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废材水嫩:帝尊难自控 第229章 把衣服脱了

时间:2018-02-14作者:火舞耀阳

    苍默离是喜静不喜动的,所以平时没有动静,他也不会觉得无聊,反而自得其乐。

    被责罚后,他即以养伤为由,关门不见客,落得自在。

    兰紫云是这两天来,王府的第一个客人(自己人)。

    “怎么不多躺着,这就起来了?是不是觉得自己修为高,就不注意休养,非要落下病根才罢休?”兰紫云一进门,见苍默离正倚在榻上看书,先数落上了。

    苍默离放下书,抬头看她,目光不自觉地温和,“不要紧。”

    不过是一顿鞭子,当时痛,用了她的药之后,已经大好,何必弄的像快要不行了一样。

    “什么不要紧,你就是逞强,”兰紫云很不给面子地戳穿他,“疼就是疼,有什么不好承认的?疼又不是认怂,只要是人,谁不会疼。”

    苍默离但觉好笑,他也没说自己不疼,她怎么气成这样。

    “我帮你看看伤口,”兰紫云见他看着自己,一副要吃亏的模样,正色道,“现在你是病人,我是大夫,你不要想其他啊,我又不会占你便宜。”

    “随便你占。”苍默离终于低笑出声,起身坐正。

    这么久了,这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笑的这样没有顾忌。

    他本就生的俊美不凡,高傲如天上冷月,山巅冰雪,如今这一笑,仿若春风拂堤,冰雪初融,说不出的惊艳撩人。

    这妖孽。

    兰紫云在心里默默吐槽,男人长成这样,偏偏又一点也不女气,他到底是怎么长的。

    “把衣服脱了吧。”兰紫云把药箱打开,拿出纱布、药等物什,不看他,心里却欢呼雀跃:这是我男人嗷嗷……

    “全部?”苍默离再接再厉,调戏起兰紫云来。

    兰紫云满头黑线,“想什么呢,上衣!”

    又要玩裸裎相见那一套?

    等他伤好了,看她怎么调戏他!

    苍默离十分愉悦地解腰带,退下上衣。

    肩膀上只缠了一层薄薄的纱布,于他活动无碍,用了兰紫云的药之后,伤口已经基本闭合,轻易不会再有血流出了。

    “你的药很好。”苍默离极少夸人,一句“很好”,已经是对人极大的赞誉了。

    说到这个,兰紫云还是非常自信的,“那当然!这是我自己配制的,看了和之后,我的医术越发精进,我配的药当然都是最好的,而且我马上就要再进锁龙鼎考核,只要过了第四关,我就要丹炉,然后——”

    她猛地住了口。

    居然忘了,现在她面前的不是七煞君,而是苍默离!

    两人还没有合而为一,她所说的这些,只有七煞君才能知道,跟苍默离得吧得吧说这么痛快,是闹哪样?

    苍默离的目光,水一样清澈,“然后什么?”

    “然后我就要炼丹呗,我相信这一天不会太久了,到时候,我定要让司蔓青他们看看,我的丹药,才是上品!”兰紫云振奋地接上话。

    反正也说了,那就破罐子破摔,反正也不差这几句。

    “很自信。”苍默离勾了勾唇,“本王很期待。”

    “绝对值得你期待,”兰紫云将他肩膀上纱布解开,看了看那伤口,十分满意,“愈合的不错,再用几天药,伤口就长的差不多了,很快就好了。别乱动,我帮你换药。”

    因为要给他的肩膀换药,兰紫云站在他身侧,跟他离的很近,近到都能感应到彼此的气息。

    尤其苍默离,脸正在兰紫云最引人遐想的地方,饶是他一向冷酷,那眼神,也不禁炽热起来。

    “对了,我今天来,还有件要紧事要告诉你,”兰紫云偏过脸来,看着他的眼睛,“你知不知道,太子的东宫,有很多花草?”

    “知道。”苍默离强迫自己不去想其他,表情就有些冷硬,“太子夜晚少眠,御医说是放些花草,可助他入眠。”

    “这原本没有不妥,不过其中有一盆叫绿堇的,与另一盆合欢花发出的气味融合,就会产生微毒,天生日长之后,会要人性命。”兰紫云听他这样说,就知道他并不清楚这其中的药理,即挑明了说。

    “是吗?”苍默离眼神突然锐利,“你没有弄错?”

    太子宫中,竟埋伏着如此杀机,而他和太子,却都不知道!

    原本以为让人保护守好东宫,太子就可安然,不想危机还是无处不在,这暗处的人,当真好手段。

    “绝对不会,”兰紫云肯定地道,“端午那天,我就诊出太子体内有毒,今日入宫,看到那两盆花草,就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这两种花草是否很常见?”苍默离冷声问。

    “合欢花是极为常见的,绿堇倒也不是稀罕物,不过一般而言,没有人会将绿堇放在屋里,因绿堇并不能助眠,相反,单独放它的时候,它有一种发酸的味道,并不好闻。”兰紫云解释道。

    不过,如果把绿堇和那几种花草放在一起,味道就会被掩盖,若是没有合欢花,它也不会对人有任何的伤害,可说是无功无过。

    所以,除非是知道用这种法子来害人,否则绝对不可能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把这两种花草放在一起。

    苍默离无声冷笑,“你还告诉过何人?”

    “没有,就只提醒过太子,太子也不欲让我多问。”兰紫云边给他换药边道,“我想着这件事还是你来查,比较有希望查到凶手,太子身在局中,年纪又轻,恐怕稍有动作,就会打草惊蛇。”

    这人敢这样毒害太子,又一直做的不动声色,显然不是个简单角色。

    说太子年纪轻,她是忘了,太子其实比苍默离还要大几个月的。

    因苍默离给她的感觉,就是冷静沉稳内敛,喜怒不形于色,于他的实际年龄,并不相符,格外让人觉得安心,可以依靠。

    苍默离拍一拍她的后腰,“本王心中有数,此事你不要再与任何人提。”

    “我知道,你手规矩点!”兰紫云被他给拍的脸上发热,他现在可是厉王,做这么亲密的动作,不觉得不妥吗?

    苍默离低笑,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你最好对太子说,在查到凶手之前,不要让人把绿堇和合欢花拿走,否则一定惹人疑心。”兰紫云提醒道。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