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六十九章:揭穿假象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钟断肠拿出腰间一壶酒喝了一口喷出,待烟雾散去后,他满意的回头一笑:“相爷大哥,你过来看看,咱家这东南西北都住着谁啊,看着模样,都被邪祟入侵了啊!”

    司徒朗连忙上去一看,烟雾散尽后,那桌上的蜡烛尽数熄灭,而蜡烛上皆是如污泥淋上的一般恶心。

    司徒朗这是回头看着那法师,带着怒气:“这是怎么回事!”

    那法师此时面色铁青的紧盯着钟断肠:“这家伙使诈。”

    钟断肠扔开桃木剑,而是将自己腰间的剑拔出指着他:“法师,我方才在你身上借了一样东西,这法事才成的。”

    法师看着他语气不善:“你借了什么!”

    钟断肠说完,笑着挥动着剑身几下,之间剑气凛然的在法师面前拂过,而后,法师那一身道袍便瞬间炸开。

    整个衣服除了里衣都落到了地上,而此时地上的衣服里,发现了一包小粉末。

    钟断肠在他还在错愕种种时,上去将粉末拿起:“法师我刚才借的就是这东西。”

    “你--你---你-----”

    司徒朗此时问:“这是什么?”

    钟断肠笑了一笑,从怀中拿出一把火折子,拿起粉末抓出一把再次一扬,有瞬间出现了大片火光和烟雾。

    钟断肠说:“这种粉末叫做白磷,那些个江湖骗子行走江湖靠的就是这个来骗钱。”

    司徒朗此时面色一震:“二弟的意思是------”

    钟断肠笑了:“相爷大哥说的没错。”然后他走到烛台边,指着蜡烛说道:“这蜡烛也是动过手脚的,火一烧再遇上点酒水,就变成黑乎乎的恶心之物,这就是法师所说的邪祟!”

    钟断肠说完,回头看着那面色极度黑青的法师,无奈的说:“江湖技术太差,你怎么混的,没有点神本事你怎么骗人?”

    金牡丹和司徒绣此时的面色同样不好,却都不敢多说什么。

    而司徒青天此时看着这骗人的法师:“没想到,竟然会有人骗到老夫身上!”

    钟断肠此时来了兴致的举着剑走到法师面前:“来本大师教你几招,要想骗到人啊,别再用那些老土的招式了,像这样的学一学。”

    他说完,手里的剑一把塞进自己手掌里变得没有,然后手掌张开剑又变出来了,突然又将剑吞进了自己肚子,然后又给吐出来,惊呆了所有人。

    展现完了自己的技能后,钟断肠得意而笑:“看到没,没点让人信服的招数,就别出来丢人现眼。”

    那法师此时浑身无力的坐到了地上,一副快哭了的模样。

    金牡丹紧咬着牙,心中想出一计的顿时愤怒指着法师:“你竟敢骗我说你是得道高人,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岂容的你来这里放肆。”

    那法师此时闭了闭眼,摇头的垂下眉头,一言不发。

    灵犀看着,这个法师到了现在也不肯说话,与金牡丹的关系看来不止是雇主与骗客的关系。

    司徒朗此时叫来了家丁:“将此人绑了,交给官府。”

    法师顿时大哭嚎叫:“相爷,相爷,小的知道错了,小的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出来骗人啊!”

    司徒朗说:“假借青玉道观的名声,污蔑青玉道观声誉,相府不容你,道家也不会容你。”

    “小的没有假冒青玉弟子,小的的的确确是青玉观的人吗,就是入观不久道行尚欠,但是因为没钱所以才想着走这种偏门挣钱的,若不是生活所迫,小的也不会走这种歪门邪道的。”

    金牡丹此时也劝道:“老爷,念在此人尚未犯大错,别报官了。”

    司徒朗听着金牡丹的请求后,有些心软的看向了自己父亲:“爹,你看怎么办?”

    司徒青天此时冷声说:“不报官也可以,你写一封书信给青玉观的观长,让他将这个心思不正的人撵出了也罢了。”

    那法师立马叩头:“多谢太师,多谢太师。”

    司徒青天此时看向灵犀:”犀儿,你放心,你救过爷爷一命,所以在这个府里,爷爷绝不会让你受半点伤害。”

    心里的那根线仿佛无端的开始震动了,灵犀此时看着司徒青天那张苍老的脸,不觉唇角而笑:“爷爷,我知道了。”

    司徒朗很快将信函写好,交给了两个家丁,让他们押着假法师去了青玉观。

    “好了,散了吧!”司徒青天说完,便看了金牡丹一眼,甩手离开了。

    司徒朗此时对金牡丹说:“以后别再做这些让父亲生气的事了。”

    金牡丹委屈的点头:“老爷,妾身知道了。”

    司徒绣不甘心的冷哼了一身,转身回了自己院子。

    司徒朗又转头对着灵犀:“犀儿,这一早起来肯定没有休息好,快回去歇着去吧!”

    灵犀点头,和钟断肠一起转身回了院子。

    在回去的路上,灵犀问:“今日一大早连翘就看着二叔出府了,没想到二叔那么及时的就出现了。”

    “本来我是不担心的,因为有老爷子在府上那女人也不敢对你做什么,但是九云那小子今天要去军营,硬是将我从外面拉回来守着。”

    灵犀面色淡笑的说:“司徒九云让你回来的?”

    “可不。”钟断肠看向灵犀,拿着酒壶摇了摇:“二叔酒壶空了,出去打酒去拉!”

    “二叔慢走。”

    回到房间里,连翘面色带着质问的说:“小姐方才那是干什么!要是老爷子不说话,那七鞭子真打上来了怎么办!”

    灵犀看着她真的在生气,连忙拉住她:“连翘姐姐,你觉得我这么傻吗?”

    “那你刚才----”

    “我怎么可能让那鞭子打在身上,我让那假法师动手,其实也为了想证明给司徒青天和司徒朗看,身为司徒家的人为了家人的安危情愿牺牲,这不就能感动他们了吗?再者,我身上有伤,在那鞭子打下来之前瞬间晕倒,他们只会着急不会觉得我是装的,我想取的他们的信任和心疼,那句话必须得说。”

    连翘听后,叹息:“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小姐你当时昏了头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