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九十九章:楚嶙峋可靠吗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上官锦此时跟着灵犀下楼后,便被饕餮楼外的宫女拉住,硬生生的将其带去了琉璃院。

    所以这小公子临行之前留下一话:“季兄,你切等我,我会去你府上寻你的。”

    天机茶楼里-----

    灵犀半笑着给刘飞羽倒了一杯茶,他接过后立马低头:“季兄,方才还未正式致谢,柳大人的那一题若非季兄提示,我一时还想不出屈原的那首卜居。”

    灵犀摇头:“我只是提点一下,刘兄诗才深广,只是一时没有想及而已。”

    “季兄今日之言满堂喝彩,想必那朝中一席必定有你,若是以后我也能入朝为官,还请季兄多多提及。”

    灵犀此时唇角淡笑:“咱互帮互助,说以后不定我还会麻烦刘兄?。”

    “只要他日季兄用得着,尽管说与我听。”

    灵犀举起杯盏,眉间轻柔笑意,风骨华华的一笑:“多谢。”

    看着她的神色,刘飞羽连忙点头,心中暗叹此人的神色自若有些高深莫测。

    离开天机茶楼后,灵犀赶忙回了房间换衣服。

    连翘此时也在换,却是不解的问:“小姐拉拢谁人不可,刘飞羽此人行为乖张小人一般。”

    “连翘,他小人之心正可用,若是他是如同公输越那般的君子,我倒是不敢结交了。”

    “为何?”

    换好衣服的灵犀此时坐在梳妆镜前,眉间尽是冷冽:“趋炎附势,真是他最大的用处,只要给他一点好处,他就会昏了头的帮你做事。”

    “原来是这样啊!”连翘走到她身后,替她梳妆的说:“今日风月评为何要改数年来的规则?”

    灵犀将一旁的面纱拿起,附在面上说:“只怕是为了皇帝还未颁发的新政吧!如今朝中大多老臣,缺乏新鲜血液,所以这新政才迟迟未能颁布,因为皇帝还没找到能推行新政的人选。”

    连翘无奈:“皇帝的新政,到底是什么呢?为何朝中人心惶惶的。”

    灵犀此时深吸了一口气:“怕是要等到查清五台山主谋后,我才敢确定。”

    通过地道回到相府,一切进展顺利。

    到了黄昏时分,便有季府之人从地道中暗自传来消息。

    今日的风月评所选十人,她入选了。

    而另外入选之人,自然是有公输越以及云岫岩,以及刘飞羽也在其内。

    令灵犀不解的是,此次名单中,竟然没有上官锦之名,先不说上官锦今日风月评上之言不算差的,但就他那身份,皇帝就算放水,那也得要给上官侯爷一个面子不是。

    也不知道皇帝打得什么算盘。

    此夜,灵犀大开着窗户,今夜的风极大,吹得院中枝叶乱颤,有些寂寂之意。

    尹青木出现之时,灵犀端着热茶坐在桌边,神情闲适的并不看他的问:“看来今夜是有新消息了。”

    尹青木此时落地后站在窗口,抱着剑冷然回答:“我与那个叫蘅落的交过手了。”

    灵犀顿时转头:“你怎么会与他交手?”

    “他也在暗中窥视柳府,自然就遇上了。”

    灵犀无奈的叹息,站起身走过去,手中的热茶雾霭了双眼,看着他好手好脚的回来:“你两的身手应该不想上下吧!”

    尹青木却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过了两招后,我直接说自己是你的人,他就放了我。”

    “----------”灵犀瞪大了眼睛,手中的杯子紧握的忍住心中的波动:“尹青木,你还真敢说!”

    尹青木眉眼奸笑着:“主子,多谢夸奖。”

    灵犀冷哼:“蘅落还跟你说了什么?”

    “他还说,若是主子想要知道什么,西北王哪里查了很多的线索,主子尽管去找他要。”少年面容苍白唇角勾笑,极度邪魅。

    找楚嶙峋要?

    灵犀如今是越来越不明白,这个西北王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如今既不阻止她,也不为难她,反倒是那日说了那些奇怪的话后打乱了她好不容易平复的心。

    “对了,今日蘅落对我说,裕王府送过一封密函来,明日正午西北王回亲自前往柳府,以看望柳少爷之名与柳蒙交谈一番。”

    “他不怕打草惊蛇吗?”

    青木说:“谁知道他是为查案而来?蘅落还说,西北王希望自己从柳府出来后,能与你去旧时去过的沉西亭见上一面。”

    他这次见面,又是想要说什么?

    灵犀此时深吸了一口气笑笑:“青木,你觉得楚嶙峋可靠吗?”

    “至少比我可靠得多。”

    他这话,顿时让她一笑,但瞬间收敛,她眉宇间便变得冷漠非常,厉声问:“是不是有朝一日你得已脱身,虽是都可以出卖我呢?”

    尹青木依旧苍白的笑着:“所以说,为了免得有一天我真的出卖了你,你该用一计就是还我自由,或许我会念着这份情远走天涯,不会透露你半个秘密。”

    灵犀目光里尽是冰凉的走到他眼前,举起茶杯目光目光灼烈的将茶杯抵到他唇上,抬起头语气似绵绵之语:“青木,你放心,除非姐姐有一日死了,否则绝不会还你自由。”

    他身后便是窗台退无可退,只得推开她嫌弃的说:“你说话就说话,别靠我这么近。”

    那苍白的脸色,此时有一丝红晕似有似无,她收起茶杯歪头看他:“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我能当你是弟弟就不错了,你还害什么羞。”

    “你!”他气急:“我告诉你,你要是继续留我在身边,后果自负。”

    她唇角一抽:“我可从不怕什么威胁。”说完,她抬手一仰,将茶杯里的水倒出窗外,一气呵成的将茶杯扔到了桌上,此时双手负在身后的说:“柳府你继续看着,情况你依旧的汇报,蘅落了解什么我们也必须了解什么,明白吗?”

    青木百无聊奈的回了句:“明白。”

    “好,你可以走了。”

    他听后,直接飞出窗外不见踪影。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