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废材水嫩:帝尊难自控 第37章 敌若动我先动

时间:2018-02-14作者:火舞耀阳

    “二夫人!”姜姨娘匆匆追上来,脸色相当不好,“二夫人留步,方才大小姐与二夫人,都说了什么?”

    苗氏看到她就来气。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她压着小贱人,最好收拾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敢有任何想法。

    结果呢,白拿她那么多好处,到头来她被小贱人整的里外不是人,留这种人有何用。

    “你还问!”兰紫雪上去就是一巴掌,“瞧瞧你办的好事!大姐现在这样,你是怎么办事的,啊?!”

    姜姨娘又痛又委屈,“我、我可都是依二夫人吩咐……”

    “住口!”苗氏厉声道,“你做的那些事,与我何干?再在胡说八道,我拔了你的舌头!”

    姜姨娘登时傻了眼,“二夫人,你、你怎么这样说呢,不都是你……六小姐,别的不说,那晚若不是你让我吩咐蓉亭院的人,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去帮大小姐,那些刺客怎么会……”

    啪,兰紫雪又是狠狠一记耳光,打到她脸上,凶相毕露,“你再说一句?我什么时候吩咐过你?你再胡说八道,我把你剁碎了喂狗!”

    这事儿好不容易才安抚下去,却要被这蠢货给搅黄了,她真是连杀人的心都有。

    姜姨娘被打倒在地,捂着脸吓的要死。

    她还是头一回见兰紫雪露出这种表情。

    “瞪什么瞪,再瞪挖你眼珠子!”兰紫雪上前又要动手。

    “行了,”苗氏拉住她,“这才出蓉亭院,若是闹的动静大了,被兰紫云听到,又是一桩麻烦。”

    兰紫雪气的直跺脚,“可是她……”

    “姜姨娘,管好你的嘴,”苗氏森森警告,“想清楚你和你家人的性命在谁手上,如果乱说话,你知道后果。”

    姜姨娘喉咙里咕咕两声,惊恐地摇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走吧。”苗氏拉着兰紫雪离去。

    过了一会,姜姨娘才从地上爬起,一边吐着嘴里的血,一边骂骂咧咧地进去。

    少顷,易筱即将看到、听到的一切,向兰紫云回禀。

    “不出我所料,果然是姜姨娘给刺客开了方便之门。”兰紫云毫不意外地道。

    至于王府大门口的侍卫,必然也是得了兰紫雪的吩咐,将王府的警铃暂时关闭,否则那些刺客的修为并不是绝佳,又怎会悄无声息地进来。

    易筱浑身杀气外溢,“属下愚钝,既然小姐知道刺客是兰紫雪所派,为何方才又要了二夫人的洗髓丹?阁主不是说过……”

    “我知道,洗髓丹可能对我无用,但对思宁可能有用,既然苗庭芳愿意割爱,我就让她尝尝这切肤之痛。”兰紫云将洗髓丹抛了抛,完全可以想像,苗氏将此丹拿出来的时候,有多纠结,多肉痛。

    易筱忍不住要笑,“虽说这样让二夫人不好过,可小姐为了这颗洗髓丹,就放过二夫人跟兰紫雪,会不会太便宜她们了?”

    她其实想说,如果小姐真想要洗髓丹,绿箩阁里就有,只要小姐跟阁主说一声,阁主是不会小气的。

    欧阳不但治病治伤堪称一绝,还是个高级炼丹师,炼高级丹药的成功率很高,洗髓丹这种丹药,基本上每个月,都能炼成几颗的。

    “放过?”兰紫云低低冷笑,“有这么容易吗?我跟她们,跟二房,不死不休!”

    他们如何让人欺凌自己,千方百计要害死思宁,好承袭乐王爵位,这些,她从来没有忘记过!

    易筱简直不要太惊喜,摩拳擦掌,“小姐有什么计划?属下替小姐去办!”

    刚刚承了小姐那么大的恩,她苦于没有机会报答,快憋死了。

    “不用急,”兰紫云看她这猴急的模样,笑了笑,“不说我不会放过二房,苗庭芳是聪明人,也知道我并不是真的跟她和解,只不过在刺客这件事上,我没有证据,刺客又全都死了,死无对证,即使我硬要追查到底,无凭无据,总难让人信服。”

    易筱恍然,“所以二夫人和兰紫雪怕的是国公府的人来,替小姐撑腰,会对他们不利?”

    “不错,就算真的撕破了脸,我也没有证据将兰紫雪绳之以法,二房跟梁王以及朝中许多权贵,都有往来,背靠大树好乘凉,牵一发而动全身,我同样不希望外祖父他们,因为这件事被连累。”兰紫云对国公府,心怀愧疚,就更不想他们强为她出头。

    因为,她有自己变强的一天。

    “是,属下明白,小姐仁慈,跟阁主一样。”易筱逮着机会,就推销自家主子。

    因他们这些人都知道,主子性情冷酷孤僻,身边从来没有女人。

    往常不见主子对哪个女人如此在意,小姐是第一个,他们当然希望,主子能够觅得良人,相依相伴,他们也就放心了。

    兰紫云斜她一眼,“差点挨了罚,还说七煞君仁慈?”

    “这不冲突,”易筱诚恳地道,“属下是做错了事,被阁主责罚也应该,当然小姐救了属下,让属下免了一番苦楚,属下感激不尽。不过阁主向来赏罚分明,属下等即使被罚,也绝无半句怨言的。”

    兰紫云不做评价,心中却极羡慕。

    做人到七煞君这等份上,相当不错了。

    “那小姐打算怎么做?”易筱见她并不追问主子的事,就知道她还没有对主子动心,虽然失望,也不敢多说,免得适得其反。

    “等,”兰紫云冷笑,“二房绝不会就此罢休,必有所动作,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先动,只要他们再算计,我必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若二房三房四房再动手,那就别怪她,赶尽杀绝了。

    “是!”

    兰紫云没有立刻给兰思宁服洗髓丹,因他这两天正针灸,用她的药,与这丹药的药性万一再有冲突,后果就大了。

    还是等给兰思宁的用药间隔时,再给他用丹药比较好。

    晌午时分,飘絮和新来的丫鬟新翠一道,把饭菜摆上来。

    雷扬推着兰思宁进来,他耸了耸鼻子,惊奇道,“红烧狮子头的味道?天啦,姜姨娘竟舍得让我们吃这些?姐姐,这里面不会下了毒吧?”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