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第20章

时间:2018-02-15作者:向家小十

    ,!

    第20章  每天都拿错了剧本

    “我知道那迷人的力量,丘比特总爱蒙着眼睛乱射,爱情的发生常常没有理性。大脑空空,会被感官欺骗,只看到光鲜的外表,就像心肝儿一样喜爱,而我学着雌马的嘶鸣,轻而易举就迷昏了他的头……”

    肖恩站在舞台上,盯着手中的歌谱,哪怕歌词很扯淡,也一直认真地唱着。

    虽然目前其他角色的扮演者还没确定,但该有的排练,已经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了起来。

    只是,今天可能运气不太好。

    从一开始,肖恩的排练,进展就不太顺利。经历了忘词、走调,还有一次高音上不去后……

    “停!停!!”

    斯蒂文在舞台下头喊:“肖恩,你从头再唱一遍。”

    惊天噩耗。

    肖恩无意识地瘪了下嘴巴。

    他已经唱了五、六遍,快唱吐了。

    可还是无法让导演满意。

    但这并不是最大的问题。

    最大的问题在于,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唱的不对。

    知道不对的地方可以改正,但不知道该怎么办?再或者,难道自己根本就不适合这个角色?

    这让他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有力无处使的焦虑、自我怀疑,甚至还有担心自己可能会被导演开除的恐慌感。

    于是,在又唱了两遍,依然没什么效果后……

    “停,大家休息一下。”

    斯蒂文导演干脆直接喊了停:“肖恩,你过来。”

    肖恩一脸愧疚地从舞台上跑下来。

    他一头的小卷毛都被自己抓乱了,脑袋也委屈地耷拉下来:“对不起,斯蒂文导演,是不是我唱的太差了?”

    “后头那几遍已经有点儿感觉了,没走调,很流畅,歌词也没错一个字母,不能算太差。但不是我要的感觉。”

    也许是注意到他那迷路小狗一样的可怜表情,斯蒂文导演的态度还算平和。

    “听着,小子,你得先放松!”

    他非常善解人意地强调说:“别把自己绷着,我没打算换男主角。”

    “什么?”肖恩惊讶地抬起头。

    可他的脸上却明显露出了被戳中小心思后的窘迫表情。

    “我既然选中了你,就代表你身上确实有这个角色需要的特质。所以,你完全不用那么的紧张……”

    斯蒂文导演耐心地解释说:“这部剧的关键在于女主角,但男主角也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拉来应付的背景板,你得做点儿什么让他真正地活起来。肖恩,你得再加把劲儿,像上次对待鲨鱼那样。”

    像上次对待鲨鱼那样?!?!

    肖恩微笑中透着尴尬:……导演你这么迷的讲解,我该怎么理解?

    所以,被开解了一通后,反而更懵。

    大概对鲨鱼才是真爱的斯蒂文导演见此,可能也有些心虚,干脆大手一挥:“算了,你现在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今天再这么继续下去也不会有进步了。先回去好好想一想,等想明白了再唱。”

    被提前下班的肖恩,无处可去,只好梦游一般地回了家。

    期间,他一直都在琢磨导演的话。

    但是……

    “该死的,我到底对鲨鱼做过什么啊?”

    他趴在自己和卢克那张双人床上呐喊。

    弗洛西家此时难得的安静。

    卢克和凯西都去上学了;莎莉一早就拜托给了隔壁苏菲大婶照顾;詹姆斯和瑞安白天一般不在家……

    独自一个人的肖恩,很纠结地用双手把脑袋上的一头卷毛全都揉成了乱糟糟的稻草,又在床上疯了一样地滚来滚去地哀嚎:“我到底怎么对鲨鱼了!”

    这时候,那个见鬼的‘群星闪耀’系统就像是魔鬼的诱惑,又一次静悄悄地开启了。

    它用一如既往、毫无感情的机械音说:[任务发布,真正专业的演员会认真对待每一个角色。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请宿主全身心地投入到男主角亚度尼斯的世界中,直到演出圆满成功。此次任务完成后,除积分奖励外,还有‘宿主进步惊喜大礼包’可以领取。请宿主不要放弃,再接再厉,勇创佳绩。]

    跑龙套的时候,它音讯全无,恍如不存在。

    一遇到大场面,它就蹦出来给人画一张大饼。

    更可恨的是,它发布任务,却从来不提供任何通关道具,哪怕一点点儿好心的提示都没有。

    只会说:宿主加油,宿主不要放弃!

    对于系统的这种无耻行径,肖恩简直深恶痛疾。

    尤其是这次,在发现积分对宿主渐渐失去吸引力(因为三连抽!都抽不到好东西),居然又搞出个新玩意儿,奖励‘进步惊喜大礼包’?

    p个惊喜啊!

    鬼知道那什么‘进步惊喜大礼包’又会是什么狗屎玩意儿?

    搞不好打开大礼包是一则信息:恭喜宿主成功超越自己,取得进步,特此颁发宿主——进步奖状,1张。

    只是这么简单地一想,就要痛苦地快窒息了。

    肖恩真的一点儿都不心动……

    才怪!

    要知道,虽然系统是个深坑。

    可让人无奈地是,那深坑里全是那么棒的巨星!超级巨星!

    随便来一个教点儿真本事,肖恩感觉自己都能立刻改头换面,脱非入欧。

    比如,之前觉得搞笑的技能‘有故事的鲨鱼’,随着近期频繁的使用,肖恩真的已经快爱上它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对面部表情的控制越来越好,也越来越熟练。

    当想要表现专注凝视时,他甚至可以通过控制眨眼的速度,来具体展现情绪的细腻变化和波动。

    目前,这个技能用在舞台剧上还看不出效果,但如果换成电影,来个大特写镜头,绝对超赞!

    所以,哪怕迈克尔法斯宾德总是给一些‘鲨鱼霹雳舞,断腿之跃’一类不靠谱的玩意儿,但肖恩依然没有产生‘扎个稻草人诅咒他’的抓狂冲动。

    也是因此,他对于系统里的那些更厉害的宝藏,简直是日盼夜盼天天盼了。

    可指望系统智能地给开个后门,或者给些有用的奖励……

    别做梦了,那都是别人家的系统才会做的事情。

    这边……

    发布完任务后,坑爹系统果然又一次神隐了。

    ——有种你搞个实体出来,保证不砸烂你!

    不过,系统的这次出现,还是有点儿用处的。

    它成功勾起了肖恩之前在鲨鱼剧组的一些回忆——深入角色,理解角色。

    他麻利儿地从床上爬起来,从床头找到当时用来记录对角色理解的笔记本。

    然后,他表情复杂地定定望着前几页关于“鲨鱼一生”的小作文,足足沉默了好几秒,非常想撕掉,可毕竟是自己饰演的第一个角色,很有纪念意义,一时间又有些不舍。

    于是,他拿透明胶把这几页粘在一起后,才开始动笔写第二篇小作文——小裁缝的爱情。

    ok,先分析这次的人物角色。

    整部戏剧的情节和故事都是在展现女主角的美好品德。

    忽略其中扯淡的地方,这确实是一位勇敢追求爱情和自由的杰出女性,而且,她面对困难的时候,从来不会坐以待毙地等着别人拯救,也不会软弱地求助他人,反而机智、主动地去寻求办法来解决,更是展现出她独立自主的一面。。

    但是,男主角呢?

    他到底是哪里好,才被这么优秀的女主角看上?

    肖恩咬着笔杆子来来回回地思考和反复琢磨。

    最终,他慎重地写出了男主的第一个特征:长的好看。

    要知道所谓的一见钟情,大多不过是见色起意。

    灵魂这玩意儿谁都看不见摸不着,第一印象往往来自于视觉的认知。

    所以,在完整的台本里,女主夸赞恋人的时候,用了《他如此可爱》这首歌。

    在歌词里,是有这么一段形容语句的:“最俊美的亚度尼斯,玫瑰一般的的青年,肌肤若雪,天赐的礼物,可爱的宝贝。”

    戏剧虽有夸张的成分,但从这句歌词来看,男主角必然是唇红齿白的美少年。

    想必,等正式演出的时候,得先抹一脸白/粉才行。

    与此同时,肖恩还恍然大悟地想通了一件事:“难怪女主不喜欢男爵!”

    男爵在剧本中虽然是反派,但他能一开始就取得女主全部家人的赞赏,显然也是一派气宇轩昂、风度翩翩的成功人士外表。

    可女主就是不喜欢他,连一点点儿心中的悸动都没有。

    肖恩一开始还觉得是剧情设定如此,想要以此来展现女主的坚贞性格。

    但现在看来,排除男爵花心、好色的一面……女主的审美,应该也是一部分重要的原因。

    有的人,沉迷大叔不可自拔;但也有的人,偏偏只钟爱花一般的美少年。

    想想吧,当女主沉迷于玫瑰一样的美少年时,突然给她介绍一个高大强壮、肌肉发达的施瓦辛格,反应绝逼是惊恐:不约,叔叔,我们不约!

    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

    但男爵肯定不符合女主审美就是了。

    一不小心就脑补过多的肖恩,又用力晃悠下脑袋,抹了一把脸,才默默用笔划掉了关于女主审美的腹诽。

    然后,他又把思路拉回来,继续思考男主的性格。

    因为是女主剧的缘故,所以,男主的戏份不多,琢磨他的性格,还是得从女主的台词和唱段中找。

    这个找起来太容易了。

    这部剧的女主非常有个性。

    有个性到什么程度呢?

    她闲着没事就会夸两句男主,其频率都快能和一些每天闲着没事儿干,酷爱唱小曲调戏良家妇女的纨绔相提并论了。

    而且,她用词极端肉/麻。

    比如:“他是不是红着脸,说话一本正经;他是不是拿着尺和布,认认真真毫不放松。他眼中闪烁着繁星,使我眩眩欲晕;他灵魂深处的温柔,应是我幸福的源头,尘世的天堂。”

    女主的眼睛,这,这也滤镜太厚了吧!

    而且,这已经不是一层滤镜,得上千层,才能把一个普通小裁缝,看的和天堂一样!

    之前一直研究的都是男主单人剧本,还是第一次仔细看女主部分的肖恩,感觉眼睛都快那些台词给闪瞎掉了。

    我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这样的痴汉女主!!

    她真的没问题吗?

    观众不会砸鸡蛋吗?

    肖恩勉强振作起来,坚强地继续分析角色:“认真,正经……好吧,姑且算是单纯善良吧,对了,还有勇气和忠诚。”

    一个小裁缝,面对男爵这样的情敌,却没有退缩,还愿意听从女主的计谋,去行动、去争取。

    所以,除了深爱女主之外,勇气和忠诚,绝对不可或缺。

    那么,人物画像初步完成。

    总结一下,应该是……

    肖恩在笔记本上唰唰地写着:“长得好看、单纯善良、认真勇敢又忠诚。”

    划重点:长得好看!

    “我必须去求求化妆和造型师……orz。”

    照照镜子,肖恩很没自信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至于,剧本中对于小裁缝怎么爱上女主奥菲利亚的情节,那就更少了。

    显然,在这种女主中心的戏剧中,一般都是默认规则:爱上女主不稀奇,不爱女主才稀奇。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肖恩觉得实在没办法将自己代入到这段感情中去。

    既然这样的话。

    只能……剧情不够,脑洞来凑!

    他开始试着凭借丰富的想象力来补全所有剧本里没提到的情节。

    比如,男主为什么会爱上一个强势的贵族女子,那可能因为他幼年丧母(女主:???);为什么有勇气和男爵对抗,因为他傻逼地根本不知道男爵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他毫无心理障碍地扮女装,因为他的职业是裁缝,天生就喜欢漂亮的衣服。

    等他奋笔疾书,一口气两万字后……

    摸着酸疼无比地手腕,他无比欣(心)慰(酸)地想:“也许有一天,不当演员了,我还可以去写小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努力没有白费。

    在肖恩好好分析了一遍角色,写出了那么一篇小作文,还认真投入感情地去唱后,斯蒂文导演总算勉强点了点头,让他抓紧时间再去找感觉练习,还一再嘱咐一定要放得更开一些,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不断地喊‘停,不行,重来’了。

    肖恩对此感激涕零。

    午休的时候,他难得奢侈地跑到剧院附近售卖零食的店铺,买了一个甜甜圈来庆祝过关。准备吃的时候,还因为‘没有给弟弟妹妹们带,自己吃独食’而心虚几分钟。

    可他才珍惜地咬了一小口,就被身后的玛丽从手中夺走了。

    “如果这次还不行,我真的是也没什么办法了。”

    玛丽一边咬着抢来的甜甜圈,一边抱怨着说。

    她一脸的憔悴,而且由于肤色偏白的缘故,黑眼圈也格外明显,这么看起来确实被最近的选角问题已经折磨的身心俱疲了:“如果这次斯蒂文导演同意,下午你应该就能看到自己的搭档,女一和男二了。”

    肖恩努力不让自己的目光太久地停驻在那个‘本应属于自己’的甜甜圈上。

    要不然显得太小气了,想想之前已经吃了玛丽小姐那么多的糖果,现在只是一个甜甜圈而已……

    一个甜甜圈而已!

    他咽了咽口水,收回目光,假装很正经地问:“他们,他们看起来好相处吗?”

    玛丽舔了下沾到糖浆的嘴唇,思考了一秒,才回答:“我认为,他们都算是好人。但好不好相处……亲爱的,你要知道,好人也是性格各异的。尤其是你们这些搞艺术的,我曾经看到过一个女演员唱着唱着,突然就坐倒在舞台上痛哭失声,还对导演不断啜泣说‘求求您不要这样对我’。当时,大家都被弄傻眼了,以为她遭遇了什么不幸的惨事。可事实上,只是因为导演让她靠左边站一点儿,方便打光,而她不喜欢站在那边。”

    肖恩表情很茫然:……这真的不是神经病吗?

    “感情过于丰富,神经又敏感纤细。”

    玛丽吃掉最后一口甜甜圈,总结地说:“好在我这次招的两个人应该,应该算正常人。”

    肖恩:……你这么说,我更害怕了。潜在神经病比神经病更可怕吧!

    然而,玛丽已经抽出纸巾,细心地擦干净手指,带着肚子里‘属于肖恩’的甜甜圈,重新振奋精神地回去上班了。

    因为不舍得花钱买第二个甜甜圈。

    肖恩无奈地舔了舔刚才拿甜甜圈的手指头,闷闷不乐地也回去继续练习了。

    下午的时候,他果然见到了自己的痴汉……不对,是女主的扮演者。

    苏珊娜安吉莱斯,曾经是圈子里非常著名的实力派女高音歌手。

    她以前和现在非常火的另一位叫杰西卡的女高音是死对头。

    据说,当年只要去参加什么鸡尾酒会,或者戏剧爱好者聚会,总能听到人们来讨论她俩之间的明争暗斗和各种爱恨情仇,而且,还是那种‘如果不提她俩的新闻,就会显得无知和不够时髦’的情况。

    可惜,几年后,杰西卡依旧红火,苏珊娜却渐渐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但这不代表苏珊娜的歌唱水平变差了。

    相反……

    试唱那天,她站在舞台上一开嗓,室内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肖恩终于知道为什么有的女高音敢开出‘一场表演三万美元’的天价了。

    那就像是一只夜莺在鸣唱,当清亮的高音盘旋升高到最顶点的时候,优美动听的恍如天堂传来的天籁。

    观众们一定是为了听那一刻无与伦比的最高音,才花钱走入剧院的。

    这真是世界级的瑰宝。

    与她相比,再也不用斯蒂文导演多说什么,肖恩立刻就知道自己唱的有多差劲儿了。

    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抓紧时间,比之前还要努力十倍地练习着,也没想什么一鸣惊人,只是不想拖后腿。

    为此,他还专门跑去和苏珊娜套近乎,想求她教几招。

    可苏珊娜的外貌看起来属于微胖又和气的类型,但性格却截然相反的高冷,不怎么喜欢搭理人。

    直到某天,她穿了一条黑色的连衣裙,却忘记拉后头一个不太明显的拉链,被肖恩不好意思地提醒了之后,态度才慢慢缓和下来。

    “你知道我从下车到走进剧院,这一路上都遇到了多少人吗?”

    那天的苏珊娜后来用一种冷笑地口吻不屑说:“不下十人,可只有你傻乎乎地过来提醒我。”

    肖恩完全不明白地望着她说:“他们没看到吧,又不是很明显。”

    “所有人都没看到?当然不,他们只是,好吧……一部分想要看笑话,觉得看人出丑很有趣;另一部分觉得事不关己,提醒的话,还怕我恼羞成怒后,被迁怒,所以干脆不吭声,装没看到。”

    苏珊娜简单地解释说,但看到眼前小卷毛明显有点儿不信的表情,她就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我和你这种孝子说什么。”

    “等等,我是你的男主角,我已经不小了。”肖恩强调说。

    “哈,男主角?戏剧最有趣的地方在于,哪怕你五十岁了,只要你还能唱,就可以化上浓妆,戴上假发,扮演十七岁少女。同理,你这种小豆丁,也可以靠着增高鞋和化妆,假装一下成年人。”苏珊娜嘴巴很毒地说。

    肖恩一点儿都不高兴。

    但不得不说,从这儿以后,他和自己的痴汉,不,女主角的关系,渐渐好了起来。

    而且,在某次聊天后,他终于知道苏珊娜那种喜欢和人保持距离,以及过重的防备心理是怎么形成的了。

    “我俩当时同台演出……”

    在排练的间隙,苏珊娜随口提起了这件往事:“在我快要登台的那一刻,杰西卡这个tch故意用嘲笑的眼神看着我,还偷偷用我能听到的声音和旁边的人说‘看啊,苏珊娜左边的假睫毛掉了一个’,上场之前的时间太紧张了,我来不及检查,为了让两边匹配,一咬牙直接撕掉了右眼的假睫毛。可没想到啊,我左眼的假睫毛根本就没掉,好好地在上面!”

    她至今说起这件事,都是一副咬牙切齿,恨不得吃人的表情:“那个tch成功了,我就这么顶着左右不对称的眼睛,傻瓜一样,什么都不知道的,在舞台上唱完了自己的所有戏份。”

    肖恩满脸震惊地听她说完,没想到戏剧界居然还会有这种事:“然后呢?大家知道她干的坏事了吗?导演是不是训斥她,开除她了?”

    苏珊娜立刻用一种看小傻子的目光怜爱地看着他,回答说:“不,被开除的人是我。”

    肖恩更震惊了:“为什么?”

    “甜心,永远别信长辈和老师那些“结果不重要,过程很美好”的瞎话,那是失败者的自我安慰!在这个世界上,没人会在乎过程,所有人都只会关注结果。如果你累死累活七个月,最终却失败了,那就绝对不会有人记得你一丝一毫地付出。”苏珊娜说。

    然后,她耸了耸肩膀回答:“结果就是……不管什么原因,在舞台上出错的人是我,那就是我的问题。所以,杰西卡现在是剧组的台柱子,是最好剧院的座上宾。而我,就只能到你们这个快倒闭的小剧院,参加一个草台班子,出演一场完全没听过名字的戏剧。”

    肖恩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事情。

    他睁大那双蓝眼睛,关切地望着她,还替她难过地说:“那你一定很伤心。”

    “还好………天啊,你那是什么眼神!”

    苏珊娜有点儿受不了地侧头,以躲开他的目光:“真见鬼了,拜托你别拿这么单纯的眼神看我。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她只是先下手为强了。如果当初是我想到这个法子,那么,现在坐在你面前抱怨的人就该是她了。”

    “可是,在我的面前,现在坐着的人是你。”

    肖恩眨了眨眼睛,表情真挚无比:“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苏珊娜定定凝视了他几秒,不由得温情一笑:“亲爱的,你真贴心。为什么我没有像你这么可爱的弟弟。”

    “不,不,你还是做我……做我唯一的女主角吧。”本来是正经说话,可是,话一说出口却显得很暧昧,肖恩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捂住了脸。

    但他睫毛颤了颤,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眼睛又在手指缝隙间,笑成了两弯月牙,补充解释了一句:“我家的兄弟姐妹太多太多了。”

    唯一的女主角!

    后一句解释的话自动在脑袋里删除。

    所以,居然被漂亮,还比自己年纪小的男孩子给哄了!

    苏珊娜心顿时酥软成一片,上帝,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

    接下来……

    可能是‘男女主’关系终于变好的缘故,两个人的排练也越来越默契起来。

    虽然斯蒂文导演是个有些苛求的人,还总喜欢抓住一些细节上的问题不松手。

    但到了最后,他也不得不承认,两个人起码在配合方面,已经无可挑剔了。

    尤其是当苏珊娜甜蜜地唱起那个肉/麻兮兮的《他如此可爱》时,感情充沛地立刻让肖恩红了脸。

    可是,哪怕在脸红的那一刻,他还是忍不住偷偷地在心里嘀咕:“为什么是女主角在调戏我?这剧太有毒了!我一定是拿错剧本了吧,导演!”

    但他也就是只敢在心里嘀咕嘀咕,面对着越来越严肃的导演,完全不敢提什么多余的抗议。

    好在苏珊娜的态度变好后,开始时不时教导他一些经验和舞台常识,让他得以避免了很多新人都会犯错误。

    肖恩进步神速之余,对苏珊娜也十分地感激。

    他们渐渐成了感情非常好的朋友。

    这时候的肖恩,还很自得于自己的这份交际能力:“真心待人总会有好结果的。瞧啊,不到两周,我就和苏珊娜成了好朋友!”

    可一周后,当他起大早跑到附近公园去运动和练声的时候,却不小心看到了苏珊娜和自家二哥瑞安,一边散步一边手拉手,耳鬓厮磨、亲密交谈的画面。

    这特么的是怎么一回事?!!

    肖恩瞪大眼睛,感觉自己快瞎了!

    三个人就这么迎面撞上。

    他用看上帝一样的眼神看着瑞安。

    当他们打招呼,要介绍彼此的时候,才尴尬地发现,互相之间居然都认识。

    三人面面相觑,一起感叹世界真小!

    然后,瑞安和苏珊娜亲昵地吻别。

    肖恩在一旁面无表情。

    等他和瑞安一起回家后,真的是已经无力吐槽了。

    最终,肖恩还是没忍住地发出了控诉:“我和苏珊娜用了将近快两周那么漫长的时间才成为朋友,而你,居然只用了一个晚上!”

    “巧合,我不知道你们认识,要不然搭讪的时候应该会更快。昨晚在酒吧碰到的,唔……一位很有魅力的女士。”瑞安叼着烟,低头自顾自地拿打火机点火说。

    等点燃后,发现自家弟弟还在瞪着自己,他才抬起眼睛,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问:“你是有什么问题吗,小弟?”

    “问题大了!!你不是已经有珍妮、玛丽、卡洛琳……”

    肖恩气急败坏地掰着手指头说。

    “早分手了啊。”

    瑞安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嗨,你这么激动干什么?难道你喜欢苏珊娜。”

    “我没有,但她是我工作的同事,近期的搭档,新剧的女主角!结果你们两个……你不觉得,不觉得这太乱了吗?”

    肖恩无法描述这一刻复杂的心情。

    瑞安奇怪地看着他回答:“不觉得。”

    肖恩抹了一把脸,很有些抓狂:“问题是,我现在发现,身边所有的女性,除了凯西,全都会和你有一腿!天啊,这么想想真可怕!我已经快有心理障碍了,你能不能管着点儿自己的老二。”

    瑞安还是搞不明白地看着他,完全t不到重点。

    他不禁纳闷地猜测问:“所以,你是因为魅力没我强,女孩子都和我一起,才要生我的气吗?”

    “根本不是!”

    肖恩简直无法和一个花花公子讨论自己朴素、纯洁的爱情观和价值观。

    “得了,如果嫉妒就直说。肖恩,我们是兄弟,哥哥又不会怪你。”

    瑞安一副很理解地安慰说:“而且,你还小呢,别发愁,也别着急啊。放心,你会慢慢长大,唔……也会长毛的,到时候,自然就有姑娘爱你了。”

    “住口!”

    肖恩抱着头蹲在地上,恨不得立刻死去:“卡洛琳根本是胡说的,她什么都没看到。我可以发誓,我真的已经长毛了。见鬼,我到底怎么和你们证明,拔几根给你们看看吗?天啊!”

    这时候,詹姆斯睡眼朦胧地走出来,一脸不耐烦地说:“你们一大早闹什么?”

    然后,他诧异地看着蹲在地上,一脸崩溃的肖恩,不禁问瑞安:“他蹲那干什么?”

    瑞安叼着烟,神色也很费解地说:“可能是苦恼自己不长毛的事情吧。”

    那一刻,肖恩仇恨的目光如果能贯穿人类肉/体的话,瑞安肯定已经被射出无数个洞了。

    ——————————————

    7月20日,肖恩满15岁生日的这一天,剧里扮演男爵的那位演员终于也来了。

    那是一个英俊夺目,又阳刚帅气的意大利裔男人。

    在他到来的前一天。

    玛丽小姐还偷偷地和肖恩说:“明天来的那个男二演员太帅了,所以,我打算彻底把你二哥甩了,改去追追他试试。”

    “可喜可贺。”

    肖恩立刻小幅度地鼓掌,幸灾乐祸地鼓劲儿:“你早该这么办了,加油。”

    但等到那家伙真来了的时候,他也没多高兴。

    因为……

    那位男爵的扮演者的个子很高,一头深棕色的短发,似乎和斯蒂文导演以前认识,一见面就特别热情地拥抱,互相打招呼叙旧。

    但是,等斯蒂文导演给他介绍剧组成员的时候……

    他却一下子冲到肖恩面前,用那种唱歌剧一样的腔调花言巧语说:“你一定就是我的女主角了吧!上帝啊,你居然这么漂亮,我太幸运了。”

    正为‘男扮女装’做准备,第一次试穿服装组刚做好裙子的肖恩,想立刻蹦起来,打爆他的狗头!

    可周围人全都先愣了一下后,就齐齐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完全没有察觉到小少年那自尊心受损后,极度愤怒的心情。

    连苏珊娜都从旁边跑过来凑热闹。

    她仔细端详一下后,就亲昵地低头吻了下肖恩的脸颊说:“确实漂亮啊,我的甜心。”

    肖恩面无表情,默默地在心里重复着发誓:“我发誓,我早晚有一天会把肌肉练出来的,像巨石强森一样强壮,让你们全都后悔今天对我的嘲笑。”

    而在这期间,那个该死的意大利裔男人,还保持着一脸‘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无辜表情,纯良地望着大家。

    等到误会终于解除……

    很可能是继承了祖上二战时期坑队友的绝佳本领!

    这位意大利裔男人在道歉之余,居然还不忘继续反复多次地(补刀)说:“你女装的样子,实在太漂亮了。真希望,有机会能让你真正做一回我的女主角。”

    肖恩又快被气成河豚了。

    他决定拒绝和这个不懂看人脸色的家伙有除了工作以外的任何往来。

    但这个叫阿莱西奥罗亚的意大利裔男人,却粗神经地完全没有察觉出这份排斥。

    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见面的戏剧化冲突太过有趣,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反而非常喜欢往肖恩身边凑。

    “你说男爵到底喜欢的是谁?”

    他拿着剧本,一本正经地问肖恩。

    肖恩不明白地抬起头回答:“什么意思?”

    “他喜欢的人,到底是女主奥菲利亚,还是妮娜(男主亚度尼斯男扮女装后的化名)?”阿莱西奥面色严肃,一本正经地咨询:“我需要一点儿参考意见。”

    对待工作一向很认真的肖恩,不由得仔细地想了想,才慎重给出回答:“显而易见,他是个色鬼。所以,他只是喜欢美人而已,见一个爱一个,谁都爱,也可以说,谁都不爱。”

    “确实,剧本这方面写的挺明显,我也是这么想的。”阿莱西奥赞同地说。

    肖恩顿时诧异地看他一眼:“那你还来问我?”

    “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开头,比说nice to meet you要有趣的多。”

    阿莱西奥微微一笑说:“虽然我确实很高兴见到你,我的妮娜。”

    肖恩用看傻逼一样的表情看着他。

    场面顿时有点儿尴尬。

    “是我说错话了吗?”

    阿莱西奥茫然地问。

    “废话,用我当场脱裤子证明给你看,我真的是男人吗?”

    肖恩恼怒地愤愤说:“别把搭讪无知少女的那一套拿来用在我身上,混蛋!”

    真是够了!

    被女一调戏完,还要被男二调戏!

    “真见鬼,我到底拿的是不是男一的剧本?”

    肖恩又在怀疑自己拿错剧本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