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娱]肖恩的奋斗 第19章

时间:2018-02-15作者:向家小十

    ,!

    第19章  凯西的烦恼

    “你还记得奥布里吗?”凯西问。

    “谁?”扮成老爷爷的肖恩驼着背,小心翼翼地扶了一下鼻梁上的老花镜,防止它突然滑落下来。

    “以前你上学的时候,总把你关到储物柜里的那个小胖子。”凯西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说。

    “什么?他居然还没被退学?”肖恩不敢置信地问。

    “他为什么要退学?他又没和你一样留级四次。”凯西诧异地回答。

    “老天真是不长眼睛。”肖恩噎了一下,很快又(替原来的肖恩)愤愤不平地抱怨说:“我当时学习是不太好,可我一直遵守校纪校规,也认真听老师的话,全学校都没我这么乖的学生了。可结果呢?我就要被劝退,那个坏蛋就好好的没事!我是搞不明白这个道理了……”

    凯西翻了个白眼:“好几门都不及格,你那只是学习不太好吗?”

    “好吧,就算是很差,可他也不是好学生啊?我到现在都搞不明白,他当初为什么总逮着我一个人欺负?”肖恩恼怒地问。

    “因为你看起来就很好欺负!既不知道还手,也不懂得反抗。还记得三年级那次吗?他只是瞪了你一眼,你就吓得同手同脚地主动走进储物柜,还伸手关了门。”凯西愤怒地说。

    “啊?我怎么可能那么怂?”肖恩惊奇地自言自语。

    然后,他在记忆里试着翻找了一下,发现 ……那个‘肖恩’真的就那么怂,不由得有些讪讪地说:“我现在肯定不会了。”

    凯西显然被这件丢脸的事气的不轻,至今想起,还是一副愤愤的样子。

    她毫不客气的说:“如果我是你,那家伙第一次敢欺负我的时候,我就会冲过去扒掉他的裤子,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嘲笑他jj小的可怜。”

    肖恩吓的眼镜都要滑下来了。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凯西,再次发自内心地感叹:“……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算了,都过去了。我也只是凑巧想起来,你以后可别那么容易被欺负了。”

    凯西一副大姐头的早熟样子念叨着说:“以前在学校里,好歹还有我能保护你。可现在,你去剧院工作,每天只能靠自己。所以,凡事多当心,别傻乎乎地被打都不知道跑。”

    “我才没有那么笨,还有……”

    肖恩嘀咕着,很不甘心地抱怨:“你这算是什么口气,明明我才是年纪大的哥哥吧?”

    “不,你是爷爷。”

    凯西突然眨眨眼,小声暗示地回答。

    然后,她抬起头,露出灿烂的笑容,朝着走廊对面喊了一声:“格蕾丝老师。”

    一位穿着职业正装、看起来很有亲和力的中年女子闻声,停下了脚步。

    凯西跑上前几步,指着妆扮妥当的肖恩,毫不心虚地介绍说:“这是我爷爷。”

    格蕾丝老师不由得转过头,用疑惑的眼神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老头……满脸的皱纹,斑白的头发,乱糟糟的胡子,以及老式西装,有些瘦小驼背,只是这么看着,就感觉年纪已经一大把了。

    “你好,弗洛西老先生,我是凯西的老师格蕾丝。”

    她礼貌地伸出手,似乎想要做一个握手的动作。

    但肖恩颤巍巍地才把手伸出一半后,却因为想起手部忘记化妆又快速地缩了回去。

    迎着格蕾丝老师莫名其妙的目光,他紧张地压低声音,沙哑地结结巴巴解释着:“我刚刚,刚刚……没,没洗手……”

    格蕾丝老师挑了下眉毛,看了一眼凯西。

    凯西急忙解释说:“我爷爷已经快八十了。”

    虽然搞不清楚年龄和洗不洗手的逻辑问题。

    但对待一个明显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格蕾丝老师的态度明显和缓很多。

    只是……

    她侧头问凯西:“凯西同学,我记得,我是让你妈妈来的?”

    “她病了。”

    凯西毫不犹豫地回答:“病的不轻,所以,我就让爷爷来了。”

    “哦,哦,那好吧。”

    格蕾丝老师皱了皱眉头,半信半疑地妥协说:“那先和我来办公室吧。”

    凯西朝着肖恩又眨了下眼睛,一副好孩子的样子,主动扶着他说:“爷爷,你慢点儿。”

    肖恩生怕被人看到,一直低着头,还装出步履蹒跚的样子,跟着格蕾丝老师来到了办公室。

    然后,凯西不得不等在办公室外面了。

    因为格蕾丝老师想和她的家长,进行一场老师和家长间的一对一谈话。

    “请不要太担心,凯西是个好孩子。”

    格蕾丝老师给这位‘老人家’倒了一杯热水,温和地安慰说:“她学习成绩优秀,思维敏捷,性格也乐观活泼。”

    肖恩小心地接过那杯水,继续内向地低着头。

    老年妆虽然容易化,但如果仔细近看,还是能看到破绽的,所以,他装成一个没见过世面、又有些寡言的老人,能不抬头就不抬头,声音还很艰涩地小声问:“那您叫我来……?”

    格蕾丝老师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组织语言。

    然后,她决定开门见山:“最近一段时间,凯西频繁和同学发生冲突。”

    “冲突?”肖恩不明所以地问。

    “肢体冲突,而且近期非常频繁。”格蕾丝老师含蓄地说。

    “这个……这个啊……”

    肖恩低声咕哝着:“年轻孩子之间总会免不了……”

    “但凯西太频繁了,她这周几乎每天都会和人打架,而且打的很凶。前天,她把一个女孩的头发都生拽下来一缕,还有大前天,她像个男孩子一样,和人打架打地满地打滚。”

    格蕾丝老师耐心地解释说:“对于这件事,我已经和她进行过很多次的谈话了,但凯西拒绝沟通。您知道的,她是个聪明又倔强的女孩子,而且,防备心理很重。所以,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她那么做的原因。可这么继续下去,我很担心她心理上会出什么问题。因此,只能请您过来。我希望,您能回去和她好好谈一谈,如果有什么难处,或者需要什么帮助,可以随时来找我。”

    肖恩显然对老师说的这些事情很惊讶。

    在听凯西说的时候,他还以为只是同学间由于学习生活中的小事导致的一次小争吵,以及类似于‘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那种孝子式的打架,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我,我没想到……怎么会呢?凯西……”他有点儿茫然地低声说。

    格蕾丝老师用理解的目光望着他:“青春期的孩子本就很难搞,您别太担忧。我相信,你好好和她谈一谈,凯西会没事的。”

    “真是谢谢您了,我会好好问问她的,老师。”

    肖恩连忙向这位负责任的老师道谢,感激地说:“如果不是您提起,我都不知道凯西在学校里会出这种事。”

    “这是我应该做的,希望凯西的问题能顺利解决。”

    格蕾丝老师感叹了一句:“毕竟,凯西不像是她哥哥肖恩,她在学习上的天赋很强。”

    “呃,肖恩?”肖恩一头雾水地重复着自己的名字,不明白怎么突然提起自己了。

    “是啊,你家肖恩退学后,还好吗?”格蕾丝老师关心地问。

    “您认识他吗?他挺好的。”

    肖恩语气复杂地回答:“他虽然退学,但也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现在已经开始工作了。”

    “那太好了,应该是简单的工作吧?”

    格蕾丝老师叹气说:“我没见过他,但当时,我很不赞同学校劝退肖恩的事情,哪怕孩子再笨,做老师的也不应该随便放弃。可后来,所有教过他的老师,都一致认为他应该去一些特殊学校……唉!既然所有人都这么说,似乎也有道理。毕竟,普通学校对肖恩这样智商比较,比较特殊的孩子,实在不够友好。对了,他现在做什么工作了?”

    “演员。”肖恩艰难地回答。

    “什么?”格蕾丝老师很震惊地冲口而出:“他行吗?”

    虽然知道这位老师并无恶意。

    但再次被当成弱智的肖恩,这一刻非常想奋起脱掉‘爷爷’的全部伪装,让老师好好见识一下‘肖恩到底行!不!行’!

    但为了凯西,他只能继续咬紧牙关,让自己冷静下来。

    然后,他灵机一动说:“显然,上帝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打开一扇窗。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到的天赋,如果您不介意的话,等肖恩上台表演那天,我会让凯西给您送两张戏票,让您亲自看看他的表现。”

    “什么?”格蕾丝老师还是很震惊:“他居然还真的能上台表演?是演石头、树什么的吗?”

    “不,是男主角。”肖恩难掩骄傲地说。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格蕾丝老师惊奇地重复说。

    尽管还处在伪装成‘爷爷’的状态下,肖恩依然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胸。

    一种非常奇妙的荣耀感席卷了全身,让他不禁自豪地觉得:‘能当个演员来证明自己,真是太好了。’

    可等从办公室出来,和凯西一起离开学校后……

    那份出于虚荣心而导致的炫耀心理,立刻冷却了。

    “天啊,我为什么要邀请她去看演出。”

    肖恩惊慌地用力抓紧刚摘下来的白色假发和假胡子,紧张地嘀咕着:“万一排练的时候,导演发现我不行,把我直接换掉;或者,演出的时候,我干了什么蠢事,不小心搞砸表演……那岂不是都要被人知道了?”

    “什么,你邀请她看演出?你为什么邀请她?等等,不对,你为什么不能想自己点儿好?”

    凯西恨铁不成钢地问:“你怎么就不想一想,等你把戏演好后,扬眉吐气地让所有人从此都对你刮目相看?”

    “我上次这么想的时候,一只鲨鱼冲我笑了笑,他说‘别做梦了’。”肖恩苦着脸说。

    凯西:……你在说什么胡话?

    她继续皱着眉头问:“老师还和你说什么了?”

    “说你打架的事情。”肖恩诚实地回答。

    “就这样?”凯西狐疑地问。

    “当然,还能怎么样?只是打个架而已,谁没打过架啊!”

    肖恩不想让凯西害怕,尽可能地避重就轻说:“不过,她让我多关心你,耐心和你谈谈。”

    凯西抿着唇,不说话了。

    “所以……凯西,你到底是为什么打架?”

    肖恩非常担心地问:“有人在欺负你吗?”

    “你以为我是你吗?”凯西立刻反驳说。

    “那是为什么?”肖恩再次问。而且,这么问的时候,他那双蓝眼睛还睁得大大的,看起来忧心忡忡,仿佛只要凯西拒绝回答,就会受不了地哭出来一样(肖恩:不,我不是,我没有)。

    但一直保护傻哥哥的凯西受不了这个。

    她深吸口气,终于还是无奈地说:“是那个女人来学校找我要钱,让我捐款。”

    肖恩茫然地望着她。

    凯西踢了一脚小石子,生气地低声说:“学校的学生,我的那些同学们什么都不懂,只会站着说话不腰疼地指责我铁石心肠,可他们不知道那个女人……”

    她烦躁地从旁边的草丛处扯了一朵野花,然后不耐烦地一片一片扯掉花瓣,又将光秃秃的杆子扔掉,重复地说:“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只看到她今天给聋哑儿童捐款,明天给绝症患者捐款,后天又要支援什么偏远地区孩子上学,大后天甚至要去拯救濒危的保护动物加州兀鹫和北美灰狼……却根本不知道,她连自己的六个孩子都不养!捐钱!捐钱!我们都快穷死了!为什么还要管那些?真见鬼,总有一堆吃饱了撑着的闲人,喜欢管别人的家事!”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肖恩问。

    “没有用。”凯西闷闷不乐地说:“我们能拿她怎么办呢?还不是大家一起心烦,谁叫她是妈妈。”

    确实,弗洛西夫人脑子不清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虽然在外头很多人看来,她一直都是个超级大好人,热心各种公益事业,名声也非常好,但弗洛西家的兄弟姐妹都觉得,她可能早就精神不正常了。

    所以,肖恩懵逼了好久,想来想去也没办法。

    最后,他只能说服凯西:别倔着了,我们一起去找大哥詹姆斯求救吧。

    詹姆斯听了,顿时气的暴跳如雷,当场骂骂咧咧地出门了。

    肖恩和凯西面面相觑,心惊胆战一整天,生怕自家大哥的名字,第二天就登上社会新闻报的头版头条。

    晚上的时候,詹姆斯才阴着脸回来了,什么都没说。

    肖恩和凯西也不敢说话,家里出奇的安静,连莎莉都没哭。

    但大约一周后,凯西发现,自己解脱了!

    那个女人再也没来找过她。

    为此,她兴奋地跑去超市打折区,采购了好多食物。

    肖恩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俩还私底下偷偷讨论詹姆斯是怎么搞定那个女人的。

    “一定是恐吓!”

    凯西信誓旦旦,仿佛亲眼所见一样地说:“詹姆斯那么凶,只要站在那吼上几嗓子,她就怕的发抖,再也不敢来学校找我了,这才是真男人!”

    “我觉得,没准还动手了。”

    肖恩也胡思乱想地天真说:“不一定是打女人,但搞不好一脚踹碎一块石头,吓得她打哆嗦。毕竟,那天詹姆斯冲出去的时候,真是气坏了!样子就和一条吃人的恶龙一样。”

    总之,两个人一致星星眼地认为‘大哥威武!那女人肯定是怕了’。

    不管怎么说,事情解决,凯西可以继续她的认真学习,而肖恩可以继续研究他的剧本了。

    至于真相……

    “这回给了多少?”瑞安随口问。

    “一个月再多给她两百。”

    ‘吃人的恶龙’詹姆斯憋气地抽着烟闷闷回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