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五十九章:雪蚕手帕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灵犀懵然挑眉而笑,猜测着他意味的同时手指也在轻打盘算着,最终还是站起走过去,提裙蹲在了他弓起的那只脚的面前。

    楚嶙峋姿势未变的身子前倾的望着她,目光里似笑非笑的,难以寻味。

    灵犀被他这样看着,笑容渐渐无奈:“殿下在看什么?”

    楚嶙峋依旧这般看着她,过了一会后,唇间吐露出两个字:“疼吗?”

    她眉间一动,但随即反应过来的看向自己的手臂,那紫色布条侵染出来的深色依旧有些水色。

    她回答:“还好。”

    楚嶙峋此时唇间缓缓淡笑的伸出手指搭在她的衣领间:“不要动。”

    灵犀眉目清明的看着他,目光里钟灵毓秀的默然,点头。

    楚嶙峋见她同意后,另一只修长的指尖挑开了她腰间的细带,系绳一落,衣衫皆松。

    他将绑在她手臂上的黑绸布解开,里面依旧又淡淡新鲜血迹流出。

    此时的她深吸了一口气,目光里不再那般无谓的紧盯着他此时的手指。

    衣领处的衣服被拉开,脖子、锁骨、肩骨渐渐露出,一片大好春光无限涟漪,白皙细腻的肌肤散发着如玉的光泽。

    而她锁骨下,一方楚嶙峋印赫然张示着。

    楚嶙峋看了一眼,眉宇间清动的勾起一抹并不会被看到的笑意。

    这个印记一旦接触了皮肤,那必然是会跟随一辈子的,除非忍痛剥皮才能将这印记割掉。

    一片凉意袭来,灵犀不觉倒抽了一口凉气,怔怔的看着他眼中复杂。

    楚嶙峋很快神色自若的一件件脱下她的外衣,再到里衣,最终,她的整个上半身只剩了一件红色肚兜,肚兜上绣着白色的安祖花,妖娆美艳。

    这样一副身骨,玲珑如玉,暄洁如霜雪,长发挽月的模样勾人心弦。

    她此时面上虽是镇定,但是那脸颊的红意都透到了耳根低下,灼热滚烫。

    到底是没有在男人面前如此过,不管她此时的心再凉薄,也摆脱不了她不过是个待字闺中的姑娘家而已。

    幽香的肌肤透着撩人的醉意,楚嶙峋将她的上衣褪到那伤口的臂弯下时,兀自默然的闭了闭眼。

    那伤口不深不浅,却也见了肉,但此时因为没有上过药,所以伤口处红肿一片,浸出的血迹早已干涸在伤口周围。

    楚嶙峋用衣袖轻轻擦拭着她伤口处的干涸血迹。

    灵犀看着,忍着痛意的问:“殿下不是最怕脏的吗?”

    楚嶙峋漠然:“你听谁说的!”

    她淡笑:“晏小侯爷和我哥都提过,殿下有洁癖。”

    楚嶙峋轻声一哼,默不作声的继续替她清理着伤口。

    她此时眉间苦笑的说:“殿下不必麻烦了,此时不能上药,根本无需清理。”

    他没有说话,将那些血迹大都擦干净以后,看了她此时红的如同柿子一般的脸颊,兀自敛眉暗笑着。

    然后他手指伸到怀中,竟然拿出了一方手帕。

    手帕轻如蝉翼,若非上色是并非洁白的,还难以看出这是一张四方的手绢,手绢是透明般的素色,淡紫色的晕染如同烟雾一般缭绕在上面。

    灵犀惊愕的看着他:“这是雪蚕丝所织出来手帕!”

    那雪蚕乃是极寒雪山之地才有,在中原之地根本无迹可寻,而雪蚕只要离开雪山便会立刻死亡,所吐之丝更是肉眼难寻,所以将这种雪蚕丝织成一方手帕,该是要集齐多少能工巧匠啊!

    楚嶙峋此时说了一句:“本王可并未做什么,你这模样倒像是本王非礼了你。”

    灵犀唇角微动,脸依旧很红的垂眉。

    楚嶙峋将手帕叠放好,平整的防止伤口上,又撕了自己的衣角缠上,让整个手帕都能紧贴着伤口。

    本已经肿胀的伤口此时因为这雪蚕丝手帕而渐渐冰凉舒适起来,转而连伤口的疼痛也没有了。

    这雪蚕丝是罕见之物,曾有记载是治伤之物,曾有南国高祖患有疾病,腿部腐烂生蛆,使者千里寻得雪蚕吐出的丝带回放置腿部,数日后,便疾病根除长出了新肉。

    南国高祖感念雪蚕之恩,本想亲入雪山寻找雪蚕将其带回奉养,结果翻遍了整座雪山也难得踪迹。

    这雪蚕丝有治伤奇效,只可惜雪蚕可遇而不可得,能得这么多丝织成一方手帕,怕是不容易吧!

    伤口包扎好,楚嶙峋不动声色的替她将衣服给拉好,波澜不惊的回到之前的坐姿:“若你等会想要道谢,那就不必了。”

    灵犀摸了摸被包扎好了的手臂,此时哪里清凉一片,丝毫未觉是受过伤的地方。

    她此时抿了抿唇,抬头看着他,眼中异样的问:“这手帕,不会是殿下的吧!”

    楚嶙峋回答:“确实不是。”

    “凭着直觉,我觉得是一个女人给殿下的。”她毫不客气的说出来,目光里有旁人看不到的意味。

    楚嶙峋唇角顿时讥讽而笑:“是又如何?”

    心中咯噔一声,灵犀顿时哑口无言的看着他此时的目光,他面容上的冷,终究浸染到了她的心上。

    失神了一瞬后,灵犀低头浅笑,唇间却紧咬着。

    那心口的悸动落寞到底是什么?她不想去深究,怕自己一旦摊开心事寻根问底后,会万劫不复的。

    低头沉默了一会后,她再次抬头,看着楚嶙峋探索的目光,兀自悠然而笑:“等获救后回府,手帕我会清洗干净的,然后完完整整的还给西北王殿下。”

    “嗯。”楚嶙峋回答后,朝着洞口看了一眼后,默然冷笑。

    然后身后的树干上一靠,悠然的闭上眼睛:“想早些回去吗?”

    “----------”灵犀一愣,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闭着眼睛:“要是想早些回去,你现在惨叫一声。”

    灵犀更加不解:“殿下是想干嘛!”

    楚嶙峋唇角扬起淡淡笑意的睁开眼,伸出手握住她的双肩认真的说:“你现在大叫一声。”

    她听着,依旧不明白,但是还是心一横的闭上眼睛,然后起唇惊叫:“啊----------!”

    楚嶙峋看着她,唇角扬起笑意的适时捂住了她的嘴:“好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