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废材水嫩:帝尊难自控 第11章 祠堂问话

时间:2018-02-14作者:火舞耀阳

    他的母亲是当今皇上之妹,东阳长公主钟离冰颖,父亲是大将军苍远生,出身之高,少有人及。

    七年前,边境强敌进犯,钟离冰颖与苍远生领兵退敌,苍远生战死沙场,钟离冰颖当时也受了重伤,又受苍远生故去之打击,一直卧床不起,数年来从不离开苍王府。

    有人说钟离冰颖早就死了,也有人说她疯了,种种猜测,却难有个定论。

    依苍远生的爵位,苍默离最多也就是承袭大将军,然他年纪虽轻,却是天资绝佳,修炼天赋少有人及,十二岁时就突破至玄皇初阶,可谓前无古人。

    后几年修炼,进步神速,以如今二十四岁之龄,突破至玄宗高阶,离玄尊初阶,仅一步之遥,世人说起,无不赞叹敬佩。

    不止如此,他双亲皆是沙场英雄,他自幼耳濡目染,对行军打仗,自有心得,自十八岁时起带兵,从无败绩,金龙国有他,边境固若金汤。

    当今皇上龙心大悦,在他二十二岁时,即格外开恩,封他为“厉王”,赐尚方宝剑,可先斩后奏,并赐免死金牌。

    说白了,在金龙国,他是第一个到达如此地位的异姓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唯一能够与四大世族抗衡之人。

    对于这么一尊神,走到哪里,不得被供着啊?

    许是因为家遭变故,他性子沉默冷酷,杀伐果决,独善其身,无人敢惹。

    皇子们心中都清楚,若能得他相助,离皇位就会近到唾手可得,然而至今为止,他还未表现出会站在谁一边,不免引人猜测。

    “属下求见。”

    心腹蓝川在外出声。

    苍默离淡然道,“进来。”

    蓝川推门进来,“王爷,影卫有消息送回。”

    他年纪虽轻,二十二岁,却修为高绝,一直跟在苍默离身边。

    苍默离伸手。

    “王爷又在寻‘开魔眼’”的位置?”蓝川将飞鸽传书递上。

    王爷需要的东西,要到“炎龙陵”去找,炎龙陵处于“冥森林”正中,有强大的结界保护,且具体位置在何处,无人得知。

    依着王爷和众影卫的修为,就算拼了性命,也绝对不可能强行通过结界,要想进入,有两条道,即“天上开魔眼,地下狼行道”。

    苍默离手指点了点冥森林中心的位置,“开魔眼的位置飘忽难定,即使找到,能穿过结界,可想要进入炎龙陵,也绝非易事,除非……”

    没了下文。

    蓝川绝对不会多问,侯着就是。

    苍默离将信打开,看过之后,即将之焚毁,“不曾找到。”

    “不奇怪,”蓝川点头,“方才王爷也说了,开魔眼的位置飘忽难定,影卫找不到,也很正常。那地下狼行道……”

    “更不好找,”苍默离的手在地图上方一划而过,“整个澜渊大陆方圆数千里,又毫无线索,一个地下通道的入口,要往何处寻?”

    相比较之下,还不如开魔眼好找,它毕竟有具体的方位。

    蓝川应了一声,“属下愚钝。”

    少顷,管家来报,说是皇上口谕,命苍默离入宫,他即让蓝川收了地图,换衣入宫不提。

    ——

    “大小姐,不好了,大小姐!”飘絮一惊一乍地跑进来,“二爷传大小姐过去说话呢,必是姜姨娘向二夫人告了状,二夫人又向二爷告了状,二爷要对大小姐动家法!”

    兰紫云,“……”

    这层层的压迫,也是没谁了,足见平时原主和弟弟过着怎样的日子。

    兰紫云才睡了一觉醒来,内伤好了些,精神也还好,“梳妆,更衣。”

    兰诗锦等人挨了打,她早料到袁氏他们不可能罢休,不到兰俊平那里去告状才怪。

    正好,趁这机会,让他们知道,蓉亭院以后由她来当家,免得他们老惦记着。

    飘絮急了,“大小姐!”

    兰紫云眸光一寒,“嗯?”

    “是。”飘絮心胆皆颤,大小姐的气势,真的好吓人啊。

    穿戴整齐,兰紫云到了兰家祠堂。

    祠堂位于王府东面,是一座独立的院落,正房里供着兰家历代祖先的牌位,常年香火不断,烟雾缭绕,庄严肃穆。

    祠堂是兰家最具威慑力的地方,故谁若是被带到祠堂来,当着祖宗的英灵问话,即表示犯了大错,要受家法,任何人不得反抗。

    兰紫云到来时,除了二房嫡出兰紫月和兰紫雪姐妹不在,二爷兰俊平及妻子苗氏,三爷兰永康即妻子袁氏,四爷兰永达及妻子薛氏和其各自的儿女们都到了。

    唯兰思宁,因为身体不好,年纪又小,一般也不会犯什么错,故这种场合,他不在也没人会异议。

    “孽女,还不跪下!”兰俊平一拍桌子,怒道。

    光这一下,就足以把胆小的人吓尿。

    兰紫云却脸色无变,“我为什么要跪下。”

    “还敢顶嘴!”兰俊平噎了一下,更加愤怒,同时也很惊奇。

    难怪妻子说,这废物变的很不一样了,原来胆子真的变的这样大。

    以往她在外张扬,没脸没皮,回到府上却都是老老实实的,且背地里还总弄些小动作,十分小家子气,上不了台面。

    如今这一看,气势气质都完全不同,难怪连三弟都不怕。

    “我只是说清楚事实而已,”兰紫云挑眉,“祖母不在府上,二叔暂时掌家,就要公平公正,不能偏听偏信,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让我跪下,认定是我有错,你如此处事,还想让我心服口服?”

    “你……”兰俊平脸上阵红阵白,差点端不住架子,“你打伤夕菱跟诗锦,手足相残,本就是大错,谁还冤枉你了?”

    平日里还不都是由着府上的人欺辱这废物,她何时知道反抗了?

    故不管谁做了错事,都只会栽赃到她身上,一直以来也成了习惯,这还用得着问吗?

    然他却不知道,此时的兰紫云,早非彼时可比。

    “手足相残?对,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兰紫云瞄一眼不停呻吟的姐妹俩,“二叔的确应该好好罚一罚她们,让她们知道,什么叫‘手足’!”

    所有的兄弟姐妹当中,除了亲弟弟思宁,谁将她当做“手足”了?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