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一百零二章:这是你的名字吗?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楚嶙峋眼中露出些许无奈的看着她,然后扶着她的要一提,让她整个人都坐到自己腿上:“月儿,本王想问你一件事。”

    被他如此暧昧的搂在怀中,灵犀眼睛闪过一丝的困惑,随后笑脸相迎:“殿下请问。”

    楚嶙峋眼眸中闪露着得意之色:“若是本王帮了你,你怎么报答呢!”

    她思量了一下,问:“殿下想要什么?”

    他望着她的眉眼笑笑:“一夜恩情与长相厮守你选一个。”

    灵犀立马瞪大了眼睛,有些躲避的后背僵硬,他这是在说什么?

    一夜恩情?长相厮守?

    他们之间,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这种关系,她心中恍惚,此时的大脑更是一片迷茫。

    这个自来传闻不近女色,冷的眼神都可以冻死人的冷血西北王,竟然会从他口中听到这些话。

    到底是他病了头脑不清醒,还是自己听错了。

    她的手掌不自觉的放上他的额头:“殿下没事吧!”

    他眼神一凛,拉下她的手:“你看本王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灵犀眉间踌躇的和他对视,看来,他是说真的了,她咬唇的在心中捣鼓了一圈,反问他:“那殿下想要我什么答案?”

    楚嶙峋凑到她耳边轻笑:“这就看你的了。”

    灵犀望着他此时扬起的唇角,似乎从没见过他如此温柔的笑意,仿若熏染了晨曦一般让人痴迷。

    此时的心变得狂热起来,甚至是燎原之火,她平静不了,也无法摒弃。

    这个答案,无论回答哪一个,都是身与心的沦陷,她无法替自己擅自做主,所以她闭了闭眼,摇头:“我还没想好。”

    听着她这个回答,楚嶙峋也并不恼,反而抱得她更紧的说:“好,等你想好了再同本王说。本王啊---不急。”

    天啊!灵犀此时欲哭无泪,神情更是恍然的侧头看向楚嶙峋,那冰冷面具下的脸此时是何神情,为何如此悸动着她的心?

    楚嶙峋笑笑,搂的她松了些的说:“月儿,你想要查墨舞霓裳里的谁,也不必自己亲自来,本王手下有一查消息的好手,名叫追风,我将他给你使好不好?”

    灵犀轻轻吐了一口气,别扭的说:“楚嶙峋,你这一下给我太多甜头,让我实在是惶恐,你的人还是留着你自己用吧!”

    他这突然的暧昧和不停的献殷勤,灵犀总觉得古怪,在不确定他目的之前,她怎么敢用他的人?

    “看来,你是不信我。”他叹息:“好吧!那等你信我之时,我再对你说这些吧!”

    灵犀觉得如此说话的姿势太奇怪,便拉开他的手移到一旁坐下,问:“既然殿下如此有诚意,那么除了方才我没能回答上的那个问题外,殿下可还需要我做什么?”

    “做什么?”楚嶙峋唇角噙笑:“是不是本王提什么条件,你都可以答应?”

    她赔笑:“只要不是让我难做之事都可以。”

    而此时,楚嶙峋的目光变得炙热起来:“会跳舞吗?”

    灵犀顿时一震,唇角笑意收敛,静静的摇头:“不会。”

    “那就学一只舞跳给本王看看吧!我想,这个应该不是难做之事吧!”

    她问:“殿下为何突然想看我跳舞?”

    他回答:“就是陡然间想到的,也并没有什么特意。”

    “好。”她目光里星辰一闪,笑着:“那我就学一支舞来跳给西北王看。”

    “嗯。”楚嶙峋笑若悬河的点头:“我等着。”

    -----------------------------

    这夜,灵犀独自坐在窗台处望着窗外,此时的天色极其暗沉,还下着蒙蒙小雨。

    她手里紧紧的握着那方楚嶙峋给她的天蚕丝手帕,那柔软细腻的纹路仿若人的皮肤一般,此时沁冷的仿佛楚嶙峋。

    他那样一个人,为何会来帮她?

    他的手里到底掌握了她多少的秘密尚且不知,明明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可是为何心里会生出一种熟悉的可靠感?

    连翘撑着青竹伞端着一碗蜜水进来,走到她坐着的窗边将托盘放在桌上:“小姐,不冷吗?”

    灵犀喃喃回答:“不冷。”

    连翘笑了,将那碗花蜜水递到她面前:“今日大公子给你带回了一罐花蜜,我在花蜜里化了药,再用露汁水一冲,闻着味道极好。”

    司徒九云给她的花蜜?

    灵犀坐回来抿了抿唇:“我今日都没给他做桂花羹。”

    “大公子说了,近日来军营事多,明日还要陪皇上上山打猎,这过冬了上上下下也该分一些野味尝尝。”

    灵犀一笑:“原来明日要去狩猎,看来明日要早起给他送行了,连翘,你早些叫我。”

    “好,所以小姐也早些睡吧!”

    她接过药碗喝下。

    连翘陪着她走到床边,笑说:“今日钟断肠问我,小姐是用什么身份去的风月评,我说了后,他倒是很好奇小姐为何用了季花流这个名字,我也不懂,小姐,这个名字有什么意义吗?我以前倒是没怎么注意,钟断肠一问后我也好奇了。”

    季花流------

    灵犀此时闭上眼睛躺下,手指放在脸颊下侧身而睡:“这个名字,就是个名字而已,没有意义。”

    连翘听后,无奈的抿抿唇,在了解她的人莫过于自己,既然她不想说,那么她也不会多问。

    晃晃梦境,寂寂不忘。

    江北淮河边上,黄沙遍地,这里经历了一场大旱,寸草不生,周围了无人烟。

    除了一些茅草屋外,十里之内除了黄沙找不到任何景物。

    “季花流---这是你的名字吗?”十岁红衣少女娇艳的凑到少年正在刻字的石头上,好奇的埋下头摸了摸石头上的字。

    少年面色寂冷,一身黑衣,看身量不足十五虽岁,更是戴了一顶黑色的纱帽将整张脸蒙的严严实实的,此时风沙在眼前不断的飞舞。

    少年看着眼前这个脸上白皙干净的美貌少女,一身红衣娇艳欲滴,仿若鲜花含苞在这沙地中。

    他冷声轻哼:“你是谁,为何在此!”

    “我叫月儿----嗯,我是陪我哥哥来的,刚好看到你在这里划石头就过来看看。”她蹲下,笑嘻嘻的望着他:“你是这里的人吗?我和哥哥从淮河下来后,就没见过当地的人,连路怎么走的也不知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