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第十八章:你可真会装

时间:2018-02-18作者:姜九戈

    ..亡国毒妃:公主要逆袭

    抱剑的男子调笑道:“相府大小姐,那个曾今气的殿下在西北军营里生了好几天怒气的有趣女人。”

    此时文柳先生还在讲楚嶙峋在西北之时的故事,津津有味乐此不疲。

    而就在此时,一个书童打扮的少年走上台子,子老先生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文柳先生便立刻点头,对着众位说:“不好意思,今日有事,便就说道这里了。”

    下面看客很是不舍,只见又有一位说书的先生上了台。

    而此时那对着文柳先生说过话的书童又走到灵犀面前:“姑娘,请内室一坐。”

    灵犀疑惑的起身,带着连翘跟着那书童进了金玉楼的一个小阁楼中。

    在一个雕花木门处,小书童说了一个请字,便自己离开了。

    难道是文柳先生找她?

    大喇喇的便推开了门,却陡然发现,文柳先生恭恭敬敬的跪着呢!

    而他跪着的面前,有一紫色里衣似血,绣金黑衫外衣如墨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浑身杀罚之气眉眼如炬,朱红血色的面具也掩盖不了邪魅的气质,以及那黝黑的瞳孔散发出墨玉的光泽。

    要说这人是个鬼神也不为过,因为一看那模样就知道难以接近。

    最关键的是,这个人,她认识,可不就是文柳先生说的那位七王爷?

    楚嶙峋此时无奈的说着:“文先生,听说你今日又在说本王的事迹?”

    文柳先生温润的笑了一下:“这殿下的英勇事迹就该多让百姓知道知道嘛!”

    楚嶙峋语气阴狠的说:“文先生,要不是看在你与老崔是朋友的份上,本王早割了你的舌头,让你再也说不了书。”

    文柳先生听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恭敬点头:“小的知错了。”

    楚嶙峋冷笑:“好,你出去吧!”

    此时的灵犀站在门口,姿势有些尴尬,她没想到,竟然是楚嶙峋要找她。

    是自己来听书被他发现了吗?”

    文柳先生站起身来,看着这个蒙着面纱的姑娘,也不知道七王爷叫她上来是为了什么:“姑娘,你是当今相爷之女?”

    灵犀看向他点头:“文先生,是的。”

    文柳便转身对着楚嶙峋再次行礼:“王爷,您找这丫头来做什么!”

    楚嶙峋面具中讥讽的说道:“文先生不必护短,本王只是想找她说几句话而已。”

    文柳听后,在离开之前告诉灵犀:“七王爷问什么你就说什么,可别惹怒王爷。”

    灵犀一听,便知道他这是在护着自己。

    看来自己刚才进金玉楼时说出司徒朗的名字还是被他放在心上的。“

    此时的屋子里,连翘站在外面不能进来,文柳先生也离开了,屋子里就看着楚嶙峋。

    而楚嶙峋身后站着一个抱剑的男子,却只露出半张俊俏的脸,因为另外半张脸被长长的头发挡住,根本看不见。

    灵犀好奇,这人是谁,怎么没见过?

    那抱剑的男子冷哼:“还不过来跪下,叩见七王爷。”、

    灵犀叹息的跪下,她昨晚得罪过他,但是是带着的,希望自己昨晚上没露馅。

    “小女参见七王爷。”

    楚嶙峋此时将目光投向了她,唇角牵出了一丝冷笑:“知道本王为何叫你进来吗?”

    灵犀摇头:“不知王爷找我何事?”

    楚嶙峋微微低头凝视这她:“司徒小姐,西北一别,别来无恙啊!不知小姐心中可有想起过本王?”

    他说的话有些瘆人,司徒灵犀陡然一下抬头:“王爷,虽然在西北我做过您的丫鬟,但是那也就短短一天的时间,再说----我们两不熟吧!”

    楚嶙峋轻蔑的说:“那是谁说的,本王要是哪一天来了上京城,她会欢喜相迎的。”

    她好像,是这么说过-----------

    她带着面纱,眼神却是大的无辜,楚嶙峋眉眼轻动,笑的更加厉色:“看来司徒小姐的记性挺不好的,那么小姐可记得这块玉佩。”

    说完,他身后的侍卫将那玲珑鸳鸯佩拿了出来,司徒灵犀刚反应过来原来这皇帝赏的破玉落到了你的手里时,楚嶙峋又接着说:“这块玲珑玉佩,是一年前西域楼兰国进贡给父皇做见面礼的,父皇因为宠幸相爷,得知她失而复得的女儿找到了,便将这块玉佩赏赐给了相府大小姐,司徒灵犀。”

    灵犀笑笑,故作恍然的说:“我就说前日我这玉佩怎么不见了,我的丫鬟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七王爷是在那里捡到的。”

    楚嶙峋挑眉轻笑:“实不相瞒,这是本王偷得。”

    “偷得!”灵犀怔怔而笑:“不知道王爷哪里偷得?”

    楚嶙峋看着她此时并不慌张的眼神:“昨夜本王遇到一个小贼,便从她身上偷下来的。”

    灵犀依旧不紧不慢的说:“这快玉佩是皇上所赐,后日皇上寿辰,我本该戴着这块玉佩以示恭敬的,所以,还请王爷将玉佩还给我。”

    “小月芽-----你可真会装!”

    他懵然叫她的名字,顿时让灵犀恍惚了一下,当时是随意用了小月芽这个化名,没想到此时他居然还这样叫。

    她连忙回答:“我不知道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楚嶙峋深吸了一口气,黯然冷烈的说:“幸而这个玉佩被本王捡到了,恰好看到你,特来归还。”

    司徒灵犀叹息了一下镇定道:“多谢殿下。”

    那黑衣侍卫将玉佩拿出来递给她,还不忘调笑的说:“司徒小姐你可收好了,别再马虎的弄掉了啊!”

    灵犀点头,笑的讪讪。

    楚嶙峋暗自垂眉苦笑:“本王还听闻司徒小姐已经与侯府独子定了婚事,看来,本王这次回来,要恭喜司徒小姐了。”

    他一说完,司马灵犀直起身子无奈的说:“这桩婚事是太后所赐,为此晏小侯爷还不乐意呢!”

    楚嶙峋眯眼冷冽的说:“那你乐意吗?。”

    “小女怎么能驳了太后之意?”司徒灵犀假意的叩首,对着楚嶙峋说:“王爷既然这玉佩也拿了,那小女可否回府休息了?”

    “慢---你有什么不敢的!”楚嶙峋顿时似笑非笑的看着身后的抱剑侍卫:“蘅落,我与司徒小姐还有话要说,你到屋外等候着,无论听到什么声音也别进来,也别放任何一个人进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