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六十八章:捣乱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司徒绣也说:“爹,娘说的是啊,只要七鞭子下去,姐姐就永远是姐姐,相府也不会有事的。”

    司徒朗还是犹豫,可是这邪灵一事他又不得不信,所以他看着灵犀:“犀儿,你才受过伤,挨得住吗?”

    灵犀看着他,这个法师明摆着是串通好了金牡丹一起来整她的了。

    可是现在这个情形,自己要是说不那才有问题吧!

    就算她知道这法师用的什么招数,那揭开阴招的人也一定不能是她,在司徒青天和司徒朗面前,决不能如此聪明。

    心中存着一丝固执。她心下一横:“好,那就让法师打我七鞭子。”

    连翘此时眼中一聚,她本就知道这个法师有问题,这法师到时必定是使劲力气的打,这么粗的鞭子搭在人身上,别说七鞭子,一鞭子也挨不住啊!

    “小姐!”连翘此时拉住她,极力的摇头。

    灵犀拍了拍她的手:“没事,不就七鞭子吗?只要能让相府平安,一百鞭子我也挨得。”

    司徒朗此时双眼一闭,痛心的不敢再看灵犀一眼。

    而此时,金牡丹和司徒绣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藏不住的暗喜。

    那法师将鞭子拿起,随时准备动手了。

    却在这时,这个府上一直没有说话的人却说话了:“这个府上,还有老夫说话的份吗?”

    这声音的穿透力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的转头望去。

    老爷子神色淡淡的放下手中的茶杯,面容里透着深不可测的看着那法师手里的鞭子:“老夫我活了七十多年,还第一次听说邪祟附体要用鞭子打出来的。”

    金牡丹此时走上前说:“爹,法师这不是普通的鞭子!”

    “你闭嘴!”司徒青天顿时恼怒的看着她:“我从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如此的会排挤人?灵犀回来才多久,你就如此行径,真是令老夫寒心!”

    司徒绣此时紧忙上前:“爷爷,你这是怎么了?”

    司徒青天看着她:“绣儿,你往后可别和你母亲学。”

    司徒朗此时愣神的看着,他这老父亲可许久没有发过这么大火了。

    “爹,你老这是为何?”

    老爷子此时叹息的看向灵犀,唇角微笑:“爷爷虽然老了,但是心里却不糊涂,犀儿是怎样的孩子,老夫心里是明白的,什么邪祟俯身,老夫不信。”司徒青天走到灵犀跟前,看着她:“犀儿,这鞭子决不能挨。”

    灵犀心间一动,恍然觉得眼前这个老头子就是她的爷爷,她眼中的关心和爱护让她瞬间迷离。

    本就是演戏而已,怎么偏偏自己还动情了?

    “爷爷就不怕我身上有邪祟会危害相府吗?”

    司徒青天此时笑着摇头,看向司徒朗:“老夫也是个信佛的人,什么样的邪祟能逃得过佛祖的眼睛,朗儿,再去请一佛寺的高僧来府里,老夫倒要看看这个邪祟有多厉害。”

    金牡丹此时面色复杂的说:“爹,你何必如此?牡丹请的这个法师可是青玉道观的。”

    司徒青天此时很是不屑:“只怕这个道观里的法师功夫还不到家,祛除一个区区邪祟,竟然用的到在人身上打鞭子,拿着到底是想打死人?还是要打死邪祟”

    那法师此时面色难堪的白了脸,手里将鞭子收起来:“太师和相爷是信不过我们青玉道观的人?”

    司徒朗眼看着自己父亲都站出来了,而自己也不希望那七鞭子打在灵犀身上,所以便点头:“牡丹,将法式做法事的钱给算了,我再让人去请白虎寺庙的伽罗方丈。”

    金牡丹摇头,和那法师对视了一眼后,她无奈的点头。

    那法师此时很是生气的甩袖,一副只得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府。

    而就在此时,金牡丹拿出一袋金子,正准备交给法师时,钟断肠突然跳了出来一把将金子拿到手里。

    就钱袋子里的数了数:“啧啧啧,救他那么比划几下,就要一百两黄金啊!”

    司徒朗此时看向金牡丹:“这么贵?”

    金牡丹没想到钟断肠会跑来数钱,脸色愤怒的瞪了他一眼后,将钱袋子拿过来说:“青云道观一向如此收费。”

    钟断肠此时叹息的摇头,走到灵台边上看着上面的桃木剑说:“早知道这生意这么好做,那么这场法事该我来啊!这道德经我会念,这比划几下我也会啊!”

    金牡丹看着他,走上前怒斥的说:“钟断肠你捣什么乱,还不快滚开,别惊扰了法师。”

    钟断肠此时依旧拿着剑,看着上面的蜡烛还燃着,便笑着推开金牡丹:“二夫人,你别着急啊!”

    灵犀此时抱臂看向了连翘,连翘一副开心的笑着,就等着钟断肠的好戏。

    本来以为他今日一早出门去喝酒不会回来了,没想到竟然一直在暗处看着这里。

    灵犀感叹,这个二叔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钟断肠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注视下,一步步走到那法师的面前,围着那法师走了一圈后邪魅一笑:“法师,你刚才是怎么做法的呢?要不我也给你做一次吧!”

    那法师面色不屑:“你乃区区凡人,未经过常年修为,如何会做法?”

    钟断肠面容掬月的好看一笑,挑了一下自己额角的发丝,然后走向那灵台边说:“方才法师是说东南角有邪祟,所以东南角的蜡烛灭了,然后蜡烛上又多了这么个像锅底灰的东西吧!”

    那法师依旧镇定的握着双手:“邪祟所带的肮脏之物,你懂什么?”

    “是是是。”钟断肠此时转头,看着司徒老爷子:“太师,你老可睁大眼睛看好了。”

    他说完,便潇洒的挥动着桃木剑,嘴里却念叨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姑娘啊姑娘,美啊美啊美啊!”

    那法师此时顿时大怒指着:“你在胡说什么,这可是供奉着太上老君的灵台。”

    而钟断肠依旧自说自话的笑着,比划完后,手指白粉一撒,透过火光顿时变得烟雾缭绕,和方才那个法师做法时的情形一模一样。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