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九十八章:刑一恶而万民悦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此人回答的简短,但是却不卑不亢目光平和,沉着在胸的态度很是有气场。

    柳蒙听后,坐下在名册上用红墨勾下。

    复而又问:“你认为你此时站在这里,是追名逐利吗?请立即回答。”

    柳蒙的问题,刁钻刻意,极难回答。

    灵犀此时负手拿出腰间的折扇,打开扇了扇,缓解一下此时的不平静。

    而公输越此时依旧波澜不惊的回答:“菜根谭有言,宠利毋居人前,德业毋落人后,受享毋逾分外,修为毋减分中,追名逐利是身为大丈夫应有之举,但是休养品德亦是重要。”

    这样的回答,不逾越,也不敷衍,恰到好处。

    灵犀此时眉间清展淡笑,这个公输越,果真不负他的夙夜匪解,已然有了如此心得。

    柳蒙的问题个个不好应对,能恰如其好的回答出来少有人在,朱雀方整个问完也不过公输越与另一位叫云岫岩的人能过关。

    紧接着的玄武方,前面几人皆是支支吾吾极是忐忑的回答完问题后,便轮到了刘飞羽。

    他此时非常有自信的望着楼下的柳蒙:“柳大人,江州刘飞羽已然准备好了,请柳大人问。”

    柳蒙看着他,拿起桌上的一把咫尺:“你便解释一下这为何物吧!”

    刘飞羽一怔,顿时皱眉,这不问他问题拿一把尺子出来是为何意,心里暗自想着,前面几个皆是有根据的回答问题,怎么到他这里就如此玄乎,这个柳蒙,岂不是故意针对他?

    他为难之际,灵犀坐在桌边,唇角一弯,指尖沾了水的在桌上写下两个字:卜居。

    她轻咳一声,引起了刘飞羽低头一看后,恍然明白了的拱手以礼:“回大人,手上乃尺,而尺上有寸,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就好比人各有长处和短处,不应求全责备,应扬长避短才是,若是将咫尺比作时光,那尺波易流,寸阴难保,且该珍惜岁月。”

    柳蒙一听,唇角淡笑的点头,将其名字勾下:“柳少爷请坐。”

    刘飞羽暗自舒口气的坐下,顿时看向灵犀,目光充满感激的一笑。

    灵犀看了他一眼后,此时的回答问题的该是她了。

    而柳蒙此时看着他,一个年级不大的青年,相貌堂堂身姿纤瘦:“你就是季花流,听闻你是个江北侠士,为何想到此处来做官的呢?”

    灵犀行礼抬头,唇角噙笑:“季某如今虽是个江北侠士,但曾经吴国未灭之前,祖上也是吴国的文臣,虽家境中落,但也不甘于只做个侠士。“

    柳蒙眉间一动:“吴国文臣,二十年前的天下第一文豪季光之是你的谁?”

    灵犀笑着回答:“乃草民之父。”

    柳蒙此时轻叹:“那可不单单是一个文臣啊,吴国宰相之名,可谓是世人皆知的,怪不得你的字写的比我还好。”

    灵犀眉宇间依旧恭敬的摇头:“柳大人,这不敢当。”

    “当年吴国自亡,先帝爷多次派人找寻你父亲踪影,却都无功而返,没想到你今日出现在了饕餮楼。”

    “父亲在吴国亡后便重病不起,十七年前便已然不在人世了。”

    柳蒙听后,顿时眼中流露出失望:“我对你的父亲很是敬仰,他的治国文献我每一本都翻看不下百遍,若有机会,我可与你一同去拜祭你父亲。”

    灵犀垂眉回道:“父亲在天之灵定会欣喜。”

    柳蒙叹息了一下:“你父亲文采惊人,想必你也不差,我且问你,若田间有害草,该当如何?”

    灵犀想了一下,折扇轻扇,回答:“回大人,除一害而众苗成,虽需下田除害而秽其身,但能得禾苗生长无患,亦是值得,因除患无至,易于救患,除害在与敢断,也恰如德众在于下人。”

    柳蒙此时看着他,目光灼然:“若将害草比喻恶人呢?”

    灵犀声音穿透的回答:“刑一恶而万民悦。”

    一语毕,顿时整个饕餮楼沉默了片刻后,随后便纷纷传来赞许声。

    柳蒙此时看着,眼中微动的点头而笑:“答案甚好,请坐。”

    灵犀收起扇子坐下,连翘在一旁连忙给她倒了一杯水,仿佛自己终于解脱一般的舒了一口气:“终于完了。”

    灵犀端起茶杯笑着,对刘飞羽回之一礼。

    而此时倒了上官锦之时,他站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柳大人,我虽读过书,但是只是为了认字,祖父从小说我文不行武不能,所以等会你的问题我不一定能回答上来。”

    这孩子,真是太直接了,所以直接将众人惊得目瞪口呆,到这里来的人竟然敢说出这番话。

    不过灵犀倒是觉得,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倒不足为奇了。

    柳蒙此时笑笑:“上官小公子,那我可就要出题了。”

    上官锦此时点头行礼:“大人请。”

    柳蒙说:“请小公子回答,何为戒?”

    上官锦此时眼角一眨,顿时笑了:“戒?我祖父说了常说,戒暴怒以养其性。少思虑以养其神,所以我平日里就算再不上进,我祖父也不会生气骂我,只会教导我。”

    柳蒙听完这个答案,眼中不喜不忧:“那小公子觉得上官侯爷做的对否?”

    上官锦说:“祖父说的自然是对的。”

    “我方才看小公子所写小人君子之论,大多是洒脱之言,为何?”

    “今日不知明日事,哪有功夫理是非,管他小人君子,只要没有招惹我,我也理得离他们。”

    灵犀听完上官锦这一说,倒是有几分意思,一个世家公子能有如此超俗之言倒也难得。

    更何况他心思单纯不骄不奢,举止也是有礼妥当,若能如朝为官,必定也是踏实做事,且不会拉帮结派。

    柳蒙此时让他坐下,不再有其余动作的便往下问去了。

    而后有几人回答不出,一痛问下后,柳蒙时不时的圈一下。

    一席问完,柳蒙此时端着名册微妙笑意,看着众人:”各位已然将塌下之处上报,所以此次风月评便已结尾,请众位才子相公先行回住处,若是入选,下官会差人带上信物,三日后便可进行下一轮之试。”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