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楚王盗汉 第93章 霸气溢指名而战

时间:2018-05-10作者:司马小五

    项成坠于马下,一口鲜血喷出,黄巾军这边一时不知道应当如何,就连擂鼓的程志远都停了那鼓声。

    旁边的关羽内敛完了自身的气势便调转了马头便准备回阵,原本主将得胜便是全军掩杀之时,但这幽州军却是没有动作,仅仅就是因为刚刚关羽那一刀端的是惊艳无比。

    项成在这几天的战争中无疑是黄巾军的主骨心,也被邹靖视为头号大敌。如今被关羽一刀斩落马下,幽州军一时间便沉浸在这喜悦之中。还是作为主帅的邹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大喊一声“冲!”这幽州军才反应过来,迈开大步顺着已经被填平的护城河向着界桥城门走来。

    黄巾这方在城外的那些兵士已经是慌了神,一瞬间便奔着城门跑去,根本没有章法,更别说什么阵型了。

    这样看来,就两军的整体素质高下立判。

    以前看电视剧或者小说中,只要主将一被斩杀这军队立刻溃不成军。项成原本觉得这就是故弄玄虚罢了,直到这一次他才清楚的感觉到一个主将对整个部队的士气提升有多么的大。

    项成为什么现在还能想这些?他不是被关羽一刀斩落马下了吗?

    事情就要从关羽挥刀的那一刻说起。

    关羽刀在半空猛地就变了向,刀锋所指便是项成避闪之处。关羽起身向前这时却是出乎预料的开口说道“项及宇,我敬你是条汉子,两次饶我三弟性命关某铭记在心。这一刀不取你性命,但黄巾气数已尽,望你好自为之。”说罢这刀锋一转,刀背便奔着项成肋骨砍来。

    项成心中惊怒脸色也略带几分惶恐,再做避闪已是不及,这刀便狠狠的斩进了项成腹间。内脏在这一刻更是一阵翻腾,五脏六腑都好像纠缠在了一起。虽然外伤皆无,但是这内伤却是有些重,怕是以项成的身体素质至少也得休养个十天半月的。随后一口鲜血喷洒而出,便坠足马下。

    项成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杀人诛心”啊!项成自然是知道黄巾军成不了大事,但是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关羽此刻却是一语道破了黄巾军的尴尬处境,羞的项成是无地自容。

    一羞一怒之下更是急血攻心,又是连续两口鲜血喷出,项成痛苦的躺在地上,再看两方军马整体素质对比,更是怒气上涌,两眼一黑便不省人事。

    随后便是大地震荡,喊杀震天,两军相距更是不过是来丈远。幽州军的冲劲带着咆哮之音,似乎要把这几天被黄巾军“坑害”兄弟的仇在这一刻尽数报掉。反观黄巾军却是向着界桥城门涌动,哭喊嚎叫。一时之间这界桥城外却是好不热闹。

    项成在此刻却是无法得知现在的情况,只能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做一个美男子。只可惜这幽州军似乎对他积怨更大,很多的兵士竟是无视掉面前溃逃的黄巾军而直奔项成坠马之处而来。

    黄天黑土是一批有灵性的马,虽然现在还不及“乌骓”的名气,但是相信这一战之后比之“乌骓”也是不遑多让。看着幽州军奔项成而来,黄天黑土嘶鸣一声便咬住甲胄上的环口死命的拖着项成也离开这是非之地,只可惜项成此时却是用不上半分力气,就如一具尸体般被这马儿拖着。

    若是项成骑在这马儿身上,任凭这些幽州军如何都是追不上的,只可惜现在的项成却是做不到。不过顷刻间这幽州军便把项成围了个严实,黄天黑土见状自知无法带项成撤离,索性打了个响鼻便围着项成转了起来,只要看见那个幽州军敢举刀便扬起后蹄狠狠的踹过去,一时间居然无人能奈何这匹马儿。

    人力都会有时穷,更别说这畜生了。一炷香,仅仅一炷香的时间,黄天黑土身上便被砍了七八刀,一声嘶鸣便在这一小块土地上响起。嘶鸣之中带着伤心、痛苦,急躁,更多的却是不甘。这嘶鸣之声一过,黄天黑土却是半跪在项成身上,似乎想用自己不怎么庞大的身躯挡住项成被分尸的命运。

    那边围着项成幽州军一看这马儿不在抵抗,心中皆是一松。他们都是骑兵,对这些军马更是比对人的感情更深,看着黄天黑土如此维护项成,众人心里皆是一阵感慨,但是项成的首级他们却是势在必得。

    不再顾忌其他,这些人手举战刀劈空而下,匐在地上的黄天黑土一声呜咽便闭上了眼睛。

    等待死亡往往比死亡更可怕,更煎熬。足足等了半柱香的时间,黄天黑土居然没有感觉到半分疼痛。兴许畜生始终是畜生,未曾感觉到这战刃加身的痛苦后,反而是睁大的眼睛望向四周。

    这眼睛更是灵性十足,映在这眼神之中的不是幽州军欣喜的表情,反倒是一脸的惊恐。轻轻眨巴一下打透亮的马眼,黄天黑土低头看去,一双瞳孔便这样映在自己的瞳孔之中。

    瞳孔中那人轻轻扯动嘴角,挤出一个并不好看的微笑,冲着马儿道了一声“谢谢。”

    黄天黑土立即起身,眼中尽是惊喜的神色。

    项成醒了!一只手攥着那劈砍而下的战刀,项成就这样睁开了眼睛。一声“谢谢”更是道尽了对着马儿的感激。

    黄天黑土惊喜之余更是凑近项成怀中撒娇,而项成顺势抛开这已经降手掌战破的战刀抄起落在一旁的天龙戟天龙戟翻身便站了起来。

    再接着便是一招横断大江,围着项成的众兵士便惨叫着被斩成了两段。听到这里的响动,不管是幽州军还是黄巾军皆是齐齐望来,看着在地上洒落一团的血肉,就是心理素质很强的老兵都忍不住一阵阵的反胃。

    项成却好像对自己搞出来的这片惨状并没有什么反应,天龙戟遥遥一指,戟尖正对的便是幽州军营中和邹靖并排而立的关羽。

    “关云长,欺负我兄弟算什么本事,可敢与孤一战?”这话说的分外霸气,配合着着话语一种让人胆颤的气势瞬间弥漫全场。

    这气势名叫“霸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