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是反派 第十二章 心理医生

时间:2018-02-14作者:机智的黄瓜

    第十二章心理医生

    任务说明清楚之后,罗就回自己房间躺着了。

    后面大伙聊了些什么他都没怎么去注意。

    ……

    罗的房间出奇的整洁,跟扎克的鸡窝相比完全是天壤之别。大概是因为房间里陈设的东西实在太少吧。一张床,一张椅子,一张桌子,仅此而已,墙壁和天花板上没有任何装饰物品。

    罗把房门关上之后,在不开灯的前提下,整个房间都是漆黑的,哪怕在白天,也没有一丝光线,是完完全全的伸手不见五指。

    他趴在床上,静静地听着时钟指针转动的滴答声。

    当牛仔说了这次任务的地点在国内的时候,罗的内心多少是有一些起伏的,甚至可以说有点不知所措。

    他离开自己出生的那个地方已经七年多了。

    七年,罗用了七年时间,从一个年仅九岁的问题儿童变成了一名佣兵。而在此之前,他还在小学学校里一字一句地念着课文,下课了跟其他孩子在操场上追逐打闹,放学后背着书包回家……

    其实如果假设一下,罗跟其他普通孩子一样过着正常的生活,从小学毕业然后去到中学,然后考上大学……

    不对,他现在才十六岁,应该还在上高中……

    ……

    这些年里罗从没想过要回去,至少不会这么快就回。

    不可否认,在九岁之前,他的确渡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与其他孩子一样幸福的童年,但是这些记忆都已经变得很模糊了,罗已经没法完整地去回忆,也拒绝去回忆。

    七年之中,也只有在深夜的噩梦里会浮现出那段时间的画面,梦见的永远都是九岁那一年。

    那大概就是他生活发生如此巨变的开端。

    ……

    一个九岁的男孩,很艰难地提着跟自己一样高的铁锹,在自家小院里挖着土。

    虽然很吃力,但他没有放弃。

    他学着大人的模样,把铁锹踩进泥土中,再握着另一头的手柄,用体重把泥土翻过来,一次次地重复。

    他需要挖一个小坑,用来种一株树苗。

    这是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因为今天是植树节。

    男孩汗流浃背,身上、脸上都粘了泥土,很是狼狈。

    事实上这事本该由家长带着孩子完成的,但是很不巧,男孩的父亲这几天出差了,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家,而且母亲现在还没有下班,家里就只剩下男孩一个人了。

    在通红的夕阳之下,男孩一铲一铲地把泥土翻开。汗水顺着他的鼻尖和下巴滴落下来,渗入了泥土之中……

    累的不行了,他就跑回屋子,从冰箱里拿出来一瓶汽水喝了几口,稍微休息一下,又继续挖土。

    他希望在母亲下班之前能把树苗种好,也很期待父亲出差回来之后能看到他自己种的树。

    ……

    后来,坑挖好了。

    但他的树苗却再也没能种下去。

    ……

    女主人回到家中,在院子里,她看到自己浑身沾满了泥印的儿子坐在泥土中,目光茫然地看着自己从泥土中翻出来的东西。

    孩子歪着头,神色木然,但眼眶内的泪水却止不住地涌出。

    他身后即将落下的夕阳,把整个院子都染成的红色,刺眼的腥红。

    像血一样。

    看到这一幕的母亲,无力的瘫跪在地……

    ……

    大概在那个时候,一个孩子尚未成长的精神世界就此崩塌了。

    ……

    罗惊醒了过来。

    他看到视野之内是房间的漆黑一片,而不是刚才那满目的腥红,喘息才逐渐平缓了下来。

    疲惫地揉了揉眼睛,罗点开的床头电脑的开关。

    今晚的睡眠时间到此为止了。

    罗很奇怪,因为这个梦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了。

    在最初那两年中,这样具体的梦境的确会经常出现,但是到后来,噩梦就转变成很模糊的形态。

    在梦中没有男孩、没有树苗也没有母亲,什么都没有。他看不见任何事物,只能感觉到压迫,濒临窒息的压迫。

    这个模糊的梦境在几年里像阴影一样一直尾随着罗。

    大概是因为今天提到了回国的事情,他的噩梦又回归了最初的状态。

    ……

    一束蓝光出现在漆黑的房间之中。

    电脑的启动声音把罗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罗看到屏幕上弹出了四五条消息通知。

    他知道那些都是谁的信息,由于了一下,他还是点开了那些音频信息。

    一连串熟悉的声音传进了罗耳中。

    “你最近怎么一直都不在线?”

    “喂喂喂你要是再不回复,我的心理报告就没法完成啦。”

    “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你到底什么时候有空嘛,看到消息吱一声呀……”

    音频文件的声音来自一个女孩子,声音不算很甜,却听得出来很有活力。

    有趣的是,音频中她所说的语言是。

    罗在听完一连串语音之后,回了一条文字信息:

    “在。”

    语音消息的主人不是什么人工智能,也不是来自什么虚拟社交软件。

    她是罗的心理医生。

    其实在她之前,罗也有现实中的心理医生,只不过当那名医生试图对罗进行催眠并从他口中套取信息之后,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罗知道自己有问题,俱乐部的人基本都是知道的。

    这并不只是表现为他平日里的冷淡,在情绪最不稳定的情况下,罗有可能会对自己的行为失去控制,比如一年前的一次任务之中,如果不是鳄鱼和克里斯拦着,他可能会将原本是营救目标的十几名人质屠杀殆尽。

    如果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解释,那个准备屠杀人质的罗,算是他的另一个人格。

    而罗自己猜的没错的话,这个人格,是九岁之前的自己……

    ……

    在他处理掉自己原先那位心怀鬼胎的心理医生之后,扎克给他介绍了一个关于心理疏导的网站,并且在上面给他找了一个心理医生。

    这算是一种线上的心理咨询,网站上入驻的都是世界各地有资格认证的专家,患者于医生通过网络进行交流。事实证明,在网络这层介质之下的交流,使一些患者更加容易去接受。

    对于罗是这样,至少他现在并不排斥与自己的心理医生进行交谈,而不是一发现对方有问题就送她吃一梭子弹。

    ……

    罗的回复刚刚发送出去,屏幕上就弹出对方的音频呼叫请求。

    “……”

    罗想了想,还是敲下了接听键。

    “亲爱小罗罗~你怎么消失了这么久呀。”

    呼叫一接通,就传来那女孩俏皮的声音。

    “正常点。”

    罗还是老样子,连玩笑都不开。

    他与心理医生的对话交流使用的是。

    虽然多少会有一点点口音,都并不影响正常沟通。

    在最初与这位心理医生接触的时候,他们两人都是使用外语沟通的,不过再随着逐渐深入了解之后,他们才知道双方来自于同一个国家。

    所以在之后的所有语音和文字交流,都换成了,而罗丢掉了五六年没使用过的,也一点点地捡了回来。

    “好咯。”

    “你真是一点儿都不解风情。”

    “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呢?”

    “任务。”罗淡淡地说道。

    “行行行,我知道任务是不能告诉我的。”

    “让我来猜一猜,你又做噩梦了,对不对?”

    “嗯。”罗挑了挑眉毛,“你怎么知道?”

    “我这边现在是下午两点半,那么你那边的时间应该是凌晨三点左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刚刚从梦境中醒过来吧。”

    “对的。”

    “噩梦一定很不好受吧,快先去喝杯水。”女孩的语气变得温柔了许多。

    “我没事。”罗没有去喝水,他说道:“刚刚,我做了以前那个梦。”

    “以前?你是说,你梦到了你九岁的那一天的……”

    “对。”

    “……”

    女孩那一边沉默了好一会儿,罗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只有默默地等她回应。

    “罗。”

    终于,女孩语气十分认真地问了个问题。

    “你还是罗吧?”

    “……”

    罗皱了皱眉眉头,随即便想通了女孩的意思。

    她在怀疑现在与她通话的,是罗的另一个人格。

    “嗯……”罗想了想,淡淡地说道:“你跟你的一个女学员发生了关……”

    “好的好的!停停停,我知道你是罗了!你怎么这么讨厌!?”女孩连忙打断了他的话。

    “是你自己告诉我的……”

    “打住!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好。”

    “哼!”

    “……”

    气氛有些诡异,通讯的一头气急败坏,估计脸都红透了,而另一头却淡定地坐在床上。

    “真是服了你了,我现在在咖啡厅,你知道吗我刚才把杯子给掀了!”

    “哦。”

    电脑中传来女孩深呼吸的声音。

    “我们说回你的梦吧。”

    女孩终于成功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你梦到的那件事情,是以自己在经历的角度,还是作为旁观者的角度?”

    “旁观者。”罗想了想说道。

    “你确定?”

    “是的。”

    “嗯,你自己,醒来之后是什么感觉?哦不对,应该说,你在梦境中的情绪是怎样的?”

    “跟以前一样。”罗很平静地回答道。

    “痛苦、恐惧?”女孩问道。

    “是的。”

    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发现确实有一点点泪水的痕迹。

    “你最近,遇到什么事情,引起较大的情绪波动了吗?开心、难过的都算。”

    “没什么。”罗想了想,说道:“我工作上遇到了一些麻烦,另外……”

    “另外什么?”

    “我最近可能会回国一趟。”

    “啊?”女孩好像有些惊讶。

    “怎么?”

    “没,没什么……”

    “又不是去找你。”罗很直白地打破了这位心理医生的错觉。

    “你就不能有点儿情趣?”

    “情趣是什么意思?”

    “算了不说这个。”女孩无可奈何,她知道自己的这名患者的词汇水平不超过初中生。

    “我认为,你的这个梦的突然出现,与你这接下来的回国一行有关,但不用担心什么,只是突然勾起了你潜意识里的抗拒性而已,你自己是不想回来的对吧?”

    “对。”

    “所以是因为工作的事情,必须要回来吗?”

    “是的。”

    “罗。”

    “干嘛?”

    “我希望你能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既然是为了工作而回国,那就专心地工作,记得我让你做的事情吗?那个素描本,你把它带上,画一些路途上遇到的东西,回头发给我看看好吗?”女孩慢慢地说道。

    罗看了看桌子上的素描本,那是女孩很久之前建议他去买的,让他在闲暇的时候随手画一些东西,然后把图片发送给她。因为罗拒绝与她进行全息视频交谈,但她不希望只靠语言来判断罗的情况,所以才有了这样一个约定。

    虽然女孩的语气很舒缓,但罗还是察觉到了一些担忧的情绪。

    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因为罗曾经告诉过女孩,在上一次另一个人格占据主导的时候,他杀了人。

    不过女孩从来没有问罗,为什么杀了人之后他依旧可以自由地生活,想反,她更加地在乎和关心他这个患者,也许在她的眼里,罗只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遭受双人格困扰的少年罢了。

    只可惜,女孩并不知道,不管罗的哪个人格在占据主导地位,他都杀人。

    “好的。”

    罗很平淡地回应道。

    ……

    这一次交谈并不算很久,因为她让罗要接着好好睡一觉。

    罗也没有拒绝,其实他本来是打算出去外面透透气的,但是在关上电脑重新躺下之后,却很平静地陷入了沉睡,这一次他没有做梦。

    一直睡到了天亮。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