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56.第56章

时间:2018-02-27作者:向家小十

    ,精彩小说免费!

    第56章你干坏事你杀人可我还想为你哭

    电影的开篇, 很是平平。

    那是一个好天气,屏幕上, 阳光明媚,夏日的风吹的窗帘来回飘动, 蜜蜂嗡嗡嗡地飞过, 不远处的花园里,正繁花盛开, 空气中散发着玫瑰的清香。

    亨利勋爵抽着烟, 漫不经心、很是无聊的样子。

    他和那位画家朋友一问一答的闲聊,除了时而犀利又精明的观点外, 并无多少稀奇之处。

    观众们此时也很放松, 一副随便看看的样子, 时不时还互相窃窃私语, 感叹下‘画面拍的很不错’,显然, 这种夏日风情,对比柏林二月这破天气, 真是让人倍生感慨’。

    亚当海因斯皱着眉头,一脸地不高兴。

    作为专门研究古典文学的讲师,他对道林格雷这种名著本身就是很熟悉的。

    如今,开篇环节虽然平淡, 但和原著却十分贴合, 而且理查德和赫伯特两位演员的发挥, 也在及格线之上, 按照道理来说,是值得赞赏的。

    然而,只要一想到,这幅画面是事先拍好的。

    亚当就完全不觉得好看了,他讨厌电影和观众之间,这种无形的冷漠距离感。

    于是,他毫无道德地拿出手机,不顾周围观众恼怒的目光,打开备忘录随手做记录:“枯燥到令人乏味的表现力,像是在画一幅建筑图纸,导演没有一点儿创造力,复制粘贴各种元素后,拼成了一幅图,而演员自身的魅力和真实感也荡然无存。”

    但接下来,他就挨了当头一棒。

    只要这少年一出现——只要他一出现——!

    电影不等于真实,可它是一种近乎梦幻的存在。

    它不仅加强,而且会数倍地放大影像效果。

    光线因为柔焦摄影,突然变得温柔起来……

    道林格雷坐在钢琴前,随手翻着乐谱,金色的发丝垂落在额角,那明亮的蓝眼睛,红红的唇、天真烂漫的面容,和无忧无虑的表情,像是上帝送往人间的最珍贵礼物,这么极为突兀地呈现在大屏幕上,瞬间穿透了所有人的灵魂。

    所有人倒吸一口气,室内瞬间鸦雀无声,观众不敢眨眼地望着前方。

    亚当反射性地按掉了反光的手机,傻乎乎张大嘴看着屏幕。

    文学创作者总是酷爱写美人,基本上但凡小说里没几个美人,读者简直读不下去。

    可说真的,这给表演行业添了多少麻烦啊!

    但凡能从事表演这一行的,除了个别特型演员外,大家都是五官端正,相貌也在及格线以上,稍稍化妆,加上点拍摄角度,或者滤镜加成,也能冒充一下美人。

    可若是遇到这种……

    文学史上都出了名的美人,整个人就是美的化身,那就真是完全束手无策了。

    听听那个画家在原著里怎么说:

    道林便是我全部的艺术,他的美如此出众,实非艺术所能表达。

    所以,在此之前,道林格雷也曾被搬上过舞台。

    但说实话,哪怕再完美的舞台妆,周围演员再无比真实地表现出为美所震撼,可底下的观众也是‘我知道他很美,但我看不出来,角色设定是美的,所以我就脑补他很美,你们继续演下去吧’的一脸理解和明白。

    有时候,观众就是这么宽容,只要别太尴尬,稍微过及格线,大家就心满意足了。

    然而,这部电影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一个在及格线上的人,经过镜头的修饰可以达到优秀;

    那么,一个本就在优秀行列的人,经过镜头的修饰,足以达到远不止二十倍地叠加增强效果。

    而这部电影中,亚伦导演对道林格雷的刻画,更是在力求完美了。

    摄像水准堪称顶级,光线和阴影的反复运用,让道林在电影中仿佛自带光环一般。

    通常,水果商店想要水果卖得好,会把个儿大、好看的放在外头,撒点儿水,让表面更诱人。

    同样的道理,在电影中,造型师和摄影师的联手打造下,角色不可能缺乏魅力,或者表现的太过黯然无光。

    真实生活中的人,大部分站在糟糕的光线中。

    可在镜头中,打在道林身上的每一道光,都在追求最佳的效果,以及最好看的角度。

    所以,当这么一副美少年图出现的时候……

    所有人都有了一种‘麻烦请暂停,后面先不用看了,这副画面,我还能看两小时’的心动想法。

    亚当的脑残粉之心,悄无声息地又一次苏醒。

    而且,这一次简直如同干/柴/烈/火一样地烧起来。

    去特么的演员真实魅力荡然无存!

    这分明是魅力大增。

    那清晰到连脸上细小绒毛都可见的大特写,那宛如百合花一样纯真的金发少年。

    亚当攥紧了拳头,浑身都兴奋地颤抖,幻想这个镜头能永远一直地持续下去,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灌了好几瓶酒,脑袋晕乎乎的快要失去知觉,可偏偏快激动的热泪盈眶了:上帝啊,就是这种感觉!对,他就是天使!

    可如果仅仅是靠刷脸的话。

    那就不是电影,而是演员写真了。

    导演显然不会满足于此。

    剧情缓缓地进展着,画家痴迷于道林的美貌,将之视为自己毕生追求的艺术,为道林作画;亨利勋爵同样欣赏道林的美貌,却想要对其施加影响。

    “人的一生要活得充分、彻底。”

    理查德扮演的亨利勋爵,始终优雅又彬彬有礼。

    除了肖恩扮演的道林外,这个致使道林最终堕落的诱导者,显然也十分重要。

    而理查德绅士般的气质和慢悠悠又低沉的磁性嗓音,说起蛊惑人心的话语来,近乎是一种享受,让人听了就无比信服。

    他鼓励着道林放纵自己,尽情去享乐:“现在,你的美会让整个世界为你颠倒。正如霍尔德(画家)对你的痴迷,但到你老了的时候呢?你老了的时候,面色灰黄,满脸皱纹,脸颊下陷,目光迟钝。所以,青春易逝,孩子!没有留下胜利凯歌的记忆,是遗憾又空虚的。你得活着,道林,什么都不要怕,尽可能地享乐!不要把你的生命献给无知、平庸和低俗,而是把你宝贵的内在生命去活出来。什么都别错过,千万别错过,不断寻找新的感受,因为,你的青春只有一季……”

    道林被他镇住了,瞪着眼睛去倾听,那神态无比天真,可蓝眼睛中的情绪,却生动地随着他的话语而不断地变换着。

    尤其是听亨利形容‘人老了’的情景时,他脸上竟非常自然地流露出地了一丝惧怕,十分触动人心,又惹人心疼。

    人类对衰老的惧怕情绪是相通的。

    尤其是刚刚才看到道林那绝俗的美貌,再想象他日后衰老……

    天啊,别说是道林了。

    哪怕是观众都不由自主地生出‘不,不要老,真不希望他老’的怅惘情绪来。

    在这种情绪的作用下,当他们看到……

    [道林对着画像发誓说:“我愿献出世间的一切,包括我的灵魂来和画像交换,让它代替我承担衰老和种种不好的东西,而让我像它一样能够青春永驻,美貌永远不失光泽。”]

    看到这里的时候,完全没有觉得道林纠结外表的矫情做作,反而充满了理解。

    “换做我是道林,我也会这么做。”

    他们在心里思忖着,更加热切地望着屏幕,等待着后头的剧情,哪怕所有人都已经看过原著,知道道林最终会死亡,可还是迫切地想要看到这仿佛真实发生的影像。

    那些曾经读书时,怎么都想象,也脑补不出来的场景,神奇地在眼前徐徐展开。

    这时候,尽管一直号称‘舞台表演比所有影视更真实’的亚当海因斯,都没办法拒绝电影的魅力了。

    占据整面墙的宽大屏幕,就像是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而观众站在门口,任由人的思想缓步徜徉其中,为那个世界中演绎的各种喜怒哀乐感同身受。

    画家唤醒了道林对自身美貌的意识;

    而亨利勋爵煽动了他对美貌的运用,鼓励他放纵自身的虚荣和欲/望。

    道林开始了第一次改变。

    他粗暴地撕毁了婚约,致使未婚妻服毒自尽。

    画像中的道林,唇角勾勒出了一抹近乎残忍的冷漠。

    背景音乐中,弦乐器奏出了一阵颤音,仿佛昭示着什么。

    得知未婚妻死讯,道林在屋子里走来走去,镜头冷静地随他来回移动着。

    背景音乐微不可闻,又隐隐焦躁地一遍遍循环重复着,像是慌乱又无措的内心世界一般。

    他最后站在了那副神秘的画像前。

    镜头此时缓缓地描述着他的美丽和神秘,最后,是特写镜头下的一个复杂的凝视眼神。

    他与画像中的邪气自己沉默对视。

    身后的灯光明明暗暗,电影院中的观众紧张地快要窒息。

    他一把拉上了幕帘,把已经出现变化的画像遮盖起来。

    音乐变得平静起来,他做出了选择,没有任何忏悔,反而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微笑着走出了卧室的门,吩咐仆人把画像放进储物间,彻底锁了起来。

    镜头再次转换,一阵悦耳又轻快的音乐前奏响起……

    摄像机前前后后的推拉着,跟着亨利勋爵的身影,穿过人头攒动,烟雾缭绕的舞池,在一片欢声笑语和近乎靡靡之音中,大家又一次看到了道林的身影。

    他还是那么漂亮,神色看起来依旧很天真。

    可他的行为和话语却完全地变了,他会因为别人的爱慕而得意地微笑,会玩弄别人的感情,会随随便便亲吻不爱的人,还会在不知名的舞会上,和不认识的人寻欢作乐。

    亚伦导演没打算把片子拍成情/色片,所以,有些镜头给的非常隐晦。

    比如,有一处镜头,一个穿着华丽长裙的女子,提着高跟鞋悄悄地离开。而屋子里,肖恩饰演的道林,却半躺在一张凌乱的大床上,漫不经心地抽烟,肢体自然地舒展,赤/裸着上身,脸颊上浮起一抹浅浅的红晕,眉梢眼角,带着一种释放后的餍足神色。

    画面唯美,可无形中透着某种暗示。

    导演十分恶劣地在这里停顿了好几秒,仿佛在用画面告诉所有人:没错,你们都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就是不让你们看,你们只能凭自己去想,去脑补。

    观众看的口干舌燥。

    他们下意识地想去拿水喝,可又怕错过关键镜头地强忍着,继续死死盯屏幕。

    道林彻底堕落了。

    那是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明明他的样子和前面一模一样,神色依旧纯真。

    可也许是光线、阴影和音乐的作用,他看起来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诱惑力,同样的勾唇微笑,前期显得腼腆和天真,可现在,却仿佛带着某种暧昧的暗示。

    那幅神奇的画像也随之变化,显得越来越邪恶。

    道林时不时就站在画像前,一次次审视自己渐渐丑恶的灵魂,神色却没有半点忏悔,反而透着一股饶有兴趣。即使他眉宇间偶尔流露出担忧和惊惧,也不是因为自己的罪行,而是因为‘灵魂继续堕落的话,会对我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吗?如果没有的话,当初决定让画像代替我承担一切,真是不错的选择’。

    越来越多关于他的恶行,在社交圈中传播。

    毕竟,每一个都言之凿凿,渐渐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只要看到他那依旧貌美又天真的神色,所有人又都会下意识地选择相信他的无辜。

    可那位画出画像的画家,却凭借艺术家的敏锐,依然发现了道林的不同。

    一个镜头前,他在道林的家门口犹犹豫豫,继而转身离去,又回来,身影轻微摇摆。

    仅仅凭借一个背影就能透露出情绪上的不安和彷徨,那是赫伯特才能做到的精彩表演。

    从这里可以看出,这部电影中,真的是所有演员没有一个演技掉线的。

    不管是亨利勋爵那种不动声色的诱导,还是画家那种艺术家的敏感多思的情绪,都被表现的淋漓尽致。

    在见到道林后,赫伯特扮演的画家心痛又悲伤地大声质问:“你被什么改变了吗,道林?尽管你看上去依然纯朴、自然、柔情满怀,像是世上最纯洁的人。可现在,你整天和一群坏朋友们交往,混在贼窝里。xx夫人曾经是多么正派的女人,她的名声如雪一样毫无瑕疵,但人人都说亲眼看到她和你在走廊里偷情,饱受唾弃。道林,我不相信那是你。如果真的是你,那我必须问一句,你到底怎么了?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灵魂,到底是出了什么差错?”

    “灵魂?”

    这句话激怒了道林:“那就让你看看我的灵魂吧!”

    观众屏息地注视着屏幕。

    如瀑布激流直下一般的钢琴配乐骤然响起,如此的激动人心。

    而在这么激烈的音乐声中……

    道林带他来到储物间,猛地一把拉开幕帘,露出了里面虽然俊美,但无比邪恶的画像。

    “不!这不是我的画。”

    画家发出一声惊呼,仿佛被迎面抽了狠狠一鞭子,脸上掠过一阵痛苦的痉挛。

    他扑到画像面前,试图去寻找漏洞和变化的原因。

    道林站在阴影中,用奇怪的目光看着画家:“这不正是你要的吗?这就是我的灵魂,你奉承我,恭维我,只因为我的容貌。你勾起了我全部的虚荣心……”

    画家浑身冷汗地跌坐在椅子里反复自问:“是我错了吗,是我错了吗,上帝?”

    小提琴又一次响起,旋律重复,不断循环,仿佛一股冷飕飕的寒气,沿着脊椎骨开始上上下下的缓缓爬动。

    道林满心厌恶地看着画家,拿起了桌上的刀。

    这一场戏充满了力量、冲突和无穷的恶意,应该是肖恩电影生涯中的一次巅峰演出

    电影院中的观众们,能清清楚楚地从音箱中听到,低哑地闷哼声,刀刃划开人体动脉的声音,和血滴滴答答流在毛毯上的细碎声……

    可当一切结束。

    道林冷静地放下刀,神色平静地走到落地窗前,打开了窗户。

    他斜倚在窗台上,静静地望着窗外,容貌依然美丽无辜,神色也十分天真。

    但窗外却一片漆黑,一如他再也不可挽救的灵魂。

    “上帝啊!上帝啊!”

    亚当听到旁边坐着的一个人正心惊胆战地呢喃着。

    其实,他自己也想喊上帝了。

    他呆滞地望着屏幕,那个角色明明那么的可恨,干尽了一切坏事,甚至亲手杀了人。

    可亚当就是不知道,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完全没有以往对反派角色那样该有的厌恶和憎恨。

    反而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心痛和悲哀。

    曾经……

    那么美的灵魂被人的欲/望毁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