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常人的超时空之旅 第49章 燕丹设宴(一)

时间:2017-10-05作者:辽沈老猫

    一道熟悉的背影引起了常人的注意,虽然是男装,但那纤瘦的肩膀、细白的脖子,还有那对晶莹剔透的小耳朵却瞒不过常人,玉仙不知怎么也跑到这里来听曲,常人四处看了看,果然,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一名车夫正蹲在那里,偷偷的监视着玉仙。

    常人走到玉仙身旁:“很有雅兴么?跑这么远来听小曲。”

    玉仙看了常人一眼,短暂的惊讶后,注意力马上又被前方的琴声吸引:“你不懂。”玉仙目不转睛的说到。

    被美人忽视令常人非常不爽,尽管前半生都在被人忽视,可一旦曾经被众星捧月,那种陶醉的感觉便像毒品一般令人欲罢不能。

    常人向前看了一眼,一个三十多岁的俊美男子盘膝坐在一把古琴之后,那琴的样式有些特别,一头粗、一头细,琴有十三弦,弦下有柱,男子左手按弦,右手执尺,演奏的声音悲亢而激荡。

    四周的人群都陶醉在琴声中,但听惯了贝多芬、爵士乐的常人却十分不感冒,一曲奏罢,众人纷纷要求男子再奏一曲,玉仙更是叫的声嘶力竭,常人醋意大增,自言自语道:“这有什么呢!”

    由于周围人群叫好声此起彼伏,玉仙并未听到常人说什么,随口问到:“你说什么?听不清。”

    常人气愤的提高声音再次说到:“如此简单的韵律,弹得跟歹哥的马头琴差不多,有什么可听的!”

    刚巧此时人群安静下来,常人这一嗓子倍显突兀,人群看过来,玉仙更是捂着小嘴,瞪大双眼看着常人,嗯,这种感觉到很受追捧,只不过大家的眼神……看着不是十分的友好。

    正当常人不知所措的时候,弹琴的男子说话了:“痛快!高某每日在此击筑,无人能直言不讳,今日兄台当头棒喝,高某方知对音律的探索已停滞不前太久。”

    弹琴男双手抱拳,双臂伸直,向着常人深深鞠了一躬:“请指教!”

    常人吓了一跳,心道怎么遇到个疯子,于是胡诌道:“鄙人不懂弹奏,但懂得听音,一切美好的声音都应该来至于灵魂深处,发乎于心。但刚刚听先生所奏,鄙人觉得那只能算是声音,却算不得是音乐。”

    “音乐?请问阁下,何为音乐?”,弹琴男又是一鞠躬。

    “珍,赶紧的……”常人在脑海中向珍求救,在旁人看来,常人此时正低着头,高深莫测的思考着,片刻……

    常人缓缓的抬起头,微笑着答道:“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常人挑了礼记中的一段话出来,自我感觉很高大尚,果然,此话说完,弹琴男陷入沉思,不再提问。

    常人觉得该见好就收了,在周围人没缓过神的时候,常人也抱拳一鞠躬,转身快速离去,玉仙也刚缓过神,叫了一声“姬空!等等我。”追着常人跑了过去。

    “姬空?”人群中的弹琴男重复着玉仙的话……

    常人此时不再理玉仙,心想女人真是祸水,差点出了个大糗。

    常人走的很快,玉仙在后面追的比较吃力,这时侧面胡同里突然冲出一匹马,一匹浑身雪白的高头大马,听声音刚巧撞向玉仙,常人一个激灵,双脚用力向后一蹬,反手抱住玉仙,将将躲过了失控的骏马。

    两人摔倒在地,玉仙坐起来拍拍胸脯:“吓死奴家了,”接着破口大骂“谁这么不长眼睛?赶着投胎吗!”后面一只手拍了拍玉仙的肩膀,玉仙这才发现常人还在自己身下压着,不好意思的说:“我说怎么地这么软呢?”

    这时一只白嫩的手伸过来,将玉仙扶起,然后恭敬的说道:“实在抱歉,我的马刚刚受了惊吓,让小姐受惊了”,接着递过一个钱袋,“这里有些碎银两,只当是在下为小姐压压惊。”

    玉仙刚要发作,忽见眼前之人面如冠玉、气宇不凡,一双手不自觉的接过钱袋,到嘴边的脏话竟一句也吐不出口。

    坐在地上的常人又一次被忽视了,见面前的两人眉目传情,常人不耐烦的打岔道:“我说这位帅哥,你不会是好男风吧?”

    面前的翩翩公子笑到:“如此婀娜的身姿,即便在下眼拙,也看得出是一位俏丽的佳人。”

    听到赞美,玉仙高兴的低下头。

    “在下姬丹,刚才见小姐摔得不轻,不如由在下护送小姐回府如何?”

    玉仙居然微笑着点了点头,还未等常人说话,姬丹便扶着玉仙上马,然后翻身坐在玉仙身后,二人扬长而去,旁边的仆人走到常人身旁丢下几枚钱币“这是我家世子赏你的,你自己想办法回去吧。”说完追着大白马跑去。

    “喂!这什么意思啊,当我要饭的?”常人心里一阵憋屈,跟珍说道“珍,刚才那个叫鸡蛋的小白脸什么背景?给我查查。”

    “鸡蛋,又名鸡卵、鸡子,是地球生物母鸡所产的卵。其外有一层硬壳,内则有气室、卵白及卵黄部分。富含胆固醇,营养丰富,一个鸡蛋重约50克,含蛋白质7克。”

    常人一脸黑线,“我问的是刚才那个人,不是母鸡产的蛋!”

    “搜索完毕,此时期无鸡蛋这个人,相似人物:姬丹,燕国太子,又名太子丹,燕王喜之子,幼年曾在赵国为人质。”

    “太子丹?这个人我知道,你曾给我讲过的荆轲刺秦王,不就是太子丹的杰作么!”

    “正确。”

    原来是他,常人默默的走回行馆,果然,一匹大白马由仆人牵着,等候在行馆门前,碰巧这时行馆大门打开,玉仙在一群歌女陪伴下将太子丹送出门外,太子丹风度翩翩的行礼告辞,众女像欢送偶像一般在门前摇臂尖叫,玉仙远远望见常人,下巴一翘笑着返回行馆内。

    “切!小白脸没有好心眼,臭鸡蛋。”常人愤愤的也回到行馆。

    行馆内,青儿和公子修逛街去了,赵四等人打听情报去了,听说赵大也被小野拉着喝酒去了,常人心想自己带的这都什么队伍啊,纪律太松散,一个人闷闷的走到房间外,突然自己房间的门打开了,常人一愣,只见幽兰从房间内出来,反手带上房门,见到常人行了一礼“少主早。”

    “幽兰你这是?”

    “我帮少主收拾一下。”

    “呵呵,这又不是家里,行馆而已,你去休息吧。”

    幽兰告退,常人回房,房间内果然收拾的井井有条,常人忽然想起从端木身上搜到的那封信,当时由于湿透了,被自己随手放入包裹里。

    常人找出包裹,将其打开,信还在,字是写在布片上的,因遇水字迹已经有些模糊,根据布片上的只言片语,常人大致可以分析出其内容是:秦国已经获取李牧在边关有军事行动的情报,要剧辛向燕王进言,出兵边境,配合秦军进攻李牧后方云云,最末尾署名只剩下个韦字可以看清。

    常人自言自语:“这鬼画符除了天才的我,谁能看懂!”

    常人将信重新收好,打算回去后交给李牧,至于李牧如何判断商丘所为,就不关自己的事了,反正自己的任务就是打探情报,这也算是个不小的收获了。

    还好还有些存稿,哇哈哈哈哈。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