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第21章

时间:2018-02-15作者:向家小十

    ,!

    第21章正式演出前的一些琐事

    当疲惫的一天结束。

    刚到家门口的肖恩,一打开门,被詹姆斯喷了一脸的碳酸饮料。

    但是,所有兄弟姐妹一起站在客厅里,朝着他齐声大喊“happy rthday”的情景,足够让他即使满脸还都是黏糊糊的饮料,也忍不住地露出了傻乎乎的开心笑容。

    詹姆斯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两个音箱,放起了超大声的摇滚音乐。

    瑞安拉着凯西在客厅里一圈圈旋转着跳舞,莎莉拍着小手咯咯地傻笑,卢克非常坏地转身,把奶油涂了她一脸。

    还有……

    几个邻居被吵的来敲了三次门(卡洛琳似乎也想过来凑热闹,只是被她爸爸给硬拉走了)。

    肖恩一边拿湿毛巾擦脸上的饮料,一边不忘及时地抢了一块蛋糕,幸福地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除了笑还能露出什么表情了。

    除此以外,他还收到了大家精心准备的礼物。

    詹姆斯买了一套看起来很贵的西装,他认为‘既然你工作了,早晚会有需要穿正装的时候’;瑞安送了一双和西装配套的新皮鞋,应该是和詹姆斯提前商量过的;凯西送了一大罐巧克力和一盒能量棒;卢克送了自己已经攒了一个月的美国队长贴纸。

    在这些贴纸上,队长神色十分严肃。

    他朝前伸出手掌,旁边是一个大大的单词‘no’,脸上则明显摆出了一副‘不,你不能这么做’的不赞同表情。

    肖恩有些纳闷地问:“为什么老师给你的贴纸都是这一个图案?”

    “因为我在课堂上的表现,始终稳定,保持如一。”卢克回答。

    “是表现很好的意思?”肖恩疑惑地问。

    卢克眨眨眼回答:“不,表现好的,老师会送复仇者联盟全家福贴纸。”

    肖恩默默地低下头,再看贴纸上队长那严肃表情时,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他无奈地笑了笑,却还是上前拥抱了卢克,和他说谢谢,以及一句非常明显的暗示:“亲爱的,明年我的生日,我想要预订复仇者联盟的全家福贴纸。”

    调皮捣蛋的小男孩顿时一本正经地思考了几秒钟,才说:“有点儿难,但我愿意为你试试。”

    肖恩感动地抱起他亲了一下。

    然后,莎莉也迈着小短腿跑过来,一边软软地说happy rthday,一边送出了她的初吻。

    小哭包不哭的时候,真是无敌可爱。

    兄弟姐妹一个也不少,一场非常圆满,又简单的生日party!

    当晚,肖恩睡熟的时候,脸上都带着甜美的笑容。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相信‘幸福在身边’这个事实,只要以后……一家人还能永远这样一直在一起。

    第二天,肖恩又精神百倍地去工作了。

    这时候,由于主要的演员们都已经来齐,而且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也把各自的唱段练熟了。

    所以,大家需要进行下一个步骤——登上舞台,进行正式的排练。

    排练的过程……不是很顺利。

    戏剧界,或者说很多地方,都会有一种迷信(或者说是自我安慰)的说法,类似于‘准备的时候,遭遇的挫折越多,等到正式开始的时候,事情进展就会越顺利’。

    这个说法的根据是:只要在准备阶段,提前把坏运气耗光,那么,在正式开始的时候,自然就只剩下好运气了。

    姑且不论这种说法是否科学。

    反正排练的时候,大家的坏运气确实挺多。

    先是苏珊娜唱高音时,被过长的裙摆绊倒,尖叫的差点儿破音;

    接着是阿莱西奥一边唱,一边去打开那扇道具门,结果拉了一下没动,用力再拽一下,竟然直接把那扇道具门给卸了下来,他反应不过来地呆呆看着手上的门,场景极度滑稽,引人爆笑;

    最后,肖恩一脚踩在了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皮球上,从舞台的最左边张牙舞爪地跌倒,再骨碌碌滚到了舞台的最右边。人没受伤,但这个过程让他羞耻地捂住脑袋,几乎不想爬起来,昨晚生日party的好心情,一下子就这么滚没了。

    可这还不算结束。

    接下来更是状况百出,舞台要上下传输道具的电梯坏了;幕布拉一半的时候,突然怎么拉都拉不动;好几个群众演员说中午订的餐不干净,吃坏肚子,争先恐后地朝着厕所冲去。

    “总比正式演出时出问题要好。”

    过来看彩排的伯尔曼导演没觉得失望,反而非常乐观地说。

    但斯蒂文导演的脸色阴沉的不得了。

    他是那种不工作的时候,脾气好的不得了,一工作就会化身暴君的类型。

    所以,他才不管什么迷信的说法。

    谁让彩排不顺利,谁就是和他过不去。

    去特么的迷信!

    所有的问题都是筹备不足的缘故。

    工作人员没有及时查看道具和舞台,演员们只顾着唱歌不注意周边环境。

    于是,他干脆双手叉腰站在舞台边,虎视眈眈地瞪着所有演员们,大声又严厉地去指挥所有人继续演练走位。

    他语速特别快,这回还说的非常详细,详细到一些具体的细节动作:“苏珊娜,你坐在那张桌子边,手肘支着下巴,当听到音乐响起就立刻站起来;肖恩,你站的太靠前了,到后头去,等灯光打过来的时候,再向前迈一步……阿莱西奥,你不能那么傻笑,你是个坏蛋反派。”

    带着一脸‘谁敢不好好干活,我就让谁滚蛋’的不好惹表情。

    斯蒂文导演成功让所有人都没时间再去想那些倒霉事了。

    从一片兵荒马乱到逐渐秩序井然,他居功至伟。

    而所有人,也都为之贡献了最大的努力。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绝对想象不到一个音乐剧演员身上的压力到底有多大。

    想一想,在一间多则几千人,少则也有几百人的剧院里,演员们需要站在舞台上,面对着观众进行现场表演。

    舞台有多大,观众就能看到多大。

    所以,这时候演员所有的一切都将被展现,各个角度、一举一动都在观众的注视下,什么脑袋痒了挠一下,别做梦了!你就是阑尾炎犯了,也得忍到唱完再去做手术。

    在这个过程中,不能喊停、不能重来、没有后期制作和配音,足足三个小时(个别长剧可能还需要五个小时)来不停的表演和歌唱。

    歌词一句都不能错,走位、表情也都必须到位,唱的时候还得注意哪里需要换气?哪里需要加重语气?哪里该唱的高/潮迭起?如果赶上唱法语或者德语一类的剧目,非母语演员,没准还得思考发音问题。

    感谢斯蒂文导演搞来的这个剧本是难得的英文,稍稍给大家减少了一些负担。

    可其他的问题,依然存在。

    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所有人都进入了一种枕戈待旦的备战气氛中。

    但随着演出时间的越来越临近,担当主演的几个人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问题,精神长期紧绷显然是不行的,必须放松,想各种办法来减压,以避免情绪上的失控。

    肖恩这方面经验欠缺,也没什么法子,只知道认死理地努力努力更努力。

    类似于每个兔子国的高考生,把自己淹没在学习中,自我催眠地为大脑编造一个“学习使我快乐”的虚假信息。

    但另两位主演就很有创意了。

    苏珊娜开始变得神神叨叨,有几次还被人看到,她在用头小幅度的一下下撞墙;阿莱西奥的脸上也看不到初见时那种乐呵呵的笑容了,他开始在别人没注意的时候,偷偷去咬一些塑料制品来磨牙,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一天早上,肖恩叼着三明治,踩点跑进剧院,正庆幸没迟到的时候……

    苏珊娜突然提着裙子跑过来,站在他面前,目光定定,深情款款,微微启唇,开始用咏叹调唱了起来:“俊美的弗洛西,听,丘比特拨动弓弦,你的唇,究竟为谁如百合初绽?”

    肖恩:啥?苏珊娜你说啥?唇?你是问我吃什么吗?两片吐司一块生菜一块火腿,还有沙拉酱。

    但不等他反应过来。

    苏珊娜旁边的阿莱西奥也从喉咙里发出一种低沉‘ooooo~~!’的低哑声音,吓得肖恩手里的三明治都差点儿掉了。

    众所周知,有些嗓音条件得天独厚的男演员唱起男低音的时候,听起来是非常震撼的。

    那是一种仿如从一个非常深的洞穴传来的阵阵轰鸣声,所以,男低音歌手总会出演强势的反派,什么诱惑主角的邪恶魔鬼、手控神权的大祭司,总之是象征权势一类的角色。

    此时,阿莱西奥用这种磁性又低沉的嗓音,和苏珊娜一样,也开始深情地吟唱了:“oh~我是多么想念你,亲爱的。我要爱抚你可爱的脸颊,我要把芳香的玫瑰插在你的鬓边,从日暮到黎明,我要夺走你双唇的光辉,我的宝贝儿!”

    正常来讲,如果在街上遭遇这么两个人。

    一个说‘你的嘴巴张开,是想吻谁呢’;一个说‘我要摸你的脸,给你头上插玫瑰,再从早到晚吻你的嘴’。

    正确的回应,应该是一人给一巴掌,再喊一声流氓。

    可是现在,这招似乎不太适用在此处。

    而且,眼前的情况……

    如果只有一个人这么干了,可以证明这是个例,但问题是,现在两个人都在这么干。

    考虑到这两位都是有经验还专业的歌剧演员,无知的肖恩不禁开始纠结了。

    他不由自主地想多了:

    难道正常的音乐剧歌手都是这样的吗?

    或者,这是什么歌手们约定俗成的对话方式、表示接纳的特殊仪式?

    (正常的音乐剧歌手:不,不是,我们没有)

    所以,他们全是这么浪漫地说唱就唱?

    而且,一大早非得这么打招呼?

    以及……

    我是不是也要这么唱回去?

    不专业、刚入行的菜鸟肖恩,持续慌张了一会儿……

    他紧紧地攥着刚才差点儿掉地上的半块三明治,憋了半天,憋的整张脸都涨的通红通红了,才艰难地用刚学会没多久的调子,学着他们两个人,唱了这么一句:“now, just~just……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想吃完一个三~三~三明治啊啊啊~!”

    场面沉寂了那么三秒。

    苏珊娜&阿莱西奥:哈哈哈哈哈哈哈!

    同样在这个时间来上班,却不小心看到这一幕的玛丽快笑昏古过去。

    ————————————

    “我早和你说过了,这些搞艺术的家伙都是怪咖,他们感情过于丰富,神经又敏感、纤细的要命。所以,谁都不知道他们心血来潮的时候,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只要无视就可以了。整个剧院,大概也只有你会当真了。”

    玛丽用一副早预料到的表情说:“其实,相比较之下,苏珊娜和阿莱西奥只是胡乱围着你唱唱歌来缓解压力,已经算是很正常的反应了。”

    “可为什么非得对着我唱啊?还连声招呼都不打!”

    肖恩想起当时的情景,就恨不得用脑袋去撞墙:“我还以为是什么习俗、规定,必须也得这么回应……”

    “可能因为你也是主演吧。”

    玛丽尽量用一种平淡的语气说:“总不能让他们去围着龙套,或者导演唱吧?好歹你们从某方面来说是平级,而且还是搭档和好朋友。”

    肖恩并没有被安慰到。

    他抱着脑袋绝望地趴在桌子上,感觉自己每天都蠢的要命。

    玛丽忍着笑,走过去揉了揉那头小卷毛:“嗨,没事,没事,他俩都喜欢你。”

    “不不,请让他们去换个人喜欢。”肖恩沮丧地说。

    大概是不可能了。

    苏珊娜和阿莱西奥默契地互相交流了一几眼。

    两个人一致认为:所有人中只有肖恩的反应十分令人惊喜,能帮助他们缓解紧张的压力。

    肖恩:……你们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苏珊娜从衣兜里找了块巧克力,一把塞到了一脸控诉的小卷毛嘴里。

    也许肖恩自己都没发现,在咬到巧克力的时候,他的眼睛瞬间明亮,脸色一下子缓和起来,无意识中会流露出一种吃到好东西时,不由自主出现的满足和幸福表情。

    “谢谢,你真好。”

    他感动地先和苏珊娜礼貌道谢,短暂性地遗忘了刚才被捉弄的事。

    苏珊娜突然发现,瑞安之前聊天时,随口提及的一些听起来好玩儿的事情,可能没有说谎。

    关于‘蠢货弟弟肖恩八岁的时候,差点儿因为一块糖被拐走卖掉’的笑话。

    肖恩完全不知道自家二哥在背后通常是怎么抹黑自己的。

    他继续专注地练习,以一种非常笨拙的方式,重复练习,一遍一遍又一遍,直到把每个动作都变成下意识的身体反应才停下来。

    因为他没把握保证自己上台后,不害怕、不紧张。

    所以,只有当每一个行为都变成了身体反应,才能确保演出的万无一失。

    到时候,哪怕脑袋变成空白一片,也能凭借身体的本能去完成演出。

    他这种较真的劲儿,让一向严厉的斯蒂文导演都无话可说。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正因为他是这种性格,斯蒂文才会毅然决然,赌博一般地将他选为这部剧的男一。

    那段时间,用和他睡一个屋子的卢克的话来说就是‘肖恩睡着睡着,突然开始唱歌,大半夜的,真是吓死人了’。

    等到时间进入九月,肖恩成功让自己的状态进入了兔子国传说中的高考前冲刺阶段。

    如果说别的剧目,他依然是最业余的。可如果说这部《丘比特的胜利》,此时大概找遍全世界,也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合适的男主角了。

    “他付出努力的程度,有时候让人胆战心惊。”阿莱西奥钦佩地说,对于他这种生性带有些散漫(自认为是擅长享受生活)的人来说,把自己逼迫到如此地步,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正式演出前的最后一次排练。

    大家全换上了精致的戏服,这时候,他们就像是组成某种巨大机械的一个个部件,齐心合力地让这个名为戏剧的庞然大物运转起来。

    于是,机械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朝着正确的方向,开始坚定的前行。

    一幕又一幕的剧情,行云流水一般的无缝衔接在一起,主演们的表现近乎完美无缺,群演也各个卖力气。

    这一刻,大家都进入了一种神奇的状态,就像是游戏中被加了‘无敌’buff一般。

    所有人都一副‘我们必胜’的坚定表情。

    最后的一个晚上,肖恩躺在床上,毫无睡意。

    他屡次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可这真的太难了。哪怕身体极度疲惫,哪怕明知道第二天的演出多么重要,可精神却因为高度紧张,反而持续兴奋地让大脑处在一种古怪的活跃状态下,以至于整个人清醒的完全无法入睡。

    他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突然悲痛地想起:

    我明明是有金手指的!!可我为什么从来没有感觉到轻松?

    睡不着的时候,总要找点儿事情做来打发时间。

    于是,他决定闭上眼睛,找系统再去抽个技能:“我这次做好心理准备,不抱任何希望,应该也就没有什么能让我生气的了。”

    系统空间再次开启,无数巨星纷纷涌现。

    肖恩淡定地无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积分,最近一段时间虽然一直在排练,但为了感受舞台的气氛,跑龙套的工作也没耽误,所以,积分还算充足。

    因为系统总是坑的缘故,这次也懒得思考那么多。

    上次是迈克尔法斯宾德,那这次干脆就是……

    肖恩指着汤姆希德勒斯顿说:“系统,三连……唔,算了,先抽一个。”

    系统依旧老样子,沉稳地确认问:“确定消耗积分,对汤姆希德勒斯顿进行技能提取吗?”

    “确认,确认。”肖恩毫无希望地随口说。

    汤姆希德勒斯顿化作星光,系统的小烟花又放起来。

    全都是套路!

    “恭喜宿主。”系统说。

    肖恩的内心毫无波动:“呵呵。”

    “恭喜宿主,获得莎翁戏腔,永久性技能,使用时默念‘to be, or not to be - that is the question’即可开启。”

    肖恩:!!你!说!什!么!

    我是不是在做梦?

    天啊!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

    从心灰意冷到欣喜若狂只需一秒钟。

    肖恩非常想大喊一声‘yeah’地蹦起,来一段疯狂圆规舞加鲨式霹雳舞。

    但此时夜深人静,他不得不压抑着狂喜,把头埋在被子里,面部激动如中风病人一般抽搐,身体又像是触电一样颤抖。

    时来运转,上帝终于眷顾我了!

    我终于找到正确开启金手指的方式了!

    天!天!天!天啊!

    我即将迈向成功的大门了。

    还等什么,再接再厉。

    “继续,继续,系统,再抽一次!”

    肖恩简直难以遏制心中的狂喜,一时间宛如范进中举。

    但系统毫无察觉,依旧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地机械咨询:“宿主确定消耗积分,再次对汤姆希德勒斯顿进行技能提取吗?”

    “确定。”

    肖恩无声地咧着嘴,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已经百分百熟练度的经典鲨鱼笑。

    汤姆希德勒斯顿再次化作星光。

    系统的小烟花又放了起来。

    多么美好啊!

    星光美丽!

    烟花绚烂!

    “恭喜宿主!”系统又一次说。

    “同喜同喜哈哈。”肖恩愉悦非常。

    “恭喜宿主,获得粗糙的挥铁锤技巧,永久性技能,使用时默念‘我是雷神’即可开启。”

    肖恩:咆哮.jpg……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是不是说错了现在承认错误我还可以原谅你!

    快乐永远是短暂的,痛苦才是永恒的!

    汤姆希德勒斯顿,你!到!底!有!什!么!问!题!有!什!么!问!题?

    好好演你的洛基不行吗?

    没事想不开为什么去学挥铁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