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第30章

时间:2018-02-15作者:向家小十

    ,!

    此为防盗章  在这部影片中, 他一笑成名,打响了‘法鲨’这个绰号的第一枪(别信)。

    他的笑容极具感染力, 具体表现是:嘴角开裂,一点一点露出满嘴的大白牙, 最少也要看到十八颗大白牙,其狰狞程度, 像极了鲨鱼张开血盆大口,择人而噬的样子。

    没错,肖恩抽取的技能就是迈克尔法斯宾德的成名绝技——鲨鱼笑。

    系统尽职尽责地解说:该技能是珍贵的永久性技能, 只要宿主心中默念‘鲨鱼’这个单词, 就能立刻启动。

    肖恩:傻逼外星人,这种技能有收集的必要吗?生无可恋.jpg

    于是,几个小时后……

    扎着高马尾,穿着超短裙, 打扮地像个不良少女一样的凯西, 就在家门口看到了垂头丧气,仿佛败犬一样的三哥肖恩:“嗨, 试镜怎么样?”

    肖恩耷拉着脑袋, 没吭声。

    “失败了?”

    凯西眨眨眼睛, 露出了一个意料之中的表情,语气满不在乎地说:“好了, 也不必太在意, 毕竟只是人生当中的第一次, 以后还会有机会。”

    “不, 你不知道,凯西。”

    肖恩想到那个见鬼的鲨鱼笑技能,至今仍忍不住悲痛欲绝的心情,心如死灰地回答:“这对于我来说,绝不仅仅是一次失败,而是人生道路崎岖坎坷的开端。”

    “ok,我明白,我理解。”十三岁的小姑娘用一副什么都懂的语气说。

    她还早熟地拍了拍哥哥的肩膀,用平静的语气说:“人人都想有什么异于常人的能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事实证明,我们终究只是芸芸众生中极为普通的一员。”

    然后,她转过身,一拳砸在自己哥哥的肩膀上,爽快地说:“e on,肖恩!我们回家,别再琢磨不高兴的事了。过去就让他过去好了!我们想想今晚吃什么,鸡肉三明治怎么样?”

    “不,我想吃披萨。”肖恩揉了揉自己的脸,总算振作了一点儿,不管怎么说,生活仍然在继续,而且,被年纪小的早熟妹妹安慰,实在有点儿尴尬。

    但他得承认,凯西那自然、随意的态度,还是让他心情好了很多。

    两兄妹相视而笑,肩并肩地地一起回家。

    “这么早就回来,你没逃学吧,凯西?”肖恩忍不住问。

    “当然没有,我成绩虽然没有瑞安以前好,但也不是差生。”

    凯西一边回答,一边拿钥匙开门:“只是今天……等等,什么声音?”

    她猛地停住脚步,侧耳倾听,只听见一阵古怪的喘息和呻\\吟:“谁在家?”

    只听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几声痛呼,和女声的惨叫。

    肖恩和凯西望着客厅的方向,愣了足足三秒后,冲了进去。

    “what the fuck,瑞安!”

    凯西目瞪口呆地望着沙发那头冒出来的光屁股男人,忍不住地尖叫起来:“见鬼的混蛋,你又在家里乱搞!”

    沙发上的姑娘惊慌失措地捂着赤\\\\裸的胸口,头都不敢抬地匆忙找裙子。

    瑞安一边手忙脚乱地单脚跳着,光着屁股往上提裤子,一边喊:“闭嘴,凯西,你该死的为什么回来这么早,你不是每周四都要补课吗?”

    “老师今天请了病假!”凯西下意识地解释了一句。

    然后,她愤怒起来,捡起地上的内裤扔过去:“shit,那是我才洗过的沙发套!!该死的瑞安,你为什么不能回卧室!你就那么饥渴吗?这是属于大家的客厅!”

    “卧室空间太小了,再说,家里又没人!”

    瑞安嚷嚷着:“凯西你够了,哪家妹妹会管哥哥的私事。”

    “当然,别人家的哥哥也没你这么管不住自己的老二,四处发/情!”凯西毫不示弱,泼辣地骂着自家二哥,还抓着抱枕,追着他大打出手,羽毛乱飞,碰倒东西无数。

    在路过那个看傻眼的姑娘时,她居然还不忘礼貌地道歉:“对不住,珍妮。我这不是针对你,我只是……瑞安他妈的就是个混蛋。”

    才勉强套上裙子的姑娘呆滞地看着这兵荒马乱地一幕。

    “没关系,凯西。”她反射性地回了一句,又不禁呆呆地呢喃:“等等,我不叫珍妮,我是玛丽。”

    肖恩用手扶着额头,只觉得无比头疼。

    他伸手去拉那位小姐的手臂:“珍妮,你介意现在先暂时离开一会儿吗?目前我们家有点儿内部问题需要解决……”

    “呃……好。”那姑娘有点儿懵地顺着肖恩的力道,被拉出了屋子。

    可直等到被肖恩关在门外,她才猛地醒悟过来:“我叫玛丽,珍妮他妈的是谁?”

    这场兄妹大战终止于詹姆斯的归来。

    家中长兄詹姆斯弗洛西,一脸血的走了进来,不耐烦地喊:“你们干什么,拆房子吗?”

    “上帝啊!”凯西放下抱枕,又一次尖叫:“詹姆斯,你又闯祸了?”

    詹姆斯不耐烦地叼着根烟:“别老母鸡一样瞎嚷嚷,凯西,只是小碰撞。”

    “你一脸的血,还说是小碰撞?”凯西感觉快窒息了。

    “没事,这是我故意的。”詹姆斯得意洋洋地回答:“我本来打算抹点番茄酱,但现在的人越来越不好骗了,还是做戏做全套比较保险,只是小伤口,弄得血比较多。我刚才就这样,猛地倒在了那辆车的前头,司机是个新手,差点儿没被我吓尿了哈哈,然后,他哭着把钱包里的所有钞票都给我了。”

    “所以,你是去碰瓷了?”凯西不可思议地问。

    “什么碰瓷?我被车撞了,但出于宽容的心胸,原谅了那个傻逼司机,只接受了一点儿小补偿。”詹姆斯面无愧色地说:“我tm真是个好人。”

    凯西表情有点儿复杂。

    但詹姆斯却笑着伸出大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再从口袋里掏出好几张美元塞到她到衣兜里:“我的小美人,瞧啊,哥哥把这个月的房租凑齐了,没人能把我们撵到大街上了。”

    早熟的凯西犹豫了两秒后,妥协地接过这笔钱,闭嘴了。

    她自顾自转身去拿医药箱,给詹姆斯处理伤口。

    詹姆斯由着妹妹在自己的脸上涂药水,朝肖恩挥挥手示意,就高高兴兴地和年龄更接近的兄弟瑞安说起了话,大概都是一些无聊的话题,凭空臆想的挣钱门道,以及街头巷尾的某些小道消息。

    这时候,一阵孩子的嚎啕大哭声响了起来,撕心裂肺的,震的天花板都在颤抖。

    一个金发蓝眼七八岁的男孩从二楼的栏杆处探出了一个小脑袋,稚气地喊:“莎莉又尿裤子了。”

    “这是第几回了?见鬼,她已经三岁!三岁了!为什么三岁还在尿裤子!”

    被打断了谈兴,本来还很高兴的詹姆斯立刻烦躁地阴沉了脸,愤怒地踹了一脚桌子。

    可孝子哭起来地时候,根本不是摔摔打打几下就能吓唬住的。

    弗洛西家最小的女儿憋足劲儿的持续大哭,那哭声极具穿透力,宛如空袭警报一般尖锐、刺耳,而且还无止无休,带着一股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哭到天荒地老的气势。

    瑞安一脸无奈地站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随手从詹姆斯唇角抢过那根烟,快速地吸了几口后,又还了回去,一脸要去英勇就义的表情说:“别生气,詹姆斯,我去处理。”

    “肖恩,来搭把手,帮詹姆斯擦擦那一脸的血。”旁边的凯西揉了揉太阳穴说。

    她把医药箱放到一边,不计前嫌地对瑞安说:“我和你一起。”

    这一刻,肖恩只知道傻乎乎地点头,实在对眼前的局面有点儿应接不暇,外加手足无措。

    但一时间,毫无办法。

    因为,他的新家庭——弗洛西一家,是他以往从来没遇到过的一个超级大家庭。

    具体表现在:超级穷,以及……家里的孩子泛滥成灾。

    瑞安和凯西匆匆忙忙地跑到了二楼,去哄那个尿裤子的小崽子莎莉。

    詹姆斯整个人摊在沙发上,自顾自地抽烟。

    肖恩乖巧地接手了凯西刚才的活儿,坐在长兄旁边,弄湿了一块毛巾,动作轻柔,小心翼翼地帮他擦去脸上的血迹。

    “你的试镜怎么样了?”詹姆斯吞云吐雾地随口问了一句。

    “不怎么样。”肖恩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完全不想再去回忆,自己施展鲨鱼笑这个技能时,那几个面试官震惊的表情。

    人生赢家和世界主角的美梦破裂,果然天上不会掉馅饼。

    平凡人穿越了,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成功。

    詹姆斯不以为意地吐了个眼圈说:“肖恩,大哥教你一个道理。”

    肖恩茫然地抬起头:“什么?”

    “失败就是个不知餍足的婊/子。”

    詹姆斯一本正经地说:“但她是成功的妈,所以,你必须讨好她,哄她,最好多干她几次,把她彻底干服了,才能孕育出成功来。别丧气,兄弟,你还有机会。”

    这叫什么安慰!

    肖恩用手捂住眼睛,表情非常难以形容,可詹姆斯确实是出于好心,和兄弟情义。

    好吧,也许上天注定他成不了想象中的人生赢家,但起码他获得了还算不错的家人。

    尽管他们乍看起来……都很糟糕。

    但在没穿越前,从小就是留守儿童的他,活的简直像个孤儿。

    一年到头都见不到父母一面,在一个个亲戚家辗转着寄居,当然,父母后来赚钱后,给了他很多钱花,也没有什么狗血的虐待和不公平待遇,只是……有时候会觉得很寂寞,像是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一样。

    现在好了。

    弗洛西家穷的什么都缺,就是永远不缺人。

    这时候,开门声又一次响起。

    这个家庭的最后一个成员也回来了。

    那是一个隐隐能看出年轻时样貌不错的中年妇人,可毕竟已经是六个孩子的妈,现在的她,青春美貌随着时间逝去,只剩下被生活压榨的干瘪身躯。

    她有些驼背和瘦小,面色发黄,表情呆滞,还神神叨叨地自言自语,仿如梦游一般走进来,直到发现自己的两个儿子,才慢慢抬起头,目光殷切地望向自己的大儿子问:“詹姆斯,家里还有钱吗?”

    “干什么?”詹姆斯粗声粗气地问。

    “我们在给聋哑儿童捐钱。”弗洛西夫人细声解释说:“他们都太可怜了,从出生的那一天起,有的就听不到声音,有的也不会说话……”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艹过他们妈吗?”詹姆斯没好气地粗鲁说。

    但弗洛西夫人被激怒了:“这是你应尽的义务,詹姆斯,上帝不允许我们袖手旁观。”

    “恰恰相反,他(上帝)擅长这个。”

    詹姆斯冷笑说:“当年我们快饿死的时候,他也是这么干的。”

    “你怎么敢这么亵渎神灵?”弗洛西夫人大喊。

    她上前一步,抬手就给了詹姆斯一巴掌,刚刚才被凯西涂过药水的伤口又渗出了血迹。

    可这位母亲对儿子的伤口视若无睹,只顾着寻死觅活。

    她歇斯底里地咒骂长子是个冷血的刽子手,恶毒地诅咒他死后下地狱,大喊着‘早在你爸爸死的时候,如果不是你的阻拦,我就随他去了!你这个恶棍,强盗,流氓,下三滥的东西’。

    这是在说自己的亲儿子吗?

    肖恩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詹姆斯越听越拧起了眉头。

    他伸出一只手堵住弟弟的耳朵,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所有的钱,扔给她:“滚出去。”

    弗洛西夫人立刻捡起地上的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屋子里一时间有点儿尴尬的沉默。

    只剩下二楼的小崽子还在抽泣,隐隐能听到凯西和瑞安的说话声。

    “詹姆斯,她真的是我们的妈妈吗?”肖恩忍不住地问。

    “很遗憾,是的。”詹姆斯叼着烟,还是那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可她怎么……”肖恩一脸恼怒的表情。

    “别怪他,肖恩。”詹姆斯笑了笑,语气平静地解释说:“其实,她以前不这样,家务活干的超级棒,会笑会唱歌,但是生活磨灭了她的所有梦想。自从男人离开她后,六个未成年孩子,一个贫穷的单身母亲……这对她来说,基本上就是个噩梦了。生活对于她来说太艰难,可起码,她没把我们扔掉,还让我们活下来了。”

    肖恩想想家里这一堆的孩子,也愁的没话说了。

    詹姆斯拍了拍他的小脑袋:“不用想太多,我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帮她说好话,也不是教导你什么,有些事情心里知道就好,反正不管多艰难,我们活下来了,我们始终在一起,我们是一家人。”

    他难得地认真教导弟弟,还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地问:“所以,为了让生活变得更好,也为了摆脱贫穷,你知道我们以后该怎么做吗?”

    肖恩冲口而出:“计划生育?”

    詹姆斯无语地看着他:……

    然后,他一巴掌拍在弟弟的后脑勺上:“应该是tother,蠢货!”

    重点在于,他身高修长挺拔,一米八八,脖子下面全是腿。

    所以,每当音乐响起,只要别人不介意,这位俊美的英伦绅士就会抛弃一切,放飞自我,立刻化身灵魂舞者!

    不管何时,不管何地,不管前方是不是有一群观众,也不管自己穿着西装,还是穿着睡衣……

    那两条无处安放的大长腿,都会随着音乐,有节奏地伸放、转圈、跳跃、滑行、踢腿、戳着地板忘我的舞动,摇椅晃宛如一只疯狂的圆规。

    汤姆·希德勒斯顿的拿手绝技——疯狂的圆规。

    那个该死的外星人简直有毒,制造的这叫什么傻逼系统!

    在肖恩哑口无言的时候,傻逼系统还在那尽职尽责地解说着:恭喜宿主,该技能也是珍贵的永久性技能,只要有音乐响起,宿主都能自行启动该技能。

    肖恩冷酷无声地关闭了系统,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都没能成功入睡。

    他在黑夜中默默凝视着天花板,满眼悲伤,偷偷把脑袋埋在被子里哽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可不管是悲伤还是快乐,不管生活艰难还是顺利。

    时间永远公平公正地不会为任何人停留。

    一大早,房子的隔音效果并不好,凯西那个尖锐的闹铃声响的所有人都听见了。

    很快,外面走廊里,开始有走来走去的声音,莎莉好像又在哭,这个三岁的女孩简直是个水龙头,泪腺发达的要命,一不如意就会放声大哭,但事实上,很多时候是干打雷不下雨。

    卢克睡眼朦胧地爬起来,还顺手推了推旁边把脑袋埋在被子里的哥哥:“起床了,肖恩哥。”

    肖恩只好强忍内心的悲痛,抹了抹眼睛,爬起了床。

    吃早餐的时候,一片兵荒马乱。

    詹姆斯霸占着洗手间刷牙;凯西着急去上学,想去照镜子梳头发,莎莉那边需要人照顾,本来想睡懒觉的瑞安就被临时从床上拽起来;卢克闹着要大便……

    肖恩趁着他们争抢的时候,快速地完成洗漱,坐到了餐桌前。

    他食不下咽地咬着简易的三明治,十分担心自己搞砸今天的剧院之旅。

    可家里所有人都对他信心十足。

    他们出门前,全都没忘记给肖恩来一个爱的鼓励:“亲爱的,今天新工作加油。”

    肖恩忧心忡忡,总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

    尤其是当他发现,两个年长的哥哥并不打算陪他一起去那个剧院面试,而那个剧院还距离弗洛西家非常远的时候,他就更加忧心了。

    上次剧组试镜是在附近,外出拍摄是跟着剧组的车。

    可这次上门求职,却要一个人去一个很远的陌生地方……

    他有点儿害怕。

    但詹姆斯像是拨拉超市里的土豆一样地来回拨拉着他的小脑袋,看了半天后,粗鲁地扯着他说:“别再让我看到你这种娘娘腔的样子。站直!挺胸!抬头!男子汉应该无所畏惧,好了,滚吧!”

    肖恩就这么踉跄着,被一把推出了家门。

    没有gps导航,没有向人求救的手机电话,兜里有一点点儿零钱,但绝对不够打车。

    他像一只刚长大没多久,没见过什么世面,毫无准备就被猫妈妈狠心一爪子拍出去,不得不独自谋生的猫崽子一样,茫然仓惶地望着四周,样子有些可怜。

    可发呆也没用,詹姆斯有时候心肠很硬。

    他信奉鹰式教育,爱它就要推它下悬崖,认为只有这样,孩子才能像小鹰一样奋力挥翅,学会飞翔,因此,是绝对不会允许弟弟有一点儿退缩的。

    所以,肖恩只好勉强顺着自己熟悉的街道,去寻找车站,笨拙地看着站牌,稀里糊涂地跟着拥挤的人流,莫名其妙地挤上了一辆巴士。

    幸运的是,百老汇不是什么偏僻难找的地方。

    虽然他要去的那家剧院属于百老汇边缘的边缘,可只要多问几个人,有礼貌一点儿,还是很容易找到的。

    事实上,在著名的百老汇大道上,只有大约四家剧院,绝大多数的剧院都云集于百老汇区,还分什么内百老汇、外百老汇、外外百老汇什么的。

    这些剧院,最早都是脱胎于英国的戏院,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和变化后,逐渐适应本国人民的国情,被改造成更符合本国人审美和喜好的剧院。

    可这些剧院看似繁华,却也不是都赚钱的。

    哪怕百老汇在世界上的名声都非常大,它也不能保证每一所剧院都赚钱,而且,恰恰是因为剧院太多的缘故,它们的内部竞争更为激烈。

    这时候,资金比较雄厚、财大气粗的剧院,往往可以直接聘请已经出名的顶级巨星坐镇,甚至花钱为这些量身打造出合适的剧本,最大化的发挥巨星效应,凭借巨星的狂热粉丝,稳赚不赔地保证剧院的基本收益;

    另一部分资金不算雄厚,但生存历史足够悠久的剧院,都会拥有一些历代传承下来的独特节目,还会凭借以前积累下来的人脉关系,签约一些尽管没有顶级巨星、却发展均衡,有独到之处的剧团来做定期演出,演一些诸如莎士比亚那样的经典剧目。哪怕赚不来快钱,却永远不缺人看,足够保证剧院的持久、稳定和发展;

    而一些既没有资金,建立时间不长,也没有足够人脉关系的年轻小剧院,就只能捉襟见肘地在夹缝中求生存,上演一些没名气,但低成本的剧目,再凭借低廉的票价,来勉强维持剧院的正常开支。

    肖恩去的这所剧院,就属于最后那种,没钱没资源没特色,只靠降低票价来维持客源。

    这家剧院叫史密斯大剧院,因为它的创办人姓史密斯,而史密斯又有铁匠的意思,所以很多人又管它叫铁匠大剧院。

    据说,它是早年一位疯狂热爱舞台表演的老人家,倾尽家财创办的。

    在剧院初创的时候,那位有趣的老头,极富创新地举办过一场震撼整个百老汇的脱衣舞之夜,一炮打响了剧院的名声,让史密斯大剧院站稳了脚跟。

    可问题在于,脱衣舞并非不可模仿,不具备独特性。

    随着时间的流逝的,剧院终究要靠好节目取胜,而没有自己特色经典节目的史密斯大剧院,还是在竞争中,慢慢没落下去,变成了一个随时濒临破产的剧院。

    不过,就算是剧院经营不善到如此地步。

    对于生活在贫民区的肖恩来说,能获得这里的工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当他看到二哥瑞安提起的熟人玛丽时,总算放心了许多。

    看来关系户并不只是种花国独有,米国的世界一样讲究人际关系。

    然而……

    “你可能还没见过我穿好衣服的样子。”

    玛丽的第一句就差点儿把肖恩给噎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她说的确实是实话。

    想起那天回家,和瑞安一起,从沙发上滚落到地上,匆忙找裙子穿的姑娘,肖恩简直尴尬地不知道现在该做出什么样子的表情了。

    但玛丽不以为意地笑起来。

    她皮肤雪白,穿着扎着蝴蝶结的白色衬衣和一条鲜艳的红色裤子,妆容精致,看起来很讲究和时髦,长相不能算漂亮,却也耐看,抬起下巴、不笑的时候,显得高傲不可亲近,可这样笑起来的时候,又带着点儿恶作剧成功的俏皮。

    “你二哥最近过得怎么样?”

    她随手递了一张单子给不知所措的肖恩填写,应该是负责行政方面的工作,而不是瑞安说的什么打杂。

    肖恩接过那张单子,一边犹豫要不要在‘特长’那一栏写上跳舞,一边纠结于该怎么回答。

    如果告诉她‘二哥又找了个新女友,还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会不会被打死,或者立刻赶出剧院?

    想想吧,但凡赚钱,总没有太容易的事。

    所以,在演出前为了避免每个环节都不出差错,群众演员也是需要进行多次辛苦排练的。

    而且,很多时候,他们还必须随叫随到,因为要配合那些知名演员来对戏。

    知名演员的时间总会排满满的,请他们过来一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使唤群众演员就方便多了,反正他们便宜,在业内也没什么地位。

    所以,初来乍到的菜鸟肖恩一美分还没拿到手,就不得不整日、整日地耗在剧院里了。

    但不同于其他群众演员偶尔会有的一些抱怨,他对剧院的许多东西都很好奇,比如,那些瑰丽奇异的舞台布景……

    别以为现在的舞台表演,还像是过去那种‘随便搭个草台子,几个演员在上头啊啊啊的唱个不停’就可以了。科技改变世界,也改变表演。

    现在的舞台表演,虽然演员依旧是中心,但很多辅助表演的设施早就已经厉害的不得了。

    比如史密斯剧院,这所剧院现在已经没落了很多,舞台自然稍微有些落伍。

    可毕竟曾经红火过,所以,该有的配置和设施,依然很完善。

    舞台下一层是道具和布景制作车间,它们会被事先制作好,安全地存放在那里,。

    等到正式表演的时候,工作人员会通过一些升降电梯,仔细小心地把它们一件件地送上去,放在正确、合适的位置上。

    据说大一点儿剧院后台,可以放置好多套布景。然后,按一下按钮,这些布景就可以前后、左右、上下地移动和更换。所以,随着剧情的发展,工作人员就要时刻提高警惕,及时替换布景,避免造成主角在前头唱着‘啊,快要冻死我了,真是饥寒交迫啊’,后头布景却一片春暖花开、阳光普照的可笑场景。

    那时候,就不止是观众要喝倒彩的问题了。

    老板大概会直接让所有负责这件事的人,统统滚蛋。

    而布景变换的时候,在观众的眼中看来就是,那么大的一个舞台居然被整个儿推走了,另一个新的舞台一下子就被推了上来,或者一个舞台直接升空了,新的舞台从地上钻出来,种种视觉变换和一些机关运作,让整个过程像变魔术一样神奇。

    接下来,当布景换的观众们眼花缭乱时,大家再猛地一抬头,发现演员居然平地消失了??

    不要惊奇,他很可能是和道具一起,顺着电梯下到地下一层去了。

    多有趣啊!

    肖恩被这些有趣的东西给彻底迷住了。

    所以,在所有人都只干着自己分内那份活儿的时候,他十分愿意跟着道具组,一起乘着那个舞台下面的电梯,这么上上下下地搬那些稀奇古怪的道具们。

    除此以外,还有服装间,里头有出自不同时代背景的配饰,五颜六色又非常多的漂亮衣服,全都被整整齐齐地挂在里面,隔壁还有一个放着各种各样假发的房间。

    ‘这太有意思了。’肖恩发自内心地喜爱着这一切。

    对他来说,这个剧院就像是一个超大,又新奇有趣的魔幻游乐场。

    他每天都很活泼地在剧院里跑来跑去,像一只满地撒欢的小狗崽子,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没见过没听过,都会引发他那强烈的好奇心,克制不住自己地凑过去,闻闻嗅嗅摸一摸看一看。

    剧院好些工作人员都被他给逗笑了。

    也许是肖恩年龄的缘故,也许是玛丽时常往他手里塞糖果的举动,剧院里绝大部分工作人员对他的态度都很和善,而且,渐渐不自觉地把他视为了剧院中真正的一份子,而不是那些领了钱就会离开的普通流动群众演员。

    再后来,可能是不管什么时候,都总能看到他的缘故……

    对他的‘舞蹈’印象深刻的伯尔曼导演,开始习惯性地频繁使唤起他:“来来来,肖恩,那边,你去扛个旗……左边,左边蹲下别动……下班别走,有个小奴隶没人演,你试试。”

    于是……

    今天,肖恩是扛旗出征的新兵,死在第一幕;明天,他就是公主殿下浇灌的花朵,蹲在那一动不动;后天,他又变成了一个命运凄惨的小奴隶,跪在舞台上,低头不吭声,在刀砍下来的时候,倒地、蹬腿(伯尔曼大吼:不许蹬腿,只有狗死的时候才蹬腿,人死没有蹬腿的)、装死就行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有了更多的龙套角色,手执长/枪的希腊士兵、抱着水晶球的巫婆、摆地摊的小市民、马戏团的小丑,以及戴着牛头标识的耕牛……

    当时,跑龙套的群众演员,在剧院里,有个固定的称呼叫‘supernumeraries(临时工)’。

    但多数时间,会被简称为‘super’,这纯粹是出于念起来省事才有的简称,并没有什么感、情/色、彩。

    可肖恩觉得太贴切了,自己就是这么super.

    他回家后,还很乐观地在私底下告诉凯西,自己的职位算是superman.

    凯西哈哈大笑着亲吻了这个和自己年龄最相近,关系也是最亲密的小哥哥。

    后来,她用彩笔在一件白t恤上头画了一个大大的超人s,送给了肖恩做礼物。

    不管怎么说,去剧院上班的这段时间,算是肖恩非常快乐的一段时光了。

    除了快乐外,一场场的跑龙套,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的收入。他每天都财迷地划拉着购物清单,数着自己的钞票,计划攒下一些钱,给每个家人都买一份小礼物。

    而与此同时,一场又一场的演出,也让他越来越不怯场了。

    表演就是要将自己展现给人看,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如果是这样想的话,那么,跳个圆规舞也不算什么了。

    所以,肖恩终于停止了单方面和系统的生气,也单方面地原谅了系统的种种坑爹。

    (系统:并没有在意过,内心毫无波动。)

    他还偷偷在自己的屋子里跳了几次圆规舞,依然觉得样子很好笑,可没有当初那么抗拒了。

    不过,鲨鱼笑到是又练了好多次,总觉得,某天突然拿出来吓人会比较好玩。

    所以,当他一不小心,把鲨鱼笑的熟练度刷成百分百后……

    被关机后就一直毫无动静地系统一下子蹦出来,发出了‘叮’地一个提示音,突然告知肖恩:“恭喜宿主,‘经典鲨鱼笑’技能满级,现可花费100积分,对该技能进行升级。”

    卧槽!这坑爹玩意儿,居然还能升级?

    鲨鱼笑怎么升级?升级成大鲨鱼笑吗?

    出于好奇的心理,肖恩忍不住地又一次打开了赌咒发誓再也不开启的系统。

    他十分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积分已经攒的又可以进行抽奖了。

    说起来也挺坑的。

    这个系统对自家宿主十分放任自流,属于那种‘如非必要,绝不插手宿主的任何事情;如有必要,能不插手也不插手,就让宿主自生自灭吧’的类型。

    而且,只要宿主不问,它就什么规则都不说。

    比如,跑龙套演出的事情,这是有积分奖励的。

    但可能是难度系数太小,系统压根看不上的缘故,每场演出只给奖励5积分不说,连通知都没通知过。

    所以,积少成多,这个时候猛地一看……

    这么长时间下来,肖恩竟然已经攒够了两百积分了。

    “那么,我是先升级鲨鱼笑,还是先抽奖呢?”

    虽然早知道系统的坑爹,可面对抽奖这东西,不管是谁,都会遏制不住心中跃跃欲试的念头,想抽一次试试,好像只要坚持坚持,总有一天能中大奖,脱非入欧一般。

    不过最后,肖恩还是决定先升级鲨鱼笑。

    他在心里琢磨着:‘如果抽到个更坑的东西,我没准儿会被气的压根不再想升级的事了。’

    “宿主确定花费100积分,升级经典鲨鱼笑吗?”系统依旧无悲无喜地机械化再次询问。

    “确定。”肖恩回答。

    “扣除一百积分,经典鲨鱼笑升级。”系统通知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