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四十七章:钟断肠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一身绿色衣服在疾跑中扬起裙角,像一个落荒而逃的少女被猛兽追赶一般。

    而此时怀香的身后不是猛兽,而是一个人,一个一身褐色衣服,一头黑色头发的鬓角两边垂下两缕银丝。

    这人五官极好,大约二十七八,有风流不羁潇洒游侠之风,腰间别着一个大酒壶,一双丹凤眼利落有神,手里还拿着一柄银色长剑,灵犀看着那剑上的穗子,还是他抢了自己的一个珠钗珠子挂上去的。

    只见怀香这一个惊慌失措的跑,后面那个不怀好意的追着。

    怀香大喊着:“小姐,连翘姐姐----”她立马跑到连翘身后躲着:“这个怪人突然就出现了。”

    灵犀此时站在前面,看着那人追着怀香冲过,她立马横脚搭在木柱子上将他挡住,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二叔。”

    这人急刹停住脚步,看着她皱眉抱剑:“叫我断肠哥哥,什么二叔,谁是你二叔?”

    灵犀深吸了一口气,冷笑:“二叔不在西夏好好呆着,跑来楚国上京城干什么?”

    “你管我,让开。”钟断肠指着连翘身后的怀香:“翘儿,你把那个小丫头给我带过来,我问问她。”

    连翘看了身后被吓得发抖紧拉着她衣服的怀香:“你叫怀香做什么!”

    “那丫头很奇怪。”钟断肠想推开灵犀,却发现眼前的人屹立不动的就是挡住她,钟断肠立马赔笑的拍了拍她的脸颊:“乖月儿,让哥哥过去。”

    “二叔。”灵犀白了他一眼:“你找怀香到底干什么?”

    “你怎么这么-----”钟断肠见她丝毫不让,只好拿出腰间的一个瓶子:“我刚来的时候看你们这相府上的人都睡得挺沉的,她一个人在院子里看书怪冷清的,本想撒点药粉让她去休息一下的,可是这丫头一下就跳起来往我这树上看-------。”

    灵犀一把将他手里的瓶子拿出来,这是迷魂安睡散。

    “我这无色无味的药粉,竟然也能让人发觉,你说我能不找她吗?”

    怀香此时紧拉着连翘:“这个东西我在小姐这里闻到过,知道这是催眠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灵犀看着钟断肠:“二叔,这是我的丫头怀香,你不要吓到她了。”

    钟断肠一脸无奈:“谁吓她了,我就是想拉住她问问而已。”

    都是误会一场,连翘拍了拍怀香的手:“别怕。”

    怀香脸颊渐渐恢复红润的说:“原来,这个人小姐是认识的啊!”

    钟断肠“啧”了一声:“你看我这玉树临风的模样也不想是坏人啊!小姑娘来来来-----”

    怀香轻抿下唇,这才仔细的打量这个这个人,一张坏笑的脸,两道弯弯的浓眉,五官分明俊美绝伦,外表看起来好像随性不羁,但是周身气质又透着一股侠味。

    黑玉般的眼眸此时正看着她,等着她走过去,怀香不禁面色一红,微微低头的走过去:“见过这位公子,方才是怀香失态了。”

    钟断肠直接伸手上前捏住了怀香的鼻子,手指触感间让他恍然失笑:“怪不得!怪不得!”

    怀香惊讶的僵硬在了那里,整个人都被吓傻了,这个人竟然直接捏住了她的鼻子。

    灵犀见此连忙上去拉开钟断肠:“你放开,吓到她了。”

    钟断肠放开手,转头看着灵犀:“月儿,这孩子是天生灵鼻啊!”

    怀香此时纳闷的不知所措,僵硬的站在那里连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了。

    “我早看出来了。”灵犀拉过怀香:“所以我已经在教她医术了,二叔说过,拥有这样嗅觉的人是天生的医者。”

    钟断肠看了灵犀一眼:“嫌弃的说,你也不过是学了我两年医术的怎么有本事教别人,这个丫头,由我亲自来教。”

    “你说什么!”灵犀皱眉:“她可是相府的人。”

    钟断肠豪气一笑:“那我就住在相府不就得了吗?”

    灵犀怒视着他:“二叔,你当这里是玩的吗?”

    “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住在这里。”钟断肠此时上前挑眉看着怀香那张楚楚小脸:“丫头,我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神医,以后我就教你医术了好不好?”

    那模样,完全是诱骗小孩的眼神啊!

    怀香的脸越发红了:“你-----我-----我听小姐的。”

    连翘此时走到钟断肠面前:“还请钟少侠不要闹了。”

    “灵犀曾在养父家中生活十多年,有一个远亲哥哥来府上探亲,不过分吧!”他说完自己的这个理由,看着灵犀:“哥哥我可是千当里迢迢来看你一趟的,妹妹不会这么狠心的赶我走吧!”

    哥哥,他倒好意思说的出口。

    灵犀此时咬牙:“连翘,你先带怀香去休息,我与他说道说道。”

    连翘听后,带着一脸疑惑的怀香回房间了。

    而此时,一脸得意笑容的钟断肠靠在身后的柱子上,怀中抱剑的看着她:“你要和断肠哥哥说什么?”

    灵犀深吸了一口气:“姬翀(chong)阳,皇爷爷要是在世上,听到自己的儿子喊自己的孙女妹妹,怕是在天上都会被气得跳脚吧!”

    钟断肠无所谓的一笑:“什么皇爷爷,我在十年前就被皇室除名,一个人浪荡江湖多年无忧无虑的,所以这个世上早已没有了什么姬翀阳,只有钟断肠。”

    灵犀深吸了一口气,已经被气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她眉宇间有淡淡伤感:“可是我心里,你永远是我二叔,是我这个世上唯一有血缘的亲人了。”

    钟断肠听到这话,懵然看着她有些泛红的眼眶,连忙过去捧起她的脸,叹息的说:“月儿,不许哭。”

    灵犀深吸了几口气,压制住了涌出来的情绪:“那你说说,本来在西夏的你,为什么突然又出现在了楚国?”

    “想喝酒了呗,听闻绝迹两年的桑落酒又被新酿了出来,还被楚国黄老儿封为什么新政酒,反正不管他什么名字,终于能又喝道美味的琼浆玉露了。”

    灵犀听后,问:“二叔就是为了酒才来的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