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五十八章:未来妹夫真惨啊!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灵犀此时将目看向火光中,定然无奈的说:“看来长得太好看也是一种负担。”

    楚嶙峋此时转头看着她:“你打算以相府嫡女的身份在上京城呆多久?”

    她顿时无奈的撇唇,抱着他的手臂撒娇道:“殿下还是不信我就是相府的大小姐?”

    “你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值得本王相信的地方。”

    她听完,笑容叹息:“殿下既然不信我,那灵犀就没办法了。”

    楚嶙峋眯了眯眼,神情冷漠:“小月芽,你在本王面前这么肆无忌惮的演戏,到底是依仗着什么?”

    灵犀唇角一弯,眉宇间清翎婉约的笑了:“依仗着自己对殿下的一片真心,所以相信殿下不会害我的。”

    她说的有声有色面容无畏,他听着唇间微微扬起一丝的笑意,不过转而又成了冷笑,甚至还是不屑的摇头:“那你就想错了。”

    她神色不动:“殿下的意思是要揭穿我吗?”

    楚嶙峋此时很是无奈:“本王多的是办法治你。”

    他的目光又变的认真的冷淡:“而你,可千万别存着侥幸心理,因为你是本王见过最讨厌的女人。”

    她,目光淡然垂下,抱着他的手也放开环抱住了自己的膝盖,目光幽幽的苦笑着:“能成为殿下最讨厌的人,荣幸至焉。”

    楚嶙峋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不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厚颜无耻,才会这般随性。

    此时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洞中虽在暖和,但是方才本就没睡好,此时依旧感觉到疲惫。

    楚嶙峋此时看了看洞口外,神色淡漠的说:“你再睡一会,或许天亮了就有人来救我们上去了。”

    说完,他便起身走到那大树下独自坐着闭目养神。

    灵犀看了他一眼,也兀自走到方才躺着的地方,复有躺下的伸出手臂当着眼睛。

    此时山洞冷寂,因为是冬季鸟兽冬眠之际,所以整个山崖无声到幽静。

    ‘谁愿功成时,相约山林叙。’

    当年,在青州湖畔,看着群山葱郁旷野天地的景象时,哥哥姬凌光偶然说出了这一句诗出来。

    她当时立马回道:“才不要,这里晚上肯定虫子多,谁功成名就了愿意跑这深山里来生活?”

    姬凌光当时回头看着自己这个一身红衫顾盼生辉的妹妹:“月儿,你不知道这田园生活的好处,寂静悠远,无俗事缠身。”

    姬月还是摇头:“大山里没有琉璃床,也没有晚上也可以看得通明的夜明珠了,我不喜欢。”

    姬凌光放下手中的竹筏,走过去拉住她的手点头:“是啊,我们月儿只能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不然在这山野里,手指头破了一个小口哭闹三天的我可没法眶你。”

    姬月顿时看着自己手指上包扎好了的伤口,那是三天前刚来青州的时候因为剥一颗栗子划伤了手,血流的虽不多,但眼泪可不少。

    她整整哭闹三日说自己的手指破相了,姬凌光不得不放下所有事情的陪了她三日。

    那个时候,姬月是最爱跟在他的身后到处跑的,不管是游山玩水还是访查民情。

    她是娇俏明媚又任性的小公主,整个晋国没有一个人制得住她的胡闹。

    但同时她又是吃不了苦却总是贪玩的小公主,那时的她,父皇母后给了她无尽的自由,哥哥给了她全部的宠爱。

    所以娇蛮,任性,无法无天是她这个晋国公主在晋国的代名语。

    那时候姬凌光常说:“也不知道我们月儿未来的驸马爷是谁,那个人可真惨啊!”

    “我才没有驸马,我要一辈子都陪着父皇母后和哥哥。”

    姬凌光当时抱住她的头:“傻丫头,再过两年就算父皇再宠你,也不可能违着全晋国百姓的蜚语继续留你在宫中。”

    姬月却撇唇:“要真给我选驸马,我就让父皇给我一处公主府,我搬出宫去,让那个驸马给我端茶倒水!”

    姬凌光哭笑不得:“我那未来妹夫真惨啊!”

    时过境迁,颇感心寒。

    灵犀手臂下的眼睛早已泪目,泪水湿润了她的整个衣袖。

    身后坚硬冰冷地上硌的身上疼,要是两年前,她可能从没想过自己有一日离开了柔软舒适的琉璃床还能入眠。

    物非人已非,欲语泪先流。

    她重重叹息,擦干了眼角的最后一滴泪,拿开手臂坐了起来。

    左臂的伤口的疼似乎被忽略了,楚嶙峋给她的包扎只能是止血,此时没有药,伤口处渐渐发烫。

    跟着钟断肠学了两年医术,自己此时也知道,这是伤口发炎所以引起的烧烫。

    山洞口不断的有山雾飘进来,她转头看着楚嶙峋依旧闭着眼实在休憩,便轻手轻脚的走到洞口,沿着洞壁坐下。

    山下是黑茫茫一片的万丈深渊,眼前是飘渺流转的白色山雾,她伸出手掌穿梭在山雾里。

    凉凉的雾气绕过手臂的瞬间,仿佛能将脑海中翻涌出来的情绪带走,同时也能冷却手臂上的灼热感。

    寂静到一根掉地上都能听见的山洞里,是原始最沁人心脾的声音。

    她此时此刻似乎能理解到哥哥所说的山林生活多美妙了,此时此刻的她,也多想再次一个人寂静归去,没有那么多的仇恨,没有那么多的鲜血在脑中不断闪过。

    眼中的忧伤悲凉,夹杂着无奈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她唇角一笑的用手背擦过,抿了抿唇的露出一抹苦笑。

    再艰难,那些路还不是要走下的?

    轻呼一口气的她鼓鼓腮帮子的转头,却一下愣住。

    楚嶙峋此时靠在那大树根下,一直腿叠放起,手臂搭在腿上目光探索的看着她目光还未退却的那抹红意。

    从她走到洞口边他便已经睁开了眼,她眼中的神色皆是苍茫,不管是流泪还是苦笑,都无端惹人心疼。

    楚嶙峋虽知道她不是一般人,但是她在自己面前那似真似假的表演都让他开始迷茫,这个从一开始就大胆引诱谎话连篇的女人,总给与了他一种刀枪不入的错觉。

    她藏着怎样的过往,才会变成如今身上的刺。

    灵犀眉间的忧伤迅速淡去,换而一脸娇笑:“殿下不是在睡觉吗?干嘛偷偷看我。”

    “过来!”楚嶙峋伸手勾了勾手指,一副神情自若的模样。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