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五十二章:还是很疼爱我的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夜晚的佛寺,清净的让人说话都变得小声了。

    连翘铺着床低声说着:“小姐,你说以钟断肠的性子怎么可能留在相府?西夏那么大一个国都留不住他的,难不成他良心发现,想陪着小姐你?”

    灵犀站在一边手里端着杯子叹息摇头:“他留下,肯定不是因为我。”

    连翘铺好床后转身:“那还能为了什么?”

    “你看到今早出门时,他将一本秘籍给了怀香了吗?那本书我以前看过,是典药籍。”

    “这本书很独特吗?”

    灵犀喝下了半杯水后,笑着说:“这可是绝世好书,而且,还是他师父当年传给他的。”

    连翘笑了一下:“原来,他是想收徒了。”

    “怀香那鼻子,想不收也难啊!”灵犀放下杯子,脱了鞋上床躺着了。

    连翘站在床边替她理了理被子后,听着她呼吸声均匀睡着了,便走到了另一张铺好的床上躺下,因为赶了一天的路有些疲惫,也沉沉睡了。

    ------------------------------

    天方亮,灵犀昨夜吃的药少,所以一早醒了便睡不着了

    悄声走出了房门,之间另一间厢房里传来声音,仿佛在哼着小曲儿。

    灵犀走过去,轻轻推开门往里一看,只见这钟断肠只穿着一身灰色里衣,手里拿着一个酒壶优哉游哉的喝着酒,唇间还哼着歌曲。

    整个人恣意逍遥,光洁的额头两侧垂下的两缕发丝都缠在了下颚,仿佛管他明日万事烦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姿态。

    那气宇轩昂的面容也在此刻变为一个醉鬼。

    她看着实在揪心,推门而入:“这是佛门重地,你怎么能在这里喝酒?”

    钟断肠拿开酒壶,顺势坐在床头翘着脚看着她,笑的迷离:“小侄女,你怎么进来啦!”

    “马上就要启程了,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喝成这样。”灵犀走过去拿过他手里的酒壶:“还有,你这酒壶不是应该在山下的时候就和你的剑放在一起了吗?”

    钟断肠想拿回酒壶,去被她闪开,只得无奈的拍脚:“我这不是馋的受不了了,下山偷偷拿回来的嘛?”

    “二叔,你这样被人看到了怎么好?”

    钟断肠挑眉:“没听过一句话吧!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她摇头:“别喝了,还是赶快洗洗,把身上的酒味洗掉吧!”

    钟断肠此时不羁笑了一下:“忙什么,我看今日走不了了。”

    灵犀一时不解:“什么意思。”

    钟断肠一把将她拉过,在她耳边悄悄的说:“我昨儿半夜偷偷下山拿酒,看到那山下藏了好些鬼鬼祟祟的人,所以月儿,你今日就跟二叔留在山上不下去了。”

    灵犀一震:“鬼祟之人?”

    钟断肠点头,很是慎重的说:“这司徒老爷子回了皇城得引起多大变故,所以啊月儿,这一趟下去危险。”

    灵犀听后,连忙拉住钟断肠的衣袖:“二叔,等会我和司徒青天是坐一个马车的,要是出事你不会不来救我吧!”

    “我都跟你说了不下去嘛!”

    灵犀认真的跟他说:“司徒青天必须回皇城,而且我现在的身份也没有理由不跟着,所以二叔,我知道你武功高强,必要时,你只需要保护司徒青天一个就行。”

    钟断肠此时也急了:“说什么胡话,有危险我肯定先护着你啊,保护那老头做什么!”

    灵犀无奈一笑,然后挑眉:“我就知道二叔还是疼爱我的。”

    钟断肠觉得肉麻的打了个冷颤,夺过酒壶盖上:“出去,我换衣服了。”

    “好。”灵犀赶紧溜出了房间,回去时恰好连翘也醒了,收拾好后,便按着昨日定好的时间到了观音阁外集中。

    在山顶门口,司徒青天拜别了玄机主持,起步朝着山下走去。

    马车上,连翘做到了车门外,此时的马车中只余着灵犀和司徒青天。

    隔一会儿,灵犀便端着茶:“爷爷,你渴不渴?”

    司徒青天闭目养神的。

    隔一会儿,灵犀有拿出一件貂裘大衣:“爷爷,你冷不冷?”

    “不必费心了。”司徒青天淡然的睁开眼,看着她此时笑意满满的模样:“那腰间一个酒壶的人是你二叔?”

    “是我养父母的弟弟。”

    “听九云说,朗儿还和他结拜兄弟了?”

    灵犀摇头:“爷爷,只是父亲口头上说说的,二叔也没当真。”

    司徒青天点头:“那就好,这江湖中人与我相府还是格格不入的。”

    灵犀听后,目光里有些黯然:“二叔虽然狼藉江湖,但是为人极好的。”

    司徒青天看着她唇角微动:“他在相府做一个门客,老夫也不会说什么的。”

    “嗯。”她默然点头。

    司徒九云依旧走在前锋带着身后的队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这个宁静的清晨,总给他一种刀光锋利的意味。

    这山林道路上,微风阵阵,却也有了些日光温意。

    就在此时,右侧山道荒草地中有群鸟惊起,突然前面山间草丛中异动。

    司徒九云此时立马勒绳,马蹄站定的看着周围,发现没有任何异动。

    钟断肠此时骑马上来,笑看着司徒九云:“小子,此时风景甚好啊!”

    司徒九云此时看着钟断肠的手一直放在自己的酒壶边轻打着,他瞬间明白过来的往后下令:“大家休息一下!吃些干粮。”

    马车上,司徒青天皱眉往车外一望:“九云这是做什么?”

    灵犀拿出干粮和住持给的烙饼:“爷爷,你也吃些东西吧!”

    司徒青天摇头:“你自己吃吧!”

    灵犀点头,此时耳朵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拿着烙饼咬了几口后,看着司徒青天走下了马车。

    此时司徒九云一直环视着周围:“二叔,你也觉得此处不寻常?”

    钟断肠握紧了手中的剑,不动声色的说着:“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对于形势最为敏感。”

    司徒青天此时走来:“九云,你在这里停下做什么?”

    司徒九云立马跳下马,走到司徒青天面前:“爷爷,此处似有风吹草动,你还是马车吧!”

    司徒青天负手而立,衣服威严之态:“什么风吹草动,上京城谁不知道今日老夫要回城,谁敢再次拦截老夫不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