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七十八章:广袖凌波舞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灵犀此时心中一根弦在颤动,文一通在晋国住的时间不长,但是对于他的一些生活习性她也是了如指掌的。

    他怕冷,所以一道冬天,姬月会将自己宫中的银炭也送到他的院子里,还会命人一日不间断的替他添置火炉。

    他怕黑,他便让人在他屋中镶嵌夜明珠,屋中的烛蜡在白天也不会熄灭。

    姬月平日里得了什么好东西也都要先送到他院子里让他看,喜欢了就留下,不喜欢了就退回来。

    晋国不可一世的小公主,何时对别人有这般待遇了,也恰好是文一通这样风华绝代的人,才能配得上所有奢侈。

    文柳将他们带进屋子后,打开火折:“这就是一通他住的屋子,命人将光线全部挡住,屋中始终不肯放一只蜡烛。”

    屋中陈设极其简陋,除了一张桌子一张床,便只剩了一个普通的画架和干涸的笔墨。

    “这两年,他平日里就呆在屋子里,也就在一年前才会到附近山上走走,一去就是一天。”文柳此时作为一个老父亲,心疼的指着那张只有一床薄被的说:“就连被子,也不让我替他多加,加一床他扔一床,不管天气多寒冷,就算冻病了也就盖着这张薄被。”

    灵犀看着,身子颤抖的闭了闭眼。

    司徒九云此时更多的是惊讶:“一通他-----为何要这样对自己?”

    文柳无奈的苦笑:“自从晋国被灭后,他连死都不怕了,还怕受这些苦吗?”

    灵犀此时转过身,看着那边桌上的一个普通茶壶,假意走过去看着,悄然拭去了眼角的一滴泪。

    司徒九云此时同样惆怅,虽然对于文一通他们之间没有过多交际,但是对于这个天才一般的画师也是敬仰之心的。

    文柳苦笑的看着这个房间:“他这两年过的并不随顺,甚至是带着仇恨活着的,你说我这个做父亲的怎么放心他进宫?”

    司徒九云此时皱眉,晋国是楚绝尘假借和亲的名义灭的,这也是当今皇上所授意的,若是文一通真的对息国灭亡一事耿耿于怀,那他此行进宫的目的是什么?

    可是此时文柳这般模样,他也不得不先安慰:“世叔,凡是往好的方向想,万一一通他释怀了从前,决定从新开始?”

    灵犀此时转过身,对着他满是笑意的说:“文大叔,你不要担心,一通哥哥绝对不会做让你担心的事的。”

    文柳看着小姑娘坚定的眼神,无奈的一笑。

    恰好此时前面奴仆跑来:“文师父,下场准备开始了。”

    文柳此时敛了敛眉眼,转而理了理衣袖的说:“好,知道了。”

    司徒九云此时说:“世叔,我们陪你去前面吧,刚好这次和犀儿来就是听书的。”

    文柳叹息的走过去拉住他往外走,又看了灵犀一眼:“我这一生就这一个儿子,你们两个一个能虽是见他,一个有身居要职,一定要替老夫好好看着他。”

    司徒九云点头:“世叔,你放心。”

    灵犀此时在身后走着,直到走到前厅坐下,她才问:“哥,你觉得文大叔的担心是多余的吗?”

    司徒九云此时眼中也叹息:“我不知道,但是成绩也听闻过一通和那晋国小公主的事,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突然不见了,他会消沉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他那样云淡风轻的高雅人物,想必也不该是仇恨满腹的。”

    灵犀此时唇角一动,淡笑:“哥,我听说,两年前安庆王灭晋国之时,哥哥才当上禁军统领,本该是要一起去晋国假意和亲的,可是哥哥最后没去。”

    司徒九云此时看了她一眼,说:“你听谁说的?”

    灵犀从他的眼中看出了怀疑,便从容的笑着:“从前再西北军营的时候,那里有几个爱八卦的士兵。”

    司徒九云此时有些许叹息的转过头去,看着台上的文柳滔滔不绝的说着穆桂英挂帅的故事,眼中却早已闪过了许多繁杂。

    “当年之事,其实是父亲让我辞掉皇上的旨意的。”

    灵犀一愣:“为什么?安庆王当年身为暂定的储君太子,身负重责前往的晋国,若是真的能以假和亲灭掉晋国扩大楚国山河,应该是大功一件的啊!父亲为何让你不去?”

    司徒九云此时目光转向她:“犀儿,那你知道文世叔为何辞官吗?两年前他身为朝中右相与父亲平起平坐,他又为何放弃权势甘愿来做一个不起眼的说书先生?”

    灵犀此时目光柄然:“为何?”

    “因为我们从心里都觉得,这是大不为的事。”司徒九云此时苦笑的垂眉:“晋国未亡之前我们楚国依附于它,百姓同样衣食无忧国土依旧稳固,强于我们的晋国都没有灭楚国的心,为何我们要先造反?”

    灵犀此时强壮镇定的说:“所以,哥哥也选择不去,文大叔也因此辞官了。”

    司徒九云觉得无奈的说:“或许这话被皇上听见了是违心的话,可是这世间道理本就如此,反咬一口,不是君临天下之道。”

    “那么安庆王?”灵犀眼中默然的说:“他现在是真正的储君了,那日我被晏小侯爷欺负,我还看见他出来解围。”

    “安庆王------”司徒九云叹息:“他这两年来政绩斐然深得皇上宠爱,将来登大位的必定就是他了。”

    灵犀看着他眼中此时的无奈:“哥哥不喜欢他吗?”

    司徒九云无奈:“他是主我是臣,只有听命的份吗,谈什么喜欢不喜欢。”

    她顿时凑到他耳边悄声的说:“可我知道小侯爷不喜欢他。”

    司徒九云看着她,懵然而笑:“晏今朝那小子,最讨厌的就是辜负女孩子痴心一片的男人了,安庆王当年欺骗那晋国小公主,他可是至今都咬牙切齿啊!”

    灵犀却无奈一笑:“他自己就是个花心的世家子弟,干嘛还嫌弃别人!”

    司徒九云此时咂舌的眉眼如玉:“你不知道,他那小子对那晋国第一美人的小公主可是神往已久的,听闻那小公主是普天之下唯一一个能跳广袖凌波舞的女子,他这小子没别的爱好,就爱看美人跳舞,那墨舞霓裳的长思便因为舞跳的好才深得他心的,所以安庆王将让小公主死香消玉殒后,他能不生气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