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第35章

时间:2018-02-15作者:向家小十

    ,!

    此为防盗章  第3章  再见, 奥斯卡

    肖恩计划出门找活儿干了。

    詹姆斯碰瓷带回来的钱, 一部分给凯西拿去交房租, 另一部分又被他们共同的圣母妈拿去给聋哑儿童捐款,可接下来要付的电费、水费、煤气费以及吃饭的钱, 却都还没什么着落。

    四妹凯西的学习成绩很好, 要继续上学;老五卢克才七岁, 老六莎莉三岁, 不能指望两个小崽子赚钱;二哥瑞安是个骗女人钱的小白脸, 但也解决不了多少问题,因为,一来不是所有姑娘都能喜欢他这类型, 二来他业务拓展太慢, 在下层贫民区的这地界,不管是什么珍妮还是玛丽,兜里的钱都有限, 所以, 除非那天他撞大运地钓个富婆回来, 否则,暂时的发展也就那样了。

    “得想想办法, 得想想办法。”

    肖恩在心里反复琢磨着赚钱的门路。

    这时候,经过鲨鱼笑的摧残,他已经放弃了‘发财致富当上大明星荣获奥斯卡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的白日梦, 只想脚踏实地, 勤快地找个普通的活儿干, 什么超市收银员,什么快餐店服务员、外卖快递员一类,总之,能按时付薪水就好。

    可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奇怪,当你一门心思地想做事情的时候,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可当你已经放弃,狠下心不再去想它的时候,机遇又会莫名其妙地降临在你面前。

    曾经试镜的那个剧组,把电话打到了隔壁邻居家。

    弗洛西家目前穷的连电话都没有,所以,肖恩留的联系方式是隔壁邻居。

    邻居家那位在面包店工作的胖大婶苏菲,好脾气地告诉他:“是一个女孩的声音,通知你去剧组报道。”

    有那么一瞬间,肖恩几乎出现了一种幻觉,类似于……自己全身上下都焕发出七彩般的主角光芒,如果这是一场美梦,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他兴奋地难以言表,恨不得立刻升天。

    “我再也不诅咒你了,法鲨。”

    在邻居苏菲大婶的惊悚目光中,他一遍遍在心里喊着鲨鱼,从容地绽放出了洋溢快乐的大鲨鱼笑容,同时大声地宣布:“我爱鲨鱼!”

    苏菲大婶:呃……看出来了。

    忘记说了,这是一个与现实不太一样的时空。

    历史大背景相似,原时空中存在的人、事、物,这个时空大部分也存在,只是偶尔会出现一些‘名字变了,出现的时间早晚不太一样’的小问题。

    但两个时空中最不同的地方在于,这个时空戏剧业十分发达,但电影业发展却有些缓慢。

    原因在于,百老汇和好莱坞之间,存在着长达数十年的争斗。

    在肖恩原本的时空中,百老汇和好莱坞是一对近亲,好莱坞拍电影,百老汇演戏剧。

    通常模式是,演员从百老汇走红后,登上好莱坞的屏幕,红一段时间,不幸过气,或者遭遇演技危机,又会再赴百老汇进行‘加工’;也有在好莱坞红起来的演员,想要重新琢磨演技,挑战另一种表现方式,转而投身百老汇戏剧表演。并且,好莱坞的戏剧可以搬上电影屏幕,电影有些也会改编成戏剧,出现在舞台上,所以,两边可以说是,互通有无,互帮互助,联手并进。

    但在这个时空中,却出了一点儿小问题。

    由于这个时空的百老汇出现比较早,拥有了一大批才华横溢的剧作家,比如,早年莎翁的戏剧,经久不衰,形成了独特的戏剧文化圈子。于是,当另一种表现模式——电影出现的时候,那毫无文采、口语化的语言和简单的狗血剧情,居然引起了一些热爱戏剧,又自认为高人一筹的戏剧狂热分子的疯狂攻击,认为那是在亵渎艺术。

    尽管电影的表现形式上,比戏剧更有弹性,也更灵活易懂。

    可这群狂热分子就是长年累月地坚持认为‘那是没文化的下等人才会看的东西’,又由于这些狂热分子中,有着个别地位颇高的特权分子,导致电影居然真的一度沦为被人看不起,不正经的东西……

    仔细想想,这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很多时候,我们都能看到历史书上,时不时就出现一些阻碍历史进程发展的人、事、物,认为他们非常愚昧无知。

    可不管后人们怎么看,当时的那些人,却无比固执地坚信,自己才是正确的。

    这有点儿类似于早年出版业看待网络文学,无关对错,只是观念和接受度不同,只有时间才能慢慢让两者磨合,彼此接受。

    总之,就是有那么一个时期。

    这群顽固分子认定了:电影是一个肤浅的行当,让文化流失,让人们变得低俗,必须遏制。

    直到随着时间的发展,电影凭借独特的魅力和表现力,依然披荆斩棘地挣扎出了一条大道,渐渐被人们所认可和熟知。

    可早期的这种打压和排斥,却成功拖慢了它的发展步伐,导致现在这个时空中的大多数影片,不管是拍摄手法,还是故事剧情,还都停留在‘动作夸张,念台词如朗诵名篇’那个阶段,如果放在经历过好莱坞繁盛时期的异时空人眼中,确实稍显落后。

    并非设备和科技不行,也并非演员不够好,只是由于发展的时间太短,暂时还没有那个意识。

    这就好比一层纸糊的窗户纸,虽然轻轻一戳就破,可如果没人去戳,它就会好好地立在那。

    所以,当肖恩看到那个名为《暗夜杀手(涂黑)鲨鱼》的简陋剧本时,真的毫不惊奇……个鬼啊!

    这改的也太随便了吧??!!

    知道你们是有钱任性、业余玩票性质,但这也太业余了吧!

    “由于你试镜时的表演,太富有感染力,太精彩了。所以,我们的编剧临时决定为你更改剧本。”自称是剧组导演的雀斑男人凯文语气亢奋地说:“你会是我们影片中的最重要的角色!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荣幸?”

    肖恩面无表情地先默默地环视了一圈剧组。

    虽然不论穿越前后,他的年龄都不算大,也没多少社会经验,但要知道,一个目的是为了好好学习的小组,和一个以学习名义凑在一起玩的小组,氛围上是截然不同的啊!

    在这个临时搭建的剧组中,所有工作人员都嘻嘻哈哈,拍没几分钟就不拍了聚餐去,表演的演员努力尬演,导演想一出来一出,场面调度更是糟糕,摄影师的镜头有时候甚至都拍不到人,道具那边更是错漏百出,灯光师更是完全的业余……

    如果是一名专业的演员,看到这一幕,大概早就在心里打退堂鼓了。

    因为这所有的一切,无疑都象征着:烂片!烂片!!大烂片!!

    一旦拍了这种片子,不说将来红了,留下无法洗刷的黑历史了……

    单说从事业发展角度来说,拍这玩意儿,实在是毫无提升空间,还降低自身的格调,显得业余和不专业。

    但肖恩才不会拒绝。

    因为剧组开出了高达八十美元的薪水,只需要他的三个镜头(肖恩:等等,到底什么重要角色,才只需要出场三个镜头?)。

    但是……

    “家里的电费有着落了。”肖恩默默地想。

    在凯文导演答应先付一半工资后,他干脆连演什么都没看,就利落地签了合同。

    然后,他四十五度角凝视天空,满眼悲伤地在心里说:“再见,奥斯卡。”

    一旁的凯文导演还在兴奋地反复重复着说:“你不会后悔的,肖恩!这是个重要角色,重要角色!非常重要的角色!”

    确实很重要。

    片名被改成了《暗夜鲨鱼》,他负责演那头鲨鱼。

    这可能是戏剧界最大的ip了。

    经典的力量,历久弥新,时至今日,依然无人能抵挡。

    尽管有时候,演员们演的非常差劲儿,会被观众喝倒彩,被骂的狗血淋头,可起码只要把海报挂出去,总有几个莎翁的脑残粉,愿意掏钱买票支持。

    所以,每个剧院或多或少都会排练一两出莎翁的戏剧来撑场面。

    伯尔曼导演没有打扰大家的排练。

    他平静地站在角落的观众席中,定定地注视着舞台。

    舞台上,刚好演到两个闲着没事干的纨绔和一个小丑在一起互相逗乐玩儿。

    其中一个提议大家轮流唱歌,还说‘唱歌我唱的挺好’,小丑在旁边插科打诨‘对啦,大人,有许多狗唱得也挺好’;另一个纨绔说‘让我们唱《闭住你的嘴,你这坏蛋》吧,小丑,你来开头,第一句闭住你的嘴’,小丑继续插科打诨‘大人,要是闭住我的嘴,我可就再也开不了头啦’。

    这是一幕简单的过场戏,让全神贯注看剧情,已经看到疲惫的观众们稍稍放松一下,不感兴趣地还能趁机跑个厕所什么的。

    所以,气氛很随意,演员们也演的很放松。

    可让伯尔曼导演真正注意到的地方在于,肖恩暂时演的这个小丑,非常的……活灵活现。

    从某方面来说,肖恩目前并不具备成为一个优秀舞台剧演员的条件。

    因为舞台剧不像是电影,哪怕身高不够,演员也能踩个箱子,让摄影师从下往上拍,把人拍的威武雄壮。可舞台不行,小个子的演员很吃亏,会被剧院那庞大的场地彻底吞吃,最远一排的观众根本看不到他的任何表演。

    肖恩还处在发育期,身型明显不如成年人厚实、高大。

    而且可能因为弗洛西家过去太穷的缘故,他有些轻微的营养不良,瘦瘦高高,一点儿肌肉都没有,这样的形象,出现在舞台上,完全没办法担任任何主要的角色,因为会毫无存在感。

    但是在这场排演中,由于伯尔曼站的离舞台很近,刚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表演。

    刚刚长成的少年五官还算立体,表情十分生动,动作活泼、灵活地在舞台上窜来窜去,而且,每一句话都会恰当地变换出相对应的表情,接赏钱时的愉悦和谄媚,被侮辱时的不以为意和无所谓,再到听两个少爷互相斗嘴时流露出的嘲笑,被训斥时非常及时的示弱和露出惧怕表情。

    可从头到尾,在这些表面的情绪之下,他眼神的深处,又都带着小丑这个角色独有的戏谑之色,颇有一种‘你们拿我当笑话,我也拿你们当笑话’的愤世嫉俗感。

    这是很大的进步。

    伯尔曼导演心中隐隐有些欣慰。

    哪怕剧院将来不幸关门,这个虽然是野路子出身,却细心地靠一场场跑龙套,已经逐渐磨练出自己演技的小少年,应该也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这孩子的表演,很有意思。”

    小史密斯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伯尔曼导演的身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台上:“如果剧院情况好,我可能会选择提前签下他,然后再慢慢培养。”

    “他确实很努力。”

    伯尔曼导演回答:“这种不给钱的排练,他也从来没缺席过,每次还都会演的很认真、很卖力。”

    “对于……对于刚刚我们说的那件事,我很抱歉,伯尔曼叔叔。”

    小史密斯先生犹豫着再次道歉说:“我也不想这么做,只是剧院实在……”

    “您不需要道歉,先生。”

    伯尔曼导演转过身,诚恳地说:“我们都理解您的难度,事实上,能将这所已经落伍的剧院维持到现在,您已经尽力了。而我们这群老头子,只是不甘心罢了。您能宽宏地允许我们再尝试一次,已经足够了。”

    小史密斯先生的情绪也不禁低落了下来。

    他叹着气,默默地环视着这所熟悉的剧院,喃喃地简单问了一句:“伯尔曼叔叔,您想开什么新剧?”

    但伯尔曼导演清楚地知道,小史密斯先生可能更想问的问题是‘什么新剧才能挽救这所走到尽头的剧院’。

    他不由得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想让斯蒂文来试试。”

    “斯蒂文?您是说,您那个已经小有名气的侄子?斯蒂文伯尔曼吗?”

    小史密斯先生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可我记得,他不喜欢剧院。”

    伯尔曼导演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还找他?而且,他应该不愿意吧……”

    “总得试试。”

    伯尔曼导演心中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但在这件事上,他只是试图用尽一切力量和可能想到的所有法子,来挽救自己心爱的剧院,哪怕不成功,也不会留下遗憾和后悔。

    在肖恩努力工作,试图把‘有故事的鲨鱼’变得更有用时,弗洛西一家子也都没闲着。

    弗洛西家的大家长詹姆斯,低头站在墙角抽烟,地上已经一地的烟头。

    不远处,一个穿着暴露的站街女郎,刚刚和一个秃头男人分开,正朝着这边走过来。

    她神色有些忐忑,却还是从胸前掏出了几张钞票递过去,低声说:“这个月的保护费。”

    “新来的?”

    詹姆斯斜瞥了她一眼,一边接过钱,一边皱着眉问:“脸怎么了?”

    “是这个月来的,贝蒂介绍。至于脸……这个没事,客人不是故意的。”

    吉娜垂着头低声解释说:“他只是玩兴奋了。”

    “玩兴奋了?”詹姆斯不动声色地又瞥了她一眼。

    然后,他将烟头扔到地上,抬脚碾灭:“那老子让他好好兴奋兴奋。”

    “什么?”吉娜一惊,下意识地想要拉住他。

    但太晚了,詹姆斯大踏步地走过去,在那个秃头男人上车前,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在他惊慌失措的目光中,一拳砸的他鼻血四溅,眼冒金星。

    “天啊,天啊!上帝。”

    吉娜吓坏了,踩着高跟鞋匆忙跑过来,试图阻拦:“别这样,天,怎么会这样,他不是故意的。他道歉了,他还多给了我二十块。”

    秃头也急忙喊:“你听到了,我给钱了,给钱了。”

    但詹姆斯又甩了一巴掌过去:“去他妈的二十块,二十块就可以把人脸打肿吗?”

    他一脚把人踹出老远,追上去继续狂风暴雨一番毒打:“没人告诉你规矩吗?只敢打女人的渣滓!这条街的姑娘是老子罩着的!不准打我的人!她们让你摸奶/子,陪你接吻,让你fcuk,乐意的话可以给你来个blow job,但不负责挨揍!不负责挨揍!没这项业务,听懂没?这里没这项业务,杂种!”

    秃头抱着脑袋,哽咽地喊:“听懂,听懂了,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

    站在一边的吉娜,吓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等詹姆斯停手后,那个秃头已经被揍得服服帖帖,一声不敢吭了。

    “滚吧,再让我看到你打女人,我就宰了你。”

    他凶神恶煞地放着狠话,顺便从秃头怀里掏钱包,没忘记地把现金全都拿走。

    xx中学,凯西正抓紧时间写作业。

    家里简直没办法让她安安静静地写,太乱了,卢克喜欢像匹小马一样不停地跑来跑去,小妹莎莉又那么爱哭。

    “凯西,你妈妈找你。”

    一个同学从外头喊。

    “什么,我妈?”

    凯西一脸惊讶地抬起头。

    只见走廊上那个女人一脸局促地望着她,慢慢露出了一个有些讨好的笑容。

    “shit!”凯西低声咒骂了一句。

    她抓起书包,将作业粗暴地塞进去,然后,无视那个女人,风一般冲了出去。

    而此时,弗洛西家门口不远处。

    瑞安慢慢举起双手,一步一步地缓缓向后退。

    福斯特先生举着枪喊:“那是我的女儿!将来要上大学,嫁个好男人的女儿!她这辈子都不应该看你这种社会混混一眼!离我女儿远点儿,不然我就射穿你的脑袋!”

    “爸爸,把枪放下!”

    卡洛琳尖叫着:“你不能这么做,该死的。”

    “闭嘴,卡洛琳!我早该让你学点儿规矩,真后悔没送你去寄宿学校。”

    福斯特先生狂怒地训斥着说:“你已经十八岁了,我以为你会懂事,没想到你如此不知廉耻……”

    “excuse me,谈恋爱和廉耻没关系,先生。”瑞安冷静地说。

    “想挨枪子儿吗,小子?”福斯特先生愤怒地问。

    瑞安耸了耸肩膀,又后退了一步。

    “听着,别给我来罗密欧朱丽叶那一套!不行就是不行!”

    福斯特先生举着枪说:“你们必须分手,我绝不会同意把女儿嫁给一个混混。”

    “休想!”

    “好的!”

    卡洛琳和瑞安同时回答。

    “你,你刚刚说什么了?”

    卡洛琳不敢置信地望着他。

    “呃……我说好。”瑞安回答。

    然后,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有分手费吗?”

    卡洛琳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福斯特先生又一次狂怒着举起了枪大吼:“臭小子,你特么居然敢抛弃我女儿!居然敢和我女儿分手!!”

    “别这么说,肖恩自从退学后,很久没哭过了。至于玛丽,如果是麻烦的事情,她确实不靠谱,毫无疑问。”瑞安懒洋洋地回答:“但如果只是举手之劳的小事情,她就很靠谱。毕竟,她是我女朋友嘛。”

    比起动脑袋,詹姆斯一向更偏爱动拳头。

    所以,他格外费解地皱着眉头问:“等等,你女朋友不是那个什么新来的卡洛琳吗?还有,我记得,以前还有个……唔,叫珍妮的。”

    瑞安毫无廉耻地回答说:“哦,她们都是啊。”

    詹姆斯顿时表情很复杂地看着他:“你脑子真的长在脖子上,没长在裤裆里吗,瑞安?咱们这条街的那个老霍尔脚踏两条船,都被他老婆提刀追杀两条街。你这是到底有多少条船啊?居然现在还没翻船。”

    “这你可搞错了,我和他们完全不一样,大哥。”

    瑞安竖起食指摇了摇,似笑非笑地纠正说:“我不需要踏几条船,我是个收费的港口,欢迎所有船只来这儿停泊。”

    “shit!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乱搞?”詹姆斯低声咒骂了一句。

    虽然一直知道这个弟弟的行事风格,但有些传统思想的他,还是不太习惯这种靠在女人堆里打转转,近乎放荡的生活作风。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做梦的时候都在搞。”

    瑞安痞气地舔了舔上唇:“姑娘们爱我,我也爱她们,我们各取所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