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楚王盗汉 第92章 天生傲骨当凌绝

时间:2018-05-10作者:司马小五

    关羽调转马头拖刀在后,项成直身而立却是举戟于顶。这刀使了个满圆,那戟更是流光阵阵。两人一交即走,却是项成吃了个闷亏。

    项成这招名叫“星陨落”,便是项家先人研究繁星轨迹而创,这一击带着流光由上而下,看似劈砍实则却是刺击。长刀战戟,偃月天龙。兵刃相撞发出惊天一响,两人的虎吼手臂皆是一阵酥麻,以力战力本应是项成的强项,却不想再次出阵的关二哥却如出笼猛虎一般,攻势却是又疾又狠。

    这战阵之外围着的两军皆是被两人的这一击震的半响说不出话来。项籍见状也是心头惊讶,关羽这变化却是让他看的真切,分明便是要由“势出”蜕变到“凌绝”。本来给项成准备的试炼场,却不想就这样为他人做了嫁衣。

    项籍心里一急便脱口而出“势出随心!”

    要是照着以前的项成这句话他自然是听不懂的,但是现在的项成在掌握了“势”之后却是逐渐明白了这个道理。

    所谓“势出随心”便是那不拘束于招式,仅凭借自己内心所发。在一些别的小说中,武人所谓的天人合一便是这种境界,招式有心而动,信手拈来,便能无拘无束。

    项成闻言调整了一下呼吸,那已经被震麻的手臂微微晃了晃,抖开那纠结在一团的筋脉。那边的关羽却是已经策马而上,那偃月带着一道绮丽的冷光便奔着项成脖颈之间。

    现在的项成却是不慌,天龙竖立便阻住了偃月的来势。一呼一吸之间,天龙和偃月相持不下,项成手臂回收瞬间递出,却是把偃月给弹开了去。

    这一击看似化解的轻松,但是项成却是有苦难言。这偃月的重量加上关羽的臂力,一刀下来是又重又沉,与之比拼力气却是得不偿失。一击即逝,两人又是错马而过。

    不过通过这两击项籍却是摸出了些许门道,这是催促道“在与他比拼一记!”

    项成双臂皆以酸麻,虽然关羽比之自己也不见得能好到哪去,但是现在用这酸麻的手臂在去发力却是有些力不从心。听完项籍所说,项成只得打起精神,与其等着关羽攻击不如自己抢攻,至少还能占据半分主动。想即动,项成一勒缰绳调转了马头便冲着关羽冲去。

    关羽这时也拨转了马头,两人四目相望,关羽的眼神中尽是战火,那流过所带便是一种傲视群雄的气场。项成自是不惧,战戟抡圆了便是一招“力劈五岳”。

    这招又快又凶,关羽本不应以招碰招,但却不知道他如何计较,手中偃月倒转自下而上便迎着天龙戟撞来。

    “是了!”只等着两柄武器又一次撞在一起,项籍便喊出了声“关羽之势乃是‘傲气’。”

    这一劈一挑之下,项成关羽两人皆是气喘如牛,这合数不多,两人却打的异常凶险。外加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项成只能有一次调转马头,等着项籍的下文。项籍却是不再多言。

    “羽哥,然后呢?”项成不禁问道。

    项羽却是问道“什么然后?”

    “你不是说他的势乃是‘傲气’吗?然后呢?怎么应对?”项成听到刚刚的回答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没怎么应对啊,我就是察觉到他的势了而已。”项籍回答的很无辜。

    项成这时却是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也没有时间在给他说话,因为对面的关羽带着战火有杀了过来。项成手臂现在已经乏困无力,在关羽疾风骤雨的攻击下却是左突右闪,完全不去招架。

    又是十合而过,别说项成了,就是这两军之中的普通兵士都能看出关羽已经稳稳的占据了上风。而项成却是越打越心惊,明明两人忽悠损伤,但关羽这会却像个没事人一般,手中的偃月只快不慢,逼得项成是屋里招架。

    “你的势是什么?”项籍问道。

    项成此时哪有时间分心,而且他更知道项籍明明知道自己的势却要这么问,无非就是想点醒自己罢了。

    在项成和项籍刚刚穿越来东汉末年的时候,在项成刚刚被项籍教武艺的时候。项籍一度认为习得霸王戟法项成再不济培养出的多“势”也应该和“霸气”有关,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却是项成的“势”居然自称一派。更别说和“霸气”有关,就连几分“悍气”都没有。

    项成的势,说好听一些叫“机警”,说难听一些便是“猥琐”。每当他想到自己千辛万苦培育出来的“势”是这般属性的时候也是几分难以言喻,但是世人皆知,“势”成则无悔,你这一辈子气势如何便从这一个就决定好了。项成自知自己已经和“霸气”无缘,几番纠结下来也是接受了这个设定。

    又是十合一闪而过,在项籍的提点下项成自然是气势全开,搞的关羽仿佛拳拳打进棉花之中,但是外人看来这关羽依旧是占着上风,并且打的项成左支右拙。

    当时的项籍本想让项成不在修戟法,而是练歌剑法啥的以后做个幕后将军,马上能自保,马下能赋诗的那种人。但是奈何项成却是不肯,按他的话说“来了三国一遭还有霸王陪伴,若是不和三国名将一一交手岂不是白来。”说真的,当时还真真切切的感动了项籍一把,但是现在看来,也许那时项籍强硬一些的话,项成也不会遇上现在的麻烦。

    再过二十合,关羽却是失去了对项成的兴趣,一声虎吼带着睥睨之势便向着项成一刀斩下。项成不敢大意,手中缰绳一紧便要策马避闪。可谁知关羽刀在半空猛地就变了向,刀锋所指便是项成避闪之处。

    项成心中惊恐,却是避闪不及,这刀便狠狠的斩进了项成腹间。一口鲜血喷洒而出,项成更是失足落马。

    关羽横刀而立原本蓬勃而出的“傲气”之势,这时却是完全内敛。项籍暗道一声不好“关羽攀登‘凌绝’了!”

    再看项成喷血落马,幽州军一时气势无两,而反观黄巾军这边确实不知如何是好。
小说推荐