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第31章

时间:2018-02-15作者:向家小十

    ,!

    此为防盗章

    这时候, 经过鲨鱼笑的摧残, 他已经放弃了‘发财致富当上大明星荣获奥斯卡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的白日梦,只想脚踏实地,勤快地找个普通的活儿干,什么超市收银员, 什么快餐店服务员、外卖快递员一类,总之,能按时付薪水就好。

    可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奇怪, 当你一门心思地想做事情的时候,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可当你已经放弃,狠下心不再去想它的时候,机遇又会莫名其妙地降临在你面前。

    曾经试镜的那个剧组,把电话打到了隔壁邻居家。

    弗洛西家目前穷的连电话都没有,所以,肖恩留的联系方式是隔壁邻居。

    邻居家那位在面包店工作的胖大婶苏菲, 好脾气地告诉他:“是一个女孩的声音,通知你去剧组报道。”

    有那么一瞬间,肖恩几乎出现了一种幻觉, 类似于……自己全身上下都焕发出七彩般的主角光芒, 如果这是一场美梦, 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他兴奋地难以言表, 恨不得立刻升天。

    “我再也不诅咒你了, 法鲨。”

    在邻居苏菲大婶的惊悚目光中, 他一遍遍在心里喊着鲨鱼,从容地绽放出了洋溢快乐的大鲨鱼笑容,同时大声地宣布:“我爱鲨鱼!”

    苏菲大婶:呃……看出来了。

    忘记说了,这是一个与现实不太一样的时空。

    历史大背景相似,原时空中存在的人、事、物,这个时空大部分也存在,只是偶尔会出现一些‘名字变了,出现的时间早晚不太一样’的小问题。

    但两个时空中最不同的地方在于,这个时空戏剧业十分发达,但电影业发展却有些缓慢。

    原因在于,百老汇和好莱坞之间,存在着长达数十年的争斗。

    在肖恩原本的时空中,百老汇和好莱坞是一对近亲,好莱坞拍电影,百老汇演戏剧。

    通常模式是,演员从百老汇走红后,登上好莱坞的屏幕,红一段时间,不幸过气,或者遭遇演技危机,又会再赴百老汇进行‘加工’;也有在好莱坞红起来的演员,想要重新琢磨演技,挑战另一种表现方式,转而投身百老汇戏剧表演。并且,好莱坞的戏剧可以搬上电影屏幕,电影有些也会改编成戏剧,出现在舞台上,所以,两边可以说是,互通有无,互帮互助,联手并进。

    但在这个时空中,却出了一点儿小问题。

    由于这个时空的百老汇出现比较早,拥有了一大批才华横溢的剧作家,比如,早年莎翁的戏剧,经久不衰,形成了独特的戏剧文化圈子。于是,当另一种表现模式——电影出现的时候,那毫无文采、口语化的语言和简单的狗血剧情,居然引起了一些热爱戏剧,又自认为高人一筹的戏剧狂热分子的疯狂攻击,认为那是在亵渎艺术。

    尽管电影的表现形式上,比戏剧更有弹性,也更灵活易懂。

    可这群狂热分子就是长年累月地坚持认为‘那是没文化的下等人才会看的东西’,又由于这些狂热分子中,有着个别地位颇高的特权分子,导致电影居然真的一度沦为被人看不起,不正经的东西……

    仔细想想,这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很多时候,我们都能看到历史书上,时不时就出现一些阻碍历史进程发展的人、事、物,认为他们非常愚昧无知。

    可不管后人们怎么看,当时的那些人,却无比固执地坚信,自己才是正确的。

    这有点儿类似于早年出版业看待网络文学,无关对错,只是观念和接受度不同,只有时间才能慢慢让两者磨合,彼此接受。

    总之,就是有那么一个时期。

    这群顽固分子认定了:电影是一个肤浅的行当,让文化流失,让人们变得低俗,必须遏制。

    直到随着时间的发展,电影凭借独特的魅力和表现力,依然披荆斩棘地挣扎出了一条大道,渐渐被人们所认可和熟知。

    可早期的这种打压和排斥,却成功拖慢了它的发展步伐,导致现在这个时空中的大多数影片,不管是拍摄手法,还是故事剧情,还都停留在‘动作夸张,念台词如朗诵名篇’那个阶段,如果放在经历过好莱坞繁盛时期的异时空人眼中,确实稍显落后。

    并非设备和科技不行,也并非演员不够好,只是由于发展的时间太短,暂时还没有那个意识。

    这就好比一层纸糊的窗户纸,虽然轻轻一戳就破,可如果没人去戳,它就会好好地立在那。

    所以,当肖恩看到那个名为《暗夜杀手(涂黑)鲨鱼》的简陋剧本时,真的毫不惊奇……个鬼啊!

    这改的也太随便了吧??!!

    知道你们是有钱任性、业余玩票性质,但这也太业余了吧!

    “由于你试镜时的表演,太富有感染力,太精彩了。所以,我们的编剧临时决定为你更改剧本。”自称是剧组导演的雀斑男人凯文语气亢奋地说:“你会是我们影片中的最重要的角色!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荣幸?”

    肖恩面无表情地先默默地环视了一圈剧组。

    虽然不论穿越前后,他的年龄都不算大,也没多少社会经验,但要知道,一个目的是为了好好学习的小组,和一个以学习名义凑在一起玩的小组,氛围上是截然不同的啊!

    在这个临时搭建的剧组中,所有工作人员都嘻嘻哈哈,拍没几分钟就不拍了聚餐去,表演的演员努力尬演,导演想一出来一出,场面调度更是糟糕,摄影师的镜头有时候甚至都拍不到人,道具那边更是错漏百出,灯光师更是完全的业余……

    如果是一名专业的演员,看到这一幕,大概早就在心里打退堂鼓了。

    因为这所有的一切,无疑都象征着:烂片!烂片!!大烂片!!

    一旦拍了这种片子,不说将来红了,留下无法洗刷的黑历史了……

    单说从事业发展角度来说,拍这玩意儿,实在是毫无提升空间,还降低自身的格调,显得业余和不专业。

    但肖恩才不会拒绝。

    因为剧组开出了高达八十美元的薪水,只需要他的三个镜头(肖恩:等等,到底什么重要角色,才只需要出场三个镜头?)。

    但是……

    “家里的电费有着落了。”肖恩默默地想。

    在凯文导演答应先付一半工资后,他干脆连演什么都没看,就利落地签了合同。

    然后,他四十五度角凝视天空,满眼悲伤地在心里说:“再见,奥斯卡。”

    一旁的凯文导演还在兴奋地反复重复着说:“你不会后悔的,肖恩!这是个重要角色,重要角色!非常重要的角色!”

    确实很重要。

    片名被改成了《暗夜鲨鱼》,他负责演那头鲨鱼。

    比起动脑袋,詹姆斯一向更偏爱动拳头。

    所以,他格外费解地皱着眉头问:“等等,你女朋友不是那个什么新来的卡洛琳吗?还有,我记得,以前还有个……唔,叫珍妮的。”

    瑞安毫无廉耻地回答说:“哦,她们都是啊。”

    詹姆斯顿时表情很复杂地看着他:“你脑子真的长在脖子上,没长在裤裆里吗,瑞安?咱们这条街的那个老霍尔脚踏两条船,都被他老婆提刀追杀两条街。你这是到底有多少条船啊?居然现在还没翻船。”

    “这你可搞错了,我和他们完全不一样,大哥。”

    瑞安竖起食指摇了摇,似笑非笑地纠正说:“我不需要踏几条船,我是个收费的港口,欢迎所有船只来这儿停泊。”

    “shit!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乱搞?”詹姆斯低声咒骂了一句。

    虽然一直知道这个弟弟的行事风格,但有些传统思想的他,还是不太习惯这种靠在女人堆里打转转,近乎放荡的生活作风。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做梦的时候都在搞。”

    瑞安痞气地舔了舔上唇:“姑娘们爱我,我也爱她们,我们各取所需。”

    詹姆斯依然感觉很费解:“可她们到底爱你什么,穷吗?”

    “爱我长得帅,技术好。”

    瑞安丝毫不以当个小白脸为耻,反而轻佻又自豪地回答:“带出去,还非常涨面子。”

    詹姆斯无言以对,只能朝他比个中指。

    他实在搞不清楚女人们的心思,那是瑞安才能明白的玩意儿,所以,还是出门收保护费吧。

    另一头,在肖恩还在‘帮二哥撒谎’和‘诚实说出真相,避免眼前姑娘被欺骗感情’这两种选择中,左右徘徊犹豫的时候……

    那位叫玛丽的姑娘却一下子笑起来:“你真的姓弗洛西吗?”

    她忍不住抬手去摸了摸肖恩的一头小卷毛,神色柔和了许多:“你可比你二哥老实多了,他十四岁的时候,已经开始花言巧语地骗小姑娘用零花钱给自己买礼物了。而你,连说句谎话都这么难。”

    肖恩有些为难和不好意思,只能用蓝眼睛歉意地望着玛丽。

    一个傻小子这样的真诚注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似乎满足了玛丽的某种虚荣心。

    “单子填完了吗?”

    “呃,是的。”

    玛丽微微一笑,轻轻地前倾身子,姿势优美,很卖弄风情地从肖恩手中抽走了那张已经写好的单子,却连看都没看就放在了‘通过’那一叠里,随口又说:“这家剧院,周一到周五,每天晚有两场演出,周六和周日会加演两个日场,晚上除了固定的两场,还会加演一场。你明天来这边做一下简单的测试,到时候,导演会告诉你适合做什么。等确定你可以参加那几场演出后,会有专门的人和你谈工资的事情。通常来说,群众演员是按演出场次付薪酬的。”

    肖恩简直惊呆了:“所以,你是说,我,我就这么被选中了?”

    “只是初步确定。”

    玛丽挑起眉说:“还要看副导演的意思,不过,已经十有八/九。”

    “谢谢你,谢谢你,玛丽。”

    肖恩发自内心地感激着,绝无半点儿作伪。

    虽然也许在玛丽看来,只是帮了个小忙。

    但他认为,对于自己这样出生在贫民区,没有丝毫人脉关系,又被学校退学的人来说,得到这样一个机会是非常珍贵的。否则,没有门路的他,大概只能先跑去做个餐厅服务员,洗碗工一类的活儿了。

    正因为他的感谢太过诚挚。

    本来摆出一副老练精明表情的玛丽,也不由得为之嫣然一笑。

    也许一开始只是看在和瑞安那几场露水姻缘的份上行个方便,可始终面对一个可爱又真诚的少年,她难得真心地补充了一句安慰:“不用太紧张,导演是个好说话的老人家,群众演员的要求也不高,是你的话,一定十拿九稳。”

    肖恩立刻信以为真,高高兴兴地笑起来。

    他又一次抬起那双湿漉漉的蓝眼睛,像被喂过一顿的小动物一样,感激地注视着玛丽。

    但这一次,玛丽却莫名其妙地喊了一声:“天啊,别这么看着我,小子。”

    紧接着,她又小声嘟囔了一句:“我还没结婚,也没生过孩子,可为什么居然被看的……会有母性泛滥的感觉?what the fuck!”

    “什么?”

    肖恩没听清楚她说什么,唯恐错过有用信息地追问了一句。

    “没什么,你可以走了。”

    玛丽很奇怪地捂着脸说:“记得明天过来测试,八点半,别迟到。”

    肖恩就什么都不怀疑了。

    他高高兴兴地又一次道谢后,才转身离开。

    显然,上帝又一次眷顾他了。

    只不过,和那个见鬼的系统毫无关系!

    “上帝一定是想告诉我,放弃那见鬼的金手指,脚踏实地做事。”

    肖恩恨恨地在心里自言自语着:“我再也不要用那个该死的、总是耍着我玩儿的破系统了。”

    他高高兴兴地回家,和家人分享了自己的喜悦。

    可在第二天的测试中,他的这份决心就成了放屁。

    因为,当事情进展顺利,入选的这些群众演员,被简单地查看一遍(群众演员的要求不高,只要四肢健全,身体健康,站在舞台上不怯场,基本就符合要求了),全都通过后……

    那名导演却突然提出了‘这些人里头,有会跳舞的人吗?’这样一个问题。

    所有来应聘群众演员的人都没吭声。

    一来,他们不是专业演员,多数是来混口饭吃,不想节外生枝。假如站出来说自己会跳舞,最后跳的却让导演不满意,被取消资格,就有点儿得不偿失了;二来,他们当中也确实没什么人才,稍微有本事的人,都会去一些更厉害的剧院,而不是来这间快倒闭的剧院碰运气。

    一片沉默中,作为助手的玛丽,一方面出于担心‘这些人都不吭声,会惹怒导演,认为她没有好好工作,招的人都不能用’;另一方面,出于帮肖恩‘展示才艺’的心理,居然主动回答了一句:“我记得……唔,那个蓝眼睛,棕色小卷毛的小家伙,在特长栏写了会跳舞。”

    她怕泄露两人早就认识,暴露出肖恩是个关系户,故意这么说。

    但这些群众演员中,能被称为小家伙的人……显然,只有肖恩。

    所有人呼啦啦全都退后一步,如同摩西分红海一般,露出小卷毛。

    肖恩悲从中来:……早知道能简单通过,我到底为什么要在特长栏写跳舞?

    “你会跳舞?”导演问。

    肖恩强撑着不心虚地点点头。

    “会跳什么舞?”导演继续追问。

    肖恩:“……圆,圆规……”

    “什么?”

    “呃,就是跟着音乐乱跳。”

    导演顿时不满意起来。

    玛丽也有点儿着急了。

    毕竟,刚才是她主动提起和推荐的:“要不然让他跳跳看?”

    “那就跳两下吧。”导演皱着眉头说。

    “可,可我,我得有音乐。”肖恩小声要求。

    导演脸色更不好了,似乎认为他要求太多。

    但剧院里,总是不缺音乐的。

    所以,他干脆沉着脸,耐着性子让人去放音乐。

    可肖恩哪怕已经站在舞台上,心中还是一片茫然。

    然后,音乐响起来了。

    从来没有学过跳舞的他,上帝给多少次眷顾也不行了。

    只能求助系统。

    圆规舞,好歹也是舞啊!

    肖恩被迫遗忘了‘脚踏实地’的想法,咬着牙启动了‘疯狂的圆规’。

    然后,所有人都看到,本来傻呆呆站在舞台上的少年突然就动起来。

    手部动作不算出奇,可他的两条腿却以一种超高的频率,前后飞快地交替着,随着音乐节拍不断的在舞台上,踢、跳、踩、跺,原地三六十度大旋转,动作快速有力,如同疾风骤雨……

    “鬼步舞。”副导演惊讶地脱口而出。

    “什么?”玛丽不明所以地问。

    “正确地说,应该叫墨尔本曳步舞。”

    导演欣赏地看着舞台,解释说:“这是一种兴起于澳大利亚地下舞场的一种舞蹈,非常注重腿部和脚部的动作,节奏很快,适合即兴表演。而且,不同的舞者往往根据自己对音乐的不同理解,创造出不同的踩点和动作衔接方式,从而来形成自己的个人风格,是一种很个性的舞蹈。”

    他愉悦地抬手指了指台上跳舞的肖恩,微笑着对大家说:“你们瞧,这小家伙明显已经具备了自己的风格,看来是个曳步舞的高手。”

    可话音未落,肖恩就左腿绊右腿,悲惨地倒在了舞台上。

    他一脸‘完蛋了’的绝望,动都不动一下,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倒地垂死的圆规。

    “只当是找个临时的活儿先干着吧。”

    詹姆斯这么想:“干不成了,再找别的活儿。”

    作为一家之主的长兄,他对底下的弟弟妹妹要求并不多,只要保护好自己,别闯祸,学会一技之长,将来能养活自己就足够了。

    反正,在弟弟妹妹没有成年之前,他总能赚来钱养活他们,靠一些坑蒙拐骗的手段。

    这使得他在外头的名声一度很差。

    可与此同时,很多人又认为,这样的詹姆斯居然还愿意无私地养着底下的那群拖油瓶,证明他应该还存有良心?

    不管外界怎么说,詹姆斯总有自己的一套行事逻辑。

    他自认是这个家庭的大家长,要确保家庭成员之间的紧密连接,要履行兄长的责任,以及保护自己的兄弟姐妹们不被外界欺负。

    所以,在肖恩跟着剧组离开,去海边拍摄的时候……

    他走了过来,不像瑞安和凯西那样地鼓励肖恩好好加油工作什么的,反而压低声音嘱咐了一句:“如果有谁敢欺负你,打得过就往死里打,打不过就忍着,回来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肖恩忍不住主动去抱抱这个凶巴巴的兄长,承诺说:“等我拿了工资,回来给你买烟。”

    詹姆斯的脸上的笑容一闪即逝,很快就又装作不耐烦的样子,故意揉乱了弟弟的头发。

    对于一个穿越者来说,占据别人的身体,继承别人的记忆,融入陌生的家庭其实是很困难的。

    可就是因为詹姆斯护短又粗暴的性格,和弗洛西家那种对血缘亲情的重视,以及彼此间奇特却紧密的联系,让肖恩还来不及思考人生,就全盘接受了这乱七八糟的一家人。

    而在拥有了家庭后,哪怕是贫穷又糟糕的家庭,也让肖恩觉得心里有了底气和归宿。

    所以,他感谢弗洛西家的兄弟姐妹,也真心地希望自己将来获得奥斯卡后……不,这个目标可能有点儿遥远,起码是成为一个比较好的演员后,能帮助弗洛西一家都脱离贫苦生活,过上好日子。

    为了这个目标,他对系统下达的任务,更加重视起来。

    可不管是原本的肖恩,还是这个穿越过来的肖恩,都不算什么天才。

    原本的那个肖恩不用提了,出了名的小弱智,小学三年级就能留级四次的丰功伟业,一般人是很难达成的;至于现在的这个肖恩,只能说,他的出现,帮助这具身体,把智商从弱智提升到了普通人的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是普通人,但现在的穿越者肖恩还是很有一些优点的。

    在中国的传统教育中,总有那么一群学生,学习成绩中上,也算好学生行列,可他们并不聪明,脑袋也不够灵活,不懂得变通,就是足够认真和努力,非常听老师的话。

    举个例子来说,假如老师让把某个生字抄写一千遍,这种学生是绝对不会投机取巧地抄九百九十九遍的,哪怕大家都心知肚明,老师压根没功夫去一个一个的数,学生到底有没有抄写够一千遍。

    肖恩就是这个类型。

    他本身没有杰出的能力,但特别容易相信别人的话,还很较真,本来决定接受系统的任务后,已经开始想各种办法去做好了,等被凯文导演一忽悠,就彻底沦陷了。

    “我一定要演好鲨鱼人这个重要角色。”

    他在心里这么说。

    可问题在于,他确实没什么演戏的技巧,所以,只能采取了一个普遍为人所共知的技巧,将自己彻底代入进去。

    从进去剧组的那一刻开始……

    他就一直催眠自己:我就是一头鲨鱼,我要血腥、残暴、冷酷、无情、择人而嗜!

    剧组所有人都开始瑟瑟发抖了……

    怎么可能?

    大家虽然觉得新来的小演员目光挺凶挺凶的,偶尔还会朝人呲牙。

    可瘦瘦小小的少年身型……再凶也只能是奶狗级别的。

    等到得知他居然真的是在琢磨怎么演好那头鲨鱼后,所有人都哈哈哈了:‘……拜托,这孩子太可爱了!居然真的相信鲨鱼是重要角色,那只是让电影更酷,方便以后吹牛逼的噱头啊!’

    然后,全剧组都对走火入魔的某个小演员投以了怜爱的笑容。

    唯独胆小、爱脑补的凯文导演受到了一点儿影响。

    他私底下有点儿紧张地和唐娜讨论:“呃……亲爱的,我觉得,你剧本的内涵可能太深刻了,也许……”

    他吞吞吐吐地说:“对肖恩这么大的孩子来说,接受起来还有些艰深。你瞧,他最近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对头?那些高深的思想,已经快涨坏他的小脑袋瓜了。”

    “亲爱的,你想太多了。”

    唐娜抱住他亲了一口,嘻嘻哈哈地笑起来:“年轻人接受度很高,不用担心这个。”

    “可你仔细瞧瞧他看人的目光,尤其是昨天站在墙角看我的时候……”

    凯文导演偷偷告状说:“就像是以前我奶奶养的那只猫,总站在枕头旁边,阴森森地盯着我,不知道再想什么阴谋。”

    (肖恩:冤枉,我只是想让导演看看我的状态,到底合不合格?)

    唐娜非常捧场地笑了一通。

    她认为自家男友一定是又在讲笑话了,猫多可爱啊,怎么会吓人?

    于是,怕猫的凯文导演,也没办法继续说下去了。

    毕竟,自家女友欣赏的爱人类型可是黑社会老大,杀人如麻的那种,是绝对不会被一个十多岁孩子的超凶目光吓到,也不会在猫的注视下胆怯的。

    肖恩不知道尝试把自己带入鲨鱼角色的行为,一度引起了剧组全体人员的怜爱,还导致了导演莫名其妙的恐慌。

    对剧组好些人‘小鲨‘的调侃称呼,他内心深处其实是拒绝的:演技不行,吓不到人!

    他只能继续每天更加努力地去想真正鲨鱼的生活,怎么在海中游动,怎么觅食,看待人类要用什么样子的眼神。偶尔,他还会设想一些场景,比如,一头饥饿的鲨鱼,在被人喂食的时候,会怎么出现,是潜藏在海洋深处,猛地扑出来?还是像个杀手一样隐藏,在人们离去,确认周围安全后,才冲出水面,享用美食?

    三个镜头,原本按照凯文的计划,最多也就用两三天的时间就搞定。

    但肖恩的专注和投入,让所有人都没办法对一个‘看了拍摄效果,皱眉说不行,要求重来一次’或者‘这样表现不够真实,我们换一个方式’的认真少年,说出那种‘其实,我们只是拍着玩的,你没必要这样’的不负责任话。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整个剧组都是凯文导演的狐朋狗友,纯业余组合,才让肖恩能这样坚持。

    如果是别的正规剧组,一个小角色的扮演者居然还想发表意见,做梦比较快。

    鲨鱼的镜头,他们拍了足足两周。

    有一幕是鲨鱼潜藏在海底,要拍一个海底阴影的镜头。剧组业余摄影师的技术实在有点儿不行,肖恩就很较真地戴着鲨鱼头道具泡在海里将近一天,好方便他拍摄,最后,泡的皮肤发硬,还有些过敏般的刺疼,回去后,只能在旅店里用凉水反复地冲洗。

    可不管怎么说,在两周的时间里,肖恩用一种非常质朴的认真劲头,感动了剧组所有人,也将自己的生活重心成功变成了一头鲨鱼后,终于完成了他的第一次拍摄。

    当他离开剧组的时候,大家都来送他。

    不管是摄影师,还是灯光师,纷纷热情地给他塞了一些海鲜特产和水果,让他带回家吃。

    唐娜握着他的手,满脸激动地说:“小鲨,你将来会成为一个好演员的。”

    由于肖恩没成年的缘故,凯文导演还临时抽了点儿时间,亲自开车送他回家。

    在车上的时候,凯文似乎思考了几秒后,才开口:“本来没必要和你说的,但最近你的态度一直那么认真,所以,我想,应该给你一个交代……”

    肖恩疑惑地看着他:“是角色的问题吗?导演,我哪里演的不好?”

    “不,你演的很好,超出想象。”

    凯文斟酌地说:“只是,只是我们的这部片子可能,大概是不会上映的。”

    “不会上映是什么意思?”肖恩还有点儿迷糊。

    “就是,就是……”凯文琢磨着这事怎么解释:“你知道的,我们都还是学生,只是业余在假期来拍个电影,这样显得我们,我们很酷。所以,我们的设备是租借的,剧本是自己写的,主要演员也是我们自己客串,龙套更是直接在贫民区随便招的廉价劳动力,呃,抱歉,我不是说你。但总之,我们这部片子从一开始就属于自娱自乐,充其量也就只能在学校里放一放,或者放到网络上的个人空间里,是不会有影院愿意上映的。”

    “我很抱歉。”

    这位一开始看起来很不靠谱的导演先生心虚地不敢看旁边坐着的肖恩,生怕看到对方伤心、失望的表情,自顾自地道歉说:“虽然你那么认真,但我没有能力……”

    “导演,没看出来啊,你居然这么有雄心壮志吗?”

    肖恩用惊讶到不得了的语气,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在凯文导演诧异的目光中,他冲口而出:“上映?剧组这么业余的水准,我以为你只打算拍了,留着放家里自己欣赏的。”

    没错,肖恩没指望能从这部电影中获得什么,先天条件简陋到那个程度,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所以,他寄希望的地方,始终是那个外星人给予的‘群星闪耀’系统。

    迷信系统的他,执着地认为,只要完成任务,有了积分,就能抽取厉害的演员技能,再去加入一个好剧组,凭借金手指演技,征服世界……

    这才是走上成功之路的正确方式。

    至于演鲨鱼成名,还是算了吧!

    不是每个人都是法鲨的。

    凯文导演不想和他说话。

    他在距离弗洛西家大约还有一条街距离的地方,靠路边停下了车,伸手打开车门:“再见。”

    他的笑容极具感染力,具体表现是:嘴角开裂,一点一点露出满嘴的大白牙,最少也要看到十八颗大白牙,其狰狞程度,像极了鲨鱼张开血盆大口,择人而噬的样子。

    没错,肖恩抽取的技能就是迈克尔法斯宾德的成名绝技——鲨鱼笑。

    系统尽职尽责地解说:该技能是珍贵的永久性技能,只要宿主心中默念‘鲨鱼’这个单词,就能立刻启动。

    肖恩:傻逼外星人,这种技能有收集的必要吗?生无可恋.jpg

    于是,几个小时后……

    扎着高马尾,穿着超短裙,打扮地像个不良少女一样的凯西,就在家门口看到了垂头丧气,仿佛败犬一样的三哥肖恩:“嗨,试镜怎么样?”

    肖恩耷拉着脑袋,没吭声。

    “失败了?”

    凯西眨眨眼睛,露出了一个意料之中的表情,语气满不在乎地说:“好了,也不必太在意,毕竟只是人生当中的第一次,以后还会有机会。”

    “不,你不知道,凯西。”

    肖恩想到那个见鬼的鲨鱼笑技能,至今仍忍不住悲痛欲绝的心情,心如死灰地回答:“这对于我来说,绝不仅仅是一次失败,而是人生道路崎岖坎坷的开端。”

    “ok,我明白,我理解。”十三岁的小姑娘用一副什么都懂的语气说。

    她还早熟地拍了拍哥哥的肩膀,用平静的语气说:“人人都想有什么异于常人的能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事实证明,我们终究只是芸芸众生中极为普通的一员。”

    然后,她转过身,一拳砸在自己哥哥的肩膀上,爽快地说:“e on,肖恩!我们回家,别再琢磨不高兴的事了。过去就让他过去好了!我们想想今晚吃什么,鸡肉三明治怎么样?”

    “不,我想吃披萨。”肖恩揉了揉自己的脸,总算振作了一点儿,不管怎么说,生活仍然在继续,而且,被年纪小的早熟妹妹安慰,实在有点儿尴尬。

    但他得承认,凯西那自然、随意的态度,还是让他心情好了很多。

    两兄妹相视而笑,肩并肩地地一起回家。

    “这么早就回来,你没逃学吧,凯西?”肖恩忍不住问。

    “当然没有,我成绩虽然没有瑞安以前好,但也不是差生。”

    凯西一边回答,一边拿钥匙开门:“只是今天……等等,什么声音?”

    她猛地停住脚步,侧耳倾听,只听见一阵古怪的喘息和呻\\吟:“谁在家?”

    只听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几声痛呼,和女声的惨叫。

    肖恩和凯西望着客厅的方向,愣了足足三秒后,冲了进去。

    “what the fuck,瑞安!”

    凯西目瞪口呆地望着沙发那头冒出来的光屁股男人,忍不住地尖叫起来:“见鬼的混蛋,你又在家里乱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