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废材水嫩:帝尊难自控 第259章 是什么蛊

时间:2018-02-14作者:火舞耀阳

    “你快说,到底怎么回事!”七煞君都快急死了。

    最近他感觉自己每次来,紫云都要出事,是不是真该把她娶回去,时时刻刻盯着,才不会有事?

    兰紫云沮丧地抚了抚额,“我中了蛊毒。”

    空气忽然仿佛凝固。

    七煞君和易筱完全不能明白是怎么回事,都怔怔看着她,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我也无法接受,但这是事实,”兰紫云苦笑,“小九告诉我的。”

    九尾是得上神点化的魔兽,又常年待在雷夏泽,所以对各种魔兽、毒蚁毒虫都异常敏锐,进入她体内的虽然只是蛊虫卵,却依然瞒不过它。

    可惜,自己太自负,没有让它出来,更没有听它说什么,否则这会儿就不可能中招。

    “不可能!”七煞君猛地一拍桌子,哗啦,桌子四分五裂,散了一地,“绝不可能,我不相信!”

    蛊毒是什么东西,他非常清楚,因欧阳言心之前说他中了蛊毒的时候,曾经让他看过,那些恶心又恐怖的虫子让他不想多看一眼。

    可紫云却说,她中了蛊毒,只要想想她身体里有了那种虫子,他就恨不能大开杀戒。

    “我也希望不是真的,不过,十有八九是真的,”兰紫云现在还没有感觉到异样,所以迅速冷静下来,“希望是我能够应对的蛊虫,凭我的医术,应该是没问题的,只要不是连心蛊,就一定能解。”

    最难解的蛊毒,无非就是母子蛊,不管中了母蛊还是子蛊,只要找到另一个,就可以解,难就难在,只要不是对方主动承认,几乎没有办法可以知道,另一半的蛊在谁身上。

    而这些,都不及连心蛊来的可怕和麻烦,因为这种蛊虫顾名思义,就是下蛊者和中蛊者中的,是同一种蛊,雌雄两只,若是一方死了,其体内蛊虫必死,那另一方也必死无疑。

    所以,如果真中了这种蛊,即使明知道是谁下了蛊,也决然不能杀了他(她),否则自己也活不成。

    一般下这种蛊的,都是男人给爱而不得的女人(反之亦然),让对方明明恨下蛊者要死,可除非愿意同归于尽,否则只能痛苦地活着。

    七煞君对蛊毒了解不多,一听这个“除非”就知道不是好东西,掌心已满是冷汗,“连心蛊是何蛊,为何不好解?”

    兰紫云大致说了,“所以要先看看,因现在我体内的只是蛊虫卵,没有孵化之前,也无法判断是什么蛊,先看看再说。”

    “怎么能先看看再说!”七煞君整个人都是暴躁的,愤怒地挥手,“万一到时候孵化了,你很难受怎么办?这蛊毒要是不解,会怎么样?”

    兰紫云看他这样,心里反而比知道自己中了蛊毒更难受,哪舍得再让他担心,“你不要担心,我在想这个给我下蛊的人既然不下其他要我命的蛊,而是下连心蛊,就不是为了要我性命,所在只要对方活着,我就不会有事,你冷静一点,总会有办法的。”

    事实上,没有这么简单。

    连心蛊是雌雄双蛊,下蛊者中的,一般是雄蛊,她中的,应该是雌蛊,平时蛊虫为了长大,都会沉睡,所以一般她不会感觉到痛苦。

    按照自然规律,雌性都是听命服从于雄蛊的,如果下蛊者催动雄蛊,它就会让雌蛊醒来,苏醒的蛊虫都会以寄体的血肉为食,然后释放出毒素,那才是让寄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天长日久之后,当寄主的血肉被啃噬的速度,跟不上生长的速度,且体内毒素积累到一定阶段后,就会完全无法动弹,但还不会死,要活生生承受被蛊虫吃尽血肉而死的痛苦,最终剩下一副骨架,死无全尸。

    而只要下蛊者在此时拿到雌蛊吃下,雌雄双蛊就会一起化去,他(她)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可这些她是不可能现在对七煞君说的,否则他一定会发疯。

    “那要怎么办,怎么办!”七煞君现在已经要发疯了,“连心蛊要怎么解,你说,需要什么,我去找!”

    “你别这样,”兰紫云抱住他,用力抱,让他无法动弹,“你这样,我也会慌的,你是我老公,就是我的顶梁柱,我……”

    七煞君狠狠吻住她。

    易筱赶紧退出门去,眼泪哗哗地流。

    小姐怎么可能会中了蛊毒,是三小姐,一定是她!

    她猛地一擦眼泪,身形一闪,很快消失。

    屋里,七煞君与兰紫云吻过一阵,被她推开。

    “紫云?”

    “你先别亲我,”兰紫云有点喘,“不知道我中的蛊毒会不会传给你——”

    “那正好,”七煞君擦着她的唇,愤怒又心疼,“蛊虫传给我,你就没事了。”

    “不要乱说,”兰紫云瞪他一眼,“你体内火毒蛛的毒已经够我头疼了,再来个蛊毒,不是一样要我的命?你好好的,我才能安心。”

    其实她也是就那么一说,这蛊毒哪有亲个嘴就能传给别人的,要真是如此,这蛊毒也太好解了。

    “我没事,”七煞君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什么时候就能知道,你中了什么蛊毒?”

    兰紫云摇了摇头,“这个不好说,不同的蛊虫卵孵化时间不一样,有些长的,可能要一年之久,短的也就几个时辰,如果是连心蛊,更是时间不定,所以现在只能等。”

    七煞君又想大开杀戒了。

    “你也不用太担心,也许没有那么糟糕,”兰紫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人之所以给我下蛊虫卵,就是怕如果是蛊虫的话,我一定会察觉,所以说不定这蛊虫一孵化出来,就是剧毒无比的,到时我一命呜呼,就什么麻烦都没有了。”

    所以,这绝对不是三妹的手笔,因为三妹从来就没有弄过蛊虫,就算知道蛊毒,也见过一些,但不会精通到这种步。

    再说,蛊虫卵就更不是谁能有的了,因为很少有人会给人下蛊虫卵的。

    “兰紫云!”七煞君气的大叫,双拳捏的喀嚓响。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