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第87章

时间:2018-03-20作者:向家小十

    ,!

    第87章蝙蝠侠:红头罩之下(上)

    影片的开头,华纳等制作发行方的标识一闪而过。

    然后, 屏幕快速地重新回到了黑屏状态。

    刚刚坐好的观众们都知道, 这代表着正片即将开始。

    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下喝水、吃爆米花的动作, 满怀期待地望向前方巨大的屏幕。

    “凡事皆始于一。”

    低哑的声音在黑暗的电影院中这么突兀地响起后, 又归于沉寂。

    一根正在滴血的撬棍猛然出现在屏幕上。

    观众们顿时被吓了一跳。

    随着血滴在地板上的轻轻滴答滴答声……

    镜头沿着这根撬棍慢慢地向上移动着,经过款式老旧的紫色西装, 最终, 停在了小丑那张涂抹了白色油彩的疯狂脸上。他的嘴巴鲜红地裂开着, 像是被人用刀狠狠地划开过, 以至于只能保持一种不自然地古怪微笑表情。

    他冲着所有的观众说:“why so serious?”

    一股凉意从心底直窜上来, 观众们不由自主地绷紧了神经。

    “这是小丑?”

    “对,这么变态,一定是小丑。”

    他们互相窃窃私语着。

    小丑漫不经心地蹲了下来, 随手将撬棍扔在一边, 开始弯腰, 去摆弄一台摄像机。

    这时候, 观众们才注意到, 在他身后不远处, 一个穿着罗宾制服的少年, 正躺在一片血泊中。

    小丑对着那个摄像机检查了一下,自言自语着说:“哈哈, 完美!完美, 都录进去了。”

    然后, 他把那张吓人的嘴巴咧的更开、更大,像是在嘲弄什么地大笑着,可朝着摄像机的镜头,又露出了一抹思索的表情:“唔,怎么办?我得再说点儿什么,像是期末考前总结一类的话……”

    于是,他兴冲冲地拿起摄像机,重新站起来,去拍摄罗宾那遍体鳞伤的身体,还用一种仿佛科普一样的语气来讲解,诸如人体血液含量,以及,如何用撬棍把人的骨头一根根地敲断。

    “……这是一个讲究技术的体力活儿。”

    他再次把镜头对着自己的脸说:“幸运的是,我的技术和体力都还很不错。”

    然后,他不再去看那个濒死的罗宾,表情认真地像是在做一期科普节目,重新对着镜头严肃地说:“你们瞧啊(镜头转动,朝向地上的罗宾,再转回来),这就是小鸟儿还没长大,就过早离巢的严重后果。吸取这个教训,这是你们好心的小丑叔叔,免费教给你们的第一课,不用谢我。”

    镜头切换,蝙蝠侠正焦急地骑着蝙蝠摩托飞奔而来。

    小丑不紧不慢地整理下衣领,还梳了梳头发,用不出水的记号笔沾着血,在罗宾的制服上写出挑衅蝙蝠侠的语句,设好了定/时/炸/弹的时间后,他哼着歌,仿佛要出门参加一场宴会,高高兴兴地仔细把门锁好,满脸微笑地离开了。

    镜头停留在那间黑暗的屋子里……

    这时候,血泊中的罗宾这时轻轻地动了动。

    他的双手被绳索反绑着,一头黑发被凝固的暗色血液弄得打结,隐约能看出俊秀的脸上全是血和泥土,只有胸口还在微微地起伏着,证明人还没有死透,但定\时\炸\弹,却在他眼前不远处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定时器上的数字,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消失着。

    炸/弹和满目的血腥。

    成了二代罗宾杰森死前最后的记忆。

    “对,对不起,布鲁斯……”

    临死前,他这样轻轻地说。

    观众们的表情,这时候全都是愣的。

    不是说电影拍的不好,也不是不知道二代罗宾会死!

    但电影开头,一上来就这么猛吗?

    醒醒,导演!

    这才只是开头啊!

    但导演才不会管。

    所以,观众们只能看着蝙蝠侠疯了一样冲过来,徒手在爆炸后的废墟中拼命挖掘,可最后,却只能无助地跪在地上,抱着二代罗宾的尸体无声地落泪。

    甚至,这还不是悲剧的结束。

    当天,他竟然收到了小丑寄来的虐杀视频。

    由于蝙蝠侠一直戴着黑色的头盔,所以,斯蒂文导演特地给了西萨尔一个特写。

    他露在盔甲外的嘴唇颤抖着,眼神更是宛如失去理智的动物一般狂怒,闪烁着泪光,是濒临爆发和崩溃的情绪,像是心中有一根细细的弦,岌岌可危,只要轻轻一拉,就会彻底断裂。

    这是属于奥斯卡影帝的真正实力。

    连斯蒂文导演都在事后说:“有时候,光是看着这样的演员,用一双眼睛来表达感情,就让人激动。当然,肖恩装死也装得挺好(肖恩:……真是谢谢夸奖)。”

    现场的观众们,心里已经开始不好受了。

    辣鸡dc!

    他们一边骂着,一边心酸地吃不下爆米花,也没办法喝什么果汁了。

    还有一部分观众,并非漫迷,而是凑热闹误入。

    但当他们看到这里时,都有点儿怀疑人生了:‘等等,不是说漫改电影吗?漫画难道不应该都是大力水手、飞天小女警那种类型吗?什么时候,米国青少年的漫画都这么重口味了?’

    但事实上,这个开头已经是删减后的结果了。

    原本拍摄的时候,还有一段小丑用撬棍反复暴打罗宾的戏份,但斯蒂文导演为了确保影片的分级能在pg-13上,以确保受众群体更广泛,所以,不得不删掉了评审团所谓的‘过于详细描写杀戮和血腥’的片段。

    当然,电影一向是需要有张有弛的。

    在调动起所有观众的情绪后,接下来,也不可能一直这么让人处在悲伤的氛围之中。

    下一刻的镜头,变成了哥谭(芝加哥)市的全景。

    笼罩在黑暗中的哥谭,显得雾蒙蒙的,但特别真实。

    这是因为电影中出现的片段,每一个事物都有现实为依托的。

    所以,当蝙蝠侠的白天身份——布鲁斯韦恩开车经过街道的时,是在芝加哥的地下道路区域,右边是芝加哥河,前方是高架轨道,一路开到韦恩大厦,也只有这个大厦是虚构的。

    所以,米国的观众们看到这里的时候,会有一种奇怪地似曾相识感。

    仿佛现实中,真的存在着这么一个哥谭。

    此时的哥谭,并没有因为一位少年超级英雄的死亡,而有任何的改变。

    它依旧灯火通明,到处是偷窃、抢劫、贩/毒和谋杀……

    蝙蝠侠在黑暗中巡视整个哥谭,艰难地保证无辜人不受伤害,也尽可能地维系着整座城市的和平,在他的身边,已经有了第三代罗宾。

    这是小丑被关进阿卡姆疯人院后的第三年。

    与此同时,在这一年,又一名犯罪新星在哥谭冉冉升起了。

    他以红头罩之名,向着哥谭市老牌犯罪分子,拥有庞大势力的黑面具正式发起了挑战。

    戴着红色头盔的神秘男人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观众的目光。

    他举枪射击的姿势酷炫,黑色的紧身衣包裹着完美的身材,搏斗的动作也十分精彩。

    但黑面具不甘示弱,奋力选择回击。

    蝙蝠侠恼怒这种充斥着混乱屠杀和战斗的黑帮火拼,决定要进行阻止。

    这时候,镜头似乎无意中拍了一下蝙蝠洞。

    在不远处的陈列柜中,死去罗宾的残破制服正挂在那里,上面是小丑留下的讽刺字句:ha ha ha! jokes on you,batman!

    接下来,考验导演功力的时间到了。

    那是一场哥谭市的三方大混战!

    红头罩肆意不断地杀死黑面具的手下,炸毁他的货物,大肆的抢地盘,那些黑帮分子只要敢反抗,就会被他毫不留情地杀死;黑面具在失去好几个地盘后,愤怒又无计可施地到处招人,暗杀红头罩;蝙蝠侠认为红头罩的滥杀打破了哥谭地下的平衡,一方面想阻止红头罩继续这么做,另一方面又要制止黑面具的复仇反扑,以避免黑帮混战的发生。

    三方人马开始用各种方式争斗起来。

    中间,既有单对单的强者对决,也有多人和多人的混战。

    在这个阶段,观众们能看到极度精彩,又应有尽有的动作戏。

    比如,黑面具会派出一堆下属围攻红头罩;而红头罩毫不示弱地炸毁他的武器库,还和七八个强壮有力的黑帮分子搏斗(武术指导费了不少劲儿,让他的动作显得符合角色性格的火爆又凌厉);蝙蝠侠会从大厦五层楼的窗户那一跃到小巷子中,打退黑面具的人后,开着蝙蝠车在夜晚哥谭的街道上横冲直撞地飞车追逐红头罩。

    观众还能看到科幻一般的场景:

    高科技的蝙蝠车,不可思议地腾空而起,车子侧面生出滑翔的两翼;车尾能喷出火焰;整辆车钢铁铸造,宛如怪物一般,直接朝着墙撞过去,却将墙给撞地轰然倒塌!

    伴随着枪/声、爆/炸/声、马达的巨大咆哮声……

    观众们被刺激地连连惊呼,心脏怦怦地剧烈跳动着。

    不少男性漫迷激动地都快说不出话来。

    他们在身前攥紧了拳头,在心里想:“这就是我们的蝙蝠车,我小时候梦想中的蝙蝠车。蝙蝠侠的蝙蝠车就该是这样,硬汉一般无坚不摧,又充满力量。”

    蝙蝠侠的出场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失望。

    他强硬、冷酷、智慧又坚定。

    但事实上,红头罩也毫不逊色。

    在观众们的旁观者眼中,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犯罪分子,只是凭借一己之力,就将蝙蝠侠和黑面具耍得团团转。

    他在电影中,极具存在感,一边单打独斗,脾气暴躁地动辄伤人,甚至,还疯狂地在自己的身上安炸/弹,不惜用‘与人同归于尽’的威胁方式来取得胜利。

    但另一边,他又头脑极度冷静,狡猾地挑动着蝙蝠侠和黑面具之间的矛盾,让自己能够游走在灰色的中间路段,从中渔利。

    蝙蝠侠质问他:“你到底想干什么?把哥谭地下世界搅合得一团乱吗?”

    红头罩回答他:“你该退休了,蝙蝠侠。我会取代你,超越你,彻底清扫哥谭!”

    这个回答让蝙蝠侠不禁为之一愣。

    因为在他的想象中,一个和黑面具争夺地盘的家伙,很可能是为钱为权为名,却唯独没有想到是这种回答。

    “用杀人的方式来超越我吗?”蝙蝠侠不禁质问他。

    “有用很多,死了的坏蛋,就再也做不了坏蛋的事了。”红头罩冷笑着抛下这么一句后,离开了。

    “他到底是谁?”没看过漫画的观众不禁这么想,因为这理念不太像是绝对的反派。

    电影中的蝙蝠侠,同样也在思考:“他到底是谁?”

    交手次数太多,熟悉的打斗方式,和似曾相识的声音,开始让蝙蝠侠渐渐产生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怀疑。他忍不住地怀疑红头罩的真实身份……是否是自己认识的某个惨死的幽灵?

    惨死二代罗宾的音容笑貌开始不停地浮现在他眼前。

    这天,他重新来到了哥谭著名的犯罪小巷中,不经意地回忆起了自己和二代罗宾杰森初见的一幕……

    背景音乐变得温和起来,连刮过的风也显得轻柔无比。

    “我只问一个问题,你最好想清楚后,再告诉我。”

    “什么?”

    “……你饿吗?”

    预告片中的段落,再次出现在屏幕上,却依然让所有观众为之动容。

    一个街头流浪的少年,无家可归,饥饿难耐地试图偷蝙蝠车的轮胎去卖。

    但蝙蝠侠却买了汉堡和可乐给他。

    他们温馨地坐在一处山坡处,一起吃着东西,还遥望着不远处的韦恩庄园。

    流浪少年杰森一边狼吞虎咽着,一边说自己以前曾经想去韦恩庄园踩点偷东西。

    “呃……你为什么会觉得偷别人的东西无所谓?”蝙蝠侠奇怪地问他。

    “这还用问吗?”杰森给出了一个很仇富的回答:“那个操蛋的百万富翁花花公子已经坐拥全世界了,可我还在饿肚子。”

    蝙蝠侠觉得挺有道理,还点了点头。

    可下一刻,他很自然地建议:“杰森,你偶尔也得给人一个机会,说不定你会大吃一惊的。”

    (已经有一些漫迷观众,在这里就忍不住笑出声。)

    可屏幕中的杰森,对此嗤之以鼻。

    但当他被蝙蝠侠捡回家收养后,却果然大吃一惊了。

    因为他发现,蝙蝠侠和‘操蛋的百万富翁花花公子’是同一个人。

    他满脸懵逼地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就开始了罗宾的训练。

    影院中的观众全都笑起来,笑声此起彼伏。

    这一段温暖的回忆,有效地缓解了整部影片的沉重。

    观众们之前还含着泪,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微笑。

    他们看着蝙蝠侠和他的新罗宾一点点儿磨合和亲昵相处,看着蝙蝠侠还没那么沉默寡言,偶尔会有的一两句冷幽默,看着杰森从一个街头小偷蜕变成打击犯罪、行侠仗义的罗宾鸟,看着他活泼地故意去吓唬蝙蝠侠,却被识破后的不高兴小表情。

    等杰森正式被允许穿上罗宾制服,和蝙蝠侠一起出门夜巡的那一天。

    他蓝色的眼睛中闪烁着近乎耀眼的明亮光芒,对蝙蝠侠神一般地崇拜,又充满依赖说:“布鲁斯,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影院中的部分漫迷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潸然泪下。

    “天啊,这孩子!这孩子!”他们抹着眼泪,哽咽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但另一头,黑面具已经再也忍受不下去了。

    一方面,红头罩步步紧逼地不断抢夺他的地盘,另一方面,蝙蝠侠还在唧唧歪歪地阻止他进行反击。

    他决定去寻找外援。

    一个既能和蝙蝠侠对着干、不落下风,又能帮他干脆利落除掉红头罩的人——小丑。

    蝙蝠侠不杀人,总是习惯性地把抓到的罪犯扔进阿卡姆疯人院。

    因此,那里戒备森严,轻易不会让犯罪分子逃出来,外人也很难进到里面。

    可黑面具有足够的人脉和内线。

    他出身于西恩尼斯家族,而西恩尼斯家族是哥谭仅次于韦恩家的豪门。

    他成功地从阿卡姆疯人院中,带走了小丑。

    但疯狂的小丑不是那么好操控的,他一获得自由,立刻反噬黑面具。

    在他快要杀死黑面具的时候,红头罩又一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我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现在。”

    他冷静地对小丑说:“我逼得黑面具走投无路,就是为了让他把你从阿卡姆里弄出来。”

    在黑面具一脸苦逼的表情中,他从容地抓走了小丑。

    并且,说出自己真实身份后,以牙还牙地用撬棍将小丑打了半死……

    然而,小丑却惊喜地睁大了眼睛,还发出了一阵疯狂的大笑:“太棒了!太棒了c孩子!学得好!我迫不及待看小蝙蝠的表情了!”

    他无比欣赏地赞叹说:“干得好啊,小鸟儿!你学得真快真好,记得准备相机,我们可以一起给小蝙蝠一个惊喜,还可以和他一起来个合影!天,我真没想到能教出你这么棒的学生!”

    红头罩立刻恶心地丢掉了撬棍。

    他愤怒地说:“我不是你,渣滓!”

    同一时间,蝙蝠侠终于确定了红头罩就是死去的二代罗宾杰森。

    蝙蝠洞中,他手指微微颤抖着,瞬间像是老了十岁。

    观众们全都提起了心,表情紧张地几乎不能呼吸。

    最终的决战,很明显即将到来……

    “够了,杰森。”

    蝙蝠侠果然找上了红头罩,一语道破他的身份后,疲惫地说:“该结束了。”

    杰森冷哼了一声,桀骜地摘掉红色的头盔。

    但在红头盔之下,非常讽刺的是,脸上还戴着属于罗宾的眼罩,然后,他扬了扬眉毛,近乎挑衅地说:“你不高兴看到我还活着吗,布鲁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