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104.第104章

时间:2018-03-26作者:向家小十

    ,精彩小说免费!

    第104章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

    弗洛西夫人去世了。

    根本没什么昏迷不醒, 那只是詹姆斯在自欺欺人。

    她从楼梯上摔下来,摔的又狠又重。所以,几乎没怎么受折磨,送到医院的路上,直接如愿以偿地咽了气,死的时候, 面带微笑, 手里还紧紧抓着那个破破烂烂的捐款箱。

    肖恩并没有料到这个结果。

    所以, 他只和剧组请了两天的假, 以为回来探望一下,就可以继续回去工作了。

    瑞安、凯西也都已经赶回来了,卢克和莎莉站在沉默的詹姆斯旁边。

    他们都表情很茫然,像是做梦一样。

    等肖恩赶过来的时候……

    詹姆斯坐在医院走廊的长凳子上, 用手抱着头, 一声不吭, 根本看不清神色。

    气氛非常的糟糕, 没一个人敢说话。

    肖恩不确定大家是不是在伤心, 毕竟,弗洛西夫人在这个家庭中近乎隐形人的存在。

    而他自己, 也说不清楚心中的感觉, 伤心好像没有, 只是心里空落落地像是缺了什么, 可又有一种古怪地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然后, 瑞安站了出来。

    他沙哑着说:“进去看一眼吧, 以后就见不着了。”

    肖恩不是特别情愿。

    但他也知道,这是作为子女应做的事情,所以,也没有推拒。

    他在瑞安的带领下,走了进去。

    这时,弗洛西夫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医院的白色单人床上,白布下的身体萎缩干瘦,露出的蜡黄脸上,干枯又毫无血色,闭着眼睛,神色却很平静,像是彻底睡着一样,再也不会瞪着眼睛,喋喋不休地唠叨着让大家捐款了。

    肖恩心里的那些埋怨和不满一下子就消失了。

    他天性中善良的一面又冒了头。在人活着的时候,因为担心对方会做出什么糟糕的事情,连累自己也连累自己的亲人,所以,要不得不狠着心肠,坚决不做包子的强迫自己冷酷;可当人死了,再也伤害不了大家了,他心中那些怜悯、同情就不用克制,全都一下子浮上了心头,弗洛西夫人曾有的所有恶劣作为,也变成了疯疯癫癫后的无奈、可怜行径。

    肖恩知道自己有时候不争气,可还是控制不住地有点儿难过……

    他不由自主地转身,寻求安慰地抓着二哥的胳膊:“瑞安。”

    瑞安理解地将他按在自己的怀里,紧紧抱住。

    这时候,走廊里传来了莎莉的大哭声,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这太奇怪了,太奇怪了!”肖恩瞬间也心酸起来。

    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我明明没有多喜欢她,她整天骂大哥,从来不管大家,还找过凯西要钱,可看到她死了,我心里却还是不好受。”

    瑞安沉默地没有说话,只是哄孩子一样轻轻地拍他的背。

    屋外,凯西突然哽咽地说:“她怎么能这样?她怎么能这样?我还没有好好骂她一顿出气,我还没有看着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后悔那么对我们!她怎么能就这么……”

    詹姆斯始终一声不吭。

    整个人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莎莉在旁边哭哭啼啼。

    弗洛西夫人几乎没有养过她,可她还是忍不住哭,因为:“莎莉没妈妈了。”

    卢克差点儿也被她一句话说哭了。

    他咬着牙关,眼睛中浮着一层水光恨恨地说:“不许哭,那女人有什么好哭的。她活着,也没见你有妈妈!”

    第二天,大家的情绪都已经恢复正常。

    弗洛西家的兄弟姐妹的心理素质一向强悍,加上和弗洛西夫人的感情不深,虽然有那么一刻失态,但稍稍经过一晚上的时间调节后,所有人不管内心深处如何想,表面完全无懈可击地坚强了。

    詹姆斯也不再沉默,只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办事依旧雷厉风行。

    他开着车,载着所有人,一早赶去殡仪馆,花钱聘了专业人士,坐在一起讨论用什么棺木和葬礼仪式什么的问题。

    事情都商量妥当后,接下来是有条不紊地筹备葬礼。

    弗洛西家早年太穷困,发迹时间又比较短,所以,他们的亲朋好友很少,本来以为葬礼会办得很冷清,可出乎大家的预料,得知弗洛西夫人去世的消息后,很多人都赶来参加葬礼了。

    最后,葬礼大厅里全都坐满了人。

    那家被雇佣负责筹备葬礼的公司放了一首特别动听的背景音乐,还有牧师上去进行演讲,讲述弗洛西夫人的生平事迹。

    也不知道那稿子是谁写的,念起来特别煽情,催人泪下。

    肖恩仔细听了几句,发现全是夸奖的词,什么毕生致力慈善事业,什么无私地把自己的爱洒向人间的,很多人开始抹眼泪……

    大概,弗洛西夫人在慈善事业上的贡献,确实挺感人的。

    等牧师讲完,还有一些自称是弗洛西夫人同事的人,大大方方地站上去,继续给大家讲‘我和弗洛西夫人的故事’。其中很多故事乍一听还很温馨快乐,充满了心灵鸡汤的味道,比如,她们一起给流浪狗洗澡,被甩了一身水后,做错事的狗狗害怕又歉疚地注视她们,还叼骨头给她们……

    说实话,别人听着这些事,可能会被勾起美好的回忆,会心一笑。

    可对于弗洛西家的孩子们来说,却是听得脸直抽抽:什么?给流浪狗洗澡?你怎么不记得回家给三岁的莎莉洗个澡呢?她那阵子在院子里打滚,滚得跟泥球似的。给她洗澡,她也会知道和你分奶糖的啊!

    总之,不管怎么说,弗洛西夫人就这么干脆利落地甩手离开了。

    离开的让人措手不及!

    生命真是太短暂了。

    肖恩的心中不由自主升起了一种对死亡的由衷畏惧感。

    可潜意识里,他又总觉得,死亡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已经死过一回……

    ‘等等,我什么时候死过?’

    他敲了敲脑袋,记忆有点儿混乱:‘我应该只是带着系统穿越吧?’

    等到弗洛西夫人的棺木正式下葬的时候,肖恩还在揉着太阳穴,猜测自己最近可能太累了。

    可是,看着弗洛西夫人的棺木一点点被泥土掩盖,他心中再次升起了一种无处安放的恐惧。

    牧师念着祈祷词。

    凯西面无表情地和几位女士手捧鲜花,为弗洛西夫人做最后的送行。

    但肖恩却莫名觉得害怕。

    他仿佛看到手持镰刀的死神站在不远处,突然抬起头,朝他微微一笑。

    这时候,系统突然开启。

    它机械地说:“宿主精神不稳定,为避免出现问题,请尽快进入系统空间中……”

    下一刻,肖恩彻底失去意识,一头栽倒在了葬礼上。

    吓得周围人一声尖叫,全场一片兵荒马乱。

    “……你们说,他这样怎么让人放得下心!”

    肖恩醒来的时候,隐约听到凯西说话的声音。

    他不由得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有点儿搞不明白自己怎么躺到了家里的床上。

    想到这里,他就下了床,走到门口,恰好听到詹姆斯在提自己的名字……

    “别嚷嚷了,肖恩心软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詹姆斯粗声粗气地说:“反正有我们在,也没人能欺负得了他。”

    “我不怕人欺负他,他没傻到那份上……我只是,真没想到,他对那女人居然是有感情的。”

    瑞安也忍不住插嘴说:“他平时一直表现的很冷淡很平常,连我都被骗过去了,以为他根本不在乎有没有妈妈。”

    “你们看看卢克和莎莉就知道了,小孩子哪怕嘴上不说,但心里都想有个妈妈。”

    凯西明明比肖恩年纪小,可还一副早熟的样子说:“有时候,肖恩就像个小孩子。”

    “但卢克和莎莉也没伤心到昏倒的程度。”

    詹姆斯忍不住说。

    瑞安和凯西不由得都沉默了。

    显然,他俩也无法理解肖恩的情感,居然为那个女人也能伤心到昏过去的?

    虽然对于母亲的死亡,他们也不是全然无动于衷,毫无感情。

    可碍于弗洛西夫人多年作死,真说他们有多伤心欲绝,也不太现实。

    最后,还是凯西开了口:“呃……肖恩从小就心软,又重感情。”

    瑞安赞同地点点头:“确实,他一向只记人好,不记人坏。”

    再回想下,当初那个傻小子想要一个人赚钱养全家的举动……

    詹姆斯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个解释。

    可转头,他更加忧心忡忡起来,操心得不行:‘一个不靠谱到那种程度、也不怎么接触的母亲死了,都能让他伤心到昏过去,这要是我们中间,谁出点儿问题,他还不当场弄死自己了?看来,我得让自己和大家都长命百岁才成。’

    另一头,肖恩整个人都听懵了:“什么?伤心到昏倒?谁伤心到昏倒?他们再说我吗?”

    他匪夷所思地想:“我伤心到昏倒?不至于啊!别说我是个穿越货,我就是原本那个小白痴,应该也不至于对一个那么不负责的妈伤心到昏倒的程度吧?”

    可他实在想不起之前是怎么回事了。

    但一家子兄弟姐妹都已经认定他是为母亲的死才昏倒的。

    生理反应骗不了人,肖恩在葬礼上‘悲痛’到昏倒的行为,是所有人都亲眼看到的。

    所以,肯定是他接受不了母亲的死亡,太伤心导致的。

    听说演员一般都比较感性,所以,他可能就是这样敏感又脆弱吧。

    (演员:???)

    “我其实是工作太累了,我前几天熬夜想角色……”

    醒来后的肖恩,努力试图找个理由解释自己的行为。

    可惜,以詹姆斯为首的所有人都理解地表示:“我们知道,我们什么都知道。没关系,你不用说了。”然后,每个人都上前,给了他一个爱的拥抱。

    他们小心翼翼地安慰他说:“放心,我们都在,一直在,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别难过了。”

    “我没难过……”肖恩抗议的话没能说出口。

    所有人都担忧地看着他,生恐刺激到‘悲伤过度’的他。

    为了不让大家再继续担心,肖恩只好闭嘴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被迫接受了所有兄弟姐妹的照顾和安慰。

    直到下午的时候……

    一位律师找上了门,说要和他们交接弗洛西夫人的遗产。

    所有人再次震惊了:“遗产?您确定不是什么债务吗?”

    弗洛西家所有兄弟姐妹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那个不靠谱的女人,竟然还能给大家留下遗产?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确实不是开玩笑。

    只是……大家宁可这是开玩笑了。

    两个小时后,他们把律师送出了门。

    所有人面面相觑,半响,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最后,詹姆斯叹了一口气,叼着烟站起来,主动把几张纸从桌上的文件夹里抽出来,一边看名字,一边挨个儿发到每个人的手里。

    “都收好啊!收好啊!”

    他吆喝着说:“妈妈给你们准备的车票,上天堂的车票。”

    弗洛西夫人的六个孩子……

    每人一张通往天堂的车票——20万美元,写着各自名字的捐款证明。

    人的潜力真是无穷的。

    在收入不高的前提下,鬼知道她怎么省吃俭用捐出去那么多钱的!

    而且,最让人无力吐槽的地方在于……

    别人家长辈死了都给子女买保险,搞信托基金。

    他们的妈!!!!

    一个都不少地给留了一份各自的捐款证明??

    太崩溃了!

    为什么不直接把那些以他们名义捐出去的钱留下来!!!

    这操作……

    弗洛西家的所有人都快窒息了。

    [弗洛西夫人慈祥微笑:一家人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拿好车票,早晚我们一家人会在天堂团圆,我和爸爸一起等着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