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第33章

时间:2018-02-15作者:向家小十

    ,!

    此为防盗章  这可能是戏剧界最大的ip了。

    经典的力量, 历久弥新, 时至今日,依然无人能抵挡。

    尽管有时候, 演员们演的非常差劲儿,会被观众喝倒彩, 被骂的狗血淋头,可起码只要把海报挂出去, 总有几个莎翁的脑残粉,愿意掏钱买票支持。

    所以,每个剧院或多或少都会排练一两出莎翁的戏剧来撑场面。

    伯尔曼导演没有打扰大家的排练。

    他平静地站在角落的观众席中, 定定地注视着舞台。

    舞台上,刚好演到两个闲着没事干的纨绔和一个小丑在一起互相逗乐玩儿。

    其中一个提议大家轮流唱歌,还说‘唱歌我唱的挺好’, 小丑在旁边插科打诨‘对啦,大人, 有许多狗唱得也挺好’;另一个纨绔说‘让我们唱《闭住你的嘴, 你这坏蛋》吧,小丑,你来开头,第一句闭住你的嘴’, 小丑继续插科打诨‘大人, 要是闭住我的嘴, 我可就再也开不了头啦’。

    这是一幕简单的过场戏, 让全神贯注看剧情, 已经看到疲惫的观众们稍稍放松一下,不感兴趣地还能趁机跑个厕所什么的。

    所以,气氛很随意,演员们也演的很放松。

    可让伯尔曼导演真正注意到的地方在于,肖恩暂时演的这个小丑,非常的……活灵活现。

    从某方面来说,肖恩目前并不具备成为一个优秀舞台剧演员的条件。

    因为舞台剧不像是电影,哪怕身高不够,演员也能踩个箱子,让摄影师从下往上拍,把人拍的威武雄壮。可舞台不行,小个子的演员很吃亏,会被剧院那庞大的场地彻底吞吃,最远一排的观众根本看不到他的任何表演。

    肖恩还处在发育期,身型明显不如成年人厚实、高大。

    而且可能因为弗洛西家过去太穷的缘故,他有些轻微的营养不良,瘦瘦高高,一点儿肌肉都没有,这样的形象,出现在舞台上,完全没办法担任任何主要的角色,因为会毫无存在感。

    但是在这场排演中,由于伯尔曼站的离舞台很近,刚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表演。

    刚刚长成的少年五官还算立体,表情十分生动,动作活泼、灵活地在舞台上窜来窜去,而且,每一句话都会恰当地变换出相对应的表情,接赏钱时的愉悦和谄媚,被侮辱时的不以为意和无所谓,再到听两个少爷互相斗嘴时流露出的嘲笑,被训斥时非常及时的示弱和露出惧怕表情。

    可从头到尾,在这些表面的情绪之下,他眼神的深处,又都带着小丑这个角色独有的戏谑之色,颇有一种‘你们拿我当笑话,我也拿你们当笑话’的愤世嫉俗感。

    这是很大的进步。

    伯尔曼导演心中隐隐有些欣慰。

    哪怕剧院将来不幸关门,这个虽然是野路子出身,却细心地靠一场场跑龙套,已经逐渐磨练出自己演技的小少年,应该也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这孩子的表演,很有意思。”

    小史密斯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伯尔曼导演的身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台上:“如果剧院情况好,我可能会选择提前签下他,然后再慢慢培养。”

    “他确实很努力。”

    伯尔曼导演回答:“这种不给钱的排练,他也从来没缺席过,每次还都会演的很认真、很卖力。”

    “对于……对于刚刚我们说的那件事,我很抱歉,伯尔曼叔叔。”

    小史密斯先生犹豫着再次道歉说:“我也不想这么做,只是剧院实在……”

    “您不需要道歉,先生。”

    伯尔曼导演转过身,诚恳地说:“我们都理解您的难度,事实上,能将这所已经落伍的剧院维持到现在,您已经尽力了。而我们这群老头子,只是不甘心罢了。您能宽宏地允许我们再尝试一次,已经足够了。”

    小史密斯先生的情绪也不禁低落了下来。

    他叹着气,默默地环视着这所熟悉的剧院,喃喃地简单问了一句:“伯尔曼叔叔,您想开什么新剧?”

    但伯尔曼导演清楚地知道,小史密斯先生可能更想问的问题是‘什么新剧才能挽救这所走到尽头的剧院’。

    他不由得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想让斯蒂文来试试。”

    “斯蒂文?您是说,您那个已经小有名气的侄子?斯蒂文伯尔曼吗?”

    小史密斯先生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可我记得,他不喜欢剧院。”

    伯尔曼导演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还找他?而且,他应该不愿意吧……”

    “总得试试。”

    伯尔曼导演心中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但在这件事上,他只是试图用尽一切力量和可能想到的所有法子,来挽救自己心爱的剧院,哪怕不成功,也不会留下遗憾和后悔。

    在肖恩努力工作,试图把‘有故事的鲨鱼’变得更有用时,弗洛西一家子也都没闲着。

    弗洛西家的大家长詹姆斯,低头站在墙角抽烟,地上已经一地的烟头。

    不远处,一个穿着暴露的站街女郎,刚刚和一个秃头男人分开,正朝着这边走过来。

    她神色有些忐忑,却还是从胸前掏出了几张钞票递过去,低声说:“这个月的保护费。”

    “新来的?”

    詹姆斯斜瞥了她一眼,一边接过钱,一边皱着眉问:“脸怎么了?”

    “是这个月来的,贝蒂介绍。至于脸……这个没事,客人不是故意的。”

    吉娜垂着头低声解释说:“他只是玩兴奋了。”

    “玩兴奋了?”詹姆斯不动声色地又瞥了她一眼。

    然后,他将烟头扔到地上,抬脚碾灭:“那老子让他好好兴奋兴奋。”

    “什么?”吉娜一惊,下意识地想要拉住他。

    但太晚了,詹姆斯大踏步地走过去,在那个秃头男人上车前,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在他惊慌失措的目光中,一拳砸的他鼻血四溅,眼冒金星。

    “天啊,天啊!上帝。”

    吉娜吓坏了,踩着高跟鞋匆忙跑过来,试图阻拦:“别这样,天,怎么会这样,他不是故意的。他道歉了,他还多给了我二十块。”

    秃头也急忙喊:“你听到了,我给钱了,给钱了。”

    但詹姆斯又甩了一巴掌过去:“去他妈的二十块,二十块就可以把人脸打肿吗?”

    他一脚把人踹出老远,追上去继续狂风暴雨一番毒打:“没人告诉你规矩吗?只敢打女人的渣滓!这条街的姑娘是老子罩着的!不准打我的人!她们让你摸奶/子,陪你接吻,让你fcuk,乐意的话可以给你来个blow job,但不负责挨揍!不负责挨揍!没这项业务,听懂没?这里没这项业务,杂种!”

    秃头抱着脑袋,哽咽地喊:“听懂,听懂了,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

    站在一边的吉娜,吓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等詹姆斯停手后,那个秃头已经被揍得服服帖帖,一声不敢吭了。

    “滚吧,再让我看到你打女人,我就宰了你。”

    他凶神恶煞地放着狠话,顺便从秃头怀里掏钱包,没忘记地把现金全都拿走。

    xx中学,凯西正抓紧时间写作业。

    家里简直没办法让她安安静静地写,太乱了,卢克喜欢像匹小马一样不停地跑来跑去,小妹莎莉又那么爱哭。

    “凯西,你妈妈找你。”

    一个同学从外头喊。

    “什么,我妈?”

    凯西一脸惊讶地抬起头。

    只见走廊上那个女人一脸局促地望着她,慢慢露出了一个有些讨好的笑容。

    “shit!”凯西低声咒骂了一句。

    她抓起书包,将作业粗暴地塞进去,然后,无视那个女人,风一般冲了出去。

    而此时,弗洛西家门口不远处。

    瑞安慢慢举起双手,一步一步地缓缓向后退。

    福斯特先生举着枪喊:“那是我的女儿!将来要上大学,嫁个好男人的女儿!她这辈子都不应该看你这种社会混混一眼!离我女儿远点儿,不然我就射穿你的脑袋!”

    “爸爸,把枪放下!”

    卡洛琳尖叫着:“你不能这么做,该死的。”

    “闭嘴,卡洛琳!我早该让你学点儿规矩,真后悔没送你去寄宿学校。”

    福斯特先生狂怒地训斥着说:“你已经十八岁了,我以为你会懂事,没想到你如此不知廉耻……”

    “excuse me,谈恋爱和廉耻没关系,先生。”瑞安冷静地说。

    “想挨枪子儿吗,小子?”福斯特先生愤怒地问。

    瑞安耸了耸肩膀,又后退了一步。

    “听着,别给我来罗密欧朱丽叶那一套!不行就是不行!”

    福斯特先生举着枪说:“你们必须分手,我绝不会同意把女儿嫁给一个混混。”

    “休想!”

    “好的!”

    卡洛琳和瑞安同时回答。

    “你,你刚刚说什么了?”

    卡洛琳不敢置信地望着他。

    “呃……我说好。”瑞安回答。

    然后,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有分手费吗?”

    卡洛琳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福斯特先生又一次狂怒着举起了枪大吼:“臭小子,你特么居然敢抛弃我女儿!居然敢和我女儿分手!!”

    尽管有时候,演员们演的非常差劲儿,会被观众喝倒彩,被骂的狗血淋头,可起码只要把海报挂出去,总有几个莎翁的脑残粉,愿意掏钱买票支持。

    所以,每个剧院或多或少都会排练一两出莎翁的戏剧来撑场面。

    伯尔曼导演没有打扰大家的排练。

    他平静地站在角落的观众席中,定定地注视着舞台。

    舞台上,刚好演到两个闲着没事干的纨绔和一个小丑在一起互相逗乐玩儿。

    其中一个提议大家轮流唱歌,还说‘唱歌我唱的挺好’,小丑在旁边插科打诨‘对啦,大人,有许多狗唱得也挺好’;另一个纨绔说‘让我们唱《闭住你的嘴,你这坏蛋》吧,小丑,你来开头,第一句闭住你的嘴’,小丑继续插科打诨‘大人,要是闭住我的嘴,我可就再也开不了头啦’。

    这是一幕简单的过场戏,让全神贯注看剧情,已经看到疲惫的观众们稍稍放松一下,不感兴趣地还能趁机跑个厕所什么的。

    所以,气氛很随意,演员们也演的很放松。

    可让伯尔曼导演真正注意到的地方在于,肖恩暂时演的这个小丑,非常的……活灵活现。

    从某方面来说,肖恩目前并不具备成为一个优秀舞台剧演员的条件。

    因为舞台剧不像是电影,哪怕身高不够,演员也能踩个箱子,让摄影师从下往上拍,把人拍的威武雄壮。可舞台不行,小个子的演员很吃亏,会被剧院那庞大的场地彻底吞吃,最远一排的观众根本看不到他的任何表演。

    肖恩还处在发育期,身型明显不如成年人厚实、高大。

    而且可能因为弗洛西家过去太穷的缘故,他有些轻微的营养不良,瘦瘦高高,一点儿肌肉都没有,这样的形象,出现在舞台上,完全没办法担任任何主要的角色,因为会毫无存在感。

    但是在这场排演中,由于伯尔曼站的离舞台很近,刚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表演。

    刚刚长成的少年五官还算立体,表情十分生动,动作活泼、灵活地在舞台上窜来窜去,而且,每一句话都会恰当地变换出相对应的表情,接赏钱时的愉悦和谄媚,被侮辱时的不以为意和无所谓,再到听两个少爷互相斗嘴时流露出的嘲笑,被训斥时非常及时的示弱和露出惧怕表情。

    可从头到尾,在这些表面的情绪之下,他眼神的深处,又都带着小丑这个角色独有的戏谑之色,颇有一种‘你们拿我当笑话,我也拿你们当笑话’的愤世嫉俗感。

    这是很大的进步。

    伯尔曼导演心中隐隐有些欣慰。

    哪怕剧院将来不幸关门,这个虽然是野路子出身,却细心地靠一场场跑龙套,已经逐渐磨练出自己演技的小少年,应该也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这孩子的表演,很有意思。”

    小史密斯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伯尔曼导演的身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台上:“如果剧院情况好,我可能会选择提前签下他,然后再慢慢培养。”

    “他确实很努力。”

    伯尔曼导演回答:“这种不给钱的排练,他也从来没缺席过,每次还都会演的很认真、很卖力。”

    “对于……对于刚刚我们说的那件事,我很抱歉,伯尔曼叔叔。”

    小史密斯先生犹豫着再次道歉说:“我也不想这么做,只是剧院实在……”

    “您不需要道歉,先生。”

    伯尔曼导演转过身,诚恳地说:“我们都理解您的难度,事实上,能将这所已经落伍的剧院维持到现在,您已经尽力了。而我们这群老头子,只是不甘心罢了。您能宽宏地允许我们再尝试一次,已经足够了。”

    小史密斯先生的情绪也不禁低落了下来。

    他叹着气,默默地环视着这所熟悉的剧院,喃喃地简单问了一句:“伯尔曼叔叔,您想开什么新剧?”

    但伯尔曼导演清楚地知道,小史密斯先生可能更想问的问题是‘什么新剧才能挽救这所走到尽头的剧院’。

    他不由得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想让斯蒂文来试试。”

    “斯蒂文?您是说,您那个已经小有名气的侄子?斯蒂文伯尔曼吗?”

    小史密斯先生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可我记得,他不喜欢剧院。”

    伯尔曼导演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还找他?而且,他应该不愿意吧……”

    “总得试试。”

    伯尔曼导演心中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但在这件事上,他只是试图用尽一切力量和可能想到的所有法子,来挽救自己心爱的剧院,哪怕不成功,也不会留下遗憾和后悔。

    在肖恩努力工作,试图把‘有故事的鲨鱼’变得更有用时,弗洛西一家子也都没闲着。

    弗洛西家的大家长詹姆斯,低头站在墙角抽烟,地上已经一地的烟头。

    不远处,一个穿着暴露的站街女郎,刚刚和一个秃头男人分开,正朝着这边走过来。

    她神色有些忐忑,却还是从胸前掏出了几张钞票递过去,低声说:“这个月的保护费。”

    “新来的?”

    詹姆斯斜瞥了她一眼,一边接过钱,一边皱着眉问:“脸怎么了?”

    “是这个月来的,贝蒂介绍。至于脸……这个没事,客人不是故意的。”

    吉娜垂着头低声解释说:“他只是玩兴奋了。”

    “玩兴奋了?”詹姆斯不动声色地又瞥了她一眼。

    然后,他将烟头扔到地上,抬脚碾灭:“那老子让他好好兴奋兴奋。”

    “什么?”吉娜一惊,下意识地想要拉住他。

    但太晚了,詹姆斯大踏步地走过去,在那个秃头男人上车前,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在他惊慌失措的目光中,一拳砸的他鼻血四溅,眼冒金星。

    “天啊,天啊!上帝。”

    吉娜吓坏了,踩着高跟鞋匆忙跑过来,试图阻拦:“别这样,天,怎么会这样,他不是故意的。他道歉了,他还多给了我二十块。”

    秃头也急忙喊:“你听到了,我给钱了,给钱了。”

    但詹姆斯又甩了一巴掌过去:“去他妈的二十块,二十块就可以把人脸打肿吗?”

    他一脚把人踹出老远,追上去继续狂风暴雨一番毒打:“没人告诉你规矩吗?只敢打女人的渣滓!这条街的姑娘是老子罩着的!不准打我的人!她们让你摸奶/子,陪你接吻,让你fcuk,乐意的话可以给你来个blow job,但不负责挨揍!不负责挨揍!没这项业务,听懂没?这里没这项业务,杂种!”

    秃头抱着脑袋,哽咽地喊:“听懂,听懂了,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

    站在一边的吉娜,吓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等詹姆斯停手后,那个秃头已经被揍得服服帖帖,一声不敢吭了。

    “滚吧,再让我看到你打女人,我就宰了你。”

    他凶神恶煞地放着狠话,顺便从秃头怀里掏钱包,没忘记地把现金全都拿走。

    xx中学,凯西正抓紧时间写作业。

    家里简直没办法让她安安静静地写,太乱了,卢克喜欢像匹小马一样不停地跑来跑去,小妹莎莉又那么爱哭。

    “凯西,你妈妈找你。”

    一个同学从外头喊。

    “什么,我妈?”

    凯西一脸惊讶地抬起头。

    只见走廊上那个女人一脸局促地望着她,慢慢露出了一个有些讨好的笑容。

    “shit!”凯西低声咒骂了一句。

    她抓起书包,将作业粗暴地塞进去,然后,无视那个女人,风一般冲了出去。

    而此时,弗洛西家门口不远处。

    瑞安慢慢举起双手,一步一步地缓缓向后退。

    福斯特先生举着枪喊:“那是我的女儿!将来要上大学,嫁个好男人的女儿!她这辈子都不应该看你这种社会混混一眼!离我女儿远点儿,不然我就射穿你的脑袋!”

    “爸爸,把枪放下!”

    卡洛琳尖叫着:“你不能这么做,该死的。”

    “闭嘴,卡洛琳!我早该让你学点儿规矩,真后悔没送你去寄宿学校。”

    福斯特先生狂怒地训斥着说:“你已经十八岁了,我以为你会懂事,没想到你如此不知廉耻……”

    “excuse me,谈恋爱和廉耻没关系,先生。”瑞安冷静地说。

    “想挨枪子儿吗,小子?”福斯特先生愤怒地问。

    瑞安耸了耸肩膀,又后退了一步。

    “听着,别给我来罗密欧朱丽叶那一套!不行就是不行!”

    福斯特先生举着枪说:“你们必须分手,我绝不会同意把女儿嫁给一个混混。”

    “休想!”

    “好的!”

    卡洛琳和瑞安同时回答。

    “你,你刚刚说什么了?”

    卡洛琳不敢置信地望着他。

    “呃……我说好。”瑞安回答。

    然后,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有分手费吗?”

    卡洛琳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福斯特先生又一次狂怒着举起了枪大吼:“臭小子,你特么居然敢抛弃我女儿!居然敢和我女儿分手!!”

    虽然说群众演员是按正式演出次数收取酬劳,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只用在正式演出的时候来一趟,就能轻轻松松把钱赚到手了。

    想想吧,但凡赚钱,总没有太容易的事。

    所以,在演出前为了避免每个环节都不出差错,群众演员也是需要进行多次辛苦排练的。

    而且,很多时候,他们还必须随叫随到,因为要配合那些知名演员来对戏。

    知名演员的时间总会排满满的,请他们过来一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使唤群众演员就方便多了,反正他们便宜,在业内也没什么地位。

    所以,初来乍到的菜鸟肖恩一美分还没拿到手,就不得不整日、整日地耗在剧院里了。

    但不同于其他群众演员偶尔会有的一些抱怨,他对剧院的许多东西都很好奇,比如,那些瑰丽奇异的舞台布景……

    别以为现在的舞台表演,还像是过去那种‘随便搭个草台子,几个演员在上头啊啊啊的唱个不停’就可以了。科技改变世界,也改变表演。

    现在的舞台表演,虽然演员依旧是中心,但很多辅助表演的设施早就已经厉害的不得了。

    比如史密斯剧院,这所剧院现在已经没落了很多,舞台自然稍微有些落伍。

    可毕竟曾经红火过,所以,该有的配置和设施,依然很完善。

    舞台下一层是道具和布景制作车间,它们会被事先制作好,安全地存放在那里,。

    等到正式表演的时候,工作人员会通过一些升降电梯,仔细小心地把它们一件件地送上去,放在正确、合适的位置上。

    据说大一点儿剧院后台,可以放置好多套布景。然后,按一下按钮,这些布景就可以前后、左右、上下地移动和更换。所以,随着剧情的发展,工作人员就要时刻提高警惕,及时替换布景,避免造成主角在前头唱着‘啊,快要冻死我了,真是饥寒交迫啊’,后头布景却一片春暖花开、阳光普照的可笑场景。

    那时候,就不止是观众要喝倒彩的问题了。

    老板大概会直接让所有负责这件事的人,统统滚蛋。

    而布景变换的时候,在观众的眼中看来就是,那么大的一个舞台居然被整个儿推走了,另一个新的舞台一下子就被推了上来,或者一个舞台直接升空了,新的舞台从地上钻出来,种种视觉变换和一些机关运作,让整个过程像变魔术一样神奇。

    接下来,当布景换的观众们眼花缭乱时,大家再猛地一抬头,发现演员居然平地消失了??

    不要惊奇,他很可能是和道具一起,顺着电梯下到地下一层去了。

    多有趣啊!

    肖恩被这些有趣的东西给彻底迷住了。

    所以,在所有人都只干着自己分内那份活儿的时候,他十分愿意跟着道具组,一起乘着那个舞台下面的电梯,这么上上下下地搬那些稀奇古怪的道具们。

    除此以外,还有服装间,里头有出自不同时代背景的配饰,五颜六色又非常多的漂亮衣服,全都被整整齐齐地挂在里面,隔壁还有一个放着各种各样假发的房间。

    ‘这太有意思了。’肖恩发自内心地喜爱着这一切。

    对他来说,这个剧院就像是一个超大,又新奇有趣的魔幻游乐场。

    他每天都很活泼地在剧院里跑来跑去,像一只满地撒欢的小狗崽子,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没见过没听过,都会引发他那强烈的好奇心,克制不住自己地凑过去,闻闻嗅嗅摸一摸看一看。

    剧院好些工作人员都被他给逗笑了。

    也许是肖恩年龄的缘故,也许是玛丽时常往他手里塞糖果的举动,剧院里绝大部分工作人员对他的态度都很和善,而且,渐渐不自觉地把他视为了剧院中真正的一份子,而不是那些领了钱就会离开的普通流动群众演员。

    再后来,可能是不管什么时候,都总能看到他的缘故……

    对他的‘舞蹈’印象深刻的伯尔曼导演,开始习惯性地频繁使唤起他:“来来来,肖恩,那边,你去扛个旗……左边,左边蹲下别动……下班别走,有个小奴隶没人演,你试试。”

    于是……

    今天,肖恩是扛旗出征的新兵,死在第一幕;明天,他就是公主殿下浇灌的花朵,蹲在那一动不动;后天,他又变成了一个命运凄惨的小奴隶,跪在舞台上,低头不吭声,在刀砍下来的时候,倒地、蹬腿(伯尔曼大吼:不许蹬腿,只有狗死的时候才蹬腿,人死没有蹬腿的)、装死就行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有了更多的龙套角色,手执长/枪的希腊士兵、抱着水晶球的巫婆、摆地摊的小市民、马戏团的小丑,以及戴着牛头标识的耕牛……

    当时,跑龙套的群众演员,在剧院里,有个固定的称呼叫‘supernumeraries(临时工)’。

    但多数时间,会被简称为‘super’,这纯粹是出于念起来省事才有的简称,并没有什么感、情/色、彩。

    可肖恩觉得太贴切了,自己就是这么super.

    他回家后,还很乐观地在私底下告诉凯西,自己的职位算是superman.

    凯西哈哈大笑着亲吻了这个和自己年龄最相近,关系也是最亲密的小哥哥。

    后来,她用彩笔在一件白t恤上头画了一个大大的超人s,送给了肖恩做礼物。

    不管怎么说,去剧院上班的这段时间,算是肖恩非常快乐的一段时光了。

    除了快乐外,一场场的跑龙套,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的收入。他每天都财迷地划拉着购物清单,数着自己的钞票,计划攒下一些钱,给每个家人都买一份小礼物。

    而与此同时,一场又一场的演出,也让他越来越不怯场了。

    表演就是要将自己展现给人看,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如果是这样想的话,那么,跳个圆规舞也不算什么了。

    所以,肖恩终于停止了单方面和系统的生气,也单方面地原谅了系统的种种坑爹。

    (系统:并没有在意过,内心毫无波动。)

    他还偷偷在自己的屋子里跳了几次圆规舞,依然觉得样子很好笑,可没有当初那么抗拒了。

    不过,鲨鱼笑到是又练了好多次,总觉得,某天突然拿出来吓人会比较好玩。

    所以,当他一不小心,把鲨鱼笑的熟练度刷成百分百后……

    被关机后就一直毫无动静地系统一下子蹦出来,发出了‘叮’地一个提示音,突然告知肖恩:“恭喜宿主,‘经典鲨鱼笑’技能满级,现可花费100积分,对该技能进行升级。”

    卧槽!这坑爹玩意儿,居然还能升级?

    鲨鱼笑怎么升级?升级成大鲨鱼笑吗?

    出于好奇的心理,肖恩忍不住地又一次打开了赌咒发誓再也不开启的系统。

    他十分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积分已经攒的又可以进行抽奖了。

    说起来也挺坑的。

    这个系统对自家宿主十分放任自流,属于那种‘如非必要,绝不插手宿主的任何事情;如有必要,能不插手也不插手,就让宿主自生自灭吧’的类型。

    而且,只要宿主不问,它就什么规则都不说。

    比如,跑龙套演出的事情,这是有积分奖励的。

    但可能是难度系数太小,系统压根看不上的缘故,每场演出只给奖励5积分不说,连通知都没通知过。

    所以,积少成多,这个时候猛地一看……

    这么长时间下来,肖恩竟然已经攒够了两百积分了。

    “那么,我是先升级鲨鱼笑,还是先抽奖呢?”

    虽然早知道系统的坑爹,可面对抽奖这东西,不管是谁,都会遏制不住心中跃跃欲试的念头,想抽一次试试,好像只要坚持坚持,总有一天能中大奖,脱非入欧一般。

    不过最后,肖恩还是决定先升级鲨鱼笑。

    他在心里琢磨着:‘如果抽到个更坑的东西,我没准儿会被气的压根不再想升级的事了。’

    “宿主确定花费100积分,升级经典鲨鱼笑吗?”系统依旧无悲无喜地机械化再次询问。

    “确定。”肖恩回答。

    “扣除一百积分,经典鲨鱼笑升级。”系统通知说。

    只见,迈克尔法斯宾德的英俊身影又一次出现在脑海的空间之中。

    然后,十分鬼畜地演绎了‘一个法鲨倒下去,千万个法鲨站起来’的震撼场景,背景bgm似乎是非常熟悉的数码宝贝br□□e heart.

    如果这个时候,肖恩还能面无表情、很有闲功夫地调侃一句‘外星人对地球涉猎真广啊’或者‘原来我是被选中的孩子啊’这样的废话,等到……无数个迈克尔法斯宾德同时转过身,密密麻麻地朝着他扑过来,扑过来的时候,他立刻快吓懵了。

    总之,在肖恩惊恐地眼神中……

    迈克尔法斯宾德们奋不顾身地冲过来,撞向自己,无私地奉献出一切,瞬间化作亿万星光,梦幻般地散落在身上。

    肖恩半响回不过神来,直到耳边又一次响起系统的声音:“经典鲨鱼笑升级成功,恭喜宿主,得到高级进化技能——有故事的鲨鱼。”

    系统敬业地继续解释:“宿主在心中默念两声鲨鱼,可启动该技能。”

    被耍了好几次的肖恩,又要被气昏古去了!

    ……呵呵!

    还有故事的鲨鱼?

    食屎去吧,系统!

    第11章鲨鱼笑,进化!

    接下来的日子,肖恩开始了早出晚归的正常工作生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