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权少,你老婆要跑了 第246章 放开我听到没有!

时间:2018-05-08作者:安悠然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绚烂的烟火一直放了十多分钟后才结束。

    然后在烟火结束的两分钟后,路浅听到了楼下大门的开门声。

    嘲弄的勾了勾唇,她索性再回到床上去。

    反正她从里面反锁了大门,没有钥匙,权煜宸是不可能进得来的,才不管他呢!

    只可惜,路浅的得意并没有维持太久,随着卧室的房门被打开,她几乎是惊跳起来的。

    “你是怎么进来的?”

    权煜宸啪的一声打开灯,脸上的不悦明显。

    “为什么不开门?”

    “凭什么要给你开门?”

    她没有告他擅闯私宅已经很给他面子了好吗?

    路浅的话让权煜宸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步一步的向着她逼近过来。

    “你说呢?大过年的我这么费尽心思想要让你高兴点,合着连门都不让进?”

    这女人是不是太没有良心了?

    想他因为权宇宸而气得个够呛,尤其是看到权宇宸遗留下来的那些烟花时更是生气得紧,所以这才紧急跑去买了两大箱烟花回来,就是为了让路浅知道,权宇宸能想到的,他也可以做到。

    可是权煜宸没有想到,烟火放完了,路浅竟然连门都不想让他进!

    “谁稀罕?”

    冷哼了一声,路浅伸手去推他,“我没有求着你来,爱上哪去上哪去!别吵着孩子。”

    这话彻底惹恼了权煜宸,不悦的眯起了眸子,冷不防的伸手去捉住她的手,直接把路浅给压到了墙壁上,头一偏就强行吻上了她的双唇。

    “权煜宸!你混蛋!”

    路浅生气的大骂着,却反而更加给了男人长驱直入的机会,让他侵略得更彻底。

    愤恨的捶打着男人的胸膛,路浅心里真的好气,凭什么明明就是他犯了错,还这么强势?他哪里来的脸?

    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的脸,路浅越想越气,便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

    浓重的血腥味马上就在两人的口腔里弥漫开来。

    “果然是属狗的,这么喜欢咬人!”

    权煜宸吃痛的从她的双唇上离开,以手背抹了下流着血的嘴角,嘲弄的说道。

    “没咬死你算轻的!”

    路浅冷哼着,恨恨的擦着嘴巴,恼得很。

    女人的话让权煜宸呵呵的低笑了起来,直接把人拦腰抱起,大步的往床边走去。

    “权煜宸!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路浅大惊失色的尖叫着,顾不得会不会吵醒女儿,奋力的挣扎着。

    但权煜宸显然是铁了心的要得到她,怎会如此容易的让她挣脱?

    等到了床边后,把人往床上一放,颀长的身子就欺身而上,把女人紧紧的压在了身下,低头下去再次去寻路浅的双唇。

    “老婆,我想你了,真的,你看。”

    他说着,故意的在路浅的身上蹭了蹭,马上就让路浅羞愤不已。

    “权煜宸!你要是敢来强的,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但对于权煜宸来说,女人的原谅不原谅,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区别,反正最坏也不过是如此,现在路浅天天叫着要离婚,再坏还能坏得过离婚?

    而自从上一次醉酒后被路浅撞到所谓的酒后乱性到现在,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碰过路浅了,忍得那个叫辛苦。

    并且,这一个多月来权煜宸自认自己给了足够的时间让路浅冷静,也尝试过要跟她好好的解释,可是却没有一次可以成功的,每次一见面,路浅都会提起离婚的事情。

    所以今晚他不想忍了,既然对这个女人来软的不行,那他不介意来硬的!

    “权煜宸!你放开我听到没有!”

    见男人不管不顾的埋头在自己的颈间亲吻着,路浅慌得不行。

    如果他真的来硬的话,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天生的差距,注定了她根本不可能反抗得了!

    “嘘,你再这么吵,小心把可瑜吵醒了。”

    权煜宸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还说了一句让她更羞愤的话来。

    他怎么敢?

    孩子还在旁边睡着啊!要是把孩子闹醒了该怎么办?

    见女人不再大吵大闹,权煜宸得意的勾着唇畔露了满意的笑容,一手抓着路浅的双手放于她的头顶之下,一手解着自己的衬衫扣子,目的明显。

    路浅的双眼里全是怒意,恨不得要咬死他,可是偏偏自己的双手双腿都他强势的压制着,动也不动弹不了。

    好在,就在权煜宸将要千均一发的时候,小可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接着小家伙就开始双手乱挥,双腿乱踢着被子,一看就是惊醒的。

    “该死的!”

    挫败的骂了声,权煜宸叹了一声,无奈的从路浅的身上下来,抱过女儿一头黑线的哄着。

    侥幸逃过一劫的路浅赶紧拢紧了身上的睡衣,简直就是后怕得不行,也对女儿在紧急关头救了自己感激不已。

    但,等到冷静下来后,看着权煜宸一脸生无可恋的抱着女儿好声好气的哄着,路浅又不禁得想笑。

    小家伙还在哭着,并且已经清醒了,睁着一双泪眼看着父亲,哭着哭着就笑了,全然不知道自己搅了父亲的好事。

    小家伙认出来父亲后,就再也不肯睡了,在父亲的怀里咿呀呀的闹着,兴奋坏了,甚至在父亲的怀里钻来钻去的,把权煜宸惹得倒抽了一口气。

    “宝贝儿,要不是爸爸舍不得,非得把你小屁屁打开花了不可!知道你坏了爸爸的好事嘛?”

    无奈的捏着女儿的小脸蛋,权煜宸无比哀怨的说道,看向路浅的眸光幽暗不已。

    “老婆,你要不要安慰我一下?”

    路浅本来就忍着笑的,一听到他的话就马上黑了脸。

    “想得美!”

    她恨不得打他几个大耳刮子呢!居然还想着让她安慰?做梦去吧!

    “狠心的女人!”

    “哼!”

    路浅冷哼了一声,索性闭眼睡觉,把清醒的女儿交给他去照顾了。

    不过,就是这样路浅也是担心的,所以用被子把自己整个人包得严严实实的,露出两眼睛以及鼻子呼吸,其他的,防范得目的显而易见。见状,权煜宸的眼眸再次眯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