈的,灵犀拍了拍她的脸:“好。”

    “那我就在府里好好喂蟹等你们回来。”

    怀香欢喜而笑:“连翘姐走了。”

    走出府门,此时司徒绣已经在马车里了,怀香便坐在马车外的坐凳上。

    马车行进途中-----------------

    “姐姐,你说你出趟门干嘛带这么个不中用的丫头。”

    灵犀一听后,好奇的看了看周围:“谁是不中用的丫头?我没带啊!”

    司徒绣冷哼:“姐姐可能不知道,怀香这丫头,看着单纯心眼坏着呢?以前我娘没少教训她,可是屡教不改,是府里最讨厌的丫鬟。”

    “原来妹妹说的是怀香啊!”灵犀眉间笑着:“我只听过一句话,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从我来府上后怀香便跟着我了,这丫头机灵可爱又讨喜,没见她有什么坏心眼啊!”

    司徒绣咬唇:“我也是好心提醒一下姐姐,今日赴宴的都是王孙贵胄小姐,那些个闺阁小姐的贴身丫头都是千挑万选的,可别因为一个丫头出丑坏了众人的兴致。”

    灵犀眉宇间轻佻的回答:“别人家的丫头是千挑万选,可是我的丫头,是天资出众我后天教导的,必定比过她们。”

    “你。”司徒绣也不知道她为何如此自信。

    而此时,马车外的怀香早已听到了她们的谈话,兀自抿唇淡笑。

    司徒绣的丫鬟红儿此时面色妒忌的看着她:“凭什么你家主子对你百般护着,我们主子成日里只知道骂我。”

    怀香偏头回答:“我们大小姐心善,像极了大夫人温柔娴淑。”

    马车内,司徒绣没好气的将手炉放下,眉宇间轻蔑:“听闻最近你老往琉璃院跑,怎么,难道是太后又要给姐姐指婚了不成。”

    灵犀回答:“太后说过,我未来的夫君必定是自己喜欢的,否则,太后绝不会让我为难。”

    “你凭什么!”司徒绣气愤的看着她:“你真心喜欢,难不成要是你看中了安庆王,太后也会把你许给他吗?”

    “安庆王?”灵犀故意想了一下:“安庆王殿下倒是整个上京城的女子都渴望拥有的夫君。”

    “你妄想。”司徒绣指着她:“就你这模样,还指望安庆王殿下喜欢你,如今整个上京城都知道,你是因为长得太丑晏蓄爷不肯才退婚的。”

    “唉---”灵犀抿了一下唇淡笑:“尽管如此,日后所嫁夫君我也必定是正妻,做不了妾。”

    “你-----。”司徒绣气的发指:“我告诉你司徒灵犀,你不要太嚣张,等我嫁进安庆王府,安庆王必定是与我恩爱有加,等他日殿下登基,我未必压不住你。”

    灵犀心中一笑:“好,我等着那一日。”

    落霞山庄。

    这春来万物复苏的季节,虽然暖日化雪之时有些冷,但是处处嫩芽早绿看着眼中也是十分舒适。

    落霞山庄,本是当年上京城中一富商的赏花庄园,后来富商早亡膝下无子,便将这所院子交给了朝廷。

    这所庄园前前后后的规模堪比半个皇宫的建筑,亭楼阁院流觞曲水应有尽有。

    整个上京城中的世家子弟闺门绣女,只要是得闲,皆可往这里面来闲逛闲聊。

    而这里面住的人,只有一位,便是一位得道高僧释道安,今年已然是一百一十岁的高龄,却依旧行动自如。

    释道安曾经是西域到中土传播大乘佛法的佛陀,曾在五台山修行点化众人,因其年事已高,先皇便将其接到此处僻静的庄园里。

    当然,来这里看看风景喝酒品茶的无论是权臣还是皇子,皆是不得踏足后院,以免扰的高僧清净的。

    但若是释道安想要到前院走走,那么见着这位高僧的人,就算是皇帝,也是要恭敬三分的。

    下了马车后,司徒绣率先进去了。

    灵犀跟在身后,心中有些恍然,很早之前,她就知道释道安高僧在楚国的落霞山庄,没想到,今日真的来这里了。

    里面一处蜿蜒水道,他们乘船来到一处水榭。

    此时水榭上有婉转歌声,从远处看着,围坐着的女子有六七人,皆是盛装打扮风采照人的模样。

    这些未出阁的女孩家,因为身份的不同,也比寻常的女孩多了许多的乐趣。

    司徒绣等着小船一道岸,便欢笑着走下去:“婠婠姐-----。”

    李婠婠一身橙色雪纱衣,眉目轻转的起身走到司徒绣这边:“方才还说,绣儿怎么还不来。”司徒绣秀眉微张:“绣儿因为等姐姐,来晚了。”

    等她?灵犀走过去,浅笑:“我出府的时候,妹妹似乎刚上马车好吧!”

    司徒绣阴阳怪气反驳:“我在房间等的时候,姐姐没看到。”

    其它在座的女人都是这般模样的打量着她这一身素纱衣衫,还带着一张面纱。

    灵犀终于知道了司徒绣说话里的调调是从哪里来的,原来,跟这群女子混久了就成了那般。

    李婠婠此时目光犀利一笑:“司徒大小姐,今日我宴请姐妹们,还特意请了你,是不是觉得很惊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