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第28章

时间:2018-02-15作者:向家小十

    ,!

    此为防盗章  剧院将新剧的正式演出时间, 订在九月份的劳动节。

    而现在,已经快六月底了,这意味着只剩下两个多月的准备时间。可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做,服装、音乐、演员、道具布景, 真的是非常紧张了。

    可是想象中的万众一心, 共同为剧院奋斗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绝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没有什么‘和剧院共存亡’的心思,他们开始计划另谋生路, 去其他的剧院面试什么的……

    伯尔曼导演并没有太失望。

    这位年事已高, 又历经过风风雨雨的老人,十分平静地对自己的侄子斯蒂文说:“别苛求那些人了,他们也要养家糊口,总不能要求人家什么都不顾地陪我们玩什么孤注一掷吧?现在,新剧成功或者失败都没关系了,我自认已经为这所剧院尽了全力,死后也不会有任何遗憾。所以,这次你不要有任何压力,只管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够了。”

    话虽是如此说了,但以斯蒂文骄傲的个性而言, 失败什么的,实在难以接受。

    所以,他依然严厉地督促所有还愿意工作的人去工作, 从道具、服装、假发到灯光、乐队、布景, 都力求做到尽善尽美、无可挑剔。

    这些其实还好说, 但演员方面, 却迟迟难以解决。

    通常剧院会有一批固定、长期合作的专业演员,只要能提前联系,打好招呼,在商量好薪酬、签订合同后,他们就会放下一切事物,专注、敬业地开始进行排练和演出。

    但是,在这些人中,却没有找到真正能够扛起整部剧的灵魂人物。

    合适的演员,不是身价太高、难以企及,就是可遇不可求,十分难找。

    按照斯蒂文初步的设想,这部新剧需要一个优秀的女高音来做女主角。

    可什么样子的知名女高音,愿意来一个快要倒闭的剧院,自降身价的演戏呢?

    在演员工会那边也没办法给出合适的人洋,他不得不进行公开招聘。

    于是,那位负责招聘的玛丽姑娘,很快就被这位新来的斯蒂文导演搞的焦头烂额。

    说真的,这可比电影选角难多了。

    如果是电影选演员,那么,只要看看外形是不是合适,演技是不是也够用……

    只要两者都差不多满足,那接下来就可以好好商量了。

    可对于只能现场表演,没有配音和后期的舞台剧来说,就麻烦大了。

    这就好比,你既要求一个女演员具备玛丽莲梦露性感迷人的容貌和风姿,还要求她具备惠特妮休斯顿的歌唱天赋和舞台表现力,这未免太过强人所难。

    所以,多数情况,只能是……

    鱼和熊掌、美貌和智慧,选一个吧!

    但斯蒂文导演就是不愿意将就。

    为此,玛丽愁的连给肖恩嘴里塞糖的时候,都是皱着眉头的。

    但对于肖恩来说,这些都不是他目前能操心的事,他只要负责演好自己的角色就足够了。

    不过,让他最为震惊的地方在于……

    斯蒂文导演居然给他的角色是男主角。

    男主角,那可是男主角啊!

    哪怕是刚得到‘群星闪耀’系统,以为自己将来肯定能得到奥斯卡、走上事业巅峰、成为人生赢家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做过这种美梦。

    一步到位地捞个男主角?

    而且还是和女主有感情戏的男主?

    莫非终于开始转运了?

    要不要回去抽个奖?

    但是,虽然说今年过完七月份,他就要满十五岁了,个子在同龄人中间不算太矮,只是比成年人看着单薄,可归根到底还未成年。

    只看瑞安的两任女友,玛丽和卡洛琳之前总拿他当孝对待的态度,就足以看出……

    以他现在的年龄而言,对女性的吸引力,大概近乎等于零。

    在这种情况下成为男主角,真的不会看起来很奇怪吗?

    出于不自信,以及害怕‘给人添麻烦’的心思,肖恩满脸为难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但身材健壮的斯蒂文导演仅仅是不耐烦地随意挥了下胳膊,把他拨拉到一边后,没好气地回答:“我要的就是与众不同。”

    然后,他又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低声抱怨说:“别吵我了,快滚回去背你的台词。有别的问题等排练的时候再问,我还在发愁女主角呢。”

    肖恩只好灰溜溜地返回去,继续抱着角色剧本认真研究。

    这部剧的名字叫《丘比特的胜利》,是一部简单的三幕喜剧。

    故事主要是讲:在很久以前,意大利的罗马,一位年轻的贵族小姐奥菲利亚与裁缝店的小裁缝亚度尼斯相爱了。可碍于两人的身份,迟迟未能结成伴侣。正当某天,他们彼此鼓足勇气,打算公开恋情的时候,一位男爵突然向奥菲利亚求婚。奥菲利亚的家人十分看好这门婚事,认为这位男爵不管是人品、能力、家世都无可挑剔,非常完美。

    但聪明的奥菲利亚除了不爱男爵外,还敏锐地察觉到,这位男爵只是惯会做表面功夫,私底下却是个色中恶鬼。但她没有证据,一时间也没办法拿出让家人接受的理由,来拒绝这门婚事。

    于是,奥菲利亚想出了一个办法,她让恋人亚度尼斯男扮女装,去勾引这位男爵,并和他约在一家旅店私会,然后,她带着家人前去捉奸。

    一通热热闹闹的捉奸(期间,男爵不断狡辩以及满口谎话,纷纷被奥菲利亚机智地戳破)好戏落幕后,奥菲利亚的家人终于识破男爵真面目,并且也意识到,拥有再多的财富、地位和权势,也不意味着品德一定高尚。他们在奥菲利亚的努力和恳求下,成全了奥菲利亚和小裁缝之间的爱情。

    有情人终成眷属,圆满大结局。

    虽然剧情逻辑上好像没什么问题……

    但作为男主角小裁缝的扮演者,肖恩心特别累:“竟然还可以有这种神操作!”

    他非常想问一句:“世界上真的会有希望自己男朋友男扮女装去勾引别的男人的女人吗?”

    可不知道是不是目前的大众审美就是如此,亦或者这个时空的人还没被腐文化洗脑,对某些方面不怎么敏感。

    总之,剧院里的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情节和整个故事没毛病!

    有一部分人还热烈赞扬着:女主角十分坚强独立、聪慧机智,又不嫌贫爱富,敢于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实在是一位万中挑一、不可多得、非常值得人钦佩的优秀女士。

    肖恩:好吧……既然大家都认为这样是没问题的,那一定是我的问题了,我思想太狭隘了。

    他干脆不去想那么多的事情,努力想怎么表演就是了。

    不过,从剧本来看,名义上说是男主角,事实上,只是给女主角做陪衬,应该算是一部大女主戏。

    举个例子来说,从开始到结尾,除了一些零零碎碎的唱词外,女主角自己就足足有七、八首歌。

    出场时,她有一首自我介绍的歌《奥菲利亚》;开始和小裁缝相爱的时候,她要和男主一起合唱《爱情魔力》来展现自己陷入爱情的甜蜜和喜悦;接下来她还要夸赞自己的爱人,独唱一段《他如此可爱》;等被男爵求婚,被家人催促的时候,她要先唱《左右为难》,然后继续唱《别了,我的爱情》;想到计谋,去揭穿男爵真面目时,她还要唱《愿我心想事成》;指责男爵谎话连篇地时候是《世人都喜谎言》;最后结尾,又是一曲合唱《丘比特的胜利》,以及《温柔夜不眠》

    单纯从这些来看,确实得找个厉害的女演员,要不然一般妹子肯定hold不住连续这么唱下来。

    至于肖恩这边……

    作为男主,肯定也一样要唱歌,但明显比女主少了很多。

    除了开头和结尾的合唱以外,在知道女主要嫁给男爵时,他要撕心裂肺、悲痛欲绝地唱一首《玫瑰枯萎,美梦终易醒》;然后,听女主的话去勾引男爵时,又有一首得意洋洋的《快用你那迷人的力量》……

    等等,为什么是得意洋洋?

    去勾引男二,你就这么开心吗?

    肖恩盯着角色台本上的这个单词,默默地纠结了许久:“斯蒂文导演,你真的是米国人,不是从腐国偷渡过来的吗?”

    这感觉……

    一言难尽,表演起来太有难度了。

    肖恩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认真看台本。

    除了男女主外,其他角色,如男二号男爵,也有一些自己的歌要唱。

    简单算一算的话,差不多全剧有二十来首歌曲,再加上故事剧情的不断推进和发展,整部剧从开头到结尾,很可能需要表演三个小时左右。

    “体力活儿,绝对的体力活儿。”

    弗洛西家里,大哥詹姆斯听了肖恩的分析后,这么评价着说:“我看,比起练习唱歌,你更需要锻炼身体。想想吧,蹦蹦跳跳三小时,舞步不能错乱一步,歌词不能忘记一个字母……”

    “对了,女主角多高?”瑞安也插嘴问。

    他考虑的是另一个问题:“她如果特别高的话,我是不是得提前去给你买几个内增高鞋垫?”

    人艰不拆啊!

    肖恩的整张脸,顿时郁闷地紧巴巴皱了起来,想起了自己之前还大言不惭地对斯蒂文导演信誓旦旦表示绝对没问题的事,不由得在心里给自己抹了一把汗。

    然后,凯西也在旁边哈哈笑着调侃起来:“女装?要提前试试吗,哥哥?我可以帮忙。”

    “不,不,到时候会有专门的化妆师。”

    在妹妹面前,为了维持哥哥的形象和尊严(凯西:别想了,从小学就留级的那一刻起,你就没那东西了),肖恩干咳了一声来掩饰尴尬。

    他故作镇定地吹牛:“凯西,你不要笑,这就是演员,知道吗?我是一名演员。而敬业的演员,是从来不会回避任何角色的,即使那个角色听起来很难。”

    “真的吗?”凯西笑嘻嘻地追问了一句。

    “真的。”肖恩肯定地回答:“不管是什么,我都会认真地扮演好!”

    第二天,

    肖恩望着床上的一堆化妆品,灰白色假发套,一个破破烂烂的老花镜,还有老式的西服,以及一个看起来老旧的男士手提包,表情古怪地问:“你,这是干什么?”

    “前几天,唔,我和人发生了一点儿小争执,好吧,是我打架了。”

    凯西坦白地说:“老师让我找家长,咱们家的情况……反正我觉得,你大概可以充当一下我的……唔,爷爷?”

    肖恩懵逼:“爷爷???可我明明是你哥啊!”

    “假装!扮演!”凯西强调说。

    “可是,为什么啊?”

    肖恩哭笑不得又莫名其妙地问:“你为什么不干脆找詹姆斯和瑞安去?”

    “老师说必须要长辈,所以,他们根本没办法冒充。那么年轻力壮的样子,我说他们是我叔叔,也得有人信啊。”

    凯西一本正经地说:“但你可以,我记得有一次舞台剧,你不是扮过巫婆?当时你还说,剧院里的人都夸你扮的像。这次扮个老头,差不多一个意思。”

    “不一样,这太难了啊。”

    肖恩纠结地说。

    “反正,当爷爷还是当奶奶,你选一个吧!”凯西眨眨眼说。

    然后,她把昨天的话,又原封不动地重复了一遍:“敬业的演员是从来不会回避任何角色的,即使那个角色听起来很难。”

    这真是……

    自己吹的牛,含着泪也要吹完整。

    肖恩久久凝视着床上的装扮用具,半响没说话。

    “e on!”

    凯西催促着:“哥,别犹豫了,你必须得帮我应付过去!”

    看着一贯好强的妹妹这么难得地流露出了恳求的表情,肖恩实在没办法狠心拒绝了。

    他艰难地点了点头,生活真是太不容易了。

    “看啊,我们的大明星回来了!”

    詹姆斯一抬眼,刚好看到他,立刻夸张地吆喝了一声。

    正和卡洛琳厮混的瑞安,也回过头,含笑望着肖恩。但他似乎不太习惯表现的太热情,就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还凑在卡洛琳耳边说了什么俏皮话,逗得她哈哈大笑。

    凯西从厨房跑出来,惊喜地扑到了肖恩的身上。

    她用力捶着他的肩膀,埋怨着:“天啊,你为什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可以做点儿好吃的。”

    肖恩急忙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抱住了她:“别担心,不管你做了什么,都足够美味。”

    卢克也从二楼探出小脑袋,两个眼睛亮晶晶地:“肖恩,有礼物吗?”

    莎莉的哭声更洪亮了,这个不懂事的小妹妹似乎也在她用特有的方式来欢迎自己的兄长归来。

    当天晚上,在瑞安把新女友卡洛琳送回家后,弗洛西家的兄弟姐妹们开始郑重其事地用超市打折时购买的有限食材,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来庆祝肖恩的回归。

    很多没地方放的杂物,临时被从桌子上挪到了地板上,堆的乱糟糟,几乎没落脚的地方。

    凯西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了几个彩色的小气球,指挥瑞安吹起来;瑞安一边抱怨凯西又给他找活儿干,一边吹了起来;然后,三岁的莎莉开始摇椅晃地追着吹好的气球跑,背景音是凯西让她慢点跑的喊声;卢克蹲在地上,流着口水翻捡肖恩带回来的那些海鲜特产,时不时想趁大家没注意的时候,嘴馋地咬上几口,又因为那是没烹调过的食材,而苦着脸呸呸地吐。

    詹姆斯举着一杯酒,漫不经心地一点点儿喝着。

    他就像个一家之主,威严却又置身事外,满意又放松地注视着眼前的弟妹们。

    等确定大家都是开开心心的后……

    他重新把目光投向旁边的肖恩,随口问:“拍戏的感觉怎么样,还喜欢吗?”

    “很有趣,至于喜欢……”肖恩想了想,才回答:“应该算是喜欢吧。”

    詹姆斯忽略了他含糊的态度,直接又问:“那你这就算是拍完了吗?”

    “是,剧组已经把工资结清了。”

    肖恩毫无私心地把钱都掏了出来,用喜悦的声调说:“原本说好是八十美元,但导演看我勤奋认真,又多给了二十。”

    “大丰收!”詹姆斯有些欣慰地笑了起来。

    “是的,回头我先去交这个月的电费,如果有剩的,就放到凯西那边,让她有空给大家买点儿好吃的。”肖恩很有些兴奋地说。

    虽然钱其实并不多,可是由自己赚来,还能帮助家里的感觉,让他自豪极了。

    詹姆斯对此也很高兴。

    这意味着他的又一名手足兄弟即将长大成人,成为弗洛西家的新经济来源和家庭的又一支柱。

    但在他彻底成长为真正大人前……

    “别都给凯西,给你自己留点儿,家里缺钱的话,我会想办法。”

    詹姆斯用一种经验丰富的老道口吻教育说:“记住,肖恩,男人兜里可不能没钱。”

    肖恩一边笑,一边听话地点点头。

    然后,詹姆斯满意地又提起了另一个话题:“现在,你手边没活儿了吧?”

    “呃……”

    肖恩愣了一下,顿时从‘自己可以赚钱了’的喜悦中回过神。

    确实,演员这行当就是这么无理取闹,完成和失业是划等号的。

    如果是那些知名演员自然不用担心下一个工作,可目前如肖恩一般的龙套演员,完全就是置身于‘每天拍完就会失业’的悲惨世界中。

    “我会再去找工作的。”肖恩抿了下唇说。

    但说实话,他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毕竟,如凯文唐娜他们那样的业余,因为玩票而随便选演员的剧组实在太少见了。大多数稍微对自己的影片负责任的剧组,都会主动找演员工会,或者演艺经济机构。他们才是专业的,会带着擅长这方面的律师,帮自己的委托人去联络合适的人选(个别情况对未成年人还有很多条条款款的约束),进行谈判,进而达成协议。

    当然,他们抽取的手续费用也很可观。

    可对于大多数正规剧组,这部分钱是不可能节省的。

    詹姆斯显然猜到了自家弟弟的为难,但聪明地没有戳破。

    他转而又问了一句:“确定以后都要继续干这行了吗?或者,你要不要考虑再试试,重新回去读书?”

    重新回去读书?

    肖恩愣了一下,有那么一点点儿心动。

    但很快,他就否决了这个提议。

    虽然自己不是原来的那个弱智肖恩,可事实上,他同样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就一定能适应美国的教育制度。毕竟,他一直不是那么的聪明,考虑到重回学校后的学费开支,以及给家庭带来的负担,如果自己真的不适应,或者适应期较长的话,短时间内,学习是不会带来快速回报的。那么,重回学校,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所以,他不会选择再回去。

    可这就意味着他必须像个成人一样出去工作赚钱,来负担自己的生活,以及贴补家用,而不是无所事事地像个寄生虫一样赖在家里吃白饭。

    “我会再去找工作的。”

    肖恩坚定地重复这句话,并且还主动想办法地说:“也许,我可以去求求隔壁的苏菲大婶,让她教教我做面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