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第23章

时间:2018-02-15作者:向家小十

    ,!

    第23章演出结束后的一些琐事

    像全世界所有的爱情喜剧一样:坏蛋阴谋失败,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时,剧院的灯光会突然大亮,昭示着整部剧的结束。

    幕布一下子被全都拉开,所有的演员都会从舞台两旁鱼贯而出(如果之前剧中有死去的角色,这时候也会‘复活’)。

    总之,全体人员都要一起集合,站在舞台上,向观众鞠躬谢幕。

    底下的观众们此时已经激动到晕厥了,他们拼命地鼓掌,震耳欲聋,还高喊着自己喜欢的角色名字!

    到这个阶段,大家已经不用像之前演戏那么严谨了。

    不过,一般情况下,这时候的演员也已经累的筋疲力尽,无心再闹什么了。

    可每次,也总有那么几个精力充沛的捣蛋鬼,犹有余力地想要搞点事情出来。

    于是,快累毙的肖恩,眼睁睁地看着苏珊娜突然提起裙摆,冲下了舞台。

    在观众们惊喜的尖叫声中,这个玩疯了的姑娘毫无惧色地站在过道上,伴着音乐,又飙出了一个震撼人心的最高音。

    两旁的观众简直快疯了。

    他们齐齐站起来,激动地如簇拥女王一般簇拥着她。

    然后舞台上,阿莱西奥突然从背后‘袭击’了肖恩。

    他一把抱住某个已经累到半死不活的男主角,一边用那种从胸腔发出的磁性有力男低音,唱了一句‘欺骗我的人,你说吧,你是谁?’。

    虽然未成年的身型已经用什么内增高、和宽大的衣服给遮掩了,可肖恩毕竟是少年人的骨架,外头装扮地像个成年人,里头却是个虚架子,体重大概只和一些稍胖的姑娘一个重量。

    所以,他一下子就被阿莱西奥轻而易举地给举了起来。

    千万别小瞧那些看似纤细的男性舞蹈演员,因为,但凡好看的舞蹈对力量是有要求的,虚软无力的姿势,不管看起来怎么规范,也都不会好看。

    所以,那些会跳舞的男性看似纤细,实际上一个个都能把女舞伴单手抛到半空中,再接住,抱着猛转上几圈,都不带喘气的。

    肖恩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的视线突然变高了。

    然后,其他所有的演员也嘻嘻哈哈地凑过来,唯恐天下不乱地帮阿莱西奥一起举着他。

    “放,放我下来!”

    肖恩这时候才着急地大喊。

    可他却忘记唇边还有麦克风,受惊吓的声音顿时回荡在了剧院里。

    观众们愣了一秒,爆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

    他们开始鼓掌、欢呼,以及大声喊‘yeeeeeee-aaaaaa-hhhhhhhh.’

    与此同时,坐在观众席里的弗洛西一家人也终于从精彩的表演中回过神来。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哪怕多少次说“你会是个大明星的,肖恩”,可那都是出自家人真诚的鼓励和祝福,他们其实从来没有认为,有一天这会变成真的。

    然而现在,他们终于意识到,那个在家里低调、腼腆、看似不起眼,还有些反应迟钝的小兄弟,在舞台上是多么光芒四射的存在。

    凯西跟着大家拼命地鼓掌,把手都拍红了。

    她兴奋地红着脸,激动地一手扯着詹姆斯的衣服,另一只手则指着台上,冲旁边一脸震惊的格蕾丝老师骄傲地炫耀着:“看啊,那是我哥哥,我哥哥肖恩,他不是傻子, 他不是傻子。”

    格蕾丝老师不敢置信地望着舞台上。

    天知道她收到免费票时,只是抱着‘照顾学生’的心情来捧场,却万万没想到看到如此非凡的、令人难忘的表演。

    尤其是想到,这光辉灿烂的表演,却是一名被学校认为智力有问题,刚刚才劝退没多久的学生主演的。

    那种震撼,更是成倍地叠加。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她不禁一直喃喃自语着:“这真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肖恩当然不是傻子。”另一边,瑞安微笑着重复凯西的话。

    然后,他不禁侧头和詹姆斯感叹:“我们家的小弟真是了不得了。”

    “没想到,没想到啊。”

    詹姆斯也挺惊讶的拍着腿说:“我以为他干这行,最终也就能打杂混口饭吃。可你们瞧,他在台上兔子似的蹦蹦跳跳,还挺热闹、好看的。”

    “什么兔子蹦蹦跳跳,是唱歌跳舞。”

    凯西气的反驳。

    “好好好,唱歌跳舞。”

    詹姆斯随口又大大咧咧地补充了一句:“以前我一直以为,只有娘炮才唱歌跳舞……”

    凯西快被大哥气死了。

    瑞安转身抱了她一下,忍笑着安慰:“别和詹姆斯计较,你知道他的。”

    这时候,苏珊娜已经在观众席的过道跑了一个来回,她所到之处,均掀起一声声的欢呼。

    然后,她随着音乐转身,又边唱边朝着舞台跑了回去,那过大的裙摆在身后仿佛开出了绚烂的花。

    无数的鲜花被扔到舞台上。

    观众们在乐队们仿佛永不停歇的伴奏下,也开始放开嗓门和所有的演员一起唱最后一曲大合唱,哪怕自己唱的多么荒腔走板,这时候也不用害怕,因为整个剧院都在唱歌,声音全部融合在了巨大的声浪中根本听不出来谁是谁,剧院变成了一片狂欢的海洋。

    等到彻底结束,依然有观众留恋地站在原地,久久徘徊,不肯离去。

    还有一些人,他们会用尽各种办法,躲开工作人员的阻挠,跑到后台找演员要签名合照,以及释放此刻激动的心情。

    于是,舞台上人头攒动,化妆间和楼梯台阶上,全都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

    他们用一种看神明般的眼神注视着演员,无与伦比地说:“你们,你们演的太棒了!我太喜欢了!真的,太喜欢了!”

    这是只出现在屏幕上的电影演员,所永远没办法感受到的现场气氛。

    在这一刻,那些咬着三明治,就着提神的黑咖啡,一跳就跳一天的辛苦排练,和怎么都唱不好,急的快要哭出来的满腔委屈,全都得到了最为甘醇的回报。

    肖恩第一次见识到了几个奇怪的观众。

    他们一起冲进来,先热情地赞美他的表演,再开始用破锣嗓子,高声给他深情地唱小夜曲。

    肖恩真的吓到了:……大叔们,女主角在那边,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但所有人都没有拯救他,全都只顾在旁边哈哈哈了。

    不管怎么说,观众那种崇拜又喜爱至极的眼神,让所有人的虚荣心都得到了强烈的满足。

    斯蒂文导演还兴奋地跑到后台,宣布要一起聚餐庆祝。

    肖恩已经生无可恋了。

    他完全搞不明白这群人的体力怎么会这么的强?

    明明大家都是一样参加演出……

    可他已经快累的连一根手指都不能动了,而这些人却还能这么闹腾。

    “胜利是最好的兴奋剂啊。”

    苏珊娜灿烂地笑着说:“我已经很久没被观众这么追捧了!今晚,我一定要玩个通宵。”

    “舞台的魅力就在于此,甜心。”

    阿莱西奥也凑过来感叹地说:“当你站在舞台上,表演成功,被观众用喜爱、赞叹和崇拜的眼神注视……那一刻,你会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之王!这种感觉一旦享受过,就如饮罂粟,此生难忘,永难戒除。”

    肖恩毫无感觉。

    他悲痛地回答:“可我现在只想有一张床,躺下睡一觉。”

    没有用!

    哪怕他高喊着‘我还未成年’,一群人也不放过他,而是又一次把他举高高,这么一路抬到了斯蒂文导演订好的酒吧里。

    他们纷纷说:“别像个老头子,肖恩!你才十五岁,来啊,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连跟着工作人员一起过来凑热闹的玛丽,都拉着他的手说:“你放心吧,我已经找人给你二哥带口信了。我告诉他,你今晚不回家。”

    肖恩:……先斩后奏吗?orz

    从穿越前到穿越后,这是他第一次进酒吧、第一次喝酒(大家只给了他一口尝尝)、第一次彻夜不眠地通宵。

    最后,他又困又累,在乱糟糟的音乐声中,直接躺在酒吧的单人沙发里,一个人蜷缩着身体,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狂欢后遗症开始了。

    肖恩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整个人像是被腌渍过的橄榄菜,皱巴巴的可怕

    他又想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洗漱,这么睡了一晚上,头就更疼了。

    至于其他人……

    此时,已经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看起来没有一个清醒的,场面宛如凶杀案现场,一屋子尸体。

    “他们昨晚玩的太开心,喝的有些多。”

    玛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摇椅晃地冒出来,打着哈欠解释着。

    她头发凌乱地散在身后,懒懒的样子,赤着脚,手里提着高跟鞋,慢慢地绕过那群‘尸体’,来到了肖恩的面前:“走吧,白天剧院放假,先回家。”

    肖恩仅仅思考了一秒,就毫不犹豫地把这群‘不让他睡觉,非逼他来酒吧庆祝’的混蛋醉鬼们,全都抛弃了。

    他跟着玛丽走出这家酒吧的大门。

    玛丽直接招手,叫了一辆车,指挥司机往弗洛西家开。

    “呃,我可以自己回去。你也忙好多天了,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肖恩有点儿不好意思地体贴说。

    这时候,他的成年男性意识已经隐隐有些觉醒,开始认为自己在女人面前,应该是个保护者,而不是反过来被照顾,像是孝子一样需要被送回家什么的。

    可玛丽仅仅是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仿佛看穿了他这一刻的别扭原因:“你真是想太多了,亲爱的。”

    然后,她毫不避讳地坦然说:“我不是送你,我是去找你二哥的,我们昨晚约好了。”

    “等等,你之前明明还说要放弃他,改追阿莱西奥的。”

    肖恩一脸‘被骗了’的表情控诉说。

    “但我现在还没追到阿莱西奥啊。”

    玛丽眨眨眼睛,大大方方地说:“没追到之前,我也需要解决日常生理需要的。”

    什么……需求?

    你刚刚说了什么?

    你真的是女人吗?!!

    肖恩一脸崩溃地望着她,天真、朴素的感情观念,再次受到一记重创。

    接下来,当瑞安打开门,上前一步和玛丽亲在一起,又亲密无间地拥抱着回房间……这个过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跟在后头的自家弟弟时,真的是没什么可惊讶的。

    肖恩愤愤:见鬼了!我周围都是些什么人?

    幸好还有凯西……

    世界上最好的妹妹,贴心可爱的小天使凯西。

    这个时间,她虽然已经去上学了,但完全没有忘记自己可怜的、彻夜未归的哥哥,专门留了一个‘冰箱里有食物’的小纸条给他。

    肖恩先跑去洗了个澡,简单收拾下自己,才从冰箱里拿出那几个预留的三明治,随便吃了几口。

    然后,他计划回自己的房间去补个眠,酒吧的单人沙发睡起来不舒服极了,醒来后浑身酸疼。

    但在正式入睡前……

    他又打开了每次都能把自己气到半死的系统。

    昨晚演出结束,由于情绪兴奋、激动地有些失控,而身体又筋疲力尽地没办法冷静思考。所以,直到现在,才有空去回忆昨晚的演出。

    显然,抽取的‘莎翁戏腔’技能和‘有故事的鲨鱼’一样,都是十分有用的技能。

    虽然这两个技能,从头到尾都不能带着他装逼带他飞,但它们却可以为他指出正确的前进方向,教导相关知识,并帮助掌握相应技巧。

    不贪心的说,这些已经非常有用了。

    所以,想到系统之前提及的‘进步惊喜大礼包’!

    “这次,我可不可以小小期待一下?”

    肖恩忍不住地自言自语。

    但下一刻,开启的系统空间中,他一眼就看到了和迈克尔法斯宾德站在一起的那位大长腿的汤姆希德勒斯顿,突然就了无生趣。

    挥铁锤技巧!唉!

    他不禁沉痛地叹息了一声:“算了,一切随缘。”

    与此同时,系统的机械声音响起:“群星闪耀系统开启,恭喜宿主演出成功。并认真对待、成功演绎出男主角亚度尼斯,系统评价b,获得积分80,并奖励‘宿主进步惊喜大礼包’一份,是否现在领取?”

    “领取。”肖恩说。

    系统习惯性地放起了红色小礼花,喜气洋洋恍如过节:“恭喜宿主!”

    “别恭喜了!”

    肖恩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埋怨:“我现在听这个开头,已经听的快有心理阴影了!该死的,几乎没几次是好消息。”

    然而,系统不受任何干扰地继续说:“……获得系统奖励‘进步惊喜大礼包’一份——女装大佬写真集限量珍藏版!”

    “什么?”

    肖恩满脸迷茫:“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那是什么东西?”

    没有智能的系统并不能领会他惊讶的情绪表达,以为是宿主发出的疑问。

    于是,它很耐心地一边打开写真集,一边用机械化的声音,介绍起来:“女装大佬写真集限量珍藏版中,有无数优秀巨星的女装影像。他们敬职敬业,哪怕是饰演与自己相反性别的角色,依然力求做到最好,实在是演员界的楷模。希望宿主以后能以此为榜样,进行多多观摩和学习,为自己未来的演艺事业打下基础。具体内容有,迈克尔法斯宾德的小仙女高清照、小罗伯特唐尼的贵妇大图、克里斯埃文斯气球垫胸舞蹈视频、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的红围巾高跟鞋火辣狂舞gif、詹姆斯麦卡沃伊的大胡子站街女……”

    “关掉!关掉!关掉!”

    肖恩嗷嗷叫着让系统停止这种灭绝人性的摧残!

    要知道,这个不科学的系统空间是存在于大脑中的。

    所以,当它开始投影,不管是照片gif还是视频,都是360度无死角、高清、放大、极度魔性地直接出现在大脑中,占据脑内所有空间……

    而个别大佬的形象实在……!

    堪比生化武器!

    肖恩痛苦地捂着眼睛在大床上滚来滚去,绝望地嚷嚷:“眼睛要瞎掉了!瞎掉了!!瞎掉了!!!”

    系统沉默无言地静静等待着仿如癫痫发作一样的宿主回归原状。

    一如既往的无悲也无喜。

    五分钟后,肖恩崩溃地把这个奖励的写真限量珍藏版,团吧团吧,塞到系统空间中最不常用的位置。

    “哎,已经被坑习惯了。”

    他无奈地关掉系统,努力让自己忘记刚才那些闪瞎人眼的可怕影像,尝试着继续入睡。

    幸运的是,困意和疲惫还是征服了他,成功打破过往的生物钟,又睡了过去。

    不幸的是,睡前看写真集不是一个好习惯,梦里全都是女装大佬们的“妩媚”笑容。

    从(噩)梦中惊醒后,他爬起床,抓了抓一头小卷毛,发了会儿呆,又看看床头的闹钟,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

    他于是打算赶去剧院那边看看情况。

    而且,还得为下次的演出做准备。

    毕竟,依照昨晚的反响来看,接下来的演出场次不可能会减少,只会越来越密集,形势也会越来越严峻。

    至少现在已经确定的场次……

    除了劳动节晚上的第一场首映外,本周的周五晚上会有两场,周六日则是白天下午一场,和晚上两场,这么算下来,三天要连续演上八场。

    这也是当初斯蒂文导演为什么会对‘把男主角色交给肖恩’产生犹豫和迟疑的原因所在。

    如此高强度的演出,连成年人都觉得吃不消,更何况一个还在发育期的未成年。

    不过,如今木已成舟,没必要再纠结这些事情,只希望肖恩自己能争气地撑住了。

    对此,斯蒂文导演还是挺有信心的自我安慰:“想想认真的鲨鱼,那孩子看着不声不响的,但韧劲儿十足。”

    下午,肖恩才到史密斯大剧院,就发现剧院门口已然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好多人都来排着队买戏票,售票员声嘶力竭地不停嚷嚷:‘周六池座的票已经售罄,请换一个座位’;‘周五的夜场卖光了,换成周日可以吗?’;‘站席区的票还很足,您要不要考虑……’

    肖恩本来朝着大门走的腿,不由自主地拐了一个弯,改由侧门进去了。

    然后,他看到后台处堆着好几个超大的鲜花篮,有几种花的香气浓烈地让他不由自主打了几个喷嚏。

    之前还在酒吧里躺尸的大家,现在都已经恢复成了往常的人模狗样。

    苏珊娜趴在桌子上,神色慵懒地朝他挥挥手,算是打招呼。

    阿莱西奥一身笔挺的西装,一本正经的让人完全认不出昨晚跳脱衣舞的样子。

    他微笑地拿着一摞报纸走过来:“看了没?”

    “什么?”

    肖恩反应迟钝地问。

    “昨晚的剧评出了。”

    “都这么快吗?”

    “新闻是有时效性的。”

    阿莱西奥理所当然地回答:“而且,有些评论家可是收了剧院的钱。”

    “意思是收钱给说好话?”肖恩天真地问。

    “不,一般他们的作风是,钱照收,戏照骂。”阿莱西奥说。

    肖恩不由得看了他一眼,以确认是不是听错了。

    阿莱西奥直接敲了敲那摞报纸:“你自己看。”

    肖恩于是拿过那一摞报纸,好奇地低头边看边读了出来:“《丘比特的胜利》,一幕庸俗的大杂烩!”

    “what?”

    他惊讶地抬起头,蓝眼睛求证似地望向阿莱西奥,似乎正再问‘我是不是看错了’。

    “还有呢。”阿莱西奥抽走了第一份,又指了指下一份。

    “我昨晚都无聊地看睡着了。”

    肖恩念着这个题目,一下子就气的跳起来:“他们说谎,昨晚剧院现场那么吵,根本不可能有人睡得着。”

    阿莱西奥继续摊手,做无奈状。

    肖恩扔掉那份报纸,去看下一份:“昔日当红女高音苏珊娜已日暮西山,为圈钱,不断接演烂剧。”

    趴在桌子上的苏珊娜抽了抽鼻子,发出了一声哽咽。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她把头埋在胳膊里,身子轻微地颤抖着说。

    “胡说八道!”

    肖恩那么好的脾气,都快气炸了!

    他气的简直团团转,像只随时准备冲上去汪汪汪地咬人的愤怒小狗一样:”这些人是不是有病,是不是瞎子和聋子?明明昨晚反响那么好,可他们居然不说实话。”

    “评论家就是这样。”

    阿莱西奥淡定地说。

    “可观众们明明都喜欢苏珊娜。”

    肖恩生气地反驳。

    “他们是白痴。”阿莱西奥接着说。

    “对,他们是白痴!”肖恩气鼓鼓地肯定着。

    “所以,我们不能看白痴写的东西。”

    “对,不看!”

    “那看点儿聪明人写的东西吧。”

    阿莱西奥微笑着,又从背后掏出了另一摞报纸。

    旁边的苏珊娜立刻爆发出了一阵大笑!

    更衣室的其他人拍着桌子哈哈哈哈!

    肖恩懵了一秒,继而恍然大悟:……你们,你们又!在!耍!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