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132.第132章

时间:2018-04-08作者:向家小十

    第132章感恩节假期的一些琐事

    这个时期, 忙来忙去的, 又到一年一度的感恩节了。

    所以, 剧组放假的时候,干脆连着感恩节的五天假期一并放了。

    肖恩琢磨着事情虽然挺多, 可也不能着急,总得一样一样去做。

    而且,他其实已经好多年没有好好和家里过节了。

    所以,这次他决定狠狠心, 推掉一切工作, 回家团聚。

    他在心里默默地规划着, 想着理查德的《亨利五世》演出日期, 刚好也是感恩节假期的那几天,到时候, 可以先去剧院看演出,顺便一起约会, 有时间的话,也许还能结伴去参加感恩节的大规模游/行活动

    也不知道是不是家人之间都心有灵犀的缘故。

    这一次,居然是弗洛西一家人难得的欢聚时刻。

    大家全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今年回家。

    当卢克抱着篮球放学回来,先是看到肖恩又没带钥匙地在门口徘徊,紧接着, 又看到瑞安拖着两个超大的行李箱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情不自禁地欢呼一声,冲向两个哥哥。

    肖恩满脸惊奇地看着这个好像吹了气的弟弟:“天啊!”

    他由衷地夸奖说:“卢克, 你长得真壮实。”

    听到这句话, 瑞安不由得大步走上前。

    然后, 他一手搂着一个弟弟,他左右对比着看了看,发现可能是因为常年运动,和营养充足的缘故,卢克果然发育得特别壮,相比较之下,肖恩虽然比前几年强点儿了,可还是被衬托得有些单薄。

    他不由得十分赞同地说了一句:“确实,肖恩,你这样可不行啊!是不是这几年都没再长高、长壮过了?再这么下去,卢克都可能超过你了。”

    “不,不可能吧。”

    肖恩心虚气短,忍不住地辩驳说:“有的人可能是长得快,但后期就不长了。”

    “喂,你住口!”

    卢克气得跳脚:“有哥哥是这么说话的吗?我还要长很高很高的!”

    “啊,对不起。”肖恩急忙道歉地说。

    但他再次忍不住地看了看卢克比自己矮一点儿,但明显窜高一大截的个头,在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非常想要尖叫了:‘不,这不公平,卢克明明还不到十五岁,他就已经这么高了!等有朝一日,他也到二十岁的话,岂不是立刻就能超过我?太可怕了!’

    要知道,弗洛西家的人身高真的普遍不矮了。

    詹姆斯的身高没有详细测量,但估计目前应该在184-185左右;瑞安是家里最高的一个,模特资料那里,填的似乎是189(肖恩在私底下,时常怀疑那完全是他那两条不科学的腿太长,才拉长了整体的身高);凯西是女孩子,但身高也到176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还有足足6cm高的高跟鞋神器;而弟弟妹妹们,莎莉还没到发育期,暂且不算;现在,连卢克都涨势这么凶猛了……

    肖恩有点儿想哭!

    他好不容易拼命喝牛奶,辛辛苦苦做拉伸运动,终于攻破180的大关,结果,那只超出1cm的181身高,在家里居然还有可能是最矮的?世界到底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卢克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哥哥的嫉妒表情。

    他还在兴奋于家人团聚这回事。

    在高高兴兴打开家门后,他简直像一只活泼的猎犬一样,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地换衣服,扔篮球,还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在学校中发生的种种趣事,顺便不忘炫耀下他又当上校篮球队的队长了。

    瑞安对这些小孩子的东西都不太感兴趣。

    他自顾自地在旁边沙发上,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悠悠闲闲地点了根烟,懒洋洋地把两条长腿架在茶几上,姿态餍足地简直如同一只刚吃饱喝足的大型肉食猛兽,只想悠闲自得地舔舔毛,晒晒太阳,对唠唠叨叨地自家小弟完全不予理睬。

    而肖恩却强忍着因为身高而产生的心酸,一如既往地试图让自己去当个模范好兄长。

    他认真地倾听卢克的话语,热情地给出一阵阵的小海豹拍手,毫不吝啬夸奖地说:“卢克真棒,卢克你太厉害了!天啊,你真的做到了,我为你骄傲!”

    在整个过程中,卢克状似无意地瞥了一眼明显几乎没什么表示,神色还显得有些冷漠的二哥瑞安,不禁撇撇嘴,习以为常地没有计较。

    显然,家里除了肖恩,都是只顾自己的自私鬼!

    于是,他更加靠近自家无害又软乎乎,还总是能给与自己超热烈回应的最佳观众肖恩。

    他口沫横飞地讲述着某场篮球比赛中,自己宛如救世英雄的精彩表演。

    其中,他讲得很多情节,都有明显的捏造和吹牛的成分。

    所以,瑞安连眉毛都不抬一下地低头继续看杂志。

    可不擅长运动的肖恩却全都信了。

    因为,詹姆斯都能开店当老板,瑞安能转行当高级设计师,凯西还能炒股赚钱,家里人既然都那么厉害,那么小弟说自己是篮球飞人,为什么不信?

    于是,卢克像是讲什么魔幻故事一样,什么超范围防御,流星灌篮,超高速传球和消失的运球。

    这时候,肖恩完全忘记了自己对身高的怨念,聚精会神地听着卢克讲篮球比赛,表情还随着自家弟弟的讲述而不断变换,一双蓝眼睛亮晶晶地不停催促着问:“接下来呢?天啊,竟然那么危险吗!比分好惊险啊,卢克,你居然那么厉害,你不怕吗?万一受伤怎么办……天,别停!你快说啊,担心死我了!小坏蛋,求求你啦,先别急着喝水,给哥哥把这一段讲完,行吗?求你了,快,快接着说,你们到底赢了吗?”

    卢克喝了一口水,神色间流露出了那种中二少年特有的叛逆和傲慢。

    他没好气地嫌弃说:“你催什么催啊,我们肯定赢了,又不是都像你这么又笨又傻的……”

    下一刻,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瑞安,猛地坐起来。

    他像那种大型猫科动物一样,毫不犹豫地迅猛挥出一巴掌,直接拍在卢克后脑勺上。

    本来正手舞足蹈,只顾和肖恩吹牛的卢克,猝不及防之下,身子没站稳地往前一扑。

    他整个人就以一种狗吃屎姿势,一头扎进了沙发里。

    肖恩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要去扶卢克。

    同时,他忍不住恼怒地侧头喊了一声:“瑞安,你怎么能随便打人!”

    但瑞安却冷笑了一声,继续伸爪子,按着卢克的小脑袋瓜,警告说:“再让我听到你说一句肖恩傻,别怪我还揍你。”

    肖恩顿时有点儿尴尬地收回了,也想要去打瑞安后背的手:“卢克只是,只是说着玩儿的。”

    瑞安理都没理他,慢悠悠地收回爪子后,还冲着卢克命令说:“道歉。”

    卢克这才得以重新站起来,恼羞成怒地涨红了脸。

    比起瑞安和詹姆斯这种很容易激起人反抗的霸权主义,他其实最喜欢肖恩了。只不过肖恩多数时间性子太软,又对他总是持容忍的态度,才让他不由自主地就想持宠而娇。

    不过,被瑞安提醒了后,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就是特别生瑞安的气,因为不给自己留面子。

    可还是知道不能迁怒肖恩,只好憋着气地解释加道歉:“对不起,我不是真心说你傻,我就是随口一说……”

    等道完歉,又觉得丢人和不好意思起来……

    他做了个鬼脸,转身一溜小跑,跑回屋里躲起来了。

    这下好,没故事听了。

    肖恩眼巴巴地望着卢克的背影,挺想知道那个精彩比赛故事的结果。

    虽然卢克说赢了,但具体怎么赢?哪怕是编的,不是真的,好歹也不能坑啊。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地嘀嘀咕咕抱怨起来:“他又不是故意的,瑞安你干什么啊!”

    他有点儿搞不明白,又心疼没听完的故事,继续叽叽咕咕地抱怨:“卢克只是随口一句话,你干嘛弄得那么严重?”

    “你也想挨揍了是不是?”

    瑞安重新抬了抬眼皮,不怎么高兴地问。

    肖恩立刻闭嘴。

    弗洛西家最早几年的生活状态中,哥哥揍弟弟完全不需要理由。

    虽然自打他穿越过来后,根本没被兄长打过。

    但记忆里,可能是以前挨过揍的缘故,导致那种对詹姆斯和瑞安的敬畏感,一直还残留在这具身体里。

    不过,也就安静了没几秒。

    他忍不住主动去拉了拉瑞安的衣袖,结结巴巴地道谢:“我,我知道你对我好的。”

    瑞安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伸手揉了揉肖恩那头小卷毛,却依然没给他什么解释。

    弗洛西家人骨子里侵略性很强,又都有点儿自负和傲慢。

    所以,瑞安非常能理解卢克那种刚长大没一点儿,就开始耀武扬威的状态。

    但问题在于‘不管怎么耀武扬威,也不能在自家人身上找存在感’。

    卢克明显太得意,虚飘飘地连尊敬兄长都忘记了。

    肖恩根本不傻,只不过是对家人好的没底线。

    而且,他就是真傻,是你一个弟弟该说的吗?

    所以,卢克根本就是仗着别人对他好就欺负人。还专欺负对自己好的人,这叫什么混蛋事?不收拾他收拾谁?

    瑞安心里毫无一点儿愧疚,反而觉得,改天应该串通一下詹姆斯,好好收拾卢克一顿。

    ‘这种熊孩子就应该在打击中成长。’他在脑子里琢磨着各种欺负弟弟的坏主意,还忍不住地叹气:“我这几年可能太久没在家了。詹姆斯那个家伙,平时就很粗心大意,估计也没注意到卢克的心理‘健康发展’。虽然家里男人好像都喜欢当老大,但这种毛没长齐,就敢冒头、乱伸爪子、翘尾巴的弟弟,就得给他立刻按下去。”

    完全不知道自家二哥脑袋里,一天到晚都在琢磨什么的肖恩,没事儿干地自娱自乐吃零食去了。

    他坐在瑞安边上,跟只大型仓鼠似的,低着头,特别耐心又专心致志嗑各种坚果,什么大杏仁、开心果、夏威夷果、花生一类的玩意儿。

    注意到瑞安看过来的视线,他会立刻主动把嗑好的果仁捧在手心里,殷勤地递过去。

    瑞安心满意足地嚼着果仁,随手翻着报纸,翘起二郎腿,愉悦地心想:“这才是好弟弟。”

    不过,每次等詹姆斯回来后,他一般就没这待遇了。

    同样霸道的长兄一坐进沙发里,肖恩条件反射地就会转移讨好对象。

    虽然瑞安一直以来没篡权的心思,凡事也喜欢让詹姆斯去打头阵。

    但每次赶上这种时候,他还是偶尔会产生一种‘我要不要找个机会,证明一下自己其实比詹姆斯强’的弗洛西式的争强好胜想法。

    这天,詹姆斯是牵着莎莉的手一起回来的。

    比起凯西当年的艰难,穿着公主裙,带着精致小发带的莎莉像个小公主一样。

    不过,据说这是詹姆斯店铺中的女店员帮忙打理的。

    前几年,没人帮忙的时候,詹姆斯经常干出那种给莎莉穿卢克旧衣服,把莎莉像个小鸡仔一样拎来拎去的事情。

    和卢克喜欢和肖恩叨逼叨吹牛一样,莎莉也喜欢凑到肖恩旁边。

    因为每次她哭喊的时候,詹姆斯只会捏拳头威胁她闭嘴;瑞安会假装听不见地无视她;凯西虽然也会哄她,可被闹急了就会乱骂;卢克从小会坏心眼,会吓唬人,经常一本正经地和凯西说‘莎莉这么吵,我们把她卖了换钱吧’。

    只有肖恩,每次都手足无措地努力去照顾她,哄她,给她塞糖果,拿玩具逗她笑。

    所以,她看到很久没见的肖恩后,第一反应就是完全没有任何陌生感地张开了一双小手臂,要抱抱。

    肖恩特别开心地抱起她,还亲了亲她的小脸蛋。

    莎莉高高兴兴地回亲了一下,就让他整个人都开心的不得了。

    然后,卢克那个坏小子,看到家里又有人回来,就也重新跑下了楼。

    弗洛西家人的抗打击能力一向比较强。

    瑞安那一巴掌也就让他不好意思了一会儿,很快就又脸皮厚地恢复正常了。

    并且,他照旧凑到了肖恩旁边,这回不说篮球了,转而说一些打游戏的事情。

    肖恩怀里抱着一个妹妹,旁边坐着一个弟弟,感觉人生都圆满了,表情特别幸福。

    而且,他心里其实一直有一件特别得意的事情,那就是……关于‘弟弟妹妹,全家最喜欢我’的重大猜测!

    为了不破坏兄弟姐妹间的感情,他当然从来不会把这个重大的猜测主动说出来的。

    但这并不妨碍每次悄悄验证这一点儿后,心中都会狂涌的喜悦和满足之情。

    第一个妹妹凯西完全不用说。

    因为年龄相近,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他们的关系是全家最好的。

    至于两个小的,卢克和莎莉。

    比如现在,面对最厉害的詹姆斯,最好看的瑞安,年龄相近朝夕相处的卢克,还有自己……

    卢克和莎莉都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自己,还和自己坐在一起说话!

    对詹姆斯和瑞安完全视而不见。

    这说明了什么?

    自然说明了自己在弟弟妹妹的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

    虽然这么想,可能有点儿对不起詹姆斯和瑞安。

    但作为家里最受欢迎的兄长,还是有点儿小骄傲呢!

    只要偷偷地想到,自己比哥哥们强,比哥哥们更受弟弟妹妹的信赖和喜爱!

    肖恩欢喜地都想要坐上窜天猴,三百六十度旋转式上天了。

    他不撒手地抱着莎莉,和她一起吃零食、看儿童娱乐节目,顺便,还能继续充当卢克的观众。

    他整个人都心满意足地沉浸在‘我是弟弟妹妹最喜欢的哥哥’这种美梦之中。

    “小孩子们果然欺软怕硬,他们在我面前可没这么闹腾。”詹姆斯在旁边评价了一句。

    他嫌弃地看了弟弟妹妹一眼,觉得卢克和莎莉每天吵得让人超级心烦,忍不住地低声说:“也就是肖恩愿意听他们吵吵,快烦死人了!换我,我可不愿意陪这群崽子们。”

    瑞安也点点头,朝着肖恩那边露出了一抹同情的眼神。

    显然,他也觉得弟弟妹妹们都超级烦,小时候那是没办法,只能管,现在同样不想被一群吵吵嚷嚷的孩子缠着……唔,不过,如果换成是那种很乖、很安静,还会嗑果仁给自己吃的弟弟,可以除外。

    天色更晚一点儿的时候,家里的最后一个成员凯西,终于也回来了。

    但让肖恩震惊的是,凯西居然把头发给剪了,而且剪得特别得短:“你,你怎么能剪头发?”

    “你都能剃光头了,我为什么不能剪头发?”凯西一如既往地犀利。

    “我是男的,你是女的。”肖恩忍不住地反驳说。

    “你是说,自己有性别歧视?”凯西反问。

    “根本不是,只是……长头发很漂亮啊。”肖恩忍不住地说。

    “我短发难道不好看?”凯西问。

    肖恩终于无话可说,憋了半天才说:“……好看是好看,可是……”

    “那不就得了。”

    凯西干脆利落地表示这个话题结束。

    看着肖恩被堵得说不出话的样子,詹姆斯和瑞安齐齐叹气地摇头笑起来。

    从小到大,他就没说赢过凯西一回。

    他们纷纷站起来,拥抱了凯西。

    不过,除了肖恩对凯西头发的关注外……

    瑞安可能是最近职业病发作的缘故。

    他在打量了一眼凯西的穿着后,不禁皱眉问了一句:“你这怎么穿得……好像还是前年买的衣服?”

    凯西一怔地回答:“呃,确实是。但你连这都能看出来吗?”

    “当然能。”

    瑞安回答了一句,很疑惑地问:“你干嘛打扮得这么朴素?”

    “最近没买衣服穿,都是这样的。”凯西诚实地回答。

    瑞安表情更古怪了:“……你很缺钱花?”

    旁听的肖恩,一下子露出了恍然的表情:“凯西,你是不是炒股赔了?”(詹姆斯:炒股?)

    他心疼又难过地blablabla地说起来:“你没钱花怎么不早点儿告诉哥哥啊!居然这么委屈自己,连衣服没钱买,都不肯和哥哥开口,你这是不喜欢哥哥了吗?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凯西极度无语地说:“停,别胡乱脑补,我不是我没有……”

    面对着兄长们的担忧表情,她心中又是温馨又是无奈。

    没办法,她只能给大家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观点,那种‘买衣服根本不在我规划之内’的观点。

    因为,在她来看,每一美元都应该被拿去进行投资,让它们大钱生小钱,从一美元变成两美元、三美元、四美元……

    可能是年少时期的贫穷,让凯西总有一种财政的不安全感。

    自从接触到金融理财后,她说: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着账户上的数额不断地增加。

    肖恩听得目瞪口呆。

    瑞安到是不怎么惊奇,只是不太赞同凯西过于极端的赚钱想法。

    而詹姆斯只觉得无比心累。

    他想起弟弟肖恩的‘存钱观念’,再看看妹妹凯西的‘赚钱观念’,只觉得自家的弟弟妹妹都是些神经病。

    但不管理财观念怎么差异化,一家人终于又能欢聚一堂了。

    他们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简单的晚饭。

    第二天,凯西习惯性地做起了计划,使唤家人去采购食材,为感恩节大餐做准备。而且,她还精打细算地从报纸上剪了优惠券和打折券(肖恩:……你高兴就好)。

    不过,考虑到肖恩职业的特殊性,他们都没打算让肖恩也出去。

    毕竟,正值放假期间,大型超市的人那么多,万一被人认出来,就有些太危险了。

    “你自己乖乖在家吧,等我们大采购回来,怎么样?”

    凯西挺温和地和自家大明星哥哥打商量地说。

    “我可以自己出去玩吗?”肖恩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问。

    而且,他对自己‘没能参加家庭的采购活动’心里还有些微的歉疚。

    “出去玩?”詹姆斯随口问:“你能上哪玩?”

    “剧院那边,我有朋友最近有表演,我想去给他加加油。”肖恩故意没说是哪家剧院,试图让大家都误以为他是去之前的那所史密斯大剧院探望朋友。

    “哦。”詹姆斯确实这么误解了,顿时不感兴趣地应了一声。

    因为肖恩以前的舞台经历,大家对此也不会有什么怀疑。

    凯西细心地多嘱咐了他一句:“你自己出门多加小心,戴好帽子和眼镜,千万别被人认出来,早点儿回来。”

    肖恩不嫌烦地全都点头答应了。

    但实际上,他自然没有去和自己渊源颇深的史密斯大剧院,而是转头去了另一家老麦迪剧院。

    理查德所在的那个剧团,即将在这所剧院中进行《亨利五世》的首轮演出。

    肖恩虽然已经很久没来过剧院这种地方了。

    但毕竟年少时曾经在剧院中待过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他对剧院的各种门路都很清楚,轻车熟路地给了工作人员一笔数额可观的小费后,就成功溜进了演出大厅。

    于是,当理查德走上舞台的时候,一眼看到肖恩坐在观众席上。

    他顿时十分惊喜。

    肖恩以一种很乖巧的姿态坐在观众席。

    他托着下巴,眼睛专注地望着舞台,等看到理查德的时候,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抿着唇笑起来。

    然后,舞台上其他的演员们发现,理查德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语音和语调都提升一度,起承转合间,突然就激情澎湃起来……

    他们一个台上,一个台下,时不时会有一个默契地对视。

    彼此都有一种心花怒放的感觉。

    但事实上,剧院里还有一个人开心地快要昏过去。

    对戏剧由衷热爱,有两百个笔名的亚当海因斯,只是偶然间听朋友说有个剧团彩排,才跑来剧院随便看看,没想到能遇到这种好事。

    他开始虔诚地感激上帝:

    感恩节真是一个好节日啊!

    在这样的节日中果然应该心怀感恩。

    因为只有心怀感恩的人,才会获得神灵的赐福。

    比如我。

    我爱的演员终于要迷途知返了。

    在感恩节的假期里,他又重新回到了剧院中……

    虽然是坐在观众席,但我相信,他最终还是会按捺不住地走上舞台的。

    戏剧的魅力就是这么迷人,无人可以抗拒!

    亚当完全控制不了自己想要向全世界炫耀的心思。

    于是,他没敢拍肖恩的正脸,只偷偷拍了个阴影中的侧面后,就暗搓搓地在社交网络上编辑了一条很隐晦的信息:[美好的天使终将回归天堂,你们再羡慕嫉妒恨也没有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