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三十六章:还不进来吗?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灵犀此时唇角一笑,面纱下的神情波澜不惊:“妹妹,我这可以原谅你,毕竟你我是姐妹,但是你昨日让安庆王殿下伤了心,该是先去向安庆王道歉才是。”

    司徒绣心中一震:“我昨日,根本就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殿下很生气吗?”

    灵犀此时低头拉起她:“绣妹妹,姐姐知道你昨日不是有心的,所以今日你该亲自到安庆王府去,亲口对安庆王认错,眼看着婚期将近,妹妹也不想嫁过去后惹安庆王殿下不开心吧!”

    金牡丹此时在一旁听着,虽不满灵犀这好人都让她做了,但是也觉得说的有理,如今最重要的是绣儿能够挽回安庆王的心啊!”

    司徒朗此时目光暗叹的看着灵犀,心中满是欣慰:“犀儿,过些日子,你爷爷从五台山上修行回来,你和你哥哥亲自去接吧!”

    “爷爷?”灵犀此时心中顿时笑了成,司徒朗的父亲司徒青天,当朝太师,高龄八十五四朝元老,可谓是德高望重,就连当今皇帝见了他,也得是毕恭毕敬的。

    金牡丹听后微怔:“爹要回来了?”

    司徒朗点头:“前日父亲书信,说近日便要返回府中,让九云去接他,我想犀儿也陪同前去,也让爹见见犀儿。”

    金牡丹此时紧忙说:“爹一向喜欢绣儿,该是让绣儿去才是啊!”

    司徒朗摇头:“绣儿即将出嫁,让她在家里好好准备吧!”

    司徒绣不满,她此时最大的依靠就该是这个爷爷司徒青天了,要是能有司徒青天的爱护,她不信嫁到安庆王府后还有谁敢欺负她:“爹,什么我即将出嫁,姐姐不是也指婚给侯府了吗?”

    司徒朗此时却拿起筷子:“你姐姐的婚事,不一定没有变数。”

    灵犀此时听后,心中猜想,看来是太后和司徒朗说过什么的。

    司徒绣灰心的坐在饭桌上,丝毫没有胃口。

    “绣儿,云绣房的嫁衣已经快要绣好了,今日你去看看,将就再给你爷爷挑几匹布料,你爷爷一向疼爱你,一定会喜欢的。”

    司徒绣听后,立马开心的点头:“好。”

    金牡丹此时理着耳尖发丝,轻笑:“老爷,爹一向重视宗祠血脉,想必爹回来后,定是要好好盘问一番犀儿的身世的吧!”

    “怕什么,犀儿是我的女儿这是事实。”司徒朗说着看向灵犀:“你爷爷最喜欢孙女。”

    灵犀点头,跟他保证:“爹,我一定和哥哥好好的把爷爷接回来。”

    金牡丹自来就怀疑司徒灵犀的身份,此时心中也在暗自筹划着,怎么在司徒青天回来后一步步揭穿她的身份。

    吃过饭后,灵犀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然后带着连翘坐上马车,前往了沉西亭。

    出了城门,十里之外便是供来往商客休息的地方,这里买酒肉的颇多。

    只是此时还是清晨,所以基本没有来往商客。

    在那亭子中,远远看着似有一帷幕遮挡在亭子周围,将整个亭子围成了一个小空间。

    灵犀下了马车,远远看着这隐秘的模样,估计就是楚嶙峋没错了。

    她带着连翘朝着亭子走去,却在亭子外蘅落突然出现,挡住了连翘的去路。

    连翘没好气的看着他:“你干嘛!”

    蘅落装作一副深沉的模样:“我们殿下只见司徒小姐,你就不必跟着进去了。”

    连翘咬牙:“好狗不挡道,我家小姐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蘅落此时抬眼:“连翘是吧!你要是非要进我也不拦着,但当你第一脚踏进亭子的那一刻,我就立马把弄当刺客办了。”

    连翘整个人都怒了,叉腰的跨步:“我就还真不信了你能把怎么着。”

    她前脚一跨,后脚就整个人被扛了起来,小脸气的苍白的整个人飞了起来横在半空中:“你这个混蛋,你放我下来!”

    灵犀在一旁看这次蘅落直接将连翘拦腰扛起,还没回神亭子面前的绸布就被拉开,露出一张丑陋冷冷的面具:“你这主子不省心,丫头也不省心。”

    灵犀看着被蘅落扛远了的连翘,目光若有所思:“早知道就不让连翘跟来的。”她和这个蘅落就像是冤家一样,两人一见面就掐。

    “还不进来吗?”楚嶙峋依旧掀着帘子,声音冷冷。

    灵犀深吸了一口气,顿时露出笑意的望着他钻进了帘内:“殿下今日怎么又这么闲?”

    “确实挺闲的。”楚嶙峋转身进去,坐在那大理石凳子上,手指拿着茶壶倒了一杯水。

    灵犀也不坐下,就那么站着的看着他:“殿下,是不是太过思念于我,所以连自己的侍卫也要安插在相府天天看着我?”

    楚嶙峋端着茶杯的手指一僵,缓缓抬头,那冰冷的,面具下目光如炬:“小月芽,本王不想你每次说话都这么贫嘴。”

    灵犀此时思考了一下,目光无奈的问:“殿下,我贫嘴了吗?”

    楚嶙峋唇间冷冽吐出两个字:“坐下。”

    灵犀听后,目光顿时带着暧昧笑意的一下坐到他面前的大理石桌上,本来端着茶杯的楚嶙峋一把将茶杯拿开,双手的空隙间正好让她钻了进来。

    灵犀看着他张开的手臂,俯身看着凳子上的他,笑的可爱:“殿下,我坐下了。”

    楚嶙峋看着面前的人,差点就将手里的杯子捏碎:“有你这样随便钻男人怀里的吗?”

    “我没有随便钻别的男人啊!因为是殿下我才钻的。”司徒灵犀说的有据有理,仿佛她说的话是不容反驳的一般。

    楚嶙峋从座位上站起来,放下手里的茶杯一把将她从桌上提起来按到自己方才坐的位置上坐下,然后自己绕了半个圈坐到了她桌子的对面。

    灵犀撑着下巴望着他,无辜的说:“殿下就这么怕我?”

    “本王是懒得和你计较。”楚嶙峋说完:“知道本王今日为何要找你吗?”

    她点头:“我觉得殿下是因为想我了。”

    楚嶙峋也不知道怎么,竟然懵然失笑了一下,但随即收敛恢复冷漠:“我问你,为何要接近皇上和太后。”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