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是反派 第四章 撤回

时间:2018-02-14作者:机智的黄瓜

    第四章撤回

    罗沿着地上的血迹快速跟上了怪物。

    但他一直刻意地没有追的太快,因为目标的所有袭击举动和选择都表明了它具有相当的智商。不管是从悬崖下方爬上来袭击落单的罗,或是利用自己的诡异本领去躲过夜视仪的侦查,这些都是普通野兽甚至于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所以他时刻提醒着自己他正在追赶的不是一头野兽,而是一个杀伤力极强的人类,即使对方已经中了足够多的枪击,但并不代表它不会突然回头杀罗一个措手不及。

    ……

    罗很小心地穿梭在石堆之中。

    他把左手手腕上的手表摘了下来,换到了右手手腕上。

    轻点了表盘一侧的几个组合按键之后,手表的聚合物表带就自动收缩,将整个右手手腕固定好,接着手表开始制冷,一股冷意从罗的腕部传来。

    几分钟之前,在悬崖上,怪物扫飞他的手枪的那一下撞击,已经伤到他的腕关节了。

    虽然不至于骨折,但是短短几分钟之内,拉伤的组织已经开始充血,罗需要暂时减缓手腕肿胀的趋势。

    尽管这样可能会影响右手的灵活性,但无所谓,因为罗本来就是个左撇子。

    事实上在刚得到这块手表的时候,罗对它的大部分功能尤其是这个制冷功能其实是嗤之以鼻的,不曾想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这里头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功能罗没有搞懂,毕竟谁会一口气看完一本几百页的说明书并且都记得下来呢。

    好在还有一项功能他记住了。

    手表附有很多配件,其中有三枚很小的螺丝,它们不是备用替换表盘上的螺丝的,而是追踪定位工具。

    而其中一枚螺丝就被罗锁在了他那把extremaratio手刺的手柄里面。

    正是此时扎在怪物右脚肌腱里的那把手刺。

    他在表盘上轻点了几下,表盘上浮现出整座小岛的虚拟概况,包括海拔、温度、坐标,各种数据都跳了出来。

    罗放大了虚拟图案,目标的位置就显示出来了。

    ……

    这小岛上大部分面积都堆积着大大小小的岩石。

    眼前这些岩石的表面上有或多或少的血迹,还有爪子的划痕。有意思的是,错落在岩石上的抓痕十分凌乱,这说明目标在逃命过程之中,刻意地在岩石表面乱划了数下。因为如果只有一次划痕,罗就能够轻易地根据划痕的角度和方向判断它所在的方位,它这是在破坏痕迹。

    看着岩石上的抓痕,罗越发觉得对方的智商很令人震惊。

    不过怪物的这种举动的意义并不大,因为它的位置一直都在罗的表盘上显示着。

    表盘上,那个代表怪物的红点一直在闪烁着放出波纹图标,这表示目标一直在移动。

    罗没有径直追上去,他稍微饶了一点远路,这是谨慎行事。

    然而很快,他发现虚拟图中的红点不再移动了。

    ……

    罗稍作犹豫,还是跟了上去。

    ……

    三分钟之后。

    罗从地上捡起那把手刺。

    目标的血迹延伸到这里就再也没有了……

    “没道理。”

    他摸了摸手刺上的血迹,一时间想不通。

    手刺的一侧有个倒钩设计,刺在肌腱那种位置,强行扯出来是非常有难度的,很可能直接扯断整条肌腱,但那怪物还是这样做了。

    它不至于连手刺里面有定位装置都能发现吧?

    罗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这个荒谬的猜测。

    应该是手刺影响了它移动,才强行拔出来了的。

    这样才说得通。

    他把手刺收起,再度提起步枪准备继续寻找怪物的踪迹。

    这时候,耳机中却传来主驾驶的声音:

    “罗,情况我已经跟头儿汇报了,撤吧,医生需要手术。”

    罗看了看漆黑寂静的四周,点头道:“嗯。”

    他知道,那个接近两米高的诡异生物,应该就在周围某个角落盯着他,但他没时间再在这儿耗下去了,不然医生可能会挂掉。

    ……

    ……

    飞机上。

    医生已经昏迷,他被固定在担架上,肩上狰狞的伤口凝胶用具暂时封住,但是之前损失的血量实在过多,以至于明明是个磨砂版本的黑人,此时却满脸煞白,呼吸都很微弱。

    罗去翻了机舱里的医用冰箱想看看有没有血袋,他有点怀疑医生这个状态能不能撑到到达医院。

    但是冰箱里只放了一箱啤酒,连他妈的输血针管都没有。

    罗摇了摇头。

    本来这一趟任务应该是轻松愉快的,但意外来得太过猝不及防了。

    他撕开自己身上已经被那怪物的爪子扯烂的外衣,坐到位置上,从腰间抽出那把捕鲸叉,用破衣服擦拭刀身的血迹。

    “嗯?”

    罗突然发现刀刃勾住了布料,扯开仔细一看才知道,这把刀的刀刃已经崩了不少口子。要知道,在悬崖边上,这把刀的刀刃只跟怪物的爪子对碰了一次,就一次。

    罗摇了摇头把匕首随手丢到一旁的箱子中,他知道这刀已经废了。

    他站起身来,再次确认了一下医生没有断气。

    然后从冰箱里拎出两瓶啤酒走到驾驶室做到副驾驶位置,递了一瓶给主驾驶。

    他们两人熟练地启动了飞机。

    ……

    “你这儿是怎么弄的?”

    主驾驶伸出手指在胸口比划了一下。

    罗看了一眼自己胸口,才发现自己的防弹背心上被撕开了一条长长的裂口。

    他这摘下耳机,脱掉了防弹背心丢到一旁。

    “嘶……”

    罗暗自骂了句脏话。

    他没想过隔着防弹背心都能被抓出这样的伤来——在他锁骨到下腹处被划出一道紫红色的伤痕,虽然有防弹背心挡着,皮肤没有被抓破,但皮下却已经严重淤血。

    “究竟是什么个怪物。”

    罗从机舱中找了件衬衫披在身上。

    ……

    他用驾驶座的通讯设备联系了俱乐部的某个人……

    通讯接通之后,罗和主驾驶的耳机里同时响起了刺耳的枪击声,还有吵杂的摇滚乐,两人同时都把耳机摘离自己的脑袋。

    “靠……”

    “把你那破游戏先停一停!”

    主驾驶对着耳机话筒骂道。

    通讯的另一头传来一个男人……不对,男孩的声音。

    “一分钟!等一分钟,我解决掉这一局先!”

    罗干脆把耳机挂到一旁,咬开了啤酒盖喝了起来。

    主驾驶自己则点了根雪茄。

    ……

    大概五分钟之后。

    “嘿,我说,你们还在不?这么晚找我有啥事呀?”男孩的声音再度从耳机中传来,“你们那三百万美金的活儿做完了?”

    “我现在把夜视仪里储存的影像传给你,去查清楚那家伙是什么鬼东西。”罗将自己的夜视仪中的储存器与飞机的通讯装置连接。

    “什么什么鬼东西?诶等等,嗯,我收到了……”

    “卧槽!这是啥!你们去动物园了?!!!”

    这一回,主驾驶和罗已经事先把耳机摘掉,躲过了这一波高分贝攻击。

    “动物园里可不养这个,你去查就是了。”主驾驶吐出一口浓烟,说道:“还有,把那个委托方也给我查个彻底,医生这条手算他们头上。”

    “嗯?医生怎么了?”

    “嘟嘟嘟嘟……”

    罗直接切断了通讯,低喃了一句:

    “吵死人。”

    ……

    通讯挂断之后,驾驶舱里又陷入了安静,虽然有飞机的轰鸣声在缭绕着但飞机里的气氛就是很僵,大概是因为嘴炮医生倒下了吧。

    而罗属于那种,没必要的话绝对不说的,尽管他的心理医生最近一直在鼓励他多与身边的人开玩笑,但这事儿就目前来说大概率是不存在的。

    主驾驶想了想,伸手点开了音乐。

    驾驶舱里灌上了某痞子嘻哈歌曲的脏话之后,反而没有那么尴尬了。

    这俩人年纪差了二十岁,真的是想扯淡都不知道怎么扯。

    ……

    …

    他们现在行驶在太平洋上空。

    天气突然变得很恶劣。

    窗外雷雨交加,飞机遇上好几波强气流,抖得跟地震似的。

    罗偶尔起身去看看医生的情况,确认这家伙暂时没有凉掉。

    ……

    他和主驾驶都有些疲惫了,再加上声音实在嘈杂。

    所以完全不知道,在机舱之外,有个东西正吊在飞机的水降滑板架上。

    它的爪子死死地镶嵌在金属板上,任由高空狂风怎样刮它都纹丝不动。

    这东西的嘶吼声,完全掩盖在雷声和飞机的轰鸣声之中。

    ……

    )下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