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常人的超时空之旅 第19章 复见故人,非彼时

时间:2017-10-05作者:辽沈老猫

    常人打起手帘,一片风沙吹过,前方出现一座巍峨的城墙。

    “常兄弟,那就是我雁门郡西陉关”。

    但见西陉关城墙两侧为天然峭壁,峭壁石峡为黑褐色,关口呈“v”字型,上宽下窄,峭壁下方为3米宽狭长通道,城墙高约10米,护城河宽5米,两侧悬崖高约200米,城墙上建有雁门楼,楼上旌旗招展,楼下城墙上士兵把守森严。

    “这就是当年赵武灵王建立起的北方要塞,怪不得能拒匈奴于北疆,果然坚固雄伟”看到如此雄城常人也禁不住感慨一番,理工男同珍在荒漠中闲聊的时候,顺便补习了一下赵国文化。

    远处城墙下,很多牧民和商旅此时正排着长队接受进城检查,好一派繁荣的景象。

    突然,常人右耳微动,猛然转身向身后眺望。

    郭大勇也纳闷的回过头看了看“怎么了?常兄弟。”

    “哦,郭大哥,西陉关这个时候还有部队进城么?”

    “前些时日与我同时出城巡逻的共有两队人马,不过我耽搁了这么久,估计他们应该已经回来了。”

    常人笑笑“好期待看看雁门郡的繁华景象啊!”拉着郭大勇快速向城门跑去。

    其实常人已经听出后方有大队骑兵正在接近,不过此时还是应该保持一贯作风“低调、低调”

    正当两人跑向城门时,后方道路尽头尘土飞扬,一支响箭射向天空“咻!”

    郭大勇站住脚往上看。

    “怎么了?郭大哥”

    “匈奴人来了,发信号的是我们的人。”

    响箭过后,城墙上锣鼓声响起,人群突然失去秩序向城门拥去,外面的士兵并未阻拦,大开城门放人群通过,郭大勇拉着常人也向城内跑去。

    但城外的人群实在太多,此时后方的骑兵已经追了上来,“停!”一个清脆的声音喊到。

    常人回过头望去,但见后方骑兵整齐的排列在人群50米之外,领头的是一员女将,头戴红缨银盔,身穿银甲银靴,披着红色的斗篷,座下枣红色战马打着响鼻,英姿煞爽。

    “是李箐郡主!原来真是我们的人”郭大勇笑着说。

    李箐见城下百姓还未全部撤入城中,于是指挥手下士兵掉转马头掩护撤退。

    片刻后,不光常人,城门下的每个人都能清晰的听到远处轰隆的马蹄声,战马的嘶鸣声,匈奴人到了。

    进城后,郭大勇带着常人爬上城墙,看着郭大勇不停的跟遇见的官兵打招呼,常人直觉上认为郭大勇应该不是名普通的侍候。

    城墙上,两人站在城墙一角,能够看到远处上万的匈奴骑兵正在和李箐的几百人对峙。

    “百姓都撤回来了,她们为什么还不撤?”常人望着李箐的背影问。

    郭大勇指着前方解释道“匈奴人知道凭着骑兵无法攻城,他们总是在百姓入关的时候来偷袭,你看他们现在停下的位置正好是弓箭的射程边缘,如果郡主这个时候回城,匈奴人将尾随而至,到时候根本来不及升起吊桥。”

    李箐此时也骑虎难下,自己与敌人间距不到100米,对于骑兵来说一个冲锋就到眼前,她知道匈奴人现在不杀自己就是在等自己回城,如果己方城墙上放箭支援,那恐怕还未等敌人中箭,自己这百余儿郎已先殉国,而自己则像匈奴人的猎物,随时可以宰杀。

    匈奴阵中,一员大将策马踱出。在阵营前,用弯刀指向李箐叽了哇啦不知在说着什么,后方的匈奴士兵哄然大笑。

    常人侧耳倾听,“蒙古话?”虽然带些口音,但常人听出那确实是蒙古话,都是些什么抓住之后叩赏三军给大家当老婆之类的。

    李箐观察对方的神情,知道是在侮辱自己,伸手握住腰刀,这才发现手心尽是冷汗,心里明白,今日稍有差池,身边这几百名雁门郡的精锐,将跟随自己奔赴黄泉。

    这时,城墙上吊脚楼木门打开,一名身穿金盔金甲,身披黑色斗篷的魁梧大汉踱步而出,每过一处,身边官兵均行军礼,大汉走到城墙边上,只手扶着墙垛看向城下,神情忧郁,但目光坚决。

    郭大勇快速上前几步,扑通跪倒在地“大将军,请允许属下率军出战,我一定把郡主救回来。”

    周围官兵随后均单膝跪地“属下愿出战,救郡主回来!”

    大汉摇了摇手:“我曾有令,匈奴至,收兵固守,严禁出战,违令出战者,即便取胜,杀无赦。”

    “但是郡主!”

    “军令如山,只能委屈箐儿了”。

    “大将军?这是李箐他爹?心太狠了,这小姑娘看相貌也就十七八岁,什么军令如山,古代人就是不懂变通。”常人肺腑着。

    虽然不愿多管闲事,但一来城下的小姑娘给常人的第一印象不错,看着被匈奴人抓去当老婆实在不忍,二来看着跪在地上的郭大哥已经泪如雨下,有些心疼,而且去邯郸之事恐怕还得麻烦人家。

    常人转过身,伸出手臂瞄准匈奴将军,大拇指在眼前瞄了瞄,点了一下头,回身走向金甲大汉。

    “站住!什么人?”两侧卫兵拔出腰刀止住常人。

    大将军这才注意到常人,双方对视,常人观察着眼前的男人,不到四十岁却略显老成,相貌俊朗,面部犹如刀削,两鬓略有白发,浓密的眉毛下掩着一双冷峻的双眼,似能把人看透,对方也在观察着常人。

    “将军明鉴,这位是我的生死兄弟李常仁,李兄弟身手不凡,没有他,大勇就回不来了”。郭大勇此时仍跪在一旁,不断的向常人打着手势“常兄弟,还不跪下拜见李牧大将军”。

    “李牧?耳熟、耳熟”常人这次是真的耳熟,在荒漠时已经听珍介绍过了,这一时期的这一片地方,都由赵国将军李牧管辖,“李牧,于公元前229年被赵王迁所杀,嬴姓,李氏,名牧,柏仁(今河北隆尧)人,战国时期的赵**事家,与白起、王翦、廉颇并称战国四大名将,但自幼右手残疾,最后吞剑而死。”常人把珍那时提供的资料在脑中又过了一遍,心想眼前的李牧看起来并没有残疾,看来史料也不可全信。

    常人也不下跪,双手一抱拳“大将军好,非常时期,恕草民不讲繁文缛节了,敢问大将军想救郡主么?”

    “大胆!”两侧官兵怒目而视。

    李牧看着常人,向两侧士兵一摆手“退下,大勇你也起来,这位小兄弟有何高见?”

    “果然是个识大体的人”常人心想。

    “草民想先向将军借一把好弓”,常人说完,郭大勇低下头若有所思。

    李牧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对身旁侍卫说“去把我的弓拿来给这位小兄弟”。

    片刻,侍卫把一张黑漆漆的长弓交到常人手上,常人垫了垫,对着虚空将弓一下拉满,赞到“好弓”。

    常人没注意到此时,周围的官兵投出一片惊讶的目光,因为众所周知,将军的这把弓除将军外几乎无人能够轻易拉满。

    李牧也是诧异了一下,随后摆了摆手,士兵抬出箭镞架子,箭镞内的羽箭明显比普通的箭矢要大。

    常人也是一阵苦笑“牧哥,不用这么玩吧,普通的箭还不行,给我弄这么大一坨”

    常人暗自运转体内先天功,伸出手感觉了一下风向,深吸一口气,弯弓、搭箭,心中计算着力量和距离,常人心想,“乖乖我的亲,非常时刻,可别给哥掉链子”。

    匈奴首领鼓舞完士气,正琢磨着如何赶着前面的小娘皮往城门跑,再如何将其抓回做女奴,嘴角美美哒一咧,城门方向突然一个黑点向自己射来,不过自己并不担心,因为自己目前的位置事先已经算好,对方放箭也只是徒增羞辱。

    还没等这位仁兄招呼手下准备进攻,黑点猛然加速,“噗~!”温热的鲜血泼满全身,身下坐骑被一只巨箭带着飞向匈奴阵营,匈奴首领落地后险些被身后惊慌的战马踩成肉泥。

    城墙上响起一片呼声“杀~杀!杀!”

    这一下气势先声夺人,由于不清楚赵人又有了什么新式武器,匈奴首领被手下狼狈的扶起后,立刻命令全军后撤十里,待发现上当了,城楼下已空无一人,无奈只能再次撤兵。

    西陉关内,将军府后厅,李牧设庆功宴!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