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是反派 第五章 俱乐部

时间:2018-02-14作者:机智的黄瓜

    第五章俱乐部

    飞机横跨太平洋,停靠在北美洲西海岸。

    主驾驶和罗以最快的速度把医生送进了“亚当科技公司”名下的私立医院。

    ……

    急救室门前。

    “这种情况只能截肢了。”

    主治医生拿着检查报告,摘下口罩,非常熟练地挤出一个“深表遗憾”的表情。

    不过他发现眼前这几个人的反应都十分平淡,听闻自己的同伴面临截肢居然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

    主驾驶点头说道:“非常感谢,只要活着就好。”

    罗站在后头,跟往常一样一言不发。

    ……

    安顿好医生之后,主驾驶和罗离开了医院。

    他们自己俱乐部也有足够好的医疗条件,但现在队里最好的医疗人员躺下了,其他人都只擅长杀人,救人可不在行,所以只能选择把医生送到私立医院去。

    医生失去了一条手臂,意味着他的职业生涯也就走到头了,不过他这些年拿的“工资”也足够他下半辈子去随意挥霍了。

    事实上以这样的方式退休,并不算太糟糕,毕竟同行之中绝大部分人都是没机会退休的。

    有些人其实赚的钱已经足够挥霍一辈子了,但还是舍不得收手,只因为油水实在太大了。

    单拿这一趟任务来说,如果不出意外,三百万美金分摊下来每人就能拿到一百万。

    当然了,说是意外,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自己做每一单生意都有可能会丢掉小命,意外自然就不算意外了。

    现在的问题是,罗这个小队似乎无意间接触到了某个更为隐秘的层面。

    先是神秘的雇主,然后是岛上那个诡异的坠机“幸存者”。

    这单生意远远没有他们先前想象的那般简单。

    ……

    主驾驶与罗驱车离开医院。

    他们这个佣兵小队经营着一家俱乐部,台面上是包含各类极限运动的场所,暗地里是一个隐蔽的地下武库,里头塞满了最先进最暴力的武器装备,连接着郊区一块用于练枪的巨大靶场。

    这一自治州的政策极度宽松,而且“民风淳朴”,在超市里都能搞得到重武器,这也是最初俱乐部的发起人选择这里作为基地的原因。

    目前俱乐部的会员一共就八个,不,现在应该只能算是七个,因为医生基本上是没戏了。

    除去头儿、主驾驶、罗,还有四个人。

    不过目前内部正在休假,因为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完成了北非的一笔大单子,通常俱乐部在干完一单生意之后都会集体休假一段时间。而罗三人的这笔三百万的单子是在休假期间委托人自己找上门来的,所以只能抽签派选人手去做,也许是运气比较好,罗他们三个抽中了。

    但是这个看似简单的任务,却出了问题,导致俱乐部直接损失了一名会员。

    头儿表示不太开心,因为他又得去招新人了,而且得是一个既能杀人又能救人医生,这种人可不好找。

    ……

    汽车驶入车库。

    这里停放着八九台炫酷的重型摩托,不过并不是每人一台,这些全部都是乔的。

    乔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开着轰鸣的重机车,载着某个酒吧的性感舞女,拎着一瓶酒在马路上狂飙。虽然已经出了很多次车祸了,但每次遭殃的都是后座上那个美女或者摩托车,他自己从来没受伤过。

    “乔的主业是纹身师,副业是杀手。”

    这是他自己说的,他跟每一个搂在怀里的妹子都是这么说的,当然了并没有人当真,谁会想到这个吊儿郎当、扎着脏辫、脖子上还挂着大金链子的家伙是个杀手?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而且杀人还是他的主业,纹身才是副业。

    在加入俱乐部之前,乔一直是单干的,在暗杀这一块儿他能给你整的明明白白。

    至于这个放荡的孤胆杀手是怎么被招募进来的就不得而知了,可能是自己一个人玩久了太腻吧。

    在俱乐部里,如果说医生是嘴炮,那么乔就是话唠,这两人凑到一块,就跟漫画里头的蜘蛛侠碰上了死侍一样,能把其他人活活烦死。

    所以,一直被其他人当做自闭儿童的罗,跟这俩家伙就玩不到一块儿。

    ……

    本来以为现在是休假期间,应该不会有太多人待在基地,但是最不可能留下的乔偏偏就留了下来。

    罗和主驾驶刚从地下车库走出来,就听到一个贱贱的声音。

    “哈!克里斯,罗,听说你们碰上了很有意思的事情!”

    主驾驶的全名叫克里斯·艾伯特,他应该算是俱乐部里年纪最大的,至少从颜值上看是这样。乔的嘴巴比较贱,喜欢管克里斯叫老爷爷,不过这一会倒是罕见地收住了嘴,叫了他的名字。

    应该是上回被克里斯挂在一百多层的楼顶的事情让他张了些记性。

    其实俱乐部内的人各自都不是百分百的了解,罗对于克里斯的印象大概就停留于,年纪大、爱抽烟、好像什么都会、还有他那辆不知道开了多少年也舍不得换的破皮卡了。

    俱乐部的创始人并不是现在的头儿,罗也不知道他们这一批到底是第几届的会员,总之如果内部人员出现伤亡,就会有新的人才被招募进来,或许克里斯就是上一批或是上上批会员的幸存者吧。

    罗跟往常一样面瘫,懒得去搭理乔,他把背包往旁边一丢,然后走到吧台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

    这吧台是卢卡的地盘,不过看样子这家伙现在应该不在,不出意外的话,休假期间他会背着狙击枪跑到某座深山老林里去过一段时间的野人生活。

    通常在休假一两个月后,俱乐部门口就会出现一个胡子跟头发一样长、满脸污垢、浑身破破烂烂、周围还有苍蝇缠绕着的家伙,他就是卢卡了。

    卢卡是个野外探险家,这货是俱乐部里面最招摇的,因为他出版了三本探险书在世界各地都极为畅销,听说最近第四本书也完成得差不多了。有意思的是,连书的出版社都没见过他这个出名的作者,至于卢卡是怎么操作的,就不得而知了。

    他大概是仅有的一个能用谷歌搜索到名字的佣兵了吧。

    除此之外,卢卡是俱乐部里的神枪手,他的最远狙击距离早就已经超过了世界上公众所知晓的那个记录,虽然说能超过那个记录的人肯定不止他一个,只不过应该都是从事于这类不可公诸于世的职业。

    三年前,罗与俱乐部的初次接触并不是很愉快,因为那时候他挨了卢卡一枪,枪伤的疤就离心脏大概两公分左右,不过现在已经被乔用纹身盖住了。

    虽说曾经差点就死在卢卡枪口下,但是现在俱乐部里头,除开那个成天泡在游戏里的黑客以外,罗与卢卡算是走得最近的人了,至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俩的默契度是最高的。

    这就是俱乐部的神奇之处,它让一群稀奇古怪的人组合成一支队伍,尽管这些人显得格格不入。

    克里斯朝着罗做了一个c字母的手势,罗点了点头,放下手里的白开水,从冰箱抽出一瓶科罗娜抛了过去。

    “怎么你俩休假还呆在这儿?”

    克里斯咬开瓶盖喝了一口,对乔问道。

    此时,乔正拿着纹身笔聚精会神地在一名壮汉背上扎着。

    壮汉的肌肉可以用恐怖来形容,维度炸裂,乔正在操作着的这张背几乎可以作为解剖学模板了,因为这上面每一块肌肉都清晰分明、线条爆炸。

    这个披着一头棕色卷发的大块头是安德烈,不过大伙更喜欢喊他的外号——鳄鱼。

    安德烈是个健身狂魔,他这本身就接近两米的身高,在加上一身钢铁般的肌肉,确实很符合鳄鱼这个外号。

    “这你可得问他!”

    鳄鱼扭过头来,瞪了乔一眼。

    有意思的是,安德烈外形像一条恐怖的尼罗鳄,但脸庞却是标准的男模五官,高挺的鼻梁,蓝色的眼瞳,像刀一样的眉毛,再加上他作为一个健身者常年维持着的较低的体脂率,使得他脸庞棱角分明,哪怕是长发披散不修胡须,也完全掩盖不了他的英俊。

    乔总是说,如果鳄鱼哪天不想干这行了,去当个演员估计赚的钱会更多。

    克里斯走了过去,想看看乔在给鳄鱼纹什么图,结果一向稳重的他笑得差点喷乔一脸啤酒。

    “噗哈哈哈哈%……”

    “这么会玩的吗哈哈哈……你俩是想笑死我啊哈哈哈……”

    罗听到克里斯笑得这么嗨,干脆跳起来坐在吧台上,正好能看到鳄鱼的背。

    他眯了眯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

    “咳咳咳……”

    自闭儿童也差点没绷住笑出声,强行用咳嗽代替。

    鳄鱼那张线条分明的完美背部上,纹了一只线条歪歪曲曲的海绵宝宝……

    ……

    经过乔三十分钟的解释,罗才知道原来是前几天这两人喝了个烂醉,半夜回到基地之后趁着酒精上脑,乔给鳄鱼创作了这个别具一格的纹身。

    酒醒之后,鳄鱼差点没把这个话唠给揪成两半。

    这样一来,两人各自的休假计划都只能暂时延期,这几日乔呕心沥血设计了一个鳄鱼图案的纹身,去盖住安德烈背上那只海绵宝宝……

    ……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