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废材水嫩:帝尊难自控 第104章苗氏还要作

时间:2018-02-14作者:火舞耀阳

    “什么!”老王妃登时变脸,“这是什么话?紫云,你好大胆子,敢背后这样非议长辈,成何体统?”

    这话对于一向好面子,又觉得事事办的妥帖的老王妃来说,是相当不中听的。

    苗氏好不得意,“可不是吗,母亲,紫云她……”

    “祖母别生气,方才那话,可不是我说的,”兰紫云平静地道,“我说的是,祖母不会逼我嫁给陈世子,否则就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这哪是谁逼的你!”老王妃火气更大了,“若不是你与那陈世子偷偷见面,做出有失体统之事,我也没想着与那陈府结亲!”

    “祖母,我是冤枉的,”兰紫云看了苗氏一眼,接着道,“我与陈世子从未私下见面,更谈不上做什么有失体统之事,是有人在故意破坏我的名声!”

    “有这等事?”老王妃半信半疑,“是谁?”

    苗氏赶紧道,“母亲,哪有人要害紫云,是她自己胡乱想的罢了,她是在为自己犯下的错找借口。”

    “二夫人很清楚当时的事吗?”兰紫云如何不知道她在打什么算盘,冷冷问,“我与陈世子在那天之前,从来就没有见过,也不相识,无缘无故,为何要偷偷与他相见?”

    苗氏一下没想出缘由来。

    老王妃从来不是笨蛋,一听这话,再仔细想一想,登时觉得不对,“俊平媳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紫云对梁王一心一意,为何忽然会与陈世子见面?”

    她还不知道兰紫云早已经不是原主,只记得这个孙女眼里只有梁王,不时在外说非梁王不嫁,怎么可能忽然跟别的男人做出什么事来。

    可苗氏又将兰紫云偷情之事说的绘声绘色,还说有很多人亲眼看到,应该不会有假,这么一思量,看来一定是有人设计,害了兰紫云。

    兰紫云苦笑一声,“祖母也能想到我是被人陷害的,可二夫人却根本不问缘由,就一口咬定我做了有失检点之事,不止是她,还有姜姨娘,我的妹妹们,没有一个想让我好过,我知道我以前有诸多不是之处,可我也没有要害谁性命,为什么她们……”

    “说到这件事,我正要问一问,”老王妃的脸色越发不好了,“昨天你说王府有刺客,到底是怎么回事?”

    “母亲,绝没有这样的事!”苗氏立刻矢口否认,“咱们王府一向太平,哪里来的刺客?就算是有什么人进来,也是紫云自己处事不周,咱们王府的名声一向好,谁敢放肆?”

    她知道老王妃的痛处在哪里,专往那里戳。

    狄妈妈多看了她两眼,忍不住就要顶撞过去。

    若没有昨天的事,她或许还觉得苗氏是处处为王府声誉着想,可如今再看苗氏这副嘴脸,还真是虚伪可憎呢。

    “祖母有所不知,那日我的确被人行刺,刺客被我和六妹联手杀了,尸体送到官府,可报官之后,却不了了之,”兰紫云心里清楚,是苗氏和兰俊平从中打点的,“此事因为没有其他证据,我亦无法可想,可蓉亭院里奴大欺主,却是实实在在的,还请祖母替我和思宁做主。”

    老王妃怒哼一声,“此事我正要问个分明,春燕,把姜姨娘她们几个叫来。”

    “是。”一旁的丫鬟春燕应一声,转身出去。

    苗氏想要阻止的,可说到这份上,她若阻止,反而心虚,不停绞着帕子,想着对策。

    平常她都是暗里交代姜姨娘,狠狠折磨兰紫云姐弟俩,万一被咬出来,在母亲面前失了宠,可就麻烦了。

    所以必须咬死了,不能承认,应该不会有事。

    老王妃又是一阵喘,“一个一个,竟都这样不讲规矩,是觉得我老不管事了吗?”

    “不关祖母的事,是这些宵小太过奸诈,祖母又一向宽容,哪料到这些人如此小人作派。”兰紫云安抚她,“这是我刚刚熬好的药,刚刚适口,祖母先喝了吧。”

    说罢将药端过来。

    “母亲,我看这药还是等会再喝,”苗氏欲要阻止,“紫云到底年纪轻,也没给人瞧过病,母亲身体又金贵,这药若是有个什么,岂不耽误了母亲的病。我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了,很快就会到。”

    老王妃又是意外,又是不悦,“俊平媳妇,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紫云还会害我不成?”

    要不是昨天就开始吃紫云熬的药,她这会儿还难受着呢,别人不知道,她自己难道还试不出,紫云开的药有多好吗?

    苗氏再也没料到她竟然这样信得过兰紫云的医术,赶紧道,“母亲,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

    “二夫人还要像昨天一样,阻止我吗?”兰紫云话里有话地威胁。

    再阻止,就再打一顿。

    苗氏身上这会儿还痛的厉害呢,听这话更加恼羞成怒,“你还有脸说!口口声声说自己清白,私底下却招惹不干不净,不三不四的人进府,你倒是说清楚,昨天冒出来的两个人,到底是何来路?”

    她好歹还伤的轻些,能勉强起来身,可兰俊平却被打的鼻青脸肿,身上几乎没有一块不青紫的。

    要不是兰紫云那一句“不死不残”,恐怕现在他和兰永康,早就断胳膊断腿,不成人形了。

    兰紫雪虽然不如她爹惨,但易筱恨她给兰紫云下药,打的也很狠,表面看没什么重伤,其实伤都在内里,更是痛的起不来身,求死不能。

    老王妃茫然道,“哪来的两个人?”

    “就是——”苗氏想扇自己耳光。

    真不该一时愤怒,说出昨天的事,这老王妃要是仔细问起来,岂不是又要多生事端?

    兰紫云嘲讽地问,“二夫人怎么不说话?祖母在问你呢。”

    “俊平媳妇,你真是越发不像话了,”老王妃对苗氏,越来越不满,“动不动就大呼小叫,说话如此粗俗,以往我对你的教导,都忘了是不是?”

    她哪里知道,苗氏本来就是这种心性,以往不过是在她面前做戏罢了。

    结果现在有个兰紫云,处处跟她做对,处处揭她的短,她哪还演的下去。

    “母亲,我……”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