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一十章:无神论

时间:2018-02-25作者:姜九戈

    ,!

    灵犀拱手以礼:“那就多谢林大人了。”

    她上了马,坐在林致远身后,马匹便疾驰而出,一路朝着辛思亭而去。

    路上,灵犀唇角淡笑问:“林大人是当朝皇上最信任的官吏,万事吉凶全靠大人预测,而我只是一庶民百姓,大人不会是专程骑马等着我出府的吧!”

    林致远此时唇角扬起:“季公子有才,等等又何妨。”

    “看来,林大人确实是一位值得交的朋友。”

    “待季公子今日殿试通过,我会送公子一份大礼。”

    一路疾驰,转而便到了辛思亭。

    辛思亭,顾名思义,是辛苦思量之地,这名是由先皇得来。

    几十年前的楚国处处受邻国压制,百姓过的名不聊生,先皇为了摆脱这个困境,便在上京城落水桥边修建一处茅屋,整日下朝后便前往此地粗茶淡饭,就是为了体味百姓之苦,好想出一个利国利民的良策。

    上官锦此时在辛思亭外,看着来人瞬间松了一口气:“季兄,你怎么才来啊,我是专门到这里来看你殿试的,等了好久。”

    灵犀下马叹息:“辛苦你了。”

    上官锦说:“快进去吧,所有人都到齐了。”

    林致远此时将马交给走来的士兵,带着灵犀便往里面走。

    此时的辛思亭外士兵集即,其中装束不乏有大内侍卫的,且来往太监也众多。

    如此阵势,怕是连随便一个百姓都知道来人是谁了。

    亭中有茅屋三间,灵犀见到此时一同在饕餮楼入选的九人此时皆是站在草屋外,大都恭敬有礼的肃穆。

    林致远此时看着灵犀:“去吧!”

    灵犀点头,走过去进入队伍同样站好。

    林致远便带着上官锦:“小公子,同我一同去见圣上吧!”

    上官锦一怔:“圣----”

    林致远点头,笑着带路,便往茅草屋中走去了。

    灵犀站在那里,一身浅灰色丝缕外衣,头上束着白色绸带,整个人长身玉立宛若翩翩佳公子。

    刘飞羽此时在她身侧:“季兄,我可一直等你。”

    她微微点头:“多谢刘兄。”

    此时,大内总管太监走出来,看着众人,声音尖而高亢的说:“咱家看了一下,既然众位才子都到齐了,那么我们今日的殿试便就开始吧!”

    众人行礼。

    总管又说:“天道酬勤,时至春风抚而面,圣上念及先帝,每每痛心,深感先帝之不易,大楚山河,是先帝呕心沥血所治理,而今圣上怀念之余,便望世间多圣贤入朝,好稳固山河不负先帝,此辛思亭乃先帝所造,今日再次,众位才子可大展拳脚,择五人入仕。”

    众人再次行礼:“承蒙先帝之恩,谨记圣上教诲。”

    总管此时打开一道旨意,看了一下,笑意颇深的说:“当今圣上最怕麻烦,随意这次殿试也没有任何兴形式跪着,按着圣上出题,众人辩论,论胜者便可为官。”

    这可真是随意啊!

    辩论,这不就是明摆着只选言官吗?若是口齿不清却才能不浅的人来,只怕也是无望。

    只是,皇帝为何想要一大批言官?也是因为新政推行吗?

    “此次论辩,题曰:神灭,何意确定其灭。”

    总管此话一出,顿时在场之人皆是震惊,有神无神,这是什么论辩。

    虽有人面露难色,但是此时率先发言的是公输越先行说:“神既行也,行即神也,故人死而神灭。”

    公输越果真是公输越,灵犀此时浅笑,看着他一副正经的胸有成竹。

    刘飞羽此时在一旁有些惆怅:“怎么办,我没什么头绪。”

    灵犀低头对他说:“你就只往人死神尤在说便可。”

    刘飞羽一怔:“那不是和公输越对着干吗?”

    灵犀不动声色的一笑:“论辩论辩,自然是要对着,对个你死我活。”

    刘飞羽此时点头,便说:“魂俯之身,随身死,但是魂魄未死又可投胎,所以身死而神不灭。”

    这一下,在场之人便明白了此时自己该辩论什么,所以有七人站在了公输越身后,而灵犀这边只三人而立。

    顿时两拨人便分开,一方站人死无灵魂,一方站人死灵魂未死。

    公输越那边的有人说:“灵魂即人的身体,人死了灵魂毁灭,哪里有人身体死了灵魂还会存在的。”

    灵犀此时看向站在他们这边的人,此人名叫云岫岩,也是个青年才俊,他说:“无知才是人的身体,而有知却是人的灵魂,如屈原,人虽死,但神长存,才有了端午之节。”

    这人,倒也是个有才之人。

    公输越此时一笑:“屈原之才能得敬仰,是其身前所做得民心,而身前所做必定是身体而做,岂有灵魂脱离本身而去做事的,所以身体和魂魄不可分离。”

    灵犀此时看着他,笑的随意:“既然你说身体与魂魄不可分离,那么庄周梦蝶,襄王梦神女又作何解释?梦中之事全凭神思,若是身体处于休憩姿态,那么襄王是如何夜夜追寻神女的,那些不可思议的神思是哪里来的?”

    公输越:“梦中神思依靠的是身体,若是没有身体,何来神游?”

    灵犀淡笑,走到一士兵面前拔出剑潇洒砍下一旁树枝:“那我再比如,一把刀和这个木头,能砍下这树枝的是刀的锋利,若是换做一把绣刀是做不成的,所以这也同人的身体和灵魂一样,人的灵魂便是这锋利,它依托于刀,但是并不是靠刀,因为锋利一次不仅仅指刀才能做到。”

    她这一砍一说,已经让在场之人无不震惊了。

    整个草屋外,已然是舌尖战火硝烟。

    此时的茅屋里,老皇帝坐在里面,依靠着窗外薄纱看着外面。

    上官锦此时很紧张的站在一旁:“像吵架一样到底谁会赢?”

    皇帝此时眼中露着精光的笑着:“季花流很聪明,这个无神论本就没有一个确切答案,但他在争辩之余,还懂得威慑众人,”

    林致远在一旁:“臣早就看出,此人非比寻常。”

    皇帝笑着:“嗯----。”

    上官锦此时立马欢喜:“皇上这是在夸奖季兄吗?”

    皇帝回头看他:“锦儿,如是季花流他日得以做官,你可愿意到他身边扶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