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一十一章:所为何意

时间:2018-02-25作者:姜九戈

    ,!

    上官锦一脸惊愕:“皇上,你不会也要给我一个官职吧!”

    老皇帝此时抬头:“你拿不出你以为朕千方百计让你祖父放你来上京城,是为了让你在琉璃院玩几天的吗?”

    上官锦动了动唇角:“皇上放心我?”

    “你这孩子心底善良,朕有何不放心的,朕还听闻你与季花流一见如故,你们既然称兄道弟了,那么以后自然是相互扶持的。”

    上官锦此时咬唇,看了看外面的季花流,无奈的垂眉:“那么我想写过皇上了。”

    皇帝点头,看着外面的势头,依旧是以公输越季花流两人为魁首的,这两人针锋相对不甘示弱。

    “林爱卿,你属意谁的论辩?”

    林致远见皇帝问自己了,便回答:“臣不动论辩之事,但是道理还是懂的几分,要我说,季花流和公输越说的皆未错,只是这公输越才华显著所讲道理让人挑不出刺来,堪称完美,但是季花流这人确是气势如虹,仿佛不说话,便能以气势压倒众人。”

    皇帝顿时笑笑:“看来爱卿和朕的看法是一样的,公输正辫,季花流诡辩,这两人,朕都喜欢。”

    林致远微微笑着:“看来,这入仕途之名,他们二人必定是占有一方了。”

    “听闻这季花流的字写的不错。”

    此时,外间的柳蒙立马将季花流那日在饕餮楼书写的文章递上去:“皇上请看。”

    皇帝接过,细细看过不觉满意点头:“这样工整秀美的书法,倒是很符合先帝爷以字入仕的观念。”

    柳蒙在一旁点头:“先帝爷看重人的字如同人的品行,所以每每选官必定看其字,而这个季花流,想必皇上也看过他的履历了,他是吴国宰相,那个天下第一大文豪季光的后人。”

    皇帝唇角意味深长一笑:“末落的吴国之后,想当年吴国连年灾荒民不聊生,半年时间满城死尸,若不是先皇打开城门让供给了吴国人,还将吴国君王迎入楚国皇宫让其安详老死,只怕吴国至今是座死城。”

    柳蒙继续点头:“所以,季花流如今若是做了楚国的官,也算是报答了我们楚国。”

    皇帝低头看着手中名单,缓缓执起笔勾下五个名字:“这入仕途,必定是要敢作敢当之人,将这五人带入后山,朕要试一试他们的胆量,若非优中择优,谈何入仕。”

    此时的后山,大批军队驻扎,为了皇帝的安危,一刻不得闲的来回成圈的包围了整座山。

    灵犀跟着柳蒙进入山林,看着周围冷峻的形势,而此时林致远也走到了她身侧,微微淡笑低声而说:“我想季兄应不是胆小之辈吧!”

    灵犀问:“此话何解?”

    林致远唇角轻扬:“待会季兄就知道了。”

    此时,前面露出了五张桌子,背后各站了五人,又少年有壮汉,还有瘦弱萎靡之人,这五人皆穿着一身白衣,表情很是苍白。

    按着指示,他们五人皆坐在这五人的前面,桌上摆有书籍,为一本楚律。

    此时,皇帝坐着把人抬的轿撵,并不下来的说:“柳蒙,讲规则与他们五人讲讲。”

    柳蒙点头,走到中央之处:“上弓箭。”

    一共五把弓箭,他们各自持了一把,灵犀看着这弓箭上,箭羽锋利无比,是个杀人利器。

    “不是说,胜出的五甲皆可为官吗?”刘飞羽此时看着这场景:“我们五人既然来了,是不是就已经入了五甲了?”

    灵犀淡淡看他一眼:“别多话。”

    今日的形势和方才林致远之言,让她不禁想到了曾经一种世家一族的游戏,名曰,狩猎。

    那脸色皆是仓皇的白衣五人此时同时走到了了对面十丈外,不敢有任何表情的呆立站着。

    柳蒙问:“不知五位才子,曾经在家中可否打过猎物?”

    刘飞羽此时回答:“曾在江州,长陪父亲狩猎。”

    其余几人也跟着回答。

    柳蒙:“既然都会使用弓箭那便好。”

    “摆在各位面前的是大楚律法,各位可先看一看。”

    灵犀随意的翻了翻,楚国律法,早在她来楚国之前就已经熟记了的。

    柳蒙此时说:“我会依照我大楚律法,向各位才子提问,众才子若是回答正确,则用手中弓箭杀掉你们对面之人,若是回答错误,那么性命不保的,就将是自己。”

    顿时,公输越脸色微滞,他皱眉的看向自己身边的人,随后又云淡风轻的转过头来。

    刘飞羽此刻想要站起来,灵犀立马将他按住:“既来之则安之,圣上在此不可胡来。”

    “可是---”刘飞羽低声说着:“这都要命的事了啊!”

    “放心,你的命绝不可能丢。”皇帝既然让他们来这里必然另有深意,这些个都是大家公子又不是一般人,就算他贵为九五至尊有哪里来的理由滥杀无辜.”

    柳蒙此时看着第一人:“请公输才子听题。”

    公输越深吸了一口气,从容的拱手以礼,看样子是做好准备了。

    “问,十岁孩童,却身高七尺,无意杀一人,该如何判?”

    公输越回答:“依照楚律,男身高六尺五寸方可定罪,而这男童已然超过六尺五寸,当虽年龄不到,却应斩首,只不过,其是无意杀人,可推后几载行刑。”

    “公输公子回答正确。”柳蒙此时便转向下一人,问刘飞羽:“刘公子若是有一日入一饭局,见其十来人喝酒寻欢,该当如何?”

    刘飞羽自恃楚律还是背的挺熟的,可是关乎到生死都是害怕的,所以他后背全部湿了,有些小心翼翼的回答:“三人以上无故饮酒,当罚五两银子,入衙门三日。”

    “好。”柳蒙在往下问,直到走到灵犀面前:“季公子可知,楚国招军有死忠与绝代之分?”

    今日所问皆是法律,灵犀暗自揣测着,当今皇帝不会当真就是为了抽验一下他们这楚律背的熟不熟吧!

    灵犀先回答了:“招军所来之人,可按照所签契约拿的银两,所谓始终,便是此人从军后只有死亡才能终止契约,而绝代,那就是不仅此人这一辈子是军户,他的子子孙孙往后满了年龄也同样是军户,除非绝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