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六十六章:凤羽密令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此时,皇帝独自走向金殿龙座之上,沉吟片刻后,眼中昏暗不明的手指轻敲着龙座把手。

    随后,他闭了闭眼,传令太监:“来人,备笔墨。”

    元乾皇帝的贴身太监崔如走进来。

    很快,桌上笔墨纸砚已然备好,皇帝提笔,郑重的写下几句话后,拿来凤羽青铜卷轴,将写好的纸放入其中递到崔如手上:“你亲自送到无字府,切记,别被人发现。”

    崔如接到卷轴后垂眉点头:“是,陛下。”

    崔如带着皇令,穿着一身便衣坐在轿撵之中出了宫,在皇城街道绕了一圈以后,才进入无字府。

    此时的府中,楚嶙峋一身淡墨衣衫独坐在亭中,手中一本‘吴子兵书’静静翻阅着。

    崔如并未经过通传的直接进入亭中,远远看着那样一道惊华翩然的身影,仿佛像是看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个女子一般。

    一样是不喜不燥如冰雪之姿,绝世独立之处恍然若仙境一般。

    崔如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那张脸上的面具,这张面具,一戴便是十多年啊!

    蘅落此时藏在暗处并不敢上去打扰。

    崔如是皇帝身边的人,这个人只要一出现,他的主子必定是不想任何人去打扰的。

    楚嶙峋感觉到有人来时,目光从书上移开,波澜不惊的看向来人。

    崔如四十来岁,是元乾皇帝自幼时便带在身边的大太监。

    崔如此时含笑恭敬的走到亭子外,拱手行礼:“奴才见过西北王殿下。”

    楚嶙峋稳坐不动的唇角讥讽而笑:“崔公公此来为何?”

    张如丝毫不为他的冷淡所扰:“是来传陛下之令的。”

    楚嶙峋听后,握着书的指尖一顿,微风吹动衣袖轻拂,目光微寒的转向张如那张有些发福的面孔。

    “父皇下的令,给本王的?”

    崔如笑着点头,将卷轴从袖中拿出递到楚嶙峋的桌上:“殿下请看。”

    楚嶙峋看着这卷轴,这是凤羽密令,楚国最高机密的信函。

    他缓缓放下手中的书,兀自冷冽而笑的将卷轴拿起,打开机关取出里面的信函。

    展开书信后,他不动声色的看完,目光更冷的看向了张崔。

    崔如此时从容自若的垂眉:“陛下是想让殿下秘密查一查五台山司徒太师行刺一事。”

    楚嶙峋眸间清冷:“查案吗?”

    崔如此时弯腰说:“殿下没有诏令便从西北回了上京城,如今皇上既然让殿下暗查这件事,想必是同意殿下留在皇城的。”

    楚嶙峋扫了他一眼,神色未变的复有拿起书籍看着,不再说话。

    崔如静静站着,少许以后,他说:“那奴才先行告退了。”

    楚嶙峋在他转身那刻,问:“崔公公难道不想知道他的消息吗?”

    崔如脚下一顿,缓缓转身:“他跟着殿下,奴才不必想也知道他过的很好。”

    楚嶙峋此时神色漠然的转头:“本王来皇城之时,他托我带一句话给崔公公,让公公可千万别死在他的前头。”

    崔如听后,兀自笑了:“奴才知道了。”

    崔如离开无字府后,蘅落从亭子上落下,转进亭中看着此时楚嶙峋的神色。

    不笑不怒么,似乎什么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的看着兵书。

    蘅落走过去:“殿下,皇上为何传这道密令。”

    楚嶙峋唇角勾起冷冽讥笑:“放眼整个朝堂,能完全处在权力之外,且不受大王爷和安庆王干扰的人,也只有本王了。”

    蘅落此时惊愕:“难道,五台山刺杀与那两位王爷有关?”

    楚嶙峋看了他一眼:“多问无益。”

    蘅落适时的捂唇,可是心里还是不解的谄媚而笑,他走到楚嶙峋面前,指着方才崔如离开的方向:“崔大爷的弟弟这么多年过去,还能在皇上面前春风得意,真是混的不错啊!”

    楚嶙峋回他一句:“如你这般若是在父皇面前,恐怕活不过三日。”

    蘅落撇唇笑着:“我才不要进宫。”

    楚嶙峋此时收回书,起身朝着院外走去。

    “殿下去哪里?”

    “过来。”楚嶙峋说完,走到无字符一处防止兵器的地方,拿起一把剑看着跟来的蘅落:“陪本王练练。”

    蘅落听后,立马欣喜而笑的点头,拔出剑做了好几个动作才摆好姿势。

    楚嶙峋看着他这些花架子,冷冽不语的身姿潇洒的举起剑,顿时,整个练武场剑气风扬。

    第二日--------------

    相府。

    金牡丹一大早便来势汹汹的请好了法师,在丞相府大厅外摆好了灵坛。

    此时,司徒家众人皆是出来坐在灵坛后面看着这法师念咒施法。

    金牡丹此时看着司徒朗:“老爷,家里做做法事驱驱邪也是好的。”

    司徒朗皱眉的说:“灵犀她绝不是灾星,你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金牡丹此时笑说:“妾身也没有认同灵犀便是邪祟,但是让法师做法将污浊之物驱逐出府也是好的。”

    司徒朗此时叹息:“爹刚回来就搞这么大动静,也不让爹好好休息一下。”

    司徒青天此时面色略沉的说:“牡丹既然算命说府上有灾星,那么老夫倒也想看看这灾星是何方神圣,也好让府上没有流言,免得犀儿多心。”

    司徒绣此时在一旁乖巧的说:“爷爷,绣儿可担心你了,要是等会法师找出了灾星,绣儿一定不会放过他。”

    司徒青天无奈的点头笑着,看着此时身后的灵犀一眼。

    这丫头像是没事一样的还在吃着点心,一副事不关己高挂起的模样,司徒青天见此不觉而笑。

    此时的钟断肠没有过来坐着,但是却站在不远处的树后静静的抱臂看着。

    这一身玄衣道袍的法师年过半百,但是头发和胡须皆是银白色的,看上去像一个得道高人一般。

    只见这他站在灵坛前,拿出桃木剑边比划着便闭着眼念着咒语,看起来神秘又不敢冒犯的摸样。

    只见着他口中念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天下之神莫不归火,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念着念着,喝下一口酒吐在了桃木剑上。

    灵犀依旧吃着点心,暗叹着:这个法师是打算将道德经都念一遍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